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萬里空間,轉瞬即逝。

    「哇啊啊!這就是玄舟的內部……居然這麼大!比我們家族最大的玄舟還要大上很多倍!」

    站在太古玄舟內部古堡第一層的中心,天下第七不斷轉身四顧,嘴巴大張,發出著驚詫的呼喊聲。

    「這只是玄舟其中的一個古堡而已,古堡之外還有無比巨大的空間……絕對比你想象的還要龐大。」雲澈一臉神秘的道。身為玄舟之主,這艘玄舟內部的狀況他都可以隨時瞭然於胸。隨著九陽玉力量的注入,這艘玄舟也從沉寂中復甦,它的世界法則也開始運轉,古堡之外,原本乾枯的土地在這幾個月間已是翠綠成蔭,數不清的各種玄獸遊盪其中,還有更多奇花異獸正在孕育成長之中。

    「如此龐大的玄舟,居然感覺不到任何能量氣息的動蕩,就連它的移動都絲毫感知不到。」天下第一讚歎道:「天下之大,果然無奇不有,竟會存在這等寶物。」

    天下第一雖然心中震驚驚奇萬分,但並沒有向雲澈去詢問它從何而來,因為他很明白這是觸人之忌。雲澈卻主動說道:「這艘玄舟應該是從上古時代流傳而下,被我無意間得到。它非同一般玄舟,自成一世界,還有著特殊的靈性,現已認我為主,任何人都無法奪走……不過,還是希望天下兄為我保密,雖然它不可能被人奪走,但若被貪婪之上盯上,時不時來幾隻蒼蠅騷擾,也是很煩人的。」

    「哈哈,雲兄弟放心,你對我如此坦誠相告,我豈會做那宵小之人。」天下第一爽朗的道。

    「大哥,那我們多長時間可以到天玄大陸?」蕭雲有些激動的道。

    「哦,已經到了啊。」雲澈道。

    「啊?到了?」三人齊齊傻眼。

    「對啊……我們進入玄舟的第三息,就已經到了。現在已經停下來很久了。」雲澈一臉的平淡……其實很是享受他們誇張的反應。

    「這……這麼快!?」蕭雲嘴巴大張,說話都有些結巴起來:「父親說天玄大陸與幻妖界有數百萬里遠,就算是穿梭空間……這速度也太誇張了吧!數百萬里啊!」

    「我們出去吧。」雲澈道,他的胸腔輕輕起伏:天玄大陸……蒼風國,我終於回來了……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

    他釋放意念,探視了一番玄舟的能量消耗,而得到的結果,讓他萬分驚喜。瞬間穿越了數百萬里空間,玄舟的消耗,卻是連半成都不到!比他預想的要小上太多倍!!

    按照這個消耗幅度,別說返回幻妖界……往返幾十個來回都應該完全沒有問題!

    絕非是太古玄舟的消耗小……而是九陽玉的力量太過龐大!絕對是超越雲澈認知的龐大。那畢竟是來自神獸金烏的神玉!

    紅光罩下,眼前的景象也迅速變化。一股有些乾燥和灼熱的輕風混著灰塵氣息鋪面而來,四周,是一片廣闊的山地,但植被卻是一片散亂乾枯,偶爾可見的樹木卻大都是斷裂在地,空氣中,瀰漫著有些沉重的蕭索和寂寥。

    雲澈:「……」

    「這裡……我們已經是在天玄大陸了嗎?」天下第七張望著四周,卻看不到任何人煙,似乎連玄獸的痕迹都沒有。

    「我們好像到了一個很荒涼的地方啊。」蕭雲同樣打量著四周。

    「元素密度很淡薄,這裡的玄力層面應該很低。」天下第一皺了皺眉:「雲兄弟,這裡可是你所說的『蒼風國』?」

    「……應該是。」雲澈眉頭微蹙,看了周圍一會兒,轉向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七道:「我也不確定這裡是蒼風國的什麼地方。不過……天下兄,七妹,你們有沒有辦法遮掩一下耳朵和精靈翼,天玄大陸雖然也有關於精靈一族的記載,但似乎已經數千年未再出現過。」

