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下界,極少有關於上古諸神的記載,你可以隨心所欲,爲所欲爲。但,這裏是神界!是上古諸神所居之地!這裏有些無數神之遺蹟,神之傳承,神之記載,神之傳說甚至神之記憶!”

    “你到來神界,對這裏幾乎一無所知,就敢不知收斂,爲了一時硬氣而破綻大露而不自知,無論在和厲明成、紀寒峯交手,還是在面對沐一舟,都毫無顧忌的施展了星神碎影!”

    “還好識出它的是絕不會害你的沐冰雲,若是其他有心之人,再引發那個最壞的後果……會有無數的人會想方設法從你身上奪取邪神之力——那可是從未出現過的創世神傳承!到時,你死無葬身之地都是輕的,還要連累你出身的星球!”

    雲澈和厲明成、紀寒峯交手時,的確用了數次星神碎影。那時沐冰雲一直在暗中觀望,雖然覺得有所熟悉,但並未認出是星神碎影……而之後雲澈面對沐一舟和沐落秋,從兩人手中瞬間將柳杭劫走的身法,讓她完全確定那定是星神碎影無疑。

    吟雪界王早知雲澈想要見到天殺星神,所以就算沒有星神碎影,她也能根據兩人的關係以及雲澈異常的元素之力猜到什麼。但……這僅僅對於知曉雲澈和天殺星神關係的她而言。星神碎影若是被別人識出,就算不會想到邪神傳承,後果也會極爲嚴重。

    所以,她必須給予雲澈最冰冷嚴厲的警醒。

    而云澈,也的確已是一身冷汗。

    他在藍極星所向無敵,做什麼都不需要有顧忌。而他到來吟雪界雖已三個多月,但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室,真正在外與神界接觸的時間就那麼幾天,身上無疑會有着藍極星世界帶來的慣性……而且是相當重的慣性。

    對神界的認知,更是淺薄到可以說完全沒有。

    導致他差點將自己置於極大的危險中而不自知。

    這一盆冷水,澆的雲澈透心涼。

    以往敢於這麼斥責雲澈的,就只有茉莉和小妖后,而現在,吟雪界王毫不留情的呵斥,卻讓雲澈沒有半點的怒氣,就連之前對她深埋的怨氣都直接消散,心中,反而有了一分感激和敬重。

    因爲,她不但狠狠警醒了他……而且,她既知他身負邪神傳承,但全然沒有要就此奪取,否則,也不會浪費脣舌告訴他這些。

    她的氣勢無比可怕,壓得他幾乎喘不動氣。傳聞,她亦無比絕情,視生命如草芥……但,卻似乎一點都不險惡。從未出現過的創世神傳承,這在神界,無疑會是一個誰都抗拒不了的誘惑,她發現了,還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發現……卻完全沒有覬覦的意思。

    雲澈心悅誠服的深深拜到:“謝宗主警醒……弟子知錯。”

    “知錯?哼!”吟雪界王重重冷哼:“你最好真的知錯!你的玄力和元素能力,你儘可施展,無需遮掩。但……你今後絕不可在神界在動用星神碎影!”

    “是。”雲澈點頭,在被狠狠敲響警鐘後,就算讓他用,他也不敢了。

    只是,星神碎影的強大瞬身能力,會將讓他施展重劍時的劣勢壓制到最低。如果沒有星神碎影配合,他以劫天劍戰鬥時的劣勢遠大於以前。

    那雙刺魂之目似乎一瞬看穿了雲澈心中所想,不屑道:“你也不必覺得可惜。我吟雪界的‘斷月拂影’獨步神界,區區星神碎影算得了什麼。雖然本宗除了本王,沒有幾個能夠修成,但你既然有能力修成星神碎影,就沒理由修不成斷月拂影!”

    “……”雲澈徐徐道:“這麼說……宗主願意收弟子爲徒?”

