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蒼風皇城城牆之上遠遠看去,西南方向的天空已是黑壓壓一片,那是近兩萬隻飛行玄獸,每隻飛行玄獸的身上都騎乘著至少一個神凰兵。這些飛行玄獸以靈玄獸為主,但也有少量的地玄獸……而為首的那幾隻,分明釋放著天玄境界的氣息。

    在下方奔騰的火焰戰駒速度絲毫不下於上空的飛行玄獸。這些火焰戰駒也都是靈玄獸,不但有著極強的速度和耐力,更有著讓敵人聞之色變的衝撞力,在戰場是夢魘一般的可怕存在。

    「這麼驚人的玄獸陣容……估計都堪比蒼風幾十萬大軍!」蕭雲吸著冷氣道。

    「顯然,對方為了儘快來一探究竟,不惜代價的藉助了這些玄獸的速度。同時,以這數萬玄獸的力量,縱然面對很大的意外,也可以從容而對。」天下第一沉著的道。

    他們的身後匆忙的腳步聲響起,蒼月快步而來,身後跟著東方休和秦無傷……他們兩人的臉色都格外沉重。下方城門大開,一直蓄勢待發的蒼風軍魚貫而出,快速列陣,在城前築起一道厚重的防禦……但看著遠方天空那龐大的飛行玄獸群,他們的臉上無不露出震驚和悚然。

    「陛下,再多嘗試幾次吧……單單五萬神凰軍,我蒼風的參軍已是不可能抵抗,更何況這太過可怕的玄獸群。如果雲澈不能馬上趕回來……後果不堪設想。」東方休有些焦急的道。

    蕭雲三人聞聲轉身,蕭雲馬上問道:「發生什麼意外了嗎?」

    蒼月手握傳音玉,緩聲道:「我剛剛給夫君傳音,連續幾次,卻都是傳音失敗。」

    「啊?」三人都是吃了一驚,蕭雲急聲道:「傳音失敗?這……這怎麼可能!大哥那麼厲害,根本不可能出什麼事的!」

    「不,傳音失敗並不一定是對方的傳音玉被毀,」天下第一平靜的道:「如果是身處有著特殊結界或隔絕之力的地方,也會導致無法傳音。雲兄弟一定是屬於後者,他現在應該是處在某個無法與外界進行傳音的地方。」

    「那……那怎麼辦?」蕭雲有些驚慌起來。

    「當然是我們來擋!」天下第一手臂一揮,全身玄氣湧起:「為什麼一定要雲兄弟趕回來?難道憑我們三個人的力量還擋不住這區區幾萬神凰軍?」天下第一深深看了蕭雲一眼,聲音變得沉重起來:「蕭雲!你不願手染血腥,我尚可理解。但你遇到稍大點的困難,第一時間想到的卻不是以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反而是準備依賴雲兄弟!你如今已成家,娶的還是我最寶貝的妹妹!你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可以不手染血腥,但至少要讓你身邊至親的人可以依賴於你……而不是你依舊習慣性的去依賴於別人!」

    天下第一的話讓蕭雲全身一震,然後猛一咬牙,用力點頭:「我……我知道了。」

    「大哥,不許你這麼說雲哥哥!雲哥哥性格本來就溫和,我才不要他改變。」天下第七拽著蕭雲手臂,一臉不滿的道。

    天下第一眼角抽搐,只得轉過身去,一臉鬱悶。而這時,龐大的神凰玄獸群已臨近到不足五里之遙,一股沉重的威壓也從遠方清晰的傳來,巨大的恐慌,再一次籠罩蒼風皇城。

    天下第一低聲道:「不要被這樣的陣勢嚇到,記住,這裡不是我們妖皇城!而是一個玄力層面相對低下的地方,對面的,不過是一些脆弱的神凰軍和低等的玄獸,你們兩個也已入霸玄之境,合我們三個之力,只要對面沒有足以壓制我們的強者,就算再來一倍,我們也可以阻擋!」

    天下第一聲音落下,一把碧綠長弓現於他的手掌,在他將弓身橫起,弓弦拉開時,十二道碧綠色的玄箭綳於其上……一旦射出,這十二支玄箭絕不單單是毀滅十二個目標的生命,而是對視線中的整個龐大軍隊,造成十二次的恐怖貫穿……從隊伍前方,一直刺穿至隊伍的後方。

    就在這時,一股極為異常的玄力波動從南方傳來,天下第七的驚呼聲也隨之響起:「啊!!快看!那……那是什麼!!」

    南方的天空,赫然出現了一個微小的金色光點……雖然微小,卻如暗夜星辰一般灼目。而且它的速度極其之快,不過眨眼之間,這個金色光點便在視線中放大了十倍……再十倍……一個呼吸還未完成,竟已從微小的光點,映出了堪稱巨大的輪廓……通體金色,足有百丈之長,數十丈之寬,周身浮動著複雜的金色紋路。

