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乾坤五瓊丹!”沐玄音緩緩的說出了一個名字。

    “乾坤五瓊丹……”雲澈低念一聲,這顯然是一種丹藥的名字,卻以乾坤爲名,可想而知定然極其非凡:“師尊,這是?”

    沐玄音冰眸微斂:“你既然拒絕以冰凰元陰提升玄力,那麼,想要在玄神大會前成就神劫境,乾坤五瓊丹,就是爲師所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了。”

    雲澈的瞳孔稍稍收縮,有些不敢相信的道:“難道,這個乾坤五瓊丹……有可能讓弟子的玄力,兩年到達神劫境?”

    “不,”沐玄音卻是搖頭:“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能!而且亦無需兩年,若能得到一枚乾坤五瓊丹併成功於體內煉化,一顆,便足以讓你的玄力直入神劫。”

    “……”雲澈嘴巴微張,卻並沒有過於興奮,而是緩聲道:“要得到乾坤五瓊丹,應該很難吧?”

    一顆能讓神元境直接跨越至神劫境的丹藥,縱然在神界,都算得上是逆天之物,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得到……否則,沐玄音也不會先提出犧牲大量身具冰凰元陰女子的方法。

    “豈止是很難,要比你想象的還要艱難的多。想在兩年之內尋到,就算傾盡整個吟雪界之力,都是難如登天!”

    沐玄音冷冷的說出了一點不讓雲澈意外的話。

    “要煉成乾坤五瓊丹,需要五種內蘊力量截然不同,但都極其珍惜難尋的東西。分別是:麒麟角、古龍心、木靈珠、九星佛神玉以及皇仙草!”

    麒麟角,顧名思義就是麒麟之角,除了這個,其他雲澈聞所未聞,連理解都困難。而麒麟這種東西,在天玄大陸和幻妖界都僅存於記載,連是否真實存在過都是未知。但既然沐玄音說出麒麟角,那麼至少說明,麒麟並不是臆想出來的玄獸。

    沐玄音緩緩講述道:“古龍心,便是古龍之心。而這個古龍,至少要爲壽元十萬年以上的真龍,且必須完整。”

    雲澈猛一擡頭:“師尊,你那日和炎神界提出要完整的虯龍之心,難道就是爲了……”

    葬神火獄的虯龍,可不止十萬年的壽元。

    “這你就不必管了!”沐玄音寒聲將他打斷:“單單一枚虯龍之心,就算能順利拿到,找不到其他四種材料,根本毫無作用!”

    “……”雲澈不再出聲,但心裏微現異樣。

    “至於木靈珠,則是木靈族人的命源珠,只能從木靈族人的身上取得。”

    “木靈族?”雲澈微怔,他瞬間想起,自己曾從茉莉口中聽過這個名字,似乎還提到過其有着很強的自然之力。

    沐玄音看他一眼,繼續道:“木靈族屬於精靈一族的分支,有着世間最爲極致的自然之力,能加速靈木花草的生長,但與他們極爲特殊精純的自然之力不匹配的,是它們力量的攻擊性很低,因而常被奴役來培育靈藥。而他們的命源之珠……也就是木靈珠,不但本身就蘊含着最爲精純的自然之力,可作爲高等材料,而且還有另外一個人人皆知的巨大作用。”

    “越是高等的丹藥,煉成的難度越高。一旦失敗,花費極大代價,甚至數百年、數千年才收集起的材料也會毀於一旦。但若是在煉製時融入一枚木靈珠之力,成功率就會極大幅度的提升,木靈珠中靈氣越高,就越容易成功。因而,木靈族人一直都在被殘忍的奴役和獵殺,已經越來越少。雖然奴役和獵殺木靈終爲正道所怒,已經無人敢在明面上猖獗,但暗中找尋、獵殺木靈來謀取暴利的玄者從未減少過。在很多年前,木靈族就處在了滅絕的邊緣。”

    “……身懷最爲精純的自然之力,本該爲天道所佑,沒想到他們身上明明極爲神聖的自然之力卻成爲了他們夢魘。”雲澈低念道。可想而知,隨着木靈的越來越少,木靈珠的價格也必定越來越貴,也自然會催使那些獵殺者更加喪心病狂。

    “雖然獵殺木靈有違天道,但相比於其他四種,木靈珠最容易得到,只要肯付出足夠的代價,在下位星界的地下黑市總能買到。但,要尋到七成靈力以上的木靈珠……卻是要難上百倍!”沐玄音皺了皺眉。

    “爲什麼?木靈珠的靈力很容易逸散嗎?”雲澈問。

    “你說的不錯,木靈珠需要最爲上等的黑玉來存儲。但,其靈力的逸散並不是在儲存之中,而是在取出的時候。”

    雲澈:“取出的時候?”

