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雲澈用力搖頭,他看著蕭烈渾濁的眼睛,急切的道:「爺爺,你可記得我把你和小姑媽從焚天門救出來后,和你提過的『幻妖界』嗎?」

    「記得。」蕭烈輕輕閉目:「那是一個很遙遠……無比遙遠的地方。」

    「我當年和爺爺說過,我的親生父母就是來自幻妖界,當年他們沒有被那些惡人所追及,最終平安回到了幻妖界,爺爺的親生孫兒也一定和他們一起平安的去到了那裡。而我也向爺爺保證過,有朝一日一定會找尋去往幻妖界的方法,讓爺爺和自己的親生孫兒骨肉相聚。爺爺,你可知道我失去音訊的這三年,是被太古玄舟帶去了什麼地方嗎?」

    蕭烈:「……」

    「是幻妖界!」雲澈大聲的說道:「這一定就是上天的安排。我到了那裡不久之後,就找到了我的親生父母!」

    雲澈的話,讓蕭烈孱弱的身軀猛的一震,渾濁無光的雙目之中頓時顫盪起異樣的光芒:「澈兒……你說的……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年,他的孫兒,就是隨著雲澈的親生父母而去!若是雲澈找到了他的親生父母,那麼,當年和他們一起的我那個孩子,他的親生孫兒……

    「啊!!」蕭泠汐驚呼一聲,雙手一下子捂住嘴唇。

    「千真萬確!我就算萬刃加身,也絕不會欺騙爺爺!」雲澈目光無比堅定的道:「我不但找到了我的父母,而且……」

    蕭烈的身軀在這時猛烈的一震,隨之,他的雙手劇烈的顫抖起來,本難以直立的雙腿,在全身的戰慄中,一點一點,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雲澈驚訝的抬頭,看到蕭烈的目光,正直直的看著他的身後。

    庭院的門口,是和天下第七剛剛到來,正緊張猶豫著要不要走進來的蕭雲。

    「爹!!」蕭泠汐連忙上前,攙扶住了忽然站起來的蕭烈,雲澈也連忙起身扶在了他另一側。他還沒有說自己在幻妖界找到了蕭雲,更沒有說把他一起帶了回來,但蕭烈看向蕭雲的目光,還有一下子失控的情緒……難道這世上,真的有「血脈感應」這種東西存在嗎?

    「孩子……」向著發愣中的蕭雲的方向,蕭烈一點點的抬起手臂,聲音顫抖,雙目更是水霧瀰漫:「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蕭雲愣神的指了指自己:「我……我叫蕭雲。」

    「蕭雲……蕭……雲……」蕭烈顫聲念叨著這個名字,緩慢,而沉重的點頭:「好……好……蕭家所生,雲家所養,好名字……」

    「老爹,你在說什麼?」蕭泠汐注視著蕭雲的美眸一點點睜大,眸光,也在逐漸清晰的猜測中開始了越來越強烈的動蕩:「難道他……他就是……」

    蕭烈顫巍著身體,艱難的向前邁動了一步,沙啞的聲音,帶著深深的悲激動和悲戚:「你和你的父親……年輕的時候……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啊……」

    「啊!」蕭泠汐輕吟一聲,傻在了那裡。雲澈頓時瞭然,難怪爺爺看到還沒有介紹的蕭雲,會一下子這麼激動,也難怪父親曾說過爺爺見到蕭雲,一定可以認出來,原來蕭雲和他的父親年輕時,竟長的一模一樣……畢竟,蕭鷹和蕭雲,是親生父子。

    「你就是……我的爺爺?」蕭雲看著眼前已是老淚縱橫的老人,鼻端、心間的酸澀感無法控制的凝聚,無法抑制。

    當年的畫面再次浮現在心海之中,讓蕭烈的聲音字字悲戚:「當年,你父親將你交給你養父之前,你的母親為了有朝一日可以將你尋回,在你的左手臂上,刻下了一個『安』字……在你出生之後,你的母親為你取名蕭安,那個印在你左手臂的『安』字,既是你的名字,更是你的父母盼望著你可以與你的養父母一起平安的脫離劫難,能有相聚之期。」

    蕭雲久久發怔,然後緩緩的,他拉起了自己左手臂的衣袖。在他小臂偏上的位置,清晰的印著一個小巧俊秀的「安」字。

    和當年蕭鷹一模一樣的長相,手臂上這個「安」字……已不需要雲澈的說明,便已清晰無比的證明了一切。

    「爺爺,」雲澈微笑著道:「我當年沒有騙你吧,我就知道,你們爺孫一定會有團聚的那一天。蕭雲……他就是爺爺。」

    蕭雲努力壓抑著心緒不受控制的悸動,快步向前,重重跪倒在蕭烈的身前:「孫兒蕭雲,拜見爺爺……孫兒不孝,出生二十多年都未能在爺爺身邊盡過半點孝心,還讓爺爺一個人承受那麼多牽挂之苦。」

    蕭雲的話,讓蕭烈一直強忍的老淚決堤而下……他曾無數次的幻想過與孫兒相聚之時的情形。但當年,他是被他們親手從安和送入厄難之中,即使他還活著,這些年對他沒有盡到半分養育之責。縱然真有相聚之時……若他知曉當年之事,他恨他,怪他,漠視他,都是應該。

    但他非但無恨無怨,反而跪倒膝前,喊著自己「不孝」,這一切,美好的彷彿上蒼最奢侈的恩賜,他伸出手,用盡全力去扶著蕭雲的雙臂,觸碰著本以為已經永遠失去,以往只敢在夢中奢望的血脈至親:「好孩子……你又哪裡有不孝……你平安的活著,這就是孝,你願意回來,這就是孝,你這一生,爺爺都對不起你,你卻依然願意喊我一聲爺爺,這更是天大的孝啊!一直以來,都是爺爺對不起你啊!」

