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怎麼回事?”

    冰凰神宗上下全部驚呆,已經做出準備出手將雲澈救下的沐渙之愣在了那裏,眼睛持續處在瞪大的狀態。

    火破雲只是用了很弱的一部分力量,誰都看的出來,但也絕非是神元境的玄者所能抵禦。而云澈卻沒有抵禦,而是直接將金烏炎斥散。

    這毫無疑問要比毫髮無傷的正面抵禦要難的多。

    而且,火破雲是壓低力量,雲澈的姿態,又何嘗不是隨手爲之。

    “這小子……什麼情況?”火如烈一時間再也笑不出來。神元境一級的玄力,卻能以寒冰玄力無比輕鬆的將火破雲的金烏炎直接排開……難道他的寒冰造詣,竟然高到如此程度?

    那可是火破雲的金烏炎!

    火破雲所釋放的金烏炎是何等概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愧是擊敗沐寒逸,直入天池千丈的寒冰造詣……竟能做到如此地步!”沐渙之低喃道。

    “你在等什麼?還不繼續出手!”沐玄音忽然出聲,口氣極爲不耐。

    發愣中的火破雲全身一顫,迅速回神,看向雲澈的眼神頓時有了極大的變化。

    “破雲,既然吟雪界王都如此出口了,你沒必要再和他客氣!”火如烈道,然後稍稍壓低聲音:“用黃金斷滅!”

    火破雲沒有出聲,右臂高高擡起,金烏炎沖天而起,直燃蒼穹,然後又快速收縮,化作一束耀金色的炎劍。

    “是……是剛纔的炎劍!!”冰凰弟子驚聲道。

    就是這道炎劍,在轉眼之間讓沐寒逸的寒冰防禦完全潰敗,慘敗當場。而現在面對雲澈,他居然再一次燃起了這束恐怖的炎劍。

    而且其氣息、炎光,絲毫不比剛纔的弱!

    顯然,是在第一招被雲澈意外的輕鬆接下後,再不準備給雲澈任何的機會。

    “使出你的全力吧。”火破雲微鎖眉頭:“不過你放心,接不下的吧,也不會傷到你。”

    他對金烏炎的駕馭能力極其之高,剛纔擊潰了沐寒逸的所有防禦,甚至撕裂了他的護身玄氣,卻也沒有傷到他……這次,也自然不會在雲澈接不下的時候傷了他。

    雲澈沒有說話,目視着那道黃金炎劍,但卻沒有像沐寒逸那樣快速結起冰盾,而是再次伸出右手,手掌之上藍光凝聚,並快速變得濃郁,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動作。

    火破雲目光微動,身上炎光閃動,黃金炎劍在無數驚恐的視線中驟然劈下。

    黃金炎光劃過蒼穹,似要將整個世界切裂。雲澈依舊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就連身上的玄力都沒有任何的變動,唯有他的右手,在凝聚着越來越深邃的藍光。

    “這小子,見識過破雲的黃金斷滅,果然連抵抗都懶得抵抗了。”火如烈大笑一聲。

    雖然知道火破雲應該不會傷了雲澈,但隨着黃金炎劍的落下,衆人的心絃還是瞬間緊繃。但隨着黃金炎劍的快速逼近,雲澈依舊是一動不動,毫無動作。

    火破雲染火的雙目一直在盯視着雲澈的舉動,卻發覺他似已被嚇呆,毫無反應。而此時,黃金炎劍距離雲澈的頭頂只有不到一丈之距,他眉頭一斂,在黃金炎劍即將碰觸到雲澈時驟然停止。

    而幾乎就在同一個瞬間,雲澈忽然伸手,向黃金炎劍直直抓去。

    雲澈這個忽然的舉動,讓冰凰神宗以及炎神界諸人都大驚失色……連沐寒逸的全力防禦都全部焚滅的可怕炎劍,可想而知蘊藏着何其恐怖的力量,雲澈的手若是碰觸上去……豈不會瞬間被焚的渣都不剩。

    “雲澈住手!!”沐渙之一聲大吼幾乎撕破喉嚨。“啊!!”沐小藍一聲驚叫。

    “這小子瘋了嗎!”火如烈吼道。

    火破雲也是大吃一驚,但他縱然要將黃金炎劍撤開也已根本來不及,只能放大着瞳孔,眼睜睜的看着雲澈罩着藍光的手掌閃電般的抓在了黃金炎劍之上。

    哧!!

