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凰城南,雲澈盤坐在一處荒蕪山地的凹陷處,雙目閉合,全身玄氣微盪,頭頂之上,一個朦朧的小塔在緩慢的旋轉,釋放著時有時無的淡金色光芒。

    睜開眼睛時,天空已經大亮。雲澈站起身來,只覺得神清氣爽,玄脈中的玄力更是充盈到極點。大道浮屠訣到了如今境界,他已無需睡眠,潛心修鍊大道浮屠之時,天地氣息的滋養之下,短短几十息便相當於普通玄者數個時辰的睡眠。

    或者反過來講,他已經不需要去刻意的修鍊大道浮屠訣,平時的睡眠即為修鍊。

    「這一夜居然這麼安靜,看起來鳳凰神宗已經放棄搜尋我了?」雲澈看著神凰城的方向自言自語道:「這麼說來……那十幾個君玄境界的老怪物該出來了吧。」

    「不要連續得手就小看了鳳凰神宗。」茉莉冷冷的警告道:「我可是在那裡察覺到了君玄境後期的氣息……而且不止一個!」

    「你放心,我如果是那種大意輕敵的人,早就不知死了幾百次了。」

    「哼,你『死』的次數還不夠多麼!」

    「……」

    「今天還是準備潛進去嗎?」茉莉問道。

    「不用。」雲澈浮空而起,飛向了鳳凰神宗的方向:「驚喜這種東西,一次就夠了,再來的一次反而無趣。」

    雲澈的臉上,在這時露出危險之極的冷笑:「機會,我已經給過鳳凰神宗了。前兩天的仁慈,算是我對雪児的報答……從今天開始,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噩夢!」

    雲澈極速飛行,一股狂風被他狠狠的甩在後方,視線中的神凰城也從一個輪廓快速變得清晰。今天的他和昨日一樣,都是一大早,便直接去「拜訪」鳳凰神宗。

    雲澈一路毫無遮掩,掠過神凰城上空,直衝鳳凰城而去。幻光雷極之下,所有人都只能聽到一道尖銳無比的氣鳴聲,而他們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時,卻只能勉強看到一個快速消失在視線極處的黑點。

    隨著雲澈速度緩下,鳳凰城已在眼前。

    「今天的神凰城真是安穩,搜尋我的鳳凰弟子全部都收回去了。看來,今天要面對幾個君玄境的老怪物了。」雖然如此說,但云澈的表情卻看不到多少慎重。鳳凰神宗的帝君,他或許打不過,但,他極限之下的速度,能輕易追及他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小妖后而已,估計就算是四大聖地之主,要追上他都不是那麼容易。

    而鳳凰神宗暫時還出不了聖地之主那個級別的強者。

    「看來要讓你失望了。那十幾個帝君的氣息還在原來的地方。」茉莉淡淡的道。

    「嗯?」雲澈面露訝異:「不應該啊。被我殺了兩個皇子,卻連我一根頭髮都沒傷到,今天更是直接放棄了搜尋,就算那鳳橫空是忍者神龜(what鬼?),也不該不捨得去喊那些老怪物出來吧。難道說……他準備了什麼其他的手段?」

    「鳳凰城中心區域三百丈的範圍,多了一個隱藏的很好的玄陣。」這個集數十個鳳凰長老之力,耗費整整八個時辰的時間所鑄造、隱藏的玄陣不但被茉莉一眼識破,聲音中還明顯帶著不屑:「這個玄陣應該就是給你準備的,玄陣的氣息,倒是和三年前太古玄舟上,那個雪公主所中的封印玄陣相似。」

    「封凰禁陣?」雲澈眉頭一沉。三年前,鳳雪児中了無論玄力、血脈都不及自己的鳳非煙的封凰禁陣,都被封住全身玄力,而且持續十二個時辰之久,可見其霸道程度。

    「難怪不請那幾個老怪物出山,原來居然給我準備了這麼一份大禮。」雲澈一聲冷笑:「這麼大一個封凰禁陣……他們還真捨得下力氣。不過看來我多少要小心一點了……」

    「小心?哼,可笑!」茉莉不屑的哧聲:「你的玄脈,可是由邪神不滅之血所鑄,是邪神之玄脈!這世上,除非神之階層的力量,否則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對你的玄脈造成封印或壓制,區區封凰禁陣,在邪神玄脈面前只是個笑話。」

    「……哦,這樣啊。」雲澈一瞪眼,隨之又微微點了點頭,小聲道:「好像是這麼回事……」

    天威劍域的「天威鎮魂陣」,連他君玄後期的爺爺雲滄海的玄力都能強行壓制,卻對當初只有地玄境玄力的他毫無影響。而封凰禁陣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強過天威鎮魂陣吧?

    雲澈完全放下心來,一個瞬身,便已衝進了鳳凰城的範圍。

    ————————

    「什麼?全軍覆沒?」

    從蒼風那邊傳來的消息,讓鳳橫空瞬間震怒。因為雲澈,他的心情本就差到極點。今日天才大亮沒多久,他便再次接到一個始料未及的噩耗。

    「不可能!」鳳橫空重聲道:「雲澈他現在分明就在我神凰!沒有了雲澈,區區蒼風,怎麼抵擋的住我神凰軍!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雲澈在這一夜之間趕回去了不成!!」

    「西軍和東軍都是各遣二十萬軍,連夜趕向蒼風皇城,大致在今晨相同時間到達。西軍在發回已臨近蒼風皇城的消息后,包括督軍長老之內,都再無動靜,和之前消失的中軍一模一樣!東軍則稱督軍長老鳳雷鳴和一個人交手,但遭遇慘敗,鳳雷鳴應該是絕望之下,引動全身玄力想要焚掉蒼風皇城,卻被對方以極強的風玄力反卷向了我軍,讓東軍死傷慘重,最終只倖存四萬殘兵。」鳳非然沉重的道。

    「風玄力?難道蒼風那邊除了雲澈,還有能超越我鳳凰長老的強者?」鳳橫空臉色越來越暗。雲澈從未用過風玄力,那個人也自然不會是雲澈……但他鳳凰神宗的長老級人物,任何一個都是可以在天玄七國橫著走的無敵存在,蒼風國出一個雲澈已是讓人難以相信,甚至震動整個天玄大陸,又怎麼會還有他人!