    “木靈珠一旦取出,木靈就會隨之消亡。而由於其力量太過純淨,一旦離開木靈之體,其力量就會快速潰散。而且,木靈在知道自己必死時,會自潰靈珠,那麼,別說七成,能保留五成都是極難。所以要想得到七成靈氣以上的木靈珠,需要在一個木靈毫無察覺之下將他獵殺,並以最快的速度將木靈珠取出放入黑玉盒中……縱然如此,能保留八成靈力,便已是極限。”

    “但……木靈的力量讓他們有着極其敏銳的感知能力,對惡念這種東西敏感到極點,想要在木靈毫無察覺之下將其獵殺,無比之難。這種靈氣保留度極高的木靈珠亦是有價無市。”

    “還有另外一種情形,便是一個木靈甘願捨棄生命,主動將體內的木靈珠取出。這種情況下,由於氣機還會短暫相連,可以讓木靈珠保留完完整整的十成靈力!不過這種情形,當然是幾乎不可能出現的。”

    雲澈點頭,認真的聽着。

    “至於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沐玄音眉頭蹙起:“這是在整個神界,都極爲難尋,甚至少爲人知的異寶!它們的存在,根本不是現在的你所能理解。爲師已派人找尋,能否尋得到,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那……麒麟角呢?”雲澈下意識的問道。因爲沐玄音唯獨沒有提到這個。

    “這就是爲師要你接下來做的事。”沐玄音道。

    雲澈頓有所悟:“難道說,已經有麒麟角的消息了?”

    “東神域的麒麟早已滅絕多年,爲師本欲讓人去往西神域找尋。但偶然得知,在我們吟雪界的一個地方,便存在着一枚完整的麒麟角。”沐玄音面無情感:“它就在吟雪界北,冰風帝國。”

    “冰風帝國?”雲澈低念一聲,馬上想起:“沐寒逸所出身的那個冰風帝國?”

    “不錯。”沐玄音緩緩頷首:“那是一枚冰麒麟角,在冰風帝國已傳世近十萬年,並尊爲鎮國聖物。吟雪界無數國度起起落落,冰風帝國卻能鼎盛近十萬年而不衰,毫無疑問會歸因於鎮國聖物的存在,必定會對其重視到極點。要讓他們交出來,當然不易。”

    “而馬上,便是在位冰風國主千年壽辰之日,你便隨同沐寒逸一起,去往冰風帝國一趟,去將那枚麒麟角取回來。而這件事,沐寒逸不知道,冰風帝國更不知道,至於你要如何將其取來……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了。”

    只要沐玄音一句話,管它什麼鎮國聖物,冰風帝國絕對會萬里奉上,屁都不會放一個,怎麼可能會“不易”。

    雲澈瞬間明白,這分明是沐玄音給予他的磨練,以及考驗。同時,也是讓他真正的接觸神界——畢竟,他到來神界後,還從未離開過冰凰神宗。

    “好。”雲澈毫不猶豫的重重點頭:“弟子一定不會讓師尊失望。”

    自己畢竟是吟雪界王親傳弟子,這個身份一出,一國帝王也要畢恭畢敬。就算是鎮國聖物,要來也應該不難吧?畢竟,在吟雪界,誰敢不給吟雪界王面子?

    雲澈心中想到。

    “很好。”沐玄音緩緩頷首:“你此去冰風帝國,不會有任何人在側保護,所以,你不但要拿回麒麟角,還要做到另外一件事。”

    “活着回來!”

    雲澈嘴巴微張,隨之目光稍稍沉下,再一次點頭:“是,弟子謹記。”

    沐玄音手臂伸出,然後輕輕一推,一白一紅兩個玉瓶輕飄飄的飛出,落在了雲澈的手裏。

    “白色的瓶子,裝的是虯龍之息。”沐玄音道:“千年前冰雲身中其毒,爲師這些年一直在研其毒性,以期找到化解之法,如今冰雲身上的毒已散盡,留着也無用了,你有天毒珠在身,控毒自然方便的多,便給你了。”

    “至於紅色的瓶子,裏面裝的是虯龍之血。”

    說起“虯龍之血”時,沐玄音的眼神依舊冰寒絕豔,毫無波瀾,彷彿壓根沒發生過她曾經用它“暗算”雲澈的事:“於爲師亦已無用,哼,說不定你會用得上。”

    雲澈可是親身領教過虯龍之血的可怕,虯龍之息的毒性可是讓沐冰雲這等神君境強者都差點殞命,其可怕更是可想而知。他將兩個瓶子小心的收起,然後問道:“謝師尊……弟子該何日出發前往冰風帝國。”

    “現在。”沐冰雲冷冷道。

    “現在?”雲澈一愣。

    “沐寒逸應該已經候在冰凰城域,除他之外,還會有另外一人,你去了便知。”她寒眉稍傾:“怎麼?你難道還需再好好準備一番?”

    “呃……不用。”雲澈馬上搖頭:“弟子這就出發。”

    冥寒天池的結界打開,雲澈出了冥寒天池,直赴冰凰城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