    天下第一瞬間明白雲澈的意思,點頭道:「小事一樁。」

    說完,他玄力運轉,身後的透明蟬翼頓時收攏,隱於衣間,一雙尖長的雙耳也被綠光籠罩,綠光散去時,已化作和普通人類一樣的耳朵……這並非是真正變化,而是一種玄氣之下的掩飾,但若非玄力遠勝於他,而且凝神探視的話,一般不會被發覺。

    天下第七也用同樣的方法掩下蟬翼和雙耳。

    「大哥,你的表情……好凝重的樣子,是哪裡……出問題了嗎?」蕭雲試探著問道。雲澈這段時間以來最期盼的事就是回天玄大陸,在玄舟之中時,他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雲澈身上所洋溢的激動情緒,如今到來天玄大陸的土地,他應該是激動的喜形於色才對……但他現在,卻是緊蹙眉頭,絲毫沒有喜悅的表情。

    雲澈看著前方,眉頭動了動,道:「沒事……只是隱約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勁。我上去確認一下這是什麼地方。」

    說完,雲澈奮力一躍,騰空而起,但身體還未觸及雲層,一個規模頗大的城池便出現在了視線的西方遠處。他停滯在那裡,默然的看著那個城池的輪廓,一個名字,也隨之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那是……新月城!!

    新月城雖非大城,但也是蒼風國的主城之一,尤其它的位置,剛好處在蒼風國版圖的正中地帶,因而是蒼風國的樞紐之城,每日人流量巨大,熱鬧非凡。而此時又正值上午,是大量在新月城停宿的人離城之時,從雲澈的方位看去,無論城東、城西、城南、城北,都該是人影攢動才對……

    但一眼望去,卻是幾乎看不到半個人影的存在。這個蒼風國的中心之城,此時帶給雲澈的感覺,竟似是有些死氣沉沉……而且遠遠看去,好像是被蒙在一團昏暗的迷霧之中。

    根據新月城的方位,雲澈也頓時記起了腳下是何處。當初他離開流雲城,一邊歷練一邊前往新月城時,曾經路過這裡,還曾在這裡留宿一夜……但,記憶中的這個地方明明是草木成蔭,生機勃勃,還活躍著相當密集的低等玄獸。但如今,卻是一片荒蕪雜亂,就像是被火海燒灼,然後又被千軍萬馬踐踏過了一般。

    怎麼回事?

    新月城究竟發生了什麼?

    一股強烈的不安感在雲澈的心中生出,他迅速降下,沉著眉頭道:「走!我們快去新月城……這裡的狀況,似乎有些不太對。」

    「啊,新月城?」蕭雲剛要詢問,已被天下第七一把拉起:「先別多話,快走啦!!」

    雲澈異樣的神情,他們都看在眼中。當初即使是一個人面對淮王府一眾勢力,他都是神采四溢,暢然大笑……而此時的雲澈,臉卻陰沉的嚇人。雲澈一說完,便已疾速向西衝去,三人也連忙跟上。

    「這裡的土地,似乎遭受過大範圍的毀滅。而且這裡的氣息似乎過分荒涼。」天下第一冷靜的道:「雲兄弟,你剛才所說的新月城,就是你出生的地方?」

    「並不是。」雲澈眉頭緊鎖,飛行的越來越快:「我在新月城停留過的時間並不長,但那裡卻是改變我命運的地方。它在蒼風國除了皇城之外,應該是最熱鬧的幾個城市之一,但它如今帶給我的感覺卻是死氣沉沉。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當年也絕對不是如今這個樣子……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雲澈微微咬牙,努力不去設想那一個比一個可怕的猜測。這時,從數裡外的前方,他忽然感覺到了微弱玄氣的波動,目光一動,速度頓時慢了下來,向玄氣波動的位置飛去。

