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眉頭緩緩收緊,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火破雲。

    這種感覺……

    血脈壓制!?

    雲澈的身上,足足有着九滴金烏神血,還是金烏魂靈親自所賦予的源血,除此之外,還有些許金烏神魂。

    但火破雲剛纔釋放黃泉灰燼時,卻讓他分明有一種血脈壓制感……而且頗爲明顯。

    這種情形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火破雲的金烏血脈不可能只是來自傳承,而必定有着源血!而且比他的還要濃郁!

    甚至還極可能有着金烏神魂!

    他的鳳凰、金烏血脈都是來自源血,而非傳承。今日之前,能在血脈上壓制他的,唯有鳳雪児。

    而鳳雪児的鳳凰血脈,是來自鳳凰魂靈完整的賦予。

    而和藍極星截然不同,神界近百萬年歷史,各種神之傳承基本早已被髮掘殆盡,上古諸神滅亡前留下的靈魂碎片也早在幾十萬年前就該被尋到,不可能像藍極星一樣還留存到現在。

    但火破雲……

    難道……

    沐寒逸十幾次喘息,臉色才終於稍稍好了一些,然後淡笑一聲,右腳後錯:“破雲兄弟,出招吧!”

    作爲三大神炎中最具焚滅之力的金烏炎,其威力自然遠勝冰凰之力,但若論防禦能力,火自然遠遠不及冰。

    火破雲沒有說話,目中炎光一閃,手指輕彈,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閃電般的飛出,並快速膨脹,到沐寒逸身前時,火焰已有數人之高。

    沐寒逸眉頭一皺,一巴掌甩出,藍光閃過,火球已被遠遠掃飛出去,在空中潰散消失。

    “這算是還了你剛纔的‘打招呼’。”

    火破雲冷冷的一句話,將他骨子裏高傲的性子展露無遺。

    “客氣了。”沐寒逸有些生硬的迴應。

    而火破雲的右手,在這時緩緩擡起,手臂燃起熊熊烈焰,這蓬金烏炎極速膨脹,轉眼間已直竄百丈之高,然後又忽然間快速收縮,火焰的顏色,也隨着其收縮而從赤金色轉爲越來越深邃的純金色。

    隨着火焰顏色的變化,那股焚滅氣息已呈數倍的暴漲。

    到了最後,沖天而起的金烏烈焰,赫然已在火破雲的手中化作極爲細長的一道金芒。

    便如一把百丈之長的金色炎劍!

    “黃金斷滅!”雲澈低念出聲:“看來沐寒逸要直接栽了。”

    金烏炎作爲最強的毀滅之力,既能大範圍焚滅,亦能將力量極度壓縮,進行集中焚殺。當初,雲澈在王玄境時,便以黃金斷滅硬是重創了君玄境的淮王。後來在軒轅問天闖入幻妖界時,面對連鳳雪児與小妖后聯手都完全不敵的軒轅問天,也是以黃金斷滅對其造成了不輕的創傷。

    所以雲澈無比清楚,同級之間,黃金斷滅是幾乎不可能硬抗的。由於黃金斷滅焚殺範圍很小,又需要一定時間的炎力壓縮,所以也相對很容易避開……但眼下的規則,沐寒逸只能硬抗,不可躲避。

    先前沐寒逸的三次攻擊全部被火破雲當下,已證明他的綜合實力遠遜於火破雲,想要正面抗下這道金烏炎……

    雲澈可以直接斷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而在這時,火破雲低喝一聲,黃金炎劍當空斬落,在空中劃下一個巨大的金色圓弧,向沐寒逸的頭頂直劈而去。

    “糟了!”沐寒逸的師尊沐芸止失聲道。

    沐寒逸先前並沒有和炎神界的人交過手,也並沒有見過這招以炎化劍,但當空而至的可怕氣息,讓他全身汗毛一瞬間豎了起來,這種可怕的感覺讓他全身緊繃,再不敢有絲毫的保留,全身玄力瘋狂釋放,一瞬間在身前結起十道厚重的冰層。

    再一瞬間,又是十幾道冰層。

    而黃金炎劍,也已在這時劈斬在第一道冰層之上。

    嗡——

    冰與炎相撞,第一道冰層瞬間分裂,發出的不是崩碎的聲音,而且是直接焚斷的沉悶響聲。

    ▪TTKдN ▪¢○

    被焚斷的冰層之下,黃金炎劍的去勢和氣息竟幾乎沒有絲毫的衰弱,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第九層……第十層!

    這是來自沐寒逸,冰凰神宗這一代最頂尖弟子全力之下的寒冰防禦,在火破雲的炎劍之下,竟如薄紙一般被層層熔斷。

    一瞬間焚斷十道冰層,黃金炎劍的力量之芒才堪堪衰弱了不到兩成。沐寒逸的玄力已運轉到極致,他放大着瞳孔,眼睜睜的看着傾注着他極限力量的冰盾被摧枯拉朽的焚斷,那道濃烈到耀眼的黃金炎光幾乎完全無視着他身前冰層的存在,在瞳孔中驟然臨近……

    砰!!

    沐寒逸身前的最後一道冰盾也已熔斷,黃金炎劍直落而下,輕而易舉的撕裂他身體表面的藍光……又在他的左肩部位忽然停了下來。

    呼!

