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璃師叔,這三年,有沒有……月嬋的消息?」雲澈猶豫之後,還是問了出來。他心知會得到肯定回答的希望微乎其微。

    沒有意外,楚月璃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

    「沒關係……」雲澈用力吸了一口氣:「三年前,我曾委託黑月商會的總會查探月嬋的消息,以黑月商會之能,已經整整三年,一定會有發現的……說不定,已經找到了她的所在。」

    「嗯!」楚月璃微微點頭,美眸中微閃著希冀的光芒:「宮主,去黑月商會的時候,記得打探一下傾月的消息。現在這裡的危機已經解除,她在外面,反而不安全。」

    「我會的。」雲澈頷首:「我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會在神凰國,停留的時間或許很長,也或許很短。如果萬一發生什麼意外的話,記得馬上給我傳音。我自有辦法第一時間趕回來!」

    雲澈暫別冰雲眾女,取回太古玄舟,穿梭空間,返回到了蒼風皇城。

    相比於昨日,今日的蒼風皇城平靜了許多,至少那沉重、灰暗、絕望的氣氛消散了大半。雲駙馬歸來,瞬息之間轟滅神凰帝國數十萬大軍的消息早已傳遍神凰城以及周邊,點燃著他們本已熄滅許久的希望。

    「夫君,日月神宮那邊怎麼樣?」

    雲澈回來,蒼風腳步匆匆的迎出,鳳冠之下的嬌顏掛著深深的喜悅和無法掩飾的疲憊。顯然,她在擔憂之中,又是徹夜未眠。

    「女皇大嫂,大哥他真的太……太……太厲害了!」雲澈還未回答,蕭雲便已忍不住激動的叫喊道:「日月神宮那邊來的人都好厲害,不但少主親自來了,還有好幾個帝君,但是,卻被大哥燒死了一個,其他的人,全部都嚇跑了……而且嚇的他們以後都絕對不敢再來了。啊……七妹,不用檢查啦,我真的一點傷都沒有,我就是在那裡站了一小會兒,都沒有和誰動手過,啊疼疼疼……」

    蕭雲蒼白的言語自然完全描繪不出那時的場景,他更是不知道一切無比順利之下,雲澈卻是每一息都猶如踩在下方是萬丈深淵的鋼絲之上。

    蒼月沒有再多問,因為看著雲澈篤定的眼神,她便知道冰雲仙宮已經解除了危機……即使對面是日月神宮。她微笑著道:「沒事了就好,這次,你總應該去爺爺那邊了吧。」

    「嗯,我這就帶著蕭雲過去。」想著蕭烈和蕭泠汐的面孔,雲澈的心間自然而然的涌動著暖流,隨之,又衍生著越來越強,幾乎要失控的迫不及待。

    「蕭雲,我們現在去流雲城……那是你出生的地方,到了那裡,你就可以見到你真正的血脈至親。」雲澈再次拿起太古玄舟,微笑著道。

    蕭雲張了張口,頓了好一會兒,才用力的點頭:「好!」

    找到自己的血脈至親,與他們相見相認,這是他跟著雲澈一起來天玄大陸的最大目的!

    「我也要一起去。」天下第七一個跳步,拉住了蕭雲的手臂。

    「你現在和蕭雲可是一家人,親人相見這種事怎麼能少了你,不去都不行!」雲澈笑著道:「月兒,我很快會帶著爺爺和小姑媽一起回來。天下兄,元霸,皇城這邊,就交給你們了。」

    「姐夫放心,他們不管來多少,就別想靠近這裡一步!」夏元霸抬起粗壯的手臂,隨便握了握手掌,便傳來爆豆般的指節聲。

    「蕭雲,七妹,我們走吧。」

    「啊?就……就這麼去嗎?要不要再準備一些什麼,比如……比如……」蕭雲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在幻妖界的二十多年,他一直都頂著「天玄野種」的標籤,二十二歲的他,還從未見過任何一個自己的血脈親人。

    「什麼都不需要,走了!!」雲澈一把拽起蕭雲,相比於蕭雲的情怯,他早已迫不及待。

    進入太古玄舟,設定好穿梭的距離和方向,只一瞬間,他們已來到了流雲城的上空。

    離開太古玄舟,雲澈重重的呼吸了一口這裡的空氣……終於又回來了,我生長的地方……

    空氣依然是熟悉的味道,沒有摻雜硝煙的氣息。

    從千丈的高空,雲澈默默看著下方再熟悉不過的故鄉。蒼風國是天玄七國中最小的國,流雲城,又是蒼風國最小的城,這裡本就沒有大城池的喧囂,而此刻的流雲城,更是要比雲澈記憶中的安靜許多,一條條細長的街道上雖然有著股股的人流,但要遠比以往稀疏很多。

