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焱萬蒼和炎絕海的表情瞬間僵硬,他們同時暗吸一口氣,心中既有怒氣,又有無奈……既然選擇了硬闖,他們就有了足夠的覺悟。以沐玄音的霸道,她的怒氣又豈是那麼容易平息下去的。

    “……是,師尊。”雲澈沒有多說話,把紅色木盒就這麼收了起來。心中暗自呻吟……三大宗主送給吟雪界王的禮啊!又豈會是尋常的東西,難不成……真的就這麼送了自己?

    額,還是在他們走後,老老實實的還給師尊吧。

    沐玄音身軀微傾,斜起一個妖嬈萬千,但依舊威冷到讓人不敢直視的身姿:“這麼看來,三位宗主倒的確是誠意滿滿。那好吧,不請自來的客也終究是客,就這麼趕走的話豈不是顯得本王沒有氣量。”

    “你們強闖冰凰界,擾亂宗門大會的事,本王暫且擱置,就聽聽你們要說什麼好了。不過……”沐玄音的眼眸微微眯起:“本王只給你們一刻鐘!”

    焱萬蒼向前一步,鄭重道:“好,我們三人謝過吟雪界王成全。”

    焱卓、炎明軒、火破雲三人已回到了三大宗主身後,他們的內心無不是劇烈起伏,從小到大的認知都被徹底的顛覆……在炎神界至高無上的三大宗主全部在場,居然在吟雪界王面前如此小心翼翼,面對冷嘲熱諷,竟是毫不動怒。

    “一刻鐘”三個字,分明就像是居高臨下的恩賜一般,但看焱萬蒼的神色和語氣,卻是欣然接受……這對他們的衝擊可想而知。

    該說什麼,如何說,焱萬蒼早已成竹在胸,未有思索便直接道:“我們三人此來的目的,相信吟雪界王心中定然已有答案。不錯,我們此來,依然是爲了葬神火獄的遠古虯龍之事。不過,這次已以往大不相同。”

    “有何不同?”沐玄音目若寒箭,冷聲道。

    “因爲馬上會有大事發生,而且極有可能波及整個神界!”炎絕海快速接口道,臉色一片慎重:“雖然並不知究竟會是什麼大事,但數月前的宙天之音,和馬上到來的玄神大會,分明就是告知衆界大事將臨!相信吟雪界王定然也心知肚明。”

    “不錯。”焱萬蒼重重頷首:“宙天界既然發出如此的信號,而且竟不惜向外界玄者傾盡宙天珠之力,可見此事絕對非同小可,甚至有可能關係到生死存亡!如今,各大星界都深爲警戒,各有準備,聽聞貴宗前些時日首次對數千弟子同時開放冥寒天池,想來也是此因。”

    “那條虯龍至少已經生存數十萬年,其周身上下,縱然是一片龍鱗,都是難得的至寶。若能將其獵殺,必將爲我們兩界帶來一筆極其巨大的資源。吟雪界王玄力驚世,但神主至境的提升,怕是千難萬難,但數十萬年的虯龍,定然足以讓吟雪界王在短時間內更進一步。”

    “且在可能大事降臨的局面之下,其意義更是遠遠非同以往!”

    “這是其一。”

    “其二,”焱萬蒼毫不間斷的繼續道:“千年前,雖因爲偶發意外致使功敗垂成,但那虯龍已身負重創,短短千年斷然不可能痊癒。我們三人在這千年之中未曾懈怠,都略有進境,吟雪界王想必更是遠勝千年之前,再加上虯龍有傷在身,此次,正是獵殺它的最好時機!若錯過這一次,千年之後,它的傷極有可能痊癒,到時,定會難上許多。”

    “以吟雪界王之神威,加之我們炎神界之薄力,焱某敢在此斷言……”焱萬蒼伸出兩根手指:“此番獵殺遠古虯龍……足有八成把握!”

