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他的快速臨近,那抹反光也變得愈加璨然,絕非錯覺。而前方的天池之底,開始多了一些碎沙,每一顆都如晶瑩剔透的珍珠,折射着夢幻般的藍光。雲澈隨手抄起幾枚,其中蘊含的寒氣,讓他毫不懷疑能瞬間凍結萬里海域。

    沿着這些玉石般的碎沙,那抹異常璀璨的藍光越來越近,雲澈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很快便看清,那赫然是一塊寒冰。

    冰!?

    在如此恐怖的寒氣之下都亙古不凝的天池水中,怎麼會有一塊冰?

    遠遠看去,這塊冰呈規則的菱狀,寬不足三尺,長不及一丈,其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天池寒脈的正中。雖是浮於水中,但安靜的像是嵌在了這個冰寒世界中。

    目視着這塊寒冰,雲澈徐徐靠近,但目光,卻是變得呆滯了起來。

    因爲寒冰之中,竟然有一個人影……

    一個夢幻般的少女身影。

    少女玉臂環膝,螓首埋於膝間,整具玉體縮成了一團。她全身上下不着一縷,雪腿白瑩修長,玉足小巧如蓮,裸露在外的肌膚縱然隔着寒冰,依然晶瑩玉潤的像是凝結了星月之輝。

    長長的頭髮披散而下,髮絲如冰一般的瑩白,透着些微的淺藍……和那日自稱“沐玄音”的妖媚女子很像,每一根,都像是覆着冰雪的寒光。

    冰玉般的髮絲遮蔽着她的面容,也遮掩了少女最禁忌的春光。

    雲澈呆呆的看着,眼前,就像是一副唯美如夢的畫卷,雖然無法看到少女的面容,但任誰都不會懷疑,唯有讓冰雪失色的容顏,才能配的上這般美若夢幻的玉體。

    這個女孩是誰?

    爲什麼竟然會被封在冰中,封在這天池之底?

    她已經被封在了這裏多久?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還是更久?

    是冰凰神宗的人嗎?

    能靠近冥寒天池的,也唯有冰凰神宗的人……難道,這個女孩是冰凰神宗某一代很重要的人物,封在冰中,沉入天池,是爲了在她死後永久封存她的遺體?

    不對!以吟雪界的氣候,以及神道的寒冰玄力,要永久封存遺體,根本無須沉入冥寒天池——何況冥寒天池是絕不允許被玷染的。

    而且,冥寒天池全然不是普通的水池,沉入冥寒天池的後果不是逐漸沉入池底,而且被極端恐怖的寒氣毀滅成虛無。

    但這塊寒冰,還有寒冰中的少女……卻是完完整整,竟是完全不受這裏的寒氣影響。

    雲澈試着靠近,來到了寒冰前方。近在咫尺的冰肌玉體讓他竟不自覺的移開視線,不敢用目光去褻瀆。手掌緩慢伸出,碰觸在了寒冰之上。

    叮……

    手指與寒冰碰觸的部位,一抹藍光輕閃,隨之消逝。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異樣感。

    亦沒有感知到任何的生命氣息或靈魂氣息。

    她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

    心裏盤踞着強烈的好奇與疑問。但,在唯有冰冷和沉寂的天池之底,他根本無處尋找答案。

    雲澈沒有忘記自己此刻的處境,他後退幾步,終於完全移開目光……他已領教了吟雪界王冷酷霸道到讓人不寒而慄的性情。想要向她證明自己,潛入到千尺便已足夠,但他太想找到極速提升玄力的可能性,再加上對天池之底的好奇,因而直入池底,已是冒了很大的風險,若是再停留太久,以吟雪界王那可怕的性情,後果不堪設想。

    雲澈輕一吸氣,便要準備離開,忽而,他的靈魂深處,竟響起了一個少女的聲音。

    “你是誰?”

    “爲什麼……你可以來到這裏?”

    這個聲音空靈若流過心間的清泉,雲澈的身體猛的一僵,隨之閃電般回身,目光盯在了被封在冰中的少女身上:“是你……在和我說話?”

    他剛剛纔探識過,寒冰中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和靈魂氣息……但,這裏除了自己,她是唯一的存在。而且她聲音中提到的,分明是“這裏”。

    少女沒有回答,周圍的天池之水忽然出現了輕微的波動,一股溫柔如水的神識籠罩向了雲澈。

    雲澈沒有抗拒……因爲這股神識毫無敵意,更因爲這股神識雖然溫和,卻龐大如無際滄海,是他根本無法反抗的。

    天池之底,寒冰之中,她竟然有着意識,還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神識。

    她……究竟是誰!?

    須臾,龐大的神識便從雲澈身上離開,他的心魂之中,再度響起少女的聲音:“原來……你竟然繼承着邪神的力量,難怪你可以到來這裏。”

    雲澈猛的擡頭:“難道……你是冰凰神靈?”

    僅僅探知自己的氣息,就能識別出自己繼承着邪神的力量,而能做到這一點的,先前唯有鳳凰、龍神、金烏這些有着遠古真神記憶的魂靈!

