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凰帝國,鳳凰城。

    神凰大殿,鳳橫空手裡拿著一張寬大的地圖,地圖上所描繪的是蒼風國的版圖。但其上,卻印記了一片又一片火焰圖案……火焰圖案所印記的地方,便是他神凰已佔領的區域。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地圖的最右側——「流雲城」的所在,久久未動,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啾——————

    一聲嘹亮到極點的長鳴聲忽然從外面傳來,讓鳳橫空全身一震……這不是普通的長鳴,而分明是鳳凰之鳴!這聲鳳鳴之威嚴、高貴,竟是讓他身上的鳳凰血液都瞬間沸騰,心魂,甚至生出了強烈的膜拜慾望。

    與此同時,他隱約看到外面的天空出現了剎那的金黃色。

    「鳳神之鳴?」鳳橫空一下子扔掉了手中地圖,口中失聲驚喊。鳳神之死,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但這般鳳鳴,卻又分明是來自鳳神,任何人,任何生靈,哪怕是鳳凰神宗的最強者,都不可能模仿。

    鳳橫空快步向前,他剛要衝出大殿,卻見鳳熙銘正飛奔而來,一見鳳橫空,他快速落下,來不及行禮,滿臉激動的道:「父皇,是雪児……雪児她醒了!!」

    「什麼?」鳳橫空整個人一呆,隨之露出強烈到極點的激動與狂喜,再也來不及多說半個字,全身化成一道火光,直飛鳳凰神殿而去。鳳熙銘也連忙緊隨其後。

    三年前,鳳雪児從太古玄舟脫離,當眾道出真相和夜星寒的罪行之後,便盈淚昏迷……之後,便再也沒有醒來。

    直到今日,已是昏迷了整整三年。

    而她的昏迷似乎並非是正常的昏迷,在她昏迷之後,身上竟自行燃燒起赤紅色的鳳凰火焰,隨後整個人便在火光之中,被傳送到了鳳神生前所在的鳳凰神殿之中。而那個時間,也剛好是最後的鳳神殘魂在威懾夜星寒、古蒼、姬千柔等人後徹底消逝的時候。

    之後,鳳雪児便一直處在昏迷之中,身上,也始終燃燒著鳳凰火焰,從未有半刻熄滅。而且這股鳳凰火焰熾熱到了極點,鳳凰神宗之中竟無一人可碰觸。縱然以鳳橫空的修為,都無法臨近到五丈之內。

    這三年之中,鳳橫空每天都要親自去一趟鳳凰神殿看鳳雪児有沒有醒過來,從未間斷過。就在一個時辰前,他還剛剛去過一趟……此時聽聞她已醒來,這個神凰帝王激動的幾乎全身發抖。鳳雪児對他而言,比自己的命,比整個鳳凰神宗都要重要。她昏迷不醒的這三年,他每一天都處在強烈的焦躁之中。

    如一股狂風般沖入鳳神殿,鳳橫空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那裡的鳳雪児。鳳橫空停住腳步,然後有些踉蹌的沖了過去,聲音發顫的道:「雪児……雪児……你醒了……你終於醒了。」

    「雪児……」鳳熙銘也緊隨著沖了進來,看著蘇醒的鳳雪児,眼眸中更是充斥著無盡的激動……還有熾熱。

    鳳雪児抬眸,看向了自己的父皇和皇兄。但是,相比於他們的狂喜和激動,她的臉上,卻是沒有任何的喜悅,她輕輕的,甚至有些失魂落魄的低喊著一聲:「父皇,太子哥哥……」

    鳳橫空的腳步緩了下來,原本的狂喜一下子冷卻了大半,心中猛的揪了一下。昏迷了三年,視線中的女兒外貌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她的容顏,依然比仙女還要完美,她的眼眸,依然比精靈還要純凈……但從這雙眼眸之中,他看到的,竟是無比陌生的灰暗色彩。

    他的雪児,以往每次見到他,臉上總是掛著最純美的笑,開心的喊著「父皇」。他無論多麼憤怒,多麼焦躁,只要看到她的笑顏,一切負面情緒都會煙消雲散,唯有無限的溫暖和滿足……他這一生最得意的不是神凰帝皇之位,不是鳳凰宗主之尊,而是有一個世間最完美的女兒。

    但是,她醒來之後,露出的卻不再是笑顏,而是悲傷……無比陌生,從未有過的悲傷。

    這種灰暗與悲傷,讓鳳橫空一瞬間痛徹心扉,他寧願自己被萬箭穿心,也絕不願看到悲傷的情緒出現在鳳雪児的身上,此刻,這個被世人所仰望的鳳凰宗主、神凰帝皇徹底的亂了心神,聲音之中,都帶上了深深的心痛和驚慌:「雪児,你……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剛醒來,身上哪裡不舒服?快告訴父皇。」