    “若非如此,你覺得自己還能活着站在這裏麼?”吟雪界王冷冷的道:“不過你現在不用拜我,因爲你還未夠資格!七日後,纔是拜師之禮。這七日,你留在冰凰宮,哪裏都不許去,好好想明白你在神界的立場、身份,還有你來這裏的目的!想明白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硬氣和論公平!更要想明白怎麼做才能活的久一點!”

    “本王難得才收一個弟子,若是太過愚蠢短命,豈不是丟我吟雪界王的顏面!”

    雲澈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是……謝宗主教誨。”

    “你去吧。沐鳳姝和沐夙山兩人還候在外面,你離開之前,喊他們進來。”

    沐鳳姝和沐夙山?

    雲澈沒有多問,平復心境,步履緩慢的離開。

    在他走到結界邊緣時,結界自動打開了一道半丈長的縫隙。

    雲澈走出結界,一眼看到了正等在外面的沐鳳姝和沐夙山。

    看到雲澈,沐鳳姝瞬間將臉別過,眼神一片複雜,而沐夙山連忙走了過來:“雲澈,真是恭喜了。老朽見你的第一日便知你定非池中之物,沒想到,竟連寒逸,都遠遠不及你。直落天池千丈之下……直到現在,老朽都無法相信。”

    沐夙山雖然依舊是長者之姿,但看雲澈的眼神,已和先前全然不同,就連說話,甚至都帶上了些微的……恭謹?

    只因,他已被吟雪界王親口選定爲親傳弟子!

    冰凰宮弟子和界王親傳弟子,這可是兩個全然不同的概念。前者只是弟子,而後者……其地位可是幾乎不下於衆長老和宮主!若能得界王恩寵,更是要隱隱在衆長老和宮主在上。

    畢竟,親傳弟子可是離界王最近之人!

    對於沐夙山,雲澈始終有着一分敬重,連忙道:“弟子也只是僥倖罷了。宗主正在裏面等待夙山前輩和鳳姝殿主,請兩位入內吧。”

    “宗主她……”沐夙山極力的壓低了聲音:“有沒有提到是什麼事情?”

    雲澈搖頭:“並沒有。不過既然是同時宣召你們兩位,應該是關於寒雪殿的什麼大事吧。”

    “應當如此了。”沐夙山點了點頭,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安,似乎並不像是關於寒雪殿,但除此之外他又想不到什麼。

    沐夙山和沐鳳姝並行走進,剛入結界,結界便直接完全閉合,隔絕了內外的一切。

    ————————

    再入冥寒天池,沐鳳姝和沐夙山的腳步都明顯慢了下來,變得小心翼翼。他們低着頭,來到池畔,同時跪拜而下:

    “夙山拜見宗主。”

    “鳳姝拜見宗主。”

    “不知宗主宣召,有何吩咐。”沐鳳姝俯首道。

    “倒是沒什麼大事,”吟雪界王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平淡:“只是有件無關緊要的小事想要問詢你們。”

    吟雪界王專程將他們留下,又怎麼可能會是爲了無關緊要的小事。沐夙山心中一直繃緊:“宗主但請吩咐,總殿主和夙山定然知無不言。”

    “很好。”吟雪界王徐徐點頭,言語中連威壓感都頗爲輕微:“本王想問你們,數月之前,雲澈初到寒雪殿時,曾與兩個叫厲明成和紀寒峯的弟子交過手,這件事,你們可還記得?”

    沐夙山愕然,而沐鳳姝全身一顫,惶聲道:“厲明成是鳳姝的侄兒,紀寒峯爲寒雪弟子,那日對雲澈莽撞無禮,都是鳳姝管教無方之罪……”

    顯然,沐鳳姝以爲吟雪界王想要追究當日之事,畢竟,現在的雲澈已經不是那日的雲澈……他現在是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

    “哦,鳳姝你不必緊張,”吟雪界王的聲音依舊平淡:“那日發生的事,本王也稍有耳聞,說到莽撞無禮,反而是雲澈更甚,厲明成和紀寒峯都是重傷在身,你卻並未追究,此等胸懷讓人讚賞,又何錯之有呢。”

    “……”沐鳳姝不敢說話。

    “本王是想問另一件事……”

    吟雪界王一動未動,但沐鳳姝和沐夙山聽到的聲音卻似近在耳際:“雲澈和厲明成與紀寒峯交手時所用的身法,你們可還有印象?”

