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忽然大變的語調,讓紫極一時之間猝不及防。他雖然外表看上去只有常人的四五十歲,連頭髮鬍鬚都沒有半點白雜,但他的年齡,已是遠愈千年,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廣博見聞,承受過常人無法理解的漫長滄桑。

    因此,他能輕易看透一個人的城府心靈,而他,內心早已難起波瀾……但,面對眼前這個只有二十二歲,年齡比他小上數十倍的青年人,他此時的目光,銳利到竟讓他有了一種心魂都被刺穿的感覺。

    面對雲澈的目光,他即將出口的話在一息的猶豫之後,化成了一抹苦笑:「真是敏銳到讓人難以置信的洞察力……不,與其說是洞察力,倒不如說……是一種本能吧?」

    「我承認,告知你關於軒轅玉鳳一事,我確有私心。但方才之言,無半點虛假,更無害你之意。我只是在賣你一個人情的同時,也樂意於看到天威劍域多一個可以說『深不可測』的敵人。」

    雲澈淡淡的笑了笑:「我可以相信。我若真感覺到你有害我之心的話,我早已不會這麼端正的坐在你面前。」

    三年前第一次見到紫極時,他只是覺得他定然身份非凡,如今與他說的話越多,越是感覺這個人無論實力、身份都定然深不可測。他不再廢話,一伸手,將紫光閃閃的玄幣卡拿了出來,拍在紫極的面前:「今日已叨擾紫前輩許久,還是早談正事吧。我需要九萬斤煉獄岩,三百斤九十年以上的焚魔藤,九十年以下,六十年以上也可,但數量要加倍,還有六千株羅剎摧心棠,一萬兩千顆骷髏子、六千株枯魂草……」

    雲澈一字不頓,洋洋洒洒,共說出了整整四十九種材料。若是單說其一,並不會讓紫極覺得什麼異樣,但云澈說出的這四十九種材料,全部都是至暴至烈之物!每一種,都蘊含著極高密度的能量,也正因如此,它們都是極端危險之物……比如三寸長的一截焚魔藤,其中的侵蝕之力一旦被引放,能在數息之間毀滅一個天玄境界的強者。

    紫脈天晶之所以珍貴,不僅是因它蘊含著極高密度和層面的力量,更因其力量很是溫和,很容易控制、引導、轉化來用於各種用途,或者直接吸收。而雲澈所喊的這些東西雖然同樣有著極高的能量,但卻是另一個極端,它們力量屬性各不相同,但完全相同的一點,就是極其暴烈,極其難控!

    但也因其「暴烈」的屬性,其中的一種或幾種偶爾可以用來製成衝擊瓶頸的丹藥……但成功率無疑低的令人髮指,還要伴隨著相當巨大的風險。

    但一旦成功……能衝擊瓶頸的丹藥,那無疑是天價之寶!

    因而,這四十九種材料雖然力量層面極高,但需求量很少,價格也自然貴不到哪裡去……畢竟,就算是整個天玄大陸最高等的丹藥師,任何一種,都不敢說能做到完美駕馭。

    若說同時控制、駕馭其中的幾種甚至十幾種……估計幾十年都不一定能成功一次。

    而雲澈不但要了這整整四十九種單單聽在耳中都有些驚心的暴烈之物,數量,更是大的驚人。

    身側的三個少女直聽的瞠目結舌。

    紫極雙目閉合,微抬的右手上出現了一個小巧的玄陣,少頃,玄陣消失,他雙眸睜開,微舒一口氣,道:「這四十九種材料,黑月之中全部都有存貨,只是每一種都遠不及你所需。要全部湊齊,需要一段時間。」

    「需要多久?」雲澈淡定的問道。他很清楚自己要的量有些巨大,在其他任何商會都不可能買全,但黑月商會應該不會讓他失望……只要付得起足夠的玄幣。

    「煉獄岩需往熔岩之底採集,九萬斤的話,大致需要十五日的時間。至於其他,五日之內便可湊齊。」紫極回答道。

    「好!」雲澈點頭:「那我便十五天後再來。請紫前輩報價吧,為讓你們黑月安心,我會預付一半。」

    雖然很篤定的說著,但云澈心裡還是有些忐忑……身上現在有九百多萬紫玄幣,買一座小城都夠了。這些並不是昂貴到離譜的材料,雖然量有些大……但應該還支付的起吧?

