🏡
PTT小說網
x
    雖然已經猜到了雲澈可能要說什麼,但他真的說出口時,衆長老和宮主還是全部愣住,倒是那些神殿和冰凰宮的弟子出於各種心態,有的哧鼻冷笑,有的露出看熱鬧的興奮神情。

    更多人投來看傻子的眼神。

    雲澈忽然突破,把所有冰靈引去後,玄陣中的天池池水才落下最後一滴,這的確人人親眼所見。天池池水落下最後一滴時,雲澈身邊的冰靈是三千,沐寒逸一個都沒有。

    但,沒有人會順從這個結果,因爲沒有人會把“雲澈”和“親傳弟子”聯繫起來,在這之前,連雲澈自己都不會。

    這個結果,只是個單純的,始料未及的,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意外!

    在任何人眼中,都只是個純粹的意外!

    雲澈雖然以君玄境戰勝神元境,又是由沐冰雲親自帶來而小有名氣了一把,但他在天之驕子沐寒逸面前,連彩雲下的爛泥都算不上。他今天也才真正突破至神元境,除了沐冰雲和沐小藍守護,他自己興奮,突破的過程其他人都懶得多看一眼。

    一個來自下界,到來吟雪界也才三個多月,今天才終於踩到神道的起點,另一個出身吟雪皇族,身份高貴,天賦之高千年難遇,不到三十歲已是神劫境中期,今日毫無保留的傾盡全力,更是讓所有長老和宮主都再次驚歎。

    所以,雲澈忽然引走所有冰靈,雖然讓所有人嚇了一大跳,雖然在結果上的確是完勝了沐寒逸和沐妃雪,但,每個人的第一反應,甚至唯一的反應,都只是“意外”兩字,任誰,都無法因此而把“親傳弟子”四個字從沐寒逸身上轉移到雲澈身上。

    神元境一級,單就玄力而言,在寒雪殿都屬於最最底層……和“親傳弟子”壓根就是天差地別的兩個位面的概念。

    不過他們倒沒想到,雲澈居然有膽子,有臉皮提出異議……還是質問的口氣。面對雲澈擲地有聲的質問,他們第一反應愕然,第二反應是……有些好笑,嗯,還稍微有那麼一點點尷尬。

    當然,覺得最好笑的肯定是沐芸止。

    “哈哈哈哈,”沐芸止大笑,然後帶着一臉的戲謔:“這麼說來,應該宣佈是你勝了,然後讓你成爲宗主的親傳弟子?”

    “難道不是麼?”雲澈反問道。

    對於成爲宗主的親傳弟子,雲澈先前想都沒有想過,自認爲這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頭上。但這個機會,就這麼在他不經意自己砸到了他的頭上,他在聽完沐冰雲的傳音之後,內心便劇烈的澎湃起來。

    他最渴望的,就是玄力!如今距離玄神大會,只剩二十七個月,兩年多一點的時間!雖然他在衝動之下以自殘的方式修煉,意外取得了驚人的成效,但想要在玄神大會之前到達神劫境,依舊是癡人說夢。

    但,如果能成爲冰凰宗主的親傳弟子……

    就可以得到冰凰宗主的親自指導傳授!可以得到冰凰神血,可以修煉吟雪界最高層次的玄功……最重要的,是可以享用吟雪界最頂級的資源和遠超現在的便利!

    如此的話,或許真的就有可能在玄神大會之前到達做夢都在想的神劫境!

    所以,“成爲親傳弟子”的機會忽然來臨,就如一道在暗淡中忽然耀起的曙光,猛烈化作雲澈心海中最爲強烈的渴望。

    “呵,真是荒謬可笑。”沐芸止只覺得眼前的雲澈簡直可笑之極:“沐寒逸是我神宗這一代最爲優異的弟子,他今日也已證明自己有成爲宗主親傳弟子的資格。而你,你算個……”

    她話未說完,忽然感覺到了沐冰雲的視線,驟一停頓,馬上改口:“哼,你哪一點配和寒逸相比?你能引來那麼多冰靈,不過是適逢突破而引發的意外,是不是你靠實力引至,你自己心裡沒點數麼!居然還有臉跳出來,也不怕給你和你的師尊丟人現眼。”

    沐芸止的話引發衆弟子一片暗笑,大半的長老和宮主也是笑着搖頭。沐渙之眉頭皺下,沒有說話。沐夙山卻是忽然開口道:“話雖如此,但就結果而言,的確是雲澈勝出,就此而言,確實應該給雲澈一個交代。”

    果不其然,沐夙山這番話一出,沐芸止瞬間炸毛:“交代?什麼交代?我再說一次,他會引來冰靈,只是適逢突破!沒有怪責他險些擾亂結果已是對得起他了,還要給他什麼交代?難不成,還要依照這個所謂的結果,讓他代替寒逸,成爲宗主的親傳弟子?”

    “那豈不是讓我們整個宗門蒙羞!”