    幾塊數人高的巨石出現在了視線之中,碎石之後,傳來十七道不同強弱的玄力氣息。這些氣息最強為靈玄境七級,最弱才是初入真玄境。他們躲藏在巨石之後,並且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氣息……但又怎麼可能瞞得過雲澈的靈覺。

    雲澈的速度慢了下來,向那塊巨石靠近,在近到十步之遙時,巨石之後,一道灰白色的人影驟然衝出,全身玄力爆發,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直刺雲澈而至,伴著一聲盈.滿刻骨恨意的怒吼:「神凰狗賊受死!!」

    當先衝出的那人,便是這十七人中的最強者。但只有靈玄境七級的玄力,又怎麼可能對雲澈造成哪怕丁點的威脅。他腳下未動,虛空一掌向刺向他的人影揮去……而也是這一瞬間,他看清了那個人的面孔,頓時臉色一變,極力將已堪堪釋放出的玄力收回,同時手臂一伸,將要衝上去的天下第一擋住:「不要動手!!」

    雖然雲澈這一掌只是隨意揮出,而且在剛才收回了超過九成玄力,但他如今的玄力何其霸道,縱然只是對他而言不堪一提的一絲,也絕非對面之人所能輕易承受。他手中的長劍一瞬間崩裂脫手,整個人也倒翻回去,狠狠的撞在了後方的大石之後……他臉色一白,癱坐在地,全身痛苦的劇烈抽搐,但眼神中的堅毅和恨意,卻是絲毫未減。

    「導師!!」

    「司空導師!!」

    巨石后本要趁機圍攻過來的人全部大驚失色,圍到了那人的身邊,驚慌的查看著他的傷勢。雲澈向前幾步,看著那個被自己轟倒在地的身影:「司空……師兄?」

    眼前的人,和他記憶中的有了巨大的不同。他瀟洒的長發不見了,變成了散亂的短髮,身上的衣袍沒有了半點的華貴,而是布滿了破損,和道道或深或淺的血痕。記憶中光潔如玉的面孔……此時卻是刻印著一道又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有一道,險些觸及到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更是和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失卻了溫和,兇惡的如同絕望的豺狼。

    但他的輪廓……卻分明是那個在他初入蒼風玄府時向他施以援手,給了他諸多指引的司空渡!

    在一聲「司空師兄」喊出口時,那人的眼眸也看向了他,頓時,他全身一僵,視線長時間的定格,瞳孔,更是在一瞬間劇烈放大:「雲……雲澈?」

    「雲澈」這個名字,也讓圍著他的所有人都轉向了雲澈,一臉獃滯的看著他。

    「司空師兄剛才喊他……雲澈?哪……哪個雲澈?」

    「他……他和玄府畫像里的那個雲澈長的好像……不,是一模一樣!」

    「不可能!雲澈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是他!而且他身上還穿著……額?那好像……不是鳳凰?」一個青年人看著雲澈胸前所紋的金烏圖案低喃道。

    雲澈入了妖皇一族,又是新婚不足一月,穿著上基本都印著金烏和火焰圖案。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遭到這些人的伏擊……因為遠遠看去,他們模糊的看到了雲澈身上的金色大鳥和金色火焰,以為那是紋著鳳凰和鳳凰之炎。

    雲澈快速來到司空渡面前,急切道:「司空師兄,是我!你們肯定都以為我三年前就已經死了……但我又活著回來了!當初在蒼風玄府,是你帶著我去了天兵閣,看著我選擇了霸王重劍!也是你帶我去了太玄殿和內府……當年我欲去焚天門,也是你為我指引的方位!」

    雲澈的話,讓司空渡的眼神劇烈顫盪,他一把抓住雲澈手臂,激動的全身顫抖:「雲澈……真的是你……你沒有死……你竟然沒有死!」

    「對!我沒有死!」雲澈用力點頭:「司空師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新月城怎麼了?你不是在新月玄府任導師么,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告訴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