    萬一付不起的話……倒是可以考慮從鳳凰神宗那裡撈一點。

    紫極並沒有在金錢上與他客氣啰嗦,頷首道:「如此最好。這些雖並非是萬金難求之物,但亦價值不菲。暫估總價為八百萬……紫玄幣!定金便如你所說,暫付一半吧。」

    八百萬,還是紫玄幣,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縱然對於黑月總會,也是一個大數目。雲澈倒是暗舒一口氣,乾淨利索的把玄幣卡推給了紫極,支付了四百萬紫玄幣。

    等付了尾金之後,從蕭宗那裡敲詐來的千萬紫玄幣也就基本見底了……

    雲澈內心在呻吟……本來以為這筆巨款夠揮霍好幾輩子了,沒想到……唉!這就要傾家蕩產了。

    定金支付完成,紫極在短暫而艱難的猶豫之後,終於還是問道:「雲澈,黑月商會從不過問貴客所購之物用於何處。但我著實好奇,這四十九種,都是至暴至烈之物,且數量如此之驚人,你究竟要作何用途?呵呵,如果方便,還望不吝解惑,若不方便,便一笑置之。老朽不會追問,更不會暗中追查。」

    雲澈笑了笑,手掌一翻,將一枚深褐色的圓珠放在了石桌上,頓時,一抹濃郁到刺鼻的葯香以驚人的速度逸散,讓在側的三個女孩同時秀眉蹙起。

    「有勞紫前輩幫晚輩判定一下,這枚丹藥若是委託黑月商會拍賣,可以賣出怎樣的價格?」

    「這是……」紫極的目光頓時牢牢的集中在上面,僅憑氣息,便讓他足以判斷的出這絕非尋常的丹藥。他伸出兩指,將其小心的拿起,放到眼前,它整體很是瑩潤剔透,紫極的目光可以直接穿過,看清雲澈的面孔。而最讓紫極心驚的,是它所散發的氣息,他在短暫的觀察后,開始凝聚精神,緩緩將玄氣侵入其中……

    僅僅是一個剎那的功夫,紫極猛的抬頭,發出了帶著深深詫異的聲音:「這竟是可以突破極高瓶頸的寶丹!!」

    「而且霸玄以下……可以直接突破!!」

    「霸玄以下,直接突破」,這幾個字,紫極是帶著極大的震驚喊出。而別說是普通玄者,就算是四大聖地之主聽到這幾個字,都會大吃一驚。

    因為這句話的意思分明就是……這枚丹藥,可以讓霸玄以下……再無瓶頸!

    這枚丹藥,便是幻妖界的可以讓一名王玄巔峰的玄者直接突破瓶頸成就霸皇的「霸皇丹」。而不同的是,幻妖界的霸皇丹是以三十六種材料所煉,而雲澈拿出的這枚,則是四十九種,成色更是完美無瑕。就藥力而言,比之幻妖王族所煉製的霸皇丹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紫前輩果然慧眼。」雲澈頗為衷心的讚歎道。如此簡單的試探,便很是準確的說出霸皇丹的效果,絕非常人之所能及:「還請紫前輩賜教它大致可以賣出怎樣的價格?」

    紫極此時的精神已完全被霸皇丹吸引,隨著他的玄力感應越來越深入,一直古井無波的臉上露出著越來越明顯的驚容,足足靜默了十幾息,他才緩緩的將霸皇丹放下,然後看著雲澈,緩緩搖頭:「老朽這一生所接觸過無數的靈丹異寶,向來都是入手之時,便可辨識出其真偽和價值……但這枚寶丹,它的價值,老朽實難估量。」

    「能衝擊瓶頸的丹藥,必須要有著極為激烈的藥性。也因此不但極難煉製,而且服用的風險也是極高……所能衝擊的瓶頸越高等,便越難煉製,風險也越高。一枚能衝擊天玄瓶頸,中等風險的丹藥,縱然在四大聖地,都是無價之寶,只會用於最核心的年輕弟子。而這枚寶丹……」

    紫極說話時,激動的情緒無法休止:「其內蘊的藥力玄妙、複雜、霸道無比,氣息更是多達數十種,單單結合,都該是難如登天,更驚人的是,這幾十種霸道藥力融合之下,對外力的反應卻是溫順無比,極易駕馭,以霸玄境界的玄力,就可以輕易的引導。一個達到王玄境巔峰,阻在瓶頸的玄者吞服了這枚丹藥,只需要一兩天的時間,便可成就霸皇,除非被外力所涉,否則幾乎沒有失敗的可能!而且整個過程毫無風險,完全不用擔心藥力暴走反噬。」

