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在火宗主如此守信的份上,關於虯龍之事,本王倒也並非不可考慮。”

    焱萬蒼剛面露喜色,沐玄音便話音陡轉:“但前提,你們要如實回答本王一個問題。”

    焱萬蒼連忙道:“吟雪界王請問,只要不涉及宗門之祕,我們三人定知無不言。”

    沐玄音的目光,卻在這時凝向了火破雲:“你們此次爲了虯龍之事如此迫切,不惜三人一同親身到我吟雪界,除了先前所說的兩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爲了這火破雲吧!”

    沐玄音最後一句話,讓三人同時愣住,隨之,焱萬蒼嘆道:“吟雪界王真是慧眼如炬,的確,此次我們如此渴望獵殺虯龍,的確和破雲有着很大的一部分關係,我們希望通過虯龍身上的火靈異寶,來助破雲……”

    “焱宗主!”炎絕海一聲低吼將他打斷。

    焱萬蒼卻是搖頭:“無妨。沒有吟雪界王之力,我們斷然不可能獵殺遠古虯龍,我們既是誠心邀吟雪界王相助,也就不好有過多隱瞞。”

    炎絕海張了張口,終於低嘆一聲,不再多言。

    焱萬蒼低聲道:“距離玄神大會,還有兩年多的時間。先不論這場玄神大會背後隱着什麼,若能在玄神大會進入前一千名,便可准入宙天珠修煉千年!”

    “且不說宙天珠千年,外界纔過去三年。單論宙天珠內的千年,由於其內部世界有着極其高等的力量法則,在其中修煉千年,完全等同於外界修煉數千年!”

    “那麼,待三年後破雲從宙天界歸來,我們炎神界……”說到這裏,焱萬蒼的眸光變得異樣起來,炎絕海和火如烈的氣息也都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將有可能誕生史上第一個大界王!”

    這句話,着實是石破天驚。

    火破雲今天雖然敗給了雲澈,但他的天賦之恐怖,人人親見。二十四歲修成火如烈一萬多歲都未能修成的金烏焚世錄第十境,在炎神界絕對是曠古絕今。

    而他若在宙天珠中修煉千年歸來……簡直無法想象他會達到怎樣的境界。

    超越火如烈,都絕非不可能之事。

    但前提……

    “很不錯的設想。”沐玄音冷語道:“但想要進入宙天珠修煉,必須在玄神大會達到前一千名尚有資格。火破雲的火焰天賦的確高的出奇,至少遠勝你們三個老不死,但玄道修爲還差得遠了!在中位星界的年輕一輩中可以橫着走,但和上位星界相比,尚還不夠資格!又憑何能進入宙天珠?”

    “的確如此。”焱萬蒼很坦然的點頭:“這也正是我們如此迫切想要在玄神大會前獵殺遠古虯龍的原因。”

    “若能得遠古虯龍身上的火焰靈寶,那麼……”焱萬蒼目光一閃,不加隱瞞的道:“我們三人有方法,可以讓破雲在玄神大會之前,玄力突破至神靈境!”

    “什麼?”焱萬蒼的這句話,讓冰凰衆長老宮主又驚又疑。短短兩年時間,從神劫境五級突破至神靈境?就算火破雲天賦再高,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雲澈的心魂猛的一震……兩年,從神劫境五級突破至神靈境,其概念絕對不下於他在同樣時間內從神元境突破至神劫境!真的有這樣的方法!?

    “他?兩年突破至神靈境?”沐玄音瞄了火破雲一眼,淡淡的道:“本王真是好奇,你們炎神界這是尋到了何種驚天祕法,竟敢口出如此狂言。”

    焱萬蒼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什麼誇張的祕法,否則我炎神界年輕一輩豈不早就強者遍地。這個所謂‘祕法’,只有在破雲身上纔可實現。想必吟雪界王應該也已察覺到,破雲身上的血脈傳承和尋常的金烏弟子並不一樣,這個所謂‘祕法’,是由他的特殊傳承來實現。”

    沐玄音的目光從火破雲身上移開,緩緩頷首:“原來如此。哼,焱宗主如此坦白,反倒讓本王都不好再追問下去!”

    “……”雲澈暗歎一口氣……果然,這種祕法不可能是通用的。只是,火破雲是金烏宗弟子,而朱雀宗的焱萬蒼和鳳凰宗炎絕海卻也都對他的事不遺餘力。看來,炎神界各宗之間雖互有競爭,但在關係到炎神界未來的大事上,他們都是不分彼此,不藏私心的。

    火破雲身上的金烏傳承果然異常……

    等等……難不成,他是和雪児一樣!?

    “神靈境前期的玄力修爲和上位星界的衆天才相比依舊不算頂尖,但,以破雲極高的火焰造詣,絕對有能力戰勝超越自己數個小境界的對手。”焱萬蒼自信滿滿的道:“雖進入前一千名依舊極爲艱難,但至少不是全然沒有了可能!”

    炎絕海目光側了焱萬蒼一眼……他很清楚,焱萬蒼的話依然有所保留,若是一切成功的話,火破雲的修爲,很可能不止突破至神靈境初期。

    中期都有可能!

