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皇城前黃沙漫天,大地震顫,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一天一夜的惡戰,蒼風皇城的四道防線被連續攻破,最後一道防線,已被神凰大軍壓制到了城門之前。

    神凰軍全部是一身紅甲,他們的赤紅甲胄,還有他們帶著灼熱氣息的武器,都是經過鳳凰神宗的鳳凰炎淬鍊,不但輕盈,而且防護與攻擊能力更是強大無比,絕非蒼風軍那銀色的沉重鎧甲與武器可以相比。而神凰兵的平均戰力,更要遠遠勝過蒼風軍,綜合之下,一個神凰兵足以抗衡十個蒼風兵……毫不誇張!

    大地早已被鮮血染紅,比神凰軍的赤紅鎧甲還要深邃,數不清的屍體幾乎遍及了皇城前的每一方土地,每一個角落,而這場廝殺,依然沒有停止。七十萬神凰軍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邊際,就如來自地獄的血色浪濤,即將將蒼風國永久的吞沒。

    蒼風皇城傾盡一切築起的百萬大軍防線,到此刻,已只剩不到十萬軍,他們依然在死戰,咆哮震耳而嘶啞,並帶上了越來越重的悲哀與絕望。

    城牆之上,數不清的箭矢瘋狂射下,匯成經久不息的暴風雨,堪堪對已臨近城門的神凰軍造成了些許壓制。城牆中心,蒼風軍總統領封雲烈發出著聲聲的咆哮,他早已喊啞了嗓子,但每一聲大吼依舊氣動山河。

    他的左手邊不遠處,蒼月安靜的站在那裡,她今日沒有戴上鳳冠,一頭漆黑的長發隨著戰場的風浪而飛舞,她默默的看著慘烈的戰場,臉上沒有凄傷,沒有悲哀,唯有一片死水般的平靜……因為這一天,終究會到來,永遠不可能避免。

    她的身側,分別站著東方休和秦無傷,看著已蔓至城門的烈士鮮血和越來越少的蒼風軍,他們都早已無法保持平靜,目光,不斷的看向蒼月,一次次欲言又止。

    城牆上射下的箭矢風暴忽然開始大幅度的緩和了下來,沒過多久,甚至變得稀稀拉拉。最大的威脅開始解除,本就佔據著絕對優勢的神凰軍猛然壓上,轉眼之間,便將蒼風軍最後的防線衝擊的搖搖欲墜。

    「封將軍,我們的箭矢,已經全部耗盡!!」

    這個絕望的消息沒有讓封雲烈動容,他血紅著眼睛,一聲嘶啞的大吼:「打開城門!!」

    封雲烈的咆哮聲中,蒼風皇城的大門在轟隆隆的聲響中緩緩的打開。封雲烈轉過身來,面向蒼月女皇:「女皇陛下,讓東方府主護送……」

    「不必再說了。」蒼月聲音無比的平靜而堅決:「朕,誓與蒼風皇城共存亡!」

    「砰」的一聲重響,封雲烈狠狠下跪,向蒼月重重叩首:「能為陛下之臣,是末將封雲烈畢生之幸!來世,末將再為女皇陛下效命!」

    「鏘!」

    長刀拔起,封雲烈從城牆之上一躍而下,吼聲震天:「蒼風的男兒們,隨我一起……殺盡這群神凰野狗!!」

    城門大開,那些弓弩兵們全部丟掉了手上的鐵弓,拔起利劍,抓起長槍,嘶吼著衝出城門,迎向已近在咫尺的神凰軍。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幾乎已經看到了蒼風皇城徹底淪陷的那一刻。東方休和秦無傷對視一眼,然後同時苦澀的微微點頭。東方休默然向前一步,但他的手還未抬起,便聽到蒼月冷冷的道:「東方府主,你若敢把朕強行擊暈帶走,朕醒來后立即咬舌自盡!」

    東方休整個人僵在那裡,手無力的放下,口中長長的一嘆。

    神凰軍依然在不斷的湧來,彷彿無窮無盡。而蒼風皇城,已進入了最後的掙扎,那在嘶吼中湧向城外的弓弩手,是蒼風軍最後的力量。

    「關上城門……隨我殺!!!」

    封雲烈的咆哮響起在戰場的上空,他們背後的城門也在沉悶的轟鳴聲中緩緩的閉合。他們關死了蒼風皇城的最後一道防禦,也關死了唯一的退路。

    蒼月站在城牆之上,聽著戰士們的咆哮,看著血流成河的戰場,眸光終於不再平靜,而是蒙上了厚厚的水霧,她抬起雙手,用盡自己全部的玄力呼喊道:「蒼風國的戰士們,戰鬥到此刻,你們已是蒼風國最了不起的英雄!縱然我們的家園被賊人所擄掠,這片土地,也永遠會記住你們的鮮血和英魂!朕,還有所有蒼風兒女,也會永遠記得你們不屈的英姿!」

    「朕,就在你們的身後!朕會同你們一起,與我們蒼風國最後的榮耀……同生共亡!!」

    蒼月的聲音,在每個蒼風戰士的耳邊回蕩,他們的鮮血在燃燒,面孔變得如惡鬼般猙獰,眼神,赤紅的如同喋血的孤狼,身上的氣息,變得無比之瘋狂……

    「嗷!!」

    震天般的大吼聲在被鮮血映紅的天空響起。沒有了退路,死亡就在眼前,他們反而沒有了恐懼,帶著所有的力量、戰意、憤怒、怨恨,撲向了原本在他們眼中象徵著「恐懼」的神凰大軍。