    沐夙山快速擡頭,雖然不明白吟雪界王爲什麼會專門問這個,但若說印象,他不但有,而且很深,他連忙答道:“回宗主,雖事已隔三月,但夙山卻是印象頗深,因爲雲澈那日所用的身法端的是精妙詭異無比,夙山當時距他不足百丈,竟是沒有看清他如何移位。”

    沐鳳姝也連忙道:“鳳姝雖未能親眼見雲澈與明成交手,但他和紀寒峯交手時用的幾次身法,的確如夙山所言,精妙詭異非常,明明所持之劍沉重無比,卻可以瞬間移位,數次讓紀寒峯措手不及……就連鳳姝,都難以捕捉。”

    兩人的心神在這時都安定了好多。原來宗主只是詢問雲澈的事……的確,既然決定收爲親傳弟子,當然要知根知底。他們兩人都認真回答,同時也多少夾帶了些對雲澈的褒獎之言。

    “當時的雲澈玄力還未入神道,身法卻可以讓你們二人都難以捉摸,這可就奇了。想來,那定然是非同尋常的身法。”吟雪界王的聲音隱約在耳邊又近了一分:“那你們可有想過,他用的究竟是什麼身法?”

    “這個,夙山的確曾經多次思慮過。”面對吟雪界王的詢問,沐夙山很是認真的回答:“雲澈所用身法,倒是和宗主的‘斷月拂影’有些類似,但他既是來自下界……下界身法,當然不可能與宗主的斷月拂影相比。”

    “那,若不是下界,而是神界,且是最高層次的那個神界呢?有沒有什麼身法,和雲澈所用的相似呢?”吟雪界王淡淡問道。

    高層次的神界?

    沐夙山沒有思索多久,忽然目光一閃,脫口道:“星神碎影!!”

    這四個字,也讓沐鳳姝如醍醐灌頂,緊隨其音道:“不錯!雲澈所用身法,和當年在玄神大會所見的星神碎影極其相似……甚至可說是一模一樣!”

    “啪!”

    “啪!”

    “啪!”

    吟雪界王緩緩的拍了三下手,讚許的道:“很好。不愧是見多識廣的鳳姝與夙山,本王只是稍做提示,你們便準確無誤的猜到。看來,就算沒有本王的提示,你們很快也能自己想到。”

    “冰凰弟子竟然會十二星神的星神碎影,這要是泄露出去,星神界追查下來,本王這個剛收入座下的弟子,很可能是要短命的。”

    空氣,彷彿在一瞬間凝結,一股錐魂的冷意如最可怕的瘟疫,瞬間浸透了沐夙山和沐鳳姝的全身,他們終於意識到了什麼,猛的跪伏了下去,身體在恐懼中劇烈的哆嗦了起來。

    “宗主,夙山……夙山發誓,絕不會泄露半個字……如有違背,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鳳姝……從來不知星神碎影……從……從來不知……”

    “鳳姝,夙山,”吟雪界王的聲音冰冷而淡漠:“你們活了這麼多年,應該很清楚一個道理,只有死人,纔會真正的保守祕密。”

    “宗主!”沐鳳姝膽顫的道:“鳳姝……和夙山這些年一直對宗主忠心耿耿,對宗門立下了汗馬功勞……”

    “你們的確一直很忠心,你們的命,對宗門來說,也一直很重要,死了着實可惜。”吟雪界王幽緩絕情:“但云澈既然成爲了本王的弟子,那他的命,可就要比你們的命重要多了。”

    冰霧之後的身影緩緩的伸出了一隻手掌:“你們兩個是選擇自行了斷,還是要本王親自動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