    在臨近蒼風皇城時,它的速度驟然減緩,周身所釋放的金色玄光也快速消退了下去。與此同時,一股狂暴的氣流帶著神秘,而且沉重到極點的威壓從南方呼嘯而至,將城牆上猝不及防的蒼風國全部遠遠的沖飛了出去。

    「那是……玄舟?」天下第一抬手抵擋迎面而來的狂暴氣流,驚聲道。它的外形,還有飛行時激蕩的玄力氣息,都證明著這是一艘奇型玄舟。但這艘玄舟剛才所展現的速度,縱然以他的見聞,都深感心驚……因為單論速度,至少要遠遠超過他們天下一族的最強玄舟。

    最讓他震驚的不是這艘金色的玄舟,而是乘坐這艘玄舟的人!能擁有如此驚人的玄舟,其中之人的層面,必定非同小可!如果是敵人的話,就糟了!

    一片又一片的驚呼聲在蒼風皇城蔓延,每個人都獃獃的看著高空中的金色玄舟。被這艘玄舟驚動的不僅僅是蒼風皇城的人,快速湧來的神凰軍視線也全部落在這艘忽然出現的金色玄舟上,這艘玄舟之上所釋放的靈壓,讓他們都下意識的減緩速度,直至停滯在原地。

    「那是什麼?」韓興朝沉眉道:「難道是……玄舟?」

    他一邊說著,看向鳳橫江的臉色,卻發現他的雙眼,還有臉上的肌肉……都在不停的抽搐,顫抖。他心中一驚,慌忙道:「五十二長老,怎麼了!!」

    鳳橫江目光直直的看著金色玄舟,抬起手來,嘴唇一陣哆嗦,一直哆嗦了半天,才終於說出話來:「天……天聖神舟!」

    「天聖神舟?」韓興朝一臉迷惑:「那是什麼……難道是什麼很什麼很可怕的東西?」

    鳳橫江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天生神舟……皇極聖域的最高主宰聖帝的專屬玄舟!」

    「什……什……什麼!!」韓興朝如聞霹靂,驚的險些從身下的飛行玄獸上栽下去。天生神舟他未曾聽說過,但「聖帝」之名,又有誰人不如雷貫耳!他是四大聖地之首——皇極聖域的主宰,是俯視整個天玄大陸的至尊存在!當之無愧的天玄大陸第一人!

    他震驚的道:「五十二長老,會……會不會是弄錯了!聖帝這等人物,怎麼可能會來……這種地方。」

    「不會錯!天生神舟,天下無二!我當年隨宗主拜訪皇極聖域時,曾有幸見過一次,絕不可能認錯。」鳳橫江的身體和聲音都在哆嗦,身為鳳凰神宗長老,他也足以在天玄七國橫著走的人物。但在「聖帝」威名前,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控制身體的戰慄:「而且,聖帝對天聖神舟愛惜之極,從不將它轉借他人,縱然是他的那些個義子,也無資格私自駕馭。所以,天聖神舟一旦出現……必是聖帝親臨!!」

    而也在這時,那金色的玄舟完全的停了下來,光芒與玄氣波動也幾乎完全的消逝。黃金玄舟安靜的浮在空中,右側,一扇舟門緩緩打開……韓興朝和鳳橫江屏住呼吸,但他們還沒來得及看清從舟門中走出的身影,便已被一股恐怖無比的暴躁氣息鎖定……讓他們如被萬丈山嶽壓身,一動都不敢動。

    一個高大雄壯的人影從舟門中走出,然後緩緩的飄落而下,兩道目光,死死的盯著西南方黑壓壓的神凰軍和玄獸群。他一身再普通不過的灰色素衣,甚至還有些破爛,身體雄壯到了幾乎可用「龐大」而形容,至少要四五倍於一個普通的成年人,站在那裡,就如一座小型肉山。

    韓興朝和鳳橫江瞳孔放大,全身不受控制的抽搐瑟縮……讓他們驚恐的而不是這個人雄壯到異常的身軀,而是來自他的怒氣和殺意……鎖定他們的氣息之憤怒,就如爆裂翻騰的煉獄熔岩,僅僅是在這股氣息之下,他們都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彷彿隨時都要被撕裂。而身下的飛行玄獸,還有下方的火焰戰駒,也全部都在劇烈的顫抖……甚至恐懼的嗚咽。

    「那……那個人……好可怕的氣息!」天下第一驚聲道。他第一個瞬間便知道,這個人的氣息,要遠遠的勝過霸玄境八級的他……分明是帝君境界的實力!

    而且在氣息強度上,似乎並不下於暴怒之下的雲澈!!

    這個人是誰……蒼風國不是天玄大陸玄力層面最低的國度么,為什麼會有一個帝君的出現!