    沐寒逸左肩的雪衣被瞬間焚化,而停滯的炎劍只要再稍落幾分,便可以將他的左臂直接從身體上熔斷。

    沐寒逸沒有趁機後退,而是愣愣的站在那裏,久久沒有回神。

    若他面對的是一個玄力遠勝於他的人,如此落敗,他可以坦然接受。但對面,卻是一個和他玄力相當,年齡還小於他的人。對於天賦極高,在同級中幾乎從無敵手的他來說,這是前所未有,根本無法接受的巨大打擊。

    “你敗了。”火破雲淡淡的道,隨之他手掌輕描淡寫的一收,黃金炎劍頓時飛向高空,化作漫天飛灑的碎炎。

    “……”沐寒逸在這時終於坐倒在地,面色慘淡。

    “啊……怎麼會……寒逸師兄竟然……竟然……”這個結果,豈止是沐寒逸,所有的冰凰弟子都不敢相信,無法接受。

    冰凰衆長老、宮主的目光幾乎全部集中在了火破雲身上,每一個人的瞳眸之中,都晃動着極深的震驚。

    “寒逸,退下吧。”沐玄音冷冷的道。

    “……”沐寒逸起身,深深的長吸一口氣,向火破雲拱手道:“我沐寒逸,甘拜下風,先前爲了士氣而多有失言,絕無任何惡意,還望海涵。”

    火破雲一愣,然後點頭,深深的還了一禮。

    沐寒逸轉身,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衝着他微微搖了搖頭,露出一個歉意和勸告的眼神,然後腳步沉重的回到了沐芸止身邊。

    啪!啪!啪!

    火如烈重重拍手,然後發出他每次都震耳欲聾的大笑:“哈哈哈哈,早就聽聞貴宗這一代出了一個名爲沐寒逸的弟子,天賦實力都驚人絕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場交手真是精彩之極,驚險萬分,我這劣徒雖然勝了,但也是勝的勉強,勝之有愧啊!”

    “那想必這位吟雪界王新收的高徒定然更是厲害,破雲,你可要全力應對,至少別輸的太難看啊,哈哈哈哈。”

    火如烈的每一字都帶着深深的得意和肆意的嘲諷,冰凰神宗上下都是面露怒色,卻是無言以對。

    “宗主?”沐渙之只能把目光轉向沐玄音。

    “澈兒,你上吧。”沐玄音冷冷的出聲,然後低低的加了一句:“好歹遠來是客,就遂火宗主的意,別讓他輸得太難看。”

    這句話,瞬間讓火如烈差點笑岔氣,冰宗上下也是面面相覷。

    “……是。”雲澈應聲,步履緩慢的站到了火破雲前方,與他隔着百丈相對。

    “剛纔是我們這邊先出手,這次,就由你先出手吧。”雲澈語氣中帶着無奈,他到現在爲止,都沒想明白沐玄音到底是什麼用意。

    火破雲剛要拒絕,火如烈已經大笑着道:“既然是吟雪界王的高徒,那就沒必要謙讓了。破雲,你就好好領教一番這位吟雪界王高徒的實力,可千萬別給爲師丟臉啊,哈哈哈哈。”

    “……是。”雖然實在難以接受主動向一個才神元境一級的人出手,但師命難違。

    他的耳邊,也在這時傳來焱萬蒼的傳音:“破雲,注意控制好玄力,萬一失手將他重傷,以沐玄音的性子,必定會馬上借之發難。這種局面下,這極有可能是她最想看到的結果。”

    “但,也不要過於輕敵。能成爲吟雪界王的親傳弟子,必定非同尋常。”

    火破雲微微點頭,目視雲澈:“小心了。”

    火破雲腳步一頓,一掌抓出,一團赤金火焰忽然在雲澈的前方凝聚,綻放出灼目的火光。隨着他五指的輕收,這團剛剛出現的金色火焰便當空炸開,向雲澈吞沒而去。

    “小心!”沐渙之急喊出聲。

    這是金烏焚世錄第三重境下的炎陽爆裂,也是最基礎的金烏焚滅技,從其力量氣息上看,火破雲只用了根本不到一成的力量。但也絕非雲澈所能抵禦。

    冰凰神宗的衆人內心全部瞬間揪緊,而云澈的腳步卻是動也不動,唯有手掌不緊不慢的伸出,迎向了撲來的金烏烈焰……手掌之上,浮動着明亮的藍光。

    呼!!

    熱浪奔騰,帶着強大焚滅之力的金烏炎在靠近雲澈身前時,忽然如被切開的水流,散成兩股從雲澈的左右兩側竄過,衝向了雲澈的後方。

    轟!!

    火焰炸裂,雲澈身後的冰層沖天而起,他手臂放下,身上的藍光也隨之消失。

    除了他的頭髮被熱浪帶的飛舞,全身上下毫髮無傷……甚至壓根沒被金烏炎碰觸到哪怕一根頭髮。

    “第一招。”雲澈語氣平淡。

    而他對面的火破雲,卻是呆愕在了那裏。就連他旁邊等着看好戲的火如烈,笑意也一下子僵在了臉上。

    火破雲極怕對雲澈造成過重的炎傷,所以第一次的出手只用了很是微弱的力量,微弱到雲澈可以直接將其反控。至於藍光和寒冰玄力……不過是個幌子,用來造成他是以寒冰玄力將火焰斥開的假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