    鳳雪児身上所釋放的氣息變化……那是一種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她的身上,他竟感覺到了一種接近於已逝鳳神的蒼茫氣息……縱然是他的祖父,目前鳳凰神宗最強者的身上,他都從未感覺到如此神秘的氣息。若是平時,他一定會震驚不已,匆忙追問,但此刻,他卻是完全來不及顧及。

    鳳雪児目光怔然,微顫的星眸之中,似乎在閃動著朦朧的水光。她微動著嘴唇,發出輕輕的,如夢如風的聲音:「雲哥哥……我再也……見不到……雲哥哥了……」

    泫然欲泣的星眸和聲音,足以讓世上心腸最惡毒的人心碎。鳳橫空胸口在刺痛中窒息。他知道鳳雪児口中的「雲哥哥」是誰,三年前,她為他而泣,為他昏迷……昏迷整整三年醒來,她依然在為他而悲傷……

    也或者,她醒來之後,記憶的連接點,依然是三年前的昏迷之前……

    「唉。」鳳熙銘向前,長長的一嘆,然後儘可能輕柔的安慰道:「雪児,我知道你天性太過善良。但是……你真的不需要難過的,你是我們鳳凰神宗的公主,而雲澈,只是一條賤命,他用自己的命換了你的命,對他而言……」

    「不許你這樣說雲哥哥!!!」

    鳳熙銘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鳳雪児忽然爆發的怒斥聲打斷。鳳熙銘獃滯在那裡,和鳳橫空同時不敢相信的看著鳳雪児……他們所知道的鳳雪児,說話或如空山靈雨,或如輕風撫柳,不要說憤怒的斥責,就連稍微大聲的說話都幾乎從未有過。但,剛才來自鳳雪児的聲音,竟是尖銳、憤怒……甚至歇斯底里!彷彿被觸及到了最不能碰觸的逆鱗……她的雪顏上,所呈現的分明是憤怒……她的身上,一團赤紅的鳳凰火焰也在那一瞬間升騰,卻不是溫和的燃燒,反而晃動搖擺的如同處在肆虐的暴風之中。

    「滾!滾出去!!」鳳橫空狠狠的一巴掌扇在鳳熙銘的臉上……這一掌,鳳橫空在心神大亂之下,幾乎是用了十成力,直把鳳熙銘扇的如陀螺一般遠遠的飛了出去。鳳橫空向前一步,伸出雙手,有些失措的安慰道:「雪児……雪児……你不要生氣,不要難過……你的雲哥哥救了你的命,他是你的恩人,也是父皇的恩人,更是我們整個鳳凰神宗的恩人。我們一定不會忘了他的恩情……或者,父皇以後每年都和你一起去祭奠他,好不好?」

    鳳橫空一邊說著,想要靠近鳳雪児,但剛臨近到五步距離,一股他無法承受的灼熱感便迎面而來,讓他心中暗驚,身體中的鳳凰血脈也分明出現了劇烈的瑟縮。他看著鳳雪児身上的鳳凰火焰,感受著她的氣息,心中震驚無比……這股力量……難道,這昏迷的三年,鳳神傳承於雪児的力量,又進一步覺醒了嗎!

    而且,是極大程度的覺醒!

    鳳熙銘被扇飛,鳳橫空的話,也總算讓鳳雪児失控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一些,她身上的火焰也一點點平息了下去。她看著前方,雙眸雖然是對著鳳橫空,但視線卻毫無焦距,口中輕輕呢喃:「父皇,我……我睡了多久了……」

    「三年,已經三年了。」鳳橫空輕聲道,頓了一頓,又連忙接著道:「雪児,如果你還想睡的話,就接著睡好了,沒關係的。」

    「三年……」她一陣失神的呢喃……

    「我害怕很多事情……而現在……在我眼前,我最害怕的,是看到你真的在這裡失去生命。」

    「在你面前,我沾染著無數骯髒和罪惡的靈魂幾乎無地自容……你的出現,就像是在我靈魂之中嵌入了一枚明珠,珍貴的讓我幾乎都沒有勇氣去碰觸。」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死……至少現在,我寧可死,也不會。」

    「我答應雪児的事,也一定會做到……三年後,蒼風國的冰極雪域,我會和雪児一起去看無邊飛雪。三年後,雪児在那裡等我,好嗎?」

    「雪児……等我……」

    「……」

    滴……

    滴……

    比白雪還要瑩潤的臉頰上,一滴滴淚珠無聲的流淌、滴落,越來越多,無法停止,一股悲傷到極點的氣息蔓延著,讓這個本是灼熱無比的空間被濃濃的凄涼所充斥。

    「雪児……」鳳橫空伸出手,卻不知該做怎樣的動作,說怎樣的話……這個神凰國的帝皇,在這一刻徹底的手足無措。他無法想象,更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的女兒會因為雲澈而悲傷成這個樣子……就算是他救了她的命,也不至於如此啊。

    「父皇……」她夢囈般低語:「我……想去蒼風國……冰極雪域……可以嗎?」

    蒼風……冰極雪域?