    但“奇蹟”的前提,是能獵殺那隻數十萬年壽命遠古虯龍!否則皆爲空談。

    “既然你們話已至此,那本王倒也可以考慮再助你們炎神界一次……但本王有一個附加條件。”

    焱萬蒼精神一震,心中大喜過望:“吟雪界王請說,我們三人定竭盡所能。”

    “先別急着答應,”沐玄音面無表情的道:“依照先前的協定,若能成功獵殺遠古虯龍,我們兩界各取一半。但本王現在改變主意了。”

    “本王不但要一半的虯龍之軀,還要完整的虯龍之心!”

    三人的臉色同時微變,焱萬蒼皺眉道:“這……恕我們無法答應,虯龍之心乃是……”

    “渙之,送客!”沐玄音直接轉身,冷冷的道。

    “等等!!”焱萬蒼連忙擡手,再不敢多言,緩緩頷首道:“好……好,那就依吟雪界王所言,成功獵殺遠古虯龍後,我們定會奉上完整的虯龍之心。”

    “那就不必了,本王到時自會親手取走。”沐玄音背對三人,沒有回身。

    焱萬蒼張了張口,最終只得道:“謝吟雪界王成全,我們便不再叨擾……虯龍蛻鱗之期,我們定會親自來接迎吟雪界王,告辭。”

    說完,焱萬蒼、炎絕海、火如烈,以及焱卓、炎明軒、火破雲,竟是不約而同的都看了雲澈一眼。

    火破雲一番猶豫,終於出言道:“雲澈兄弟,若到時有閒暇,歡迎一同來我炎神界做客,破雲定會以上賓之禮待之。”

    雲澈回道:“這個……要看師尊的意思,先謝過破雲兄弟盛情。”

    火破雲對着他真誠一笑,然後隨着火如烈三人騰空離開。

    這場宗門大會突如其來的插曲,以激烈的方式展開,又以還算平和的方式落幕。

    雖然炎神界最終達成所願,但更大的勝者,無疑是吟雪界。因爲沐玄音本就不會拒絕去獵殺遠古虯龍。就如沐冰雲當初所說,至少活了數十萬年的遠古虯龍,縱然是一片龍鱗都是至寶,無人可抗拒其誘惑——何況在這個前所未有的關鍵時期。

    她最終答應了炎神界,卻獲得了更多的籌碼。

    還從火如烈那裏得到了完整的《金烏焚世錄》!

    雖然無人知道她爲什麼會要根本不可能修煉的金烏焚世錄。

    而相比於這些,炎神界出了一個火破雲,這對冰凰神宗衆人造成的震撼久久不息。

    飄飛的風雪中,沐玄音回到王座之上,正前方,是被火破雲的“九陽天怒”熔出的巨大坑洞,深不見底。

    沐玄音眉頭微擰,未見她有什麼動作,漫天飛雪忽然席捲而下,全部覆入空洞之間,不過是轉眼之間,龐大的坑洞便直接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厚重完整的蒼白冰層,看不到一絲的痕跡。

    “澈兒,你今日表現尚可,縱然沒讓爲師丟了顏面。”沐玄音淡淡的道。

    “謝師尊誇獎。”雲澈道,心中一陣呻吟……這算個屁的表現啊,純粹是以邪神的元素之力作弊罷了。

    “恭喜宗主,收了一個萬古難遇的奇才啊。”沐渙之難掩讚賞,頗爲激動的道。

    冰凰神宗出現一個寒冰造詣如此恐怖的人,他身爲大長老,豈能不激動。

    “渙之,有件事,本王需與你商量。”沐玄音忽然道。

    “商量”兩個字讓沐渙之心裏“咯噔”一下,慌忙跪拜在地,誠惶誠恐:“宗主哪裏的話,但有吩咐,渙之無不遵從。”

    沐玄音冰眸半眯,緩緩的道:“雲澈身爲本王弟子,寒冰法則之上算得上是無可挑剔,但他的玄力修爲卻着實太低,在全宗弟子中都屬下層,就這點而言,着實不配成爲本王親傳弟子。”

    “……”沐渙之不敢說話。

    “炎神界出了一個火破雲,我們吟雪界,也自然不能太過落後。所以本王務必要在最短時間內提升雲澈的玄力,而他的冰凰血脈,自然也是越純粹越好。在這兩點上,爲他早日尋得一個雙修伴侶,便顯得極爲重要。”

    雲澈:“~!@#¥%……”(雙……雙修伴侶!?)

    話已至此,沐渙之哪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他擡起頭來:“宗主的意思莫非是……”

    在場的衆人也都瞬間瞭然,再加上沐玄音“商量”的人是沐渙之,他們哪還不明白什麼。

    但,並沒有人露出太過驚訝的神情,甚至都覺得理所應當,只不過,有不少的視線偷偷斜向了沐寒逸……而沐寒逸的臉色,在沐玄音的話還未說完時,便一下子變得無比慘白,他的表情還算平靜,但他的瞳孔,卻在痛苦的陣陣收縮,暗暗緊握的雙手間,無聲滴下顆顆血珠。

    “就玄力、血脈和體質而言,無疑是妃雪最爲適合。”沐玄音平淡無比的說出了所有人都已心知肚明的話:“渙之,你覺得如何?”

    短暫的驚訝之後,沐渙之的臉上露出深深喜色,毫不猶豫拜下,大聲道:“渙之代孫女妃雪,盛謝宗主恩賜!”

    ————————————

    【本火星微信公衆號:huoxingyinli99,或公衆號搜索:火星引力。嚴重提醒:管理公衆號的妹子是個19歲的大媽,別瞎調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