    如蒼月所言,神凰國雖然出人意料的忽然向流雲城派出整整二十萬大軍,但卻並沒有做出攻城之舉,雲澈目光掃視之下,整個流雲城似乎並沒有哪裡存在戰鬥的痕迹……別說大規模,連小規模的都沒有。街道平整,建築也沒有被大肆破壞的痕迹,整個城也沒有被恐慌之類的氣息所籠罩。甚至……雲澈探知之下,整個流雲城中,只有城主府的方位駐紮著一支應該是神凰軍的隊伍,人數也只有百來人。

    這個結果,讓雲澈大舒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也是疑竇橫生。

    流雲城民弱城小,土地貧瘠,城周邊也沒有蘊含豐厚資源的地方,連存在的玄獸都是最低等的,根本沒有攻打的價值,再加上位於蒼風國最東部,地域偏僻,需要長途行軍,侵佔下來都可以稱得上得不償失。就算一定要攻下來,以神凰軍的戰力,隨隨便便派個幾千軍馬就可以做到……而神凰那邊卻是派出了整整二十萬大軍!

    還是在進軍蒼風皇城之前!

    而且依蒼月所言,神凰二十萬大軍到來這裡之後,就從未離開過。

    但,眼下的流雲城,卻又是這樣的一番景象。

    一切都透露著無法用常理解釋的詭異。

    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凰帝國到底想要對流雲城做什麼?

    轟~~

    轟~~~

    轟!!

    一片片沉悶的轟鳴聲從正東、東北、東南方向傳來,這些轟鳴聲有的遙遠,有的相對較近,而且格外之密集。雲澈迅速轉頭看向東方,目光所至,流雲城東方那片崎嶇不平,又常年荒蕪的山地之中,他看到了一片片或凝聚、或分散的紅色影子。他眉頭微沉,將目力凝聚到極致,逐漸的發現,那些紅色影子,赫然是一片片身穿赤紅輕甲的神凰軍!

    「那是什麼聲音?難道有人在那裡交戰?」蕭雲和天下第七看著東方,驚疑的問道。

    「是神凰軍!」

    「神凰軍?難道有人在和神凰軍交戰?」蕭雲連忙問道。他和天下第七的目光,遠不能和有著荒神之力的雲澈相比。

    「不是,」雲澈搖頭,一邊說著,眉間凝起深深的不解:「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在節奏統一的轟擊地面。」

    「轟擊……地面?」蕭雲瞪大了眼睛:「那是在做什麼?難道,是在練兵嗎?」

    雲澈沉吟一番,搖了搖頭:「不知道。先不管他們,走吧,我們下去。」他伸出手指,指著那個生命中最熟悉的地方:「那裡,就是蕭家大院,也是我成長了十六年的地方。爺爺和小姑媽現在就在那裡。」

    雲澈的身體剛要沉下,腦海之中忽然傳來茉莉一聲低喝:「等等!」

    雲澈的身形猛然停止,每當茉莉忽然發出這種音調時,絕對是發現了非同小可的事,他迅速凝心道:「茉莉,怎麼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茉莉剛說完,便已自己認出了這裡:「流雲城?」

    顯然,茉莉應該是剛剛從睡眠中醒來。雲澈回應道:「我剛回來這裡,你發現了什麼?難道這裡有什麼不對勁?」

    「……」茉莉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用低沉無比的聲音道:「這裡……為什麼會有魔氣!」

    「魔氣?」雲澈一怔:「魔氣是什麼意思?」

    「……」茉莉繼續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變得愈加低沉:「果然不是錯覺,那的確是魔氣無疑!魔氣……簡單而言,就是在某一種、或者多種負面情緒達到某個界限后,法則出現扭曲,從而變異的玄氣!它所衍生的魔玄力要比同階層的玄力更加強大,也更難控制。而由於魔氣只有在極致的負面情緒下才會衍生,所以,身具魔氣之人……都是扭曲了精神和信念,不該存在於世的罪惡生靈!或者可以直接稱之為魔人或者惡魔!」

    雲澈:「……」

    「這個位面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居然還會出現魔氣這種東西!」茉莉低低的道,對於「魔」,她有著深深厭惡甚至怨恨,因為她所中的毒,就是最可怕的魔毒!

    「這個人,就在流雲城中?」雲澈沉聲道。

    「沒錯,而且……就在你即將回去的蕭門之中!」

    「什麼!!」雲澈心中一驚。

    「馬上下去看看,我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是何等人物,竟然能在如此低等的位面衍生出魔氣!」茉莉的音調格外的異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