    鳳橫空一愣,然後想也不想,迅速點頭:「好!好!只要雪児願意,想去哪裡都好。你想去哪裡,父皇都親自陪你去……父皇這就讓人安排玄舟和行程,最多十五天……哦不,十天,我們就出發,好不好?」

    「嗯……謝父皇。父皇,雪児還有一個請求……」鳳雪児的眼淚依然在滴落。她在鳳凰神宗的極致保護,在鳳橫空的極端溺愛下長大,伴隨著她的,永遠都是笑顏……她從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流下如此多的眼淚。

    而她這一生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雲澈。

    「你說……只要是雪児的要求,無論什麼,父皇都答應。」鳳橫空道,看著女兒臉上的淚痕,他心疼的都無法呼吸。

    「雪児請求父皇……以後可以善待蒼風國……因為那裡……是雲哥哥的家鄉……就當是……雪児對雲哥哥……一點點的報答……可以嗎……」

    鳳橫空全身驟然一僵,但隨之,他又馬上點頭:「好!父皇今後會善待蒼風國,以後再也不收取蒼風國的供奉……也,也絕不容許其他五國欺凌蒼風。你的雲哥哥在天堂聽到你的這些話,也一定會很開心。」

    「謝謝父皇……雪児現在心裡很亂,讓父皇擔心了……雪児想去棲鳳谷待一段時間……」

    「好!父皇這就陪你去。」

    「雪児自己去就好……」

    …………………………

    這裡三面環山,南方,是千丈鳳絕崖。相比於神凰城區域的枯黃燥熱,棲鳳谷卻彷彿彙集了整個鳳凰山脈所有的靈氣,入眼都是一片純凈的幽綠,就連每一絲風都是格外的柔和清新,宛若仙境。

    清澈的小湖邊,彷彿還回蕩著當初她和雲澈一起抓魚時的歡笑聲。鳳雪児依偎著雪凰獸,柔軟的雪羽被這世上最純凈珍貴的淚珠一點點的打濕……

    「雲哥哥……為什麼要讓我遇到你……如果沒有遇到你……雪児就不會這麼難過……雲哥哥也不會死……」

    「為什麼要讓我遇到你……雲哥哥……」

    ——————————

    「宗主大人,何事吩咐?聽說雪公主……」

    「馬上傳令下去!!」鳳橫空的臉色無比僵硬難看:「我們出兵蒼風的事,宗內任何人都不得談論……」鳳橫空眸光一凝:「不!傳令整個神凰城,所有人,不得公開談論出兵蒼風一事!若有違者……殺無赦!!尤其是宗門之內,誰若敢提起……老子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在他面前聽命的鳳凰長老心神一顫……鳳橫空身上所散發的煞氣讓他心驚,而他堂堂鳳凰大帝,剛才竟連「老子」兩個字都蹦了出來,可想而知此事何其嚴重。他不敢多問,連忙點頭:「是。」

    「還有,準備好鳳神舟,朕十日之內將親自去蒼風極北一趟……還不快去!」

    「是是。」太過驚人的煞氣讓鳳凰長老不敢多停留一息,倒退兩步,然後快速離去。

    「砰!!」

    鳳橫空狠狠一拳砸在牆壁上,整個拳頭深陷其中。想著鳳雪児那滿臉的淚痕,他用力晃頭,內心的煩躁如暴走的火焰一般。

    「鳳神說過,雪児的鳳神之力要完全覺醒,至少要三百年……三百年的時間太長,一定會被他們察覺鳳神已逝,到時,若沒有足以抵抗的資本,我鳳凰神宗就岌岌可危……朕做的……沒有錯!」

    「雪児……原諒父皇,父皇都是為了整個神凰帝國啊!」鳳橫空面色痛苦的自言自語。

    ——————————

    【如你們所見,度娘開了一發核子地圖炮,我們的貼吧,還有所有小說類貼吧都掛了(羅貫中吳承恩表示躺棺材里都中槍)。在解封之前,眾位小夥伴可在我們主站縱橫中文網的書評區進行交流。如果因貼吧被暫時封印而心生怨念的話,可盡情的來訂閱正版進行發泄!我扛得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