    蒼白的霧氣沖天而起,伴隨着寒冰玄力被瞬間焚滅的聲音。而白霧之中,釋放着灼目金芒的炎劍以雲澈手掌碰觸的位置爲節點……忽然崩斷。

    蓬!!

    “什……什麼!!??”這一幕,驚的火如烈腳下一個趔趄。

    炎劍崩斷之下,金烏炎力瞬間失控,瘋狂潰散,百丈長的炎劍在轉眼之間化作散碎的炎光,又在寒風中快速的熄滅。

    “……”火破雲的手臂還保持着駕馭黃金炎劍的姿態,但整個人如被冰封,許久一動不動,一張臉上,久久停駐着這一生從未有過的極度震驚。

    “這……發生了什麼?”堂堂鳳凰宗主炎絕海竟是被驚的當場失聲。

    焱萬蒼緩緩搖頭,臉上的驚然,絲毫不亞於炎絕海和火如烈。

    至於冰凰神宗上下,則全部都徹底懵了過去。

    他們剛纔,可是親眼看着沐寒逸被這道炎劍輕鬆擊潰,其威力之可怕不言而喻。

    而云澈……竟反讓炎劍潰散!?

    而剛剛在黃金斷滅下落敗,親身感受過其恐怖的沐寒逸則當場石化,就連眼瞳中的色彩都完完全全的定格在那裏,許久沒有絲毫的動盪。

    雲澈手臂放下,平靜的看着火破雲:“你還有最後一招。”

    黃金斷滅雖然可怕,但終究是純粹的金烏炎力。

    而只要是純粹的火焰,哪怕再強百倍,都不可能真正傷了他。

    “哈哈哈哈!”呆愣半晌的沐渙之在這時忽然大笑了起來:“不愧是直潛天池千丈之下的寒冰天賦,神元境下的寒冰玄力,便可化解神劫境的金烏炎,這簡直可謂曠古絕今……”

    馬上意識到自己在激動之下有所失言,沐渙之瞬間收口。

    “什麼?潛入天池千丈?”沐渙之的這句話,讓焱萬蒼、炎絕海、火如烈三人同時大吃一驚。

    天池就是冥寒天池,他們三人自然不會不知。而以神元境的玄力潛入天池千丈之下……這需要何其恐怖的寒冰天賦!

    炎神三宗主對視一眼,無不是臉上變色。這樣的天賦,何止是曠古絕今!

    難怪,沐玄音竟然捨棄沐寒逸這種難見的天才,而選擇一個出身下界,玄力才初入神元境的雲澈!

    三人也在這時瞬間明白,爲什麼他們要提出這樣的比試方式。

    若正面交手,神元境一級再怎麼也不可能和神劫境相比。

    但,只拼玄功,以玄功釋放純粹的元素之力,那麼,若寒冰造詣高到足夠程度,就可以在低境界下釋放高層次的寒冰玄力,從而有可能抵禦高境界下的火焰玄力。

    只是,兩人相差足足兩個大境界,火破雲的火焰造詣已是極高,若要做到這一點……除非寒冰造詣高到逆天才有可能。

    但以神元境潛入天池千丈以下……這已經是逆天了!

    雲澈剛纔切切實實的擋下了火破雲的黃金炎劍,這分明證明,在元素法則上,他要遠勝火破雲!!