    帶著濃濃血腥味的風忽然變得急躁,戰場的嘶吼聲更是猛然間放大了數倍。背水黃泉的蒼風戰士們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疼痛、懼怕和死亡,面對神凰軍的攻擊,他們所有人都完全放棄了防禦和迴避,任由他們的武器捅穿自己的身體,然後在咆哮聲中將自己的刀槍狠狠的刺向敵人的要害。

    他們有人被神凰軍的鎧甲撞得骨頭斷裂,卻用斷裂的臂骨死死鎖住對方的喉嚨,有的武器被對方一砸而斷,卻拼著胸腔被貫穿,虎口被震裂,將斷裂的劍刃插入敵人鎧甲的縫隙,有的被重騎兵狠狠撞飛,卻怒吼著不讓自己昏厥,如餓虎般飛撲而上,將敵人從戰騎上拖下,讓同伴將兵刃刺入對方的喉嚨……

    空氣中的血腥味變得愈加濃烈,本是一邊倒,且已接近尾聲的戰局,忽然之間發生了慘烈的變化。每一個神凰軍的實力、配備,基本要十倍於一個蒼風軍,但,在這蒼風軍最後的反抗之中,竟是每一個蒼風軍,在臨死之前,都能至少拚死一個神凰軍!

    在呼嘯的血風之中,最後的蒼風軍再度慘死了五萬之眾,而神凰軍……竟也是損失近五萬之多!!而剩下的五萬蒼風軍,他們的臉上沒有露出更深的絕望,反而是惡魔一般的猙獰……他們的眼神、嘶吼,甚至氣息,都猶如來自深淵的復仇惡鬼。

    他們不為勝,只為以命搏命!

    而明明佔據著絕對優勢的神凰軍,反而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戰慄。因為,他們在最終勝利的邊緣,面對的不是崩潰絕望的敵人……而是不畏生死的戰魂!

    「嘶……」神凰中軍的上空,神凰軍副統領段青航臉色鐵青,口中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從這些蒼風軍的身上,他不僅看到了爆燃到極限的鬥志,甚至連他們的生命之火都在燃燒……他們每一個人的力量明明無比渺小,但此刻卻讓他這個六級王座都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那個蒼月女皇……她就那麼短短几句話,竟然讓這些蒼風兵跟瘋了一樣!」

    「呼!」神凰軍總統領齊鎮滄也長出一口氣,道:「她雖繼位不到三年,而且只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娃子,如今卻已成為神凰國的精神支柱!若不是因為她,我們又豈會直到今日都沒有徹底拿下蒼風國。」

    「這些年,她以蒼風國羸弱的兵力,利用各種地利和奇陣,牽制的我軍數次狼狽不堪,我們十數次許諾她只要歸降,不但性命無憂,以後還是蒼風地域之主,她全部斷拒!如今兵臨城下,她有無數次的機會安然逃離,卻親自站在兵士的後方督戰,誓與兵與國共存亡……有這樣的君主,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他們身為男兒,有什麼理由不拚死決戰!」

    「坦白說,我齊鎮滄這輩子從未真心服過一個女人……她是第一個!」

    段青航皺著眉頭道:「我軍的氣勢竟反而在衰弱,還有一些分明在怯戰……嘶!」

    「那你們還不採取行動,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么!!」

    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他們的後方響起,兩人迅速回身,然後同時恭敬的低頭:「十九長老,四十三長老。」

    兩個目帶炎光,須如火焰,全身赤袍的中年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紅袍之上所繡的淡金鳳凰,彰示著他們尊高無比的身份——鳳凰神宗的長老!

    此次神凰軍的三大總統領中,唯有鳳虎威是出自鳳凰神宗。但,每一支大軍之中,都會有至少一個來自鳳凰神宗的「督軍」,在這支神凰主軍中,更是有著鳳凰神宗兩個長老級人物為督軍。他們平時並不出手,而身為鳳凰神宗的長老,傲視天下的強大霸皇,他們不適合,也不屑於在戰爭中出手,他們的職責,是監督軍隊的動向和進展,並親自向鳳凰宗主鳳橫空彙報。

    而如今,在這即將拿下蒼風皇城的一戰,他們已是沉不住氣。

    「小小一個蒼風國,整整三年都還未能完全拿下,宗主早已數次動怒!如今這蒼風皇城就在眼前,卻強攻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未能攻破!方才短短一個時辰,竟連損數萬精軍!簡直豈有此理!」十九長老鳳非恆怒聲道:「這要我如何向宗主交代!」

    齊鎮滄苦笑一聲,道:「二位長老息怒。蒼風最後的殘軍全部將自己置於死地,以命為戰,在戰場上,這樣的背水絕兵是最可怕的,這樣的氣勢,也是無懈可摧……眼下,要將蒼風剩下的絕兵全滅,我軍或許還要付出數萬的傷亡。」

    「哼!」鳳非恆面色盈怒:「滅掉這些卑微可憐的蒼風殘軍,還要我數萬神凰軍來陪葬!?我們本以為拿下區區蒼風皇城,一共折損幾萬已是極限,從未有出手打算。看來,是大錯特錯!再這樣下去,縱然馬上拿下蒼風皇城……我們又有何面目回去見宗主!」

    「非鷹!」鳳非恆側目道。

    「呵呵,」四十三長老鳳非鷹立即會意,淡笑一聲,飛身而起,直衝蒼風城門,一股屬於霸皇的無匹氣場也籠罩而下,瞬間將戰場的喊殺聲都壓下了大半。他高空視下,蔑視著下方的密集「螻蟻」,手臂燃火,一團鳳凰炎隨手揮向城門之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