    「那個人的確不會是雲澈,至於他的身份,我會派人迅速著手調查。只是,中軍覆沒,西軍和東軍又受到重創,蒼風駐軍的軍心現在一片大亂……唉。」鳳非然長嘆一口氣。

    「那倒沒有太大的所謂。」太子鳳熙銘說了一句外人聽來一定會深感疑惑的話:「反正我們想要的東西已經基本拿到了,就算是就此撤兵也……」

    「但云澈必須死!」鳳橫空恨聲道。

    這時,那個噩夢一般的聲音,緊隨著鳳橫空的低吼從外面傳了下來:「鳳凰神宗的老狗們,你們的雲爺爺來了,還不趕緊出來迎接!!」

    「雲……澈!」鳳橫空滿腔的怒恨頓時找到了可以宣洩的地方,滿頭的黑髮幾乎在一瞬間全部豎起,額間的火焰印記直接顯現,並竄起暴躁的火焰。這次,雲澈的聲音傳來的位置並不是鳳凰城的中心,而是城門位置。這分明意味著他都懶得向昨天那樣悄然潛入,直接大搖大擺的到來,來了后還大聲宣告,唯恐鳳凰神宗沒有察覺。

    這無疑,是對鳳凰神宗**裸的蔑視!!

    「朕……今天一定要親手將他碎屍萬段!!」同樣的話,鳳橫空已說過太多遍,而每一次所蘊含的恨意都要遠勝上一次。他剛要衝出,鳳非烈已快速抬手攔住他:「宗主,暫且冷靜。我們估計放鬆戒備,連搜尋弟子都收回,就是為了誘他像昨日那樣潛入,然後直接落入封凰禁陣,但好像失算了,聽他的聲音,顯然是在城門位置……不管他的身法玄技是不是幻光雷擊,那樣的速度,絕非我們能追及,要拿下他,目前最穩妥的方法就是引他到封凰禁陣之中。」

    鳳橫空停住腳步,他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最終,落在了九皇子鳳熙麟的身上:「麟兒,在朕的所有兒子之中,除了熙銘,你的心思最為沉穩,為人最有大將之風,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你可有此膽量?」

    鳳熙麟向前,毫無猶豫的道:「兒臣定不會讓父皇失望。」

    「好!」鳳橫空重重點頭:「有你這句話,你已經沒有讓朕失望。你放心,熙辰和熙洛已先後遭了雲澈毒手,朕絕不會再讓你們任何一個人遭遇不測。那封凰禁陣集合了整整三十六個長老的力量,就算是你爺爺入了其中,也將難有反抗之力。若能將雲澈引入那裡,他就算有通天之力……也別想再逃!!」

    轟!!!

    鳳橫空帶著怒火衝天而起,將數尺厚的大殿之頂直接沖塌。鳳凰城門位置的上空,雲澈雙手抱胸漂浮在那裡,依然是滿臉的從容和讓所有鳳凰弟子恨不能將他撕碎的蔑視。所有鳳凰長老也都已第一時間出動,但並沒有像昨日那般將他合圍,而是散落的分佈在鳳凰城上空,以目光和氣息將他牢牢鎖定。

    但每一波長老的後方,都牢牢的護著一個皇子。顯然,隨著接連兩個皇子死在雲澈手上,鳳凰神宗已成驚弓之鳥,每個皇子都由數個長老替身守護,唯恐雲澈再對某個皇子下手。他們甚至想過將眾皇子藏匿於他處,但,整個神凰國,有著最強守護力量,也可謂最安全的地方,卻又偏偏是這鳳凰城……

    相比於前兩日,今日再見到雲澈,上至鳳凰長老,下至鳳凰弟子,都感受了一股深深的懼怕和心悸。他第一天到來時,所有人唯一想到的,就是他來自尋死路。但,兩天時間,他在幾乎全部長老級人物都在場的情形之下,連續殺了鳳凰神宗兩個皇子,而他自己不但沒死,根本連一絲能看出痕迹的傷都沒有。

    鳳凰神宗的尊嚴,第一次被一個人如此徹底的踩到腳下。

    看到鳳橫空出現,雲澈的目光頓時轉向了他:「鳳橫空,又是美好的一天,我們再次見面了。你猜你今天會不會再死一個兒子呢?」

    這句打招呼的話,一個再普通的人聽來都會瞬間火冒三丈,何況鳳凰宗主。鳳橫空直把牙齒咬到滲血,才生生的壓下不顧一切衝上去將他撕碎的衝動,用低沉到極點的聲音道:「雲澈……你殺了朕兩個兒子……這不共戴天之仇,朕一定會讓你萬倍、十萬倍的償還!!!」

    「呵呵,」雲澈淡淡的冷笑:「我殺你兒子的仇,你能不能報我不知道。但你鳳凰神宗殺我父皇,踐踏我國土國民之仇,我會讓你們鳳凰神宗一個子都不會少的血債血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