    話已至此,焱萬蒼聲音微緩:“千年前,我們承諾事成之後,虯龍之身兩界各得一半。此次我們依舊會遵守此諾,虯龍死後,各佔五成。畢竟,遠古虯龍雖在我炎神界,但若無吟雪界王之力,我們炎神界斷然無力屠之。”

    焱萬蒼言畢,沐玄音卻是久久沒有迴應,冰寒的臉色也自始至終沒有絲毫的變動。

    “要說的已經說完了?”沐玄音冷語道。

    “……”焱萬蒼心中微緊。

    “既然已經說完了,”沐玄音稍稍直身,厲聲道:“渙之,送客。”

    焱萬蒼和炎絕海同時臉色稍變,焱萬蒼大聲道:“吟雪界王,你……這是何意?”

    “何意?”沐玄音緩緩的站了起來,隨着她的起身,周圍空間的溫度驟降,整個蒼穹都彷彿忽然壓了下來:“你們三個若今次只是來拜賀,本王說不定還會以禮相待。但你們強闖我宗門大會在先,竟還有膽量提及遠古虯龍之事!”

    “真當本王忘了你們炎神界千年前做下的醜事了嗎!!”

    這一聲厲喝,震的炎神界三名後輩齊齊倒退,面色瞬間蒼白如紙,險些吐血。一股冰冷的殺機,從沐玄音的瞳眸中折射而出,直落一直沒有說話的火如烈。

    “咯……咯……”火如烈全身火光爆閃,口中,傳來似是牙齒被咬碎的聲音……卻是死忍着沒有開口,但他的指縫間,已是溢出血流。

    面對沐玄音的忽然暴怒與殺機,焱萬蒼和炎絕海雖然有所預料,但依舊心中驟緊。焱萬蒼努力保持平靜道:“吟雪界王,當年之事,終究是你重傷火宗主獨子在先……”

    “閉嘴!”沐玄音的目光和殺氣陡然射向焱萬蒼,讓他聲音戛然而止:“那無知後輩微末修爲,卻不知死活的靠近葬神火獄,就算本王不出手,他也會死在虯龍之火下!”

    “他雖因本王之力而重傷,但你們誰都清楚那純爲誤傷,本王還不屑於向一個小輩出手!當年因此事,本王原本還心中有愧,欲以月凰玉彌補……但,火如烈這賊子,卻暗算本王之妹,甚至不惜動用虯龍之毒!”

    “本王爲誤傷,火如烈卻是陰毒暗算!這兩者豈能相提並論!”

    炎絕海微微咬牙,沉聲道:“吟雪界王,此事的確是我們炎神界有所理虧。但當年在那之後,你一怒之下,重傷我三宗數千人,又毀我炎神界所控的所有星界,我們損失萬倍於你們吟雪界!何況,當年被你所傷之人,是火宗主的獨子,他本是天縱奇才,卻因此而廢,雖強行續命,勉強存活,但連站立都頗爲艱難,可謂生不如死,火宗主也是悲極怒極,纔會做下不該之事。”

    “呵!”沐玄音冷冷一笑:“他自己貪功冒進,內炎灼體而不能人道,卻要把怨氣遷移到本王的身上!?”