    “雲澈竟然……這麼厲害?”冰凰弟子們全部瞠目結舌。

    “他才神元境……可是……要比寒逸師兄還厲害?這……”

    “難怪,宗主竟然會選擇他……”/p>大部分的冰凰弟子只是多少聽說過冥寒天池的事,對於沐玄音最終竟選擇了雲澈,而捨棄沐寒逸與沐妃雪,幾乎所有弟子震驚之餘,都是無法理解,甚至憤憤不平。

    而此刻,沐寒逸和雲澈兩人面對火破雲同樣的黃金炎劍,截然不同的結果,徹底的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恭喜吟雪界王……收了個好弟子啊!”火如烈咬牙切齒的道。

    到了此刻,他終於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被陰了。

    雲澈擊潰黃金斷滅的一幕,讓他腦中一次次的回放,讓他內心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下來。

    “但可惜,和我的劣徒相比……還是差得遠了!!”

    “破雲!”火如烈已徹底不淡定了:“最後一招,你不需要有任何的留手……讓吟雪界王好好見識見識我們炎神界的萬古第一奇才!”

    火破雲一驚,轉首道:“師尊,難道……”

    “對!”火如烈緩緩的點頭,他變得兇惡的眼神,已說明了一切。

    想到剛纔的賭注,再想要被雲澈單手擊潰的黃金斷滅,火破雲攥緊雙手,然後緩緩的點頭。

    焱萬蒼想說什麼,但他邁出一步,便停頓在那裏,之後又將腳步收了回去,微微嘆了一口氣……雖然,這會徹底的暴露底牌,但,這一場較量的賭注已下,火如烈的確是不能輸,也輸不起。

    “萬古第一奇才?”沐玄音冷哼一聲:“好大的口氣,好!那本王就好好看看你哪來的底氣!”

    “你可別嚇破了膽!”面對神主境的吟雪界王,火如烈卻說出了一句誇張到極點的話:“破雲!”

    火破雲的神色已變得無比肅重,他的身上金烏神炎重新燃起,但這一次,卻燃燒的格外稀薄,格外緩慢。

    “喝!”火破雲低吼一聲,隨之,是猛烈到近乎痛苦的嘶叫。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烏魂影在他的身上浮現……但先前的不同,這次的金烏魂影竟沒有絲毫的虛幻感,宛若實質,就像是真正的金烏神靈忽然降臨。

    飛雪停止,周圍的萬年玄冰以恐怖絕倫的速度無聲下陷,一股灼熱吞噬着寒氣,向周圍無聲的輻射而去。

    伴隨着灼熱的加劇,光線,竟也在發生了劇烈的變化……眼前的世界,竟忽然染上了些許的赤紅,隨之這種赤紅色越來越濃郁,慢慢的,又變成了赤金色。

    “這……這是?”空氣的灼熱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爲駭人的程度,卻依然在近乎瘋狂的增幅着。而這時,沐渙之下意識的擡了一下頭,隨之猛的怔了一下。

    原本和雪一樣蒼白的上空,此時已是通紅一片。

    通紅的蒼穹之上,竟印着一輪不知何時出現的金色耀日!

    看着這輪金色的耀日,沐渙之先是驚訝,隨之短暫迷茫,然後忽然想到了什麼,一雙瞳孔一下子收縮到了極致……但他的喉嚨裏,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喊出那個根本不可能的名字。

    “九——陽——天——怒!”

    沐玄音目視上空,輕雪般的脣瓣間,溢出着冰冷的字音。

    這短短的四個字,冰凰弟子無人知曉,但所有的長老、宮主全部如遭雷擊,每個人臉上都露出如見鬼神般的駭然……

    那是比親眼看到雲澈擋下火破雲的金色炎劍還要強烈數倍的驚駭與難以置信。

    九陽天怒……金烏焚世錄第十重的神道之力!

    是火如烈至今都未能修成的極致神炎!

    ——————————

    【汐靈:???】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