    少女沒有迴應他這句話,而是久久無聲,隨後,忽然輕輕的問道:“我……可以看看你的記憶嗎?”

    雲澈此前遇到的神之魂靈雖性情各異,但全都帶着神之高傲,而眼前這個極有可能是冰凰魂靈的存在,面對他一個失禮闖入的人類,卻不但聲音如水一般輕柔,而且還禮貌真誠的徵詢他的意見。

    當初的金烏魂靈,可是粗暴的強行讀取他的記憶。

    而方纔那股龐大無比的神識,證明眼前極有可能是冰凰魂靈的少女,她的魂力要比金烏魂靈強大的太多太多,若要強行讀取他的記憶,完全輕而易舉,他絕無反抗的能力……而她的語氣,卻是柔柔的詢問。

    “好。”被人讀取記憶,無疑把自己所有的隱祕都**裸的暴露,是任何人都無法接受的禁忌,但云澈無法拒絕。

    水波盪漾,浩瀚神識再次籠罩雲澈,輕緩的進入到他的靈魂深處。雲澈的意識頓時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雲澈一點點的恢復了意識,那股神識,也已消失無蹤。

    “藍極星……鳳凰……龍神……金烏……天毒珠……輪迴鏡……弒月魔君……”少女輕輕的低念着:“短短的人生,你的身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

    “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是不是冰凰魂靈?”雲澈追問道。

    “是,亦不是。”

    “呃?”少女的回答,讓雲澈愕然。

    “我與你所見過的鳳凰魂靈、龍神魂靈以及金烏魂靈並不相同。它們是遺留於世,以期在自己湮滅後將力量傳承下去的靈魂碎片,我亦曾分離出靈魂碎片,只不過,在很久之前,它在將最後的力量與血脈賜予吟雪界之後,便已消散。”

    “那……你是?”

    “你眼前所見的我,便是靈魂碎片的主人。”

    少女的聲音依舊輕柔的不可思議,雲澈愣了一會兒,隨之臉色驟變,驚聲道:“你……你是冰凰本體!!”

    她不是靈魂碎片,而是碎片的主人……也就是神靈真身!是冰凰本體!

    未死的真神!

    弒月魔君,是一個未死的真魔……被他屠於劫天劍下。而這裏,竟然有着一個未死的真神!!

    “你不必驚訝,”少女知曉着雲澈心中所想:“我雖依舊存在,但遠遠無法和你所遇到的弒月魔君相比。他尚有恢復的可能,而我,只保留着最微末的命源和魂源,不但永不可能恢復,而且永遠不能離開這道寒脈。就連本體都已無法恢復,只能就此一直維持着人之形態。”

    “和徹底消亡,已幾乎並無區別。”

    “這麼說……你已在這裏一百多萬年了?”雲澈心中的震撼依舊強烈無比,難以平息。

    縱然只剩最微末的命源魂源,但她畢竟是未真正完全消亡的真神……真神啊!和他先前遇到的神之殘靈,是截然不同的概念!截然不同的存在!

    “是……恍然之間,那場災難已過百萬年。這百萬年間,我曾不止一次的想要就此消散,結束這卑微的苟存和永恆的孤寂。但,我卻又想親眼去看那一天是否會真的到來……”

    “那一天?哪一天?”雲澈滿臉疑問。

    “百萬年歲月,我沒有等到那一天,卻是等到了你,這也算是命運的安排……不,這是邪神的指引。他摒棄了創世神的神名,被人稱作最邪意,最孤僻的神靈……卻又有幾人知,他纔是最偉大的神靈。”

    少女似在向雲澈訴說,又似在自言自語,雲澈聽的雲裏霧裏。

    “雲澈,”少女輕喚着他的名字:“你身體裏承載的邪神之力,是來自一滴邪神不滅之血。他和你得到的其他神力不同,你的鳳凰、龍神、金烏神力,皆是來自少量的神血,而邪神不滅之血,卻在你身體裏生出了完整的邪神玄脈,亦是邪神完整的力量之源,其意義,和你的其他神力全然不可同日而語。”

    雲澈點頭。這一點,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力量,始終都是以邪神之力爲核心,其他的神力之所以能共存,且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威力,都是因爲邪神玄脈的存在。

    “你可知,邪神要留下這滴不滅之血,是多麼的不易……他不但要將自己徹底湮滅,還要透支至少六十萬年的壽元。也就是說,那時的邪神雖然身中‘萬劫無生’,但以他強大的神力,還能至少存活六十萬年。”

    “但他放棄了以神力在‘萬劫無生’下繼續存活六十萬年,而是將所有神力、生命,都用來凝化那滴邪神不滅之血。爲的,就是把自己的力量之源留下……生命的最後,卻是在擔心着那一天的到來,並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爲後世留下了唯一的希望。也許,唯有他,才配被稱作最偉大的神靈。”

    “……你的話,我完全聽不懂。你說的‘那一天’,究竟是指什麼?邪神又爲什麼要強行留下完整的力量之源?”

    既然是在說邪神,那麼一定和他有關。但少女的話,他的確全然無法聽懂。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