    “……”雲澈嘴巴大張。

    到了現在,他已經大致明白了千年的那場恩怨。

    千年前,遠古虯龍蛻鱗之期,沐玄音前往炎神界,與炎神界一同獵殺遠古虯龍,卻在即將成功之時,誤傷了金烏宗主火如烈的兒子……而且是獨子。

    而火如烈在某個時期修煉時因貪功冒進,導致反噬,傷及自身而不能人道……也就意味着再也不能有其他的兒女。

    所以,沐玄音所傷的,是他唯一的兒子,唯一的後人……而且聽上去,傷的還極其之重,全身盡廢,走路都困難。現在還活着,還是火如烈不惜代價的強行爲其續命。

    就像這千年間,沐玄音一直在不惜代價強行爲沐冰雲續命一樣。

    也因此,火如烈在極怒之下,找到機會暗算了沐冰雲……甚至不惜用上了從遠古虯龍身上得來的虯龍之毒。

    沐玄音所廢的,是他唯一的兒子。而他暗算的,是沐玄音唯一的親人。

    顯然,相比於沐玄音的誤傷,火如烈泄憤下的暗算報復顯得格外卑劣陰毒……但身負金烏神炎,性情本就暴烈,再加上他不能人道,沐玄音毀去的不但是他的兒子,還將他們這一脈都徹底斷絕,他豈能不怒極失控。

    但……如果沒有火如烈的卑鄙暗算,沐冰雲就不會跌落天玄大陸。天玄大陸也就不會有冰雲仙宮。

    他也就不會遇到小仙女,不會成爲冰雲仙宮的宮主,不會有那麼多恩怨糾葛……不會跟着沐冰雲來到神界……

    “……”忽然間,雲澈竟有那麼一點點的……感激火如烈。

    “沐玄音!!”

    這一聲厲喝,如火山炸裂,平地驚雷。傷疤被狠狠撕裂的火如烈終於爆發,身上的金烏炎瞬間竄起數十丈,一雙眼睛赫然已變成了濃烈的赤金色:“你沒忘了我暗算沐冰雲,而你廢我兒子之仇,我火如烈更是到死都不會忘!!”

    “我火如烈無能,無法親手爲兒子復仇……但若有一天被我抓到機會,我必將你碎屍萬段!!!”

    火如烈暴吼之言,讓氣氛陡然大變,衆長老宮主齊齊大怒,寒氣殺氣如暴風間瞬間席捲,焱萬蒼和炎絕海都是大驚失色。焱萬蒼迅速擋在火如烈身前,急聲道:“吟雪界王,火宗主性情暴躁,無禮失言……我們馬上離開,請吟雪界王恕罪!”

    而炎絕海正向火如烈傳音:

    “混賬!你瘋了嗎!這是吟雪界的地盤!沐玄音這個女人有多恐怖你還沒領教過麼!”

    “來這裏之前你是怎麼答應我們的?你承諾過絕不提當年之怨……”

    “那是因爲廢的不是你們的兒子!!!!”

    火如烈的這句話不是傳音,而是帶着無盡怨恨和不甘的暴吼。

    他的確是不甘,無比的不甘……他唯一的兒子永遠的廢了,而他以虯龍之毒暗算了沐玄音唯一的親人,一直以爲她必死無疑,從而心理上有一種扭曲的平衡。

    但,前段時間,他竟忽然聽聞沐玄音找到了解救之法,短短几個月,讓沐冰雲幾近痊癒。

    而他的兒子續命千年,到了今天,已是油盡燈枯,奄奄一息,隨時可能徹底喪命……這天大的落差,讓他如何能接受!

    火如烈一把將焱萬蒼推開,直面沐玄音,在他的怒火和烈火之下,腳下冰域層層融化:“沐玄音,老子若有一天到了神主境,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來殺了你!”

    “就憑你?”沐玄音一聲不屑至極的嘲諷。

    “哈哈哈哈!”火如烈大聲狂笑:“只要我火如烈不死,我終有一天要你死!你要是有種,就現在把我殺了!”

    “你以爲本王不敢?”沐玄音一步踏前,天地冰寒:“火如烈,你真該好好慶幸本王之妹冰雲安然無恙。當年本王立下重誓,若冰雲有所差池,本王退位界王之日,便是你金烏宗滅宗之時。”

    “現今冰雲無恙,那麼,金烏宗就留着好了。”沐玄音的手掌伸出,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寒氣如毒刺般插入了所有人的心魂:“死你一個就夠了!!”

    ——————————————

    【哎喲我去,竟然一千章了……噢,那今晚的泡麪加三個蛋吧。如此特殊時刻,總要奢侈一把——是的,加茶葉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