    「爺爺千萬不要這麼說。」蕭雲淚眼朦朦的道:「當年的事,大哥都已經和我說過。父親和爺爺都是義薄雲天,是無比偉大的人,我能有這樣的父親和爺爺是我的幸運和驕傲,從來都沒有半點怪過你們。而且,在幻妖界的二十幾年,父母對我視若已出,我活的一直都很好,比任何人都好,一點委屈都沒有受過,反而是爺爺,受了很多苦。」

    「能看到你平安長大成人,還這麼乖巧懂事,爺爺就算再受百倍千倍的苦,也再無怨言。好孩子……起來,快起來。」蕭烈顫抖著手臂去攙扶蕭雲,整張臉,都已被激動的淚水所沾濕。

    雲澈的眼眶微微濕潤,自己終於為爺爺了卻了一樁心愿,他輕輕的道:「爺爺,這次蕭雲可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在回來之前,都已經成家立業了,不但被封為幻妖界萬萬人之上的王,還娶了一個頂級世家的公主。」

    雲澈聲音還未落,天下第七已經齊肩跪倒在蕭雲的身側:「孫媳小七,拜見爺爺。」

    「好……好……」一切都太過美好,一個個驚喜來臨的都讓他有些措手不及。此刻,他的臉上,眼中唯有激動、喜悅、無盡的滿足和橫溢的眼淚,哪還有半點的灰暗與死寂。

    「蕭雲,七妹,快過來扶著爺爺。」雲澈微笑著道:「你們一家相聚,一定有無數的話想說,爺爺現在身體孱弱,不能久站,你們扶爺爺去裡屋吧。」

    「嗯!」蕭雲連忙擦了一下淚珠,和天下第七一左一右扶起蕭烈的手臂,扶著他緩步向裡屋走出,蕭烈的腳步小心而緩慢,臉上淚中帶笑……那種深深的滿足與幸福感,發自靈魂。

    雲澈和蕭泠汐沒有跟著進去,蕭泠汐緊緊抓著雲澈的衣襟,激動的淚眼朦朦,她輕輕的道:「太好了……我第一次看到老爹這麼激動,這麼歡喜,太好了……太好了……」

    「他是大哥的親生兒子,也是我的親侄兒……我們一家,竟然真的有了團聚的一天。」蕭泠汐如夢囈般的低吟著:「一切,就好像在做夢一樣。」

    「對啊,蕭雲才是應該規規矩矩喊你小姑媽的人。」雲澈看著蕭泠汐泛紅的臉頰,一臉認真的道:「至於我嘛,我和你完全沒有血緣關係,你的年齡明明還要比我小上一歲,正常來說應該喊你泠汐妹妹才對,我卻白白喊了你這麼多年小姑媽,真是虧死了。」

    「泠汐……妹妹!?」蕭泠汐手指一下子掐在雲澈的手臂上,嬌嗔道:「泠汐妹妹是你叫的嗎!我可是你小姑媽……永遠都是!居然敢在小姑媽面前這麼沒大沒小。」

    「疼疼疼……」雲澈誇張的痛呼,滿臉委屈的道:「你明明都知道我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的……一點點都沒有。」

    「我的老爹是你的爺爺,所以我還是你的長輩!你之前還說蕭雲是你的結拜兄弟,但我又是蕭雲的小姑媽,所以你當然也要一樣喊我小姑媽!」陳述著足夠充分的理由,蕭泠汐的臉上露出得意的嬉笑:「所以,不要以為我的親侄兒回來了,以後就可以在小姑媽面前沒大沒小了哦。居然還想叫我泠汐妹妹,哼。」

    「這個嘛……」雲澈目不轉睛的欣賞著蕭泠汐的一顰一笑,臉上的笑意帶上了點點的邪肆:「小姑媽難道忘記了?在小姑媽面前,我最擅長的就是沒大沒小!」

    蕭泠汐的纖柔的身體忽然被雲澈霸道而輕柔的抱過,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雲澈已重重吻住她水嫩的嘴唇,剛要出口的嬌呼被男兒的氣息完全的覆下。

    「唔……」蕭泠汐的美眸睜大,一聲嗚咽,雙手撐在雲澈的胸口,下意識的掙扎著。以前,雲澈偷親她的時候,得手后都會馬上逃的遠遠的,但這一次,他沒有逃開,更是強硬的不讓她也逃離,在她的掙扎之中,陶醉而肆意的攫取著她唇間的芬芳甜美。

    緩緩的,蕭泠汐的掙扎越來越微弱,原本用力撐在他胸前的手臂失卻了力量,輕輕的垂落,然後又悄悄的抬起,怯怯的抱住了他,細巧的脖頸也微微仰起,在朦朧間開始了主動回應,似乎已經忘記了五丈之外的房屋裡還有著蕭烈與蕭雲,隨時可能看到他們。一抹紅霞在她的雪顏上悄然蔓延,讓她的身軀逐漸變得溫熱,融化著少女的嬌羞柔怯。

    過了很久,兩人的唇瓣終於分開,蕭泠汐輕喘細細的伏在雲澈的懷裡,眼睫微微輕顫,俏臉紅如櫻染,眼瞳中一片醺醺然,迷離似霧,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意境中醒來。雲澈目光垂下,輕喚道:「小姑媽……」

    「不要說話……」蕭泠汐螓首更加用力的靠向他的胸前,雙臂也抱著更近:「就這樣……抱我一會兒……」

    「嗯……」雲澈沒有再說話,兩人安靜相依,感受著彼此的氣息和存在,奢望著時間能在這一刻永遠定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