    不過讓天下第一在震驚中慶幸的是,這個人那強烈到恐怖的怒氣針對的是神凰軍……而非蒼風皇城。

    「好……好巨大的人……居然有這麼大的人。」天下第七瞪大著眼眸道。

    而蒼月,早已緊緊的捂住了嘴唇,過了好一會兒,才失聲喊道:「元……元霸!是元霸!!」

    五年未見,視線中的夏元霸長相沒有太大的變化,但他的身軀要比記憶中的變得更加高大和粗壯,他的眼神、氣息,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她根本無法和自己所知道的夏元霸聯繫起來。但,讓她失聲喊出「元霸」二字的,是他身上那已經變得有些破碎的灰衣!

    當年雲澈初入蒼風玄府後,她親手為雲澈縫製練功服時,為自我掩飾對雲澈的心意,也給夏元霸縫製了一套……夏元霸一直視若珍寶,經常歡歡喜喜的穿在身上。五年過去,他依然沒有丟棄,縱然已多處破碎,而且裹不下他龐大了許多的身軀。甚至還穿在身上……

    「元霸……哪……哪個元霸?」東方休和秦無傷都懵了。無論如何,他們都無法將這個駕馭黃金玄舟,全身釋放著恐怖氣息的人,和當年那個天賦極低,只有初玄,在蒼風玄府受盡欺凌的夏元霸聯想到一起。

    「……」蒼月沒有說話,已是激動的幾欲落淚……雲澈回來了,現在,夏元霸也回來了……大家都相安無事,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你……你是什麼人!」鳳橫江屏著呼吸問道……他胸口如被壓著鐵板,縱然想呼吸都做不到。眼前的人,並不是聖帝,而相比於聖帝的威懾,眼前之人所釋放的憤怒和殺意,更讓他心驚魂顫……那艘黃金玄舟,絕對是天聖神舟無疑!為什麼,這個人能駕馭聖帝從不讓他人染指的天聖神舟!

    「送你們下地獄的人!!」夏元霸緩緩的抬頭,那地獄惡鬼般的目光,鎖定著前方所有的神凰軍和玄獸群。

    三年前,他隨著古蒼真人離開神凰帝國,回到皇極聖域后的第二天便帶著刻骨的恨意進入了閉關。隨著自己的成長,他越來越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玄脈中蘊藏著無比巨大的力量……為給雲澈報仇,他要不惜一切的將玄脈中的力量逼出……

    三年時間,轉眼即過。而他出關之日,聽到的卻是蒼風國被神凰踐踏的噩耗……他駕馭有著驚人速度的天聖神舟,直赴蒼風。進入蒼風國境后,他看到的是已經千瘡百孔的國土,流離失所、如無頭蒼蠅般逃亡的同胞,被侵佔、甚至焚毀的城池、隨處可見的屍體……

    無盡的憤怒與怨恨,幾乎讓他的胸腔爆裂。

    他眼睛赤紅如血,卻始終沒有絲毫的停留,拚命的飛向蒼風皇城的方向,只望這蒼風的核心之地沒有被攻破。

    而今,他終於到來。視線中的蒼風皇城並沒有被侵佔的痕迹,而他沸騰了數個時辰的怒火,也終於找到了發泄之地……前方這些人身上的赤紅鎧甲,證明著他們神凰軍的身份,也讓他死死壓抑的怒火,再也無法控制。

    砰!!

    一陣如炸雷般的氣爆聲中,夏元霸的手臂驟然膨脹了一倍,本就粗壯的手臂,變得要比常人的身軀還粗壯三分,空氣中盪動的氣息也一下子暴躁了數倍。在這股可怕的威壓面前,有些霸皇之力的鳳橫江生不出絲毫反抗的意念,他在恐懼中顫聲道:「等……等一下!皇極聖域的前輩……我們是……鳳……鳳凰神宗的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殺的……就是你們……這幫鳳凰神宗的畜生!」夏元霸眼睛瞪大,牙齒緊咬,每一字,都飽含著足以讓大地都戰慄的怨恨與怒火,他膨脹到幾乎要炸裂的手臂,也狠狠的轟向了前方:「你們……全部……死!!!」

    「等……等等……嗚啊啊啊啊……」

    轟!!!!

    在手臂轟出的那一剎那,夏元霸的全身變成了灼目的純金色,從他手臂上釋放的金色玄光一瞬間籠罩了整個神凰大軍,包括所有的飛行玄獸和火焰戰駒,直至遮天蔽日……

    大地在戰慄,整個蒼風皇城都在顫抖。金芒之中,空間瘋狂的塌陷,成千上萬的空間裂痕、空間黑洞在其中交錯湧現,撕碎、吞噬著所有可以毀滅的東西。

    在夏元霸力量爆發的第一個瞬間,被金芒籠罩的所有生靈便已被無情的粉碎。即使是強如鳳橫江,也僅僅只支撐了一息,便已支離破碎……下一息,已被摧毀成細小如沙塵的血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