    沐芸止的這句話,再想到雲澈的出身和玄力,衆人心中都是一慄……這要真是讓雲澈成爲宗主的親傳弟子,那可絕對是吟雪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了。

    當然,這種事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雲澈此時的“掙扎”就已經是個笑話了。

    “不必再說了。”大長老沐渙之似已有了決定:“規則是宗主親定,選定的也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因而究竟該如何,當然還是要由宗主來親自定奪。”

    沐芸止也是反應過來,連忙俯首行禮道:“芸止方纔過於激動,有所失言,一定皆聽宗主定奪。”

    她心裡很篤定……宗主會放棄沐寒逸,轉而選一個莫名其妙的雲澈爲親傳弟子?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渙之,”俯視天池的吟雪界王終於開口,她的聲音之下,整個天池瞬間冷寂:“該如何做,你應該已成竹在胸,說出來吧。”

    吟雪界王的眸光似乎能刺穿內心甚至靈魂,這一點沐渙之早已習慣,連忙俯身道:“是,宗主。”

    “雖然頗生意外,但夙山說的沒錯,就結果而言,的確是雲澈勝了,雲澈有所質疑也合乎情理。不過,芸止之言也並無錯,宗主以冰靈來決定親傳弟子,是爲了綜合考驗天賦、體質以及對寒冰法則的駕馭能力,但云澈忽然引去所有冰靈,和這些全無關係,應該的確只是因爲適逢突破。”

    “所以,渙之有一拙見。”沐渙之稍稍擡頭:“爲寒逸和雲澈加試一場。”

    “……”衆人頓時面面相覷。

    “如何加試。”吟雪界王道。

    沐渙之正色道:“雖是加試,但事關宗主親傳弟子的大事,自然也必須要涵蓋天賦、體質以及寒冰法則的綜合考覈。如今衆弟子入天池已久,這場加試也不宜再佔用太多時間,因此,渙之提議,讓寒逸和雲澈比試潛入冥寒天池,以潛入的深度來評判勝負!”

    沐渙之的建議一出,衆人都是眼睛一亮。冥寒天池的池水越是深入,寒氣便越重,而且寒氣增幅的幅度無比之高,縱然是神殿弟子,能下潛到六七百尺便已基本是極限,而且在這樣的深度也根本不敢哪怕稍微長久的停留,否則就會永遠葬身天池之中。

    吟雪界歷史上,潛入最深的人,自然是這一代的吟雪界王,傳聞她曾到達過兩千丈的深度……那裡的寒氣之重,縱然是神界強者,都根本無法想象,怕是傳說中的九幽寒獄也不過如此。但,那依然不是天池之底!

    天池之底到底有多深,又隱藏着什麼,吟雪界九十萬年曆史,從來無人知曉。

    想要潛入更深,玄力雄厚是一方面,身體對寒氣的親和,以及對寒冰法則的駕馭自然也極爲重要。而且這個形式的加試,可以很快就決出結果。

    誰都看得出來,這場加試只是爲了無奈應付雲澈的異議……畢竟就結果而言,那是合理的異議。事關寒冰法則,雲澈又怎麼可能和沐寒逸相比。這場加試,他們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必定是沐寒逸勝出。

    至於雲澈,別說潛入……連沾到天池之水都夠嗆。畢竟這之前的三個時辰,他可一直都老老實實的留在池畔,半步都沒敢踏入。

    畢竟……再怎麼也不可能讓雲澈成爲宗主親傳弟子啊!

    “大長老提議不錯!”沐芸止迅速附和,重重點頭:“這場加試既不失公允,也是給了雲澈小子一個足夠的交代。若他能在法則層面勝了我徒兒寒逸,呵呵,那我自然沒什麼話好說。”

    “宗主,不知渙之提議如何?”沐渙之謹慎道。

    “很好。”迷霧後的吟雪界王微微頷首,言簡意賅:“那便如此吧。”

    得到宗主應允,沐渙之暗舒一口氣,先向沐寒逸道:“寒逸,你先前全力吸引冰靈三個時辰,必定有所損耗,是否需要稍作休整?”

    沐渙之的這句話,傻子都能聽出來是純屬“客套”,沐寒逸躬身道:“謝大長老關心,弟子如今狀態極佳,一切皆聽從宗主和大長老安排……只是稍有異議。”

    “哦?”沐渙之面露微笑:“有何異議?”

    沐寒逸道:“欲深入天池之水,體質和法則造詣固然重要,但玄力修爲也極爲重要。而宗主擇選親傳弟子,對修爲並不看重,而更爲看重體質與法則造詣,而就修爲而言,弟子比雲澈師弟勝出太多,因而這場加試對雲澈師弟而言並不公平。”

    沐渙之並不驚訝,反而笑了起來:“那你說,應該如何才公平?”

    “弟子斗膽提議,雲澈師弟潛入的深度只需達弟子兩成,便算雲澈師弟獲勝,弟子也會敗的心服口服,絕無異議。”

    沐寒逸的話無比鄭重和坦然。

    “哈哈哈哈,”沐渙之大笑了起來:“這番話由你說出,真是再好不過。”

    衆長老和宮主都是深深點頭,面露讚賞,周圍的弟子更是對沐寒逸投去了敬佩和拜服的目光,沐芸止也笑了起來:“如此心胸氣度,不愧是我沐芸止的好徒兒!好,那便依寒逸之意。雲澈,你聽到沒有,你只需達到我徒兒寒逸的兩成便算你獲勝,且此言還是寒逸主動提出,這下你還有何話說?”

    別說兩成,就是一成、半成,沐芸止都不會有半點忐忑,她反而有點替雲澈擔心,以他的修爲,會不會連下去都不敢……那就太沒趣了,好歹掙扎一下多點樂子。

    沐冰雲沒有說話,目光一直在看着雲澈。

    “既然如此……雲澈,你可還有什麼要說的?若無其他異議的話,便可以開始了。”沐渙之笑呵呵道。

    雲澈的腳步未動,臉色依舊僵硬如常,他盯着沐渙之,吐出了無比生硬的三個字:“我——拒——絕!”

    寒雪殿考覈,他明明第一,卻需要被迫證明自己。

    今日,結果明明是他完勝沐寒逸……卻需要加試!

    憑什麼!!

    憑什麼到了吟雪界,要一次次承受這種極度的歧視和不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