    「更驚人的是,其葯氣之精純,簡直完美無瑕,我方才連探數次,竟是找不到半點的污雜!此等級別的寶丹卻是如此精純,老朽活了千餘載,卻是生平僅見。」

    紫極如此毫不吝嗇的誇讚與驚嘆,在雲澈聽來還不覺得什麼,畢竟這枚霸皇丹是出自他之手,其藥力藥效精純程度比任何人都清楚,最多是驚訝於紫極竟然對丹藥如此精通。而身側的三名少女卻是全部美眸瞪大,大張的嘴唇好久都沒有合攏……

    因為她們還是第一次,從紫極的口中聽到如此之「誇張」的褒美之詞。

    「這枚丹藥既然能得到紫前輩如此盛讚,那麼若是將它面向四大聖地售賣,一顆能否換到三兩紫脈神晶?」雲澈很是認真的問道。

    紫脈神晶這等神物,整個天玄大陸,也唯有四聖地這等有著萬年底蘊積累的勢力才能大量拿出,那些普通宗門,有的連紫脈神晶長什麼樣估計都沒見過。

    「呵呵,」紫極卻是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向著雲澈緩緩的伸出了兩個手指。

    「哦,二兩左右?」雲澈慢慢點頭道。不過倒是完全沒有失望,畢竟,紫脈神晶太過稀少和貴重,一顆對他而言成本並不高的霸皇丹能換來多達二兩紫脈神晶,已是無比的划算。

    「不!」紫極依然搖頭:「是二斤!」

    「呃?」雲澈頓時錯愕。

    「你太小看可以這類可以衝擊瓶頸的丹藥的價值和珍奇程度了。」紫極感嘆著道:「紫脈神晶固然珍貴無比,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一個玄者的玄力暴增。但若是卡住瓶頸,無法突破,再多的紫脈神晶也是枉然。在四大聖地這樣的地方,王玄以下的瓶頸,可以數個帝君之力來協助強行突破,但到了王玄巔峰,通往霸玄境界的瓶頸,縱然是帝君之力也無法協助突破。萬年之中,多少的聖地才俊為了早日突破王玄瓶頸,不落於人后,拚命修鍊參悟的同時,也是苦苦找尋可以輔以突破的寶丹。而能衝擊王玄瓶頸的寶丹,天下少有,偶然得之,必定是給予宗中最核心的弟子……而這類寶丹又往往會伴隨著無法控制的風險,又不知有多少地位、天資極高的年輕弟子受這類丹藥反噬,經脈受創,天資折損,玄道盡毀。而不想,或不敢藉助外力著,又不知有多少在王玄瓶頸停留數年、甚至十數年無法突破……最終突破,也已遠遠落於人后,淪為中庸。」

    「而我手中的這一枚,不但能直接突破王玄瓶頸,還毫無風險……甚至對衝擊霸玄瓶頸,都有著相當之大的作用。」

    即使已經給了太多的讚歎之辭,紫極眸中依然滿是奇光:「這枚丹藥若是被四大聖地得知,定會引發軒然大波,會不惜耗費巨大的代價來爭搶,二斤紫脈神晶,還是最保守的估計……畢竟,這枚寶丹入手,便可以讓一個後輩在最短時間內突破至霸皇,讓宗門未來多一個強大的支柱。」

    「哦……」雲澈的眼神飄忽起來……乖乖不得了,這是要發啊!

    「雲澈,可否方便告知,這枚寶丹是何名字?又是哪位高人所煉製?」紫極滿是殷切的問道。天玄大陸最高層次的那些丹藥師,他都甚為熟知。但這些人中,絕無一人能有能力煉製出這樣的寶丹……若有,他必也早已知曉。

    「哦,這枚丹藥因為是隨手煉出來的,還沒有取名字。」雲澈很淡然的說道。他總不能把「霸皇丹」這個名字說出來,因為萬一天玄大陸有關於幻妖界「霸皇丹」的記載,就不太好玩了。另外,其藥效要遠遠的高於霸皇丹,所以不稱之為霸皇丹也沒什麼問題。

    「呵呵,」紫極搖頭而笑:「這老朽可就不信了,如此寶丹,得一顆便足以震世,又怎會是隨手煉出。既然不方便告知,老朽自不會再問。」

    雲澈看了他一眼,嘴角一斜,左手一翻……

    「嘩啦啦」一陣亂響,三十多枚霸皇丹被雲澈一把扔到了石桌上,隨意的像是丟了一把糖豆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