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是燁兒畢竟是我唯一的血脈,我當年被打擊刺激得理智全失,之後每次看到燁兒的樣子,我都根本無法冷靜下來。”火如烈搖了搖頭:“算了算了,不說了。總之,當年我暗算沐冰雲的事,的確是我混蛋。她好了當然最好,現在燁兒也快好了,到時,我會找個時間,一個人親赴吟雪界,任憑那倆娘們……咳。任由你師尊愛打打,愛罵罵,留條命就行,我絕對不還半個字的口。”

    火燁被救起,火如烈的心情乃至心態都煥然一新,先前還恨得牙癢癢,而今,完全是隻要火燁康復,咋咋都行的姿態,還主動開始了自我檢討。

    “但你救燁兒,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火如烈向自己胸口重重一拍:“我火如烈剛纔說的話,一個字都不會收回。”

    火如烈的脾性,的確是獨具一格。身爲金烏宗的總宗主,竟是直接對他一個後輩……還是瞭解並不多的後輩許下如此重諾。

    “雲兄弟,以後如遇難解之事,萬萬不要客氣。”火燁也微笑道:“我父親的性子一向如此,若是此恩不報,他定會寢食難安。”

    “好。”雲澈也不再推辭:“那以後若遇難事,定然不會和火宗主客氣。”

    “哈哈哈,這纔對嘛。”火如烈大笑一聲,然後又忽然止住,快速拿出一塊金色的傳音玉,隨之面露激動的喜色。

    見狀,火破雲連忙道:“師尊,是不是遠古虯龍出現了。”

    火如烈握緊傳音玉,重重點頭:“不錯!遠古虯龍終於現身,出現的位置距離此處只有大概七千裏。破雲,馬上傳音各大監守火獄的長老,告訴他們虯龍已現,火速退回!”

    “好!”火破雲連忙拿出傳音玉,閉目傳達魂音。

    “我馬上聯繫師尊。”雲澈也同一時間拿起冰凰銘玉,但火如烈卻是一擺手:“不必了,以你師尊的實力,定然是第一個發現虯龍現身的人,根本無需他人告知。她現在應該也已經把傳音玉碎掉了。”

    “碎掉傳音玉?爲什麼?”

    “和虯龍惡戰之時,必須全神貫注。若是在惡戰之時有人傳音,哪怕剎那的分心,也有可能招致危險。以往你師尊和遠古虯龍交戰之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粉碎傳音玉。”火如烈解釋道。

    雲澈點頭:“原來如此。”

    不能受到任何打擾……看來,師尊就算能勝遠古虯龍,也必定只是稍勝,否則何至如此。

    希望這次,真的能如所有人期望的一樣吧。

    的確,這次的獵殺虯龍,可以明顯看得出所有人都很樂觀,不僅是炎神界,沐玄音也是如此。而這種樂觀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上一次險些成功,第二個原因是如今沐玄音的玄力還要遠勝千年前,第三個原因,則是遠古虯龍被傷的龍闕。

    雲澈無法知曉沐玄音這千年間玄力又增長了多少,更不知道被傷了龍闕對遠古虯龍的影響有多大……但不知爲何,在知曉虯龍終於現身之後,他心中涌起更多的不是該有的興奮和期待,反而忽然有一種煩躁和不安感。

    是擔心師尊的安全嗎?

    雲澈用力晃了晃頭,努力拋開這些不該有的雜念……師尊又不是第一次和虯龍交手,每次都是大佔上風,上次還差點將其成功獵殺。這次面對龍闕被傷的虯龍,把握只會更大,風險只會更小……就算還是失敗,以師尊的強大,全身而退定是輕而易舉。

    “燁兒,你在這裏好好休息。”火如烈道:“此次我們一定可以成功!你的傷歸根結底還是那隻虯龍所造成,我這次非拆了它的骨頭給你熬湯喝!”

    火燁微笑點頭:“孩兒也有預感,這次,一定不會失敗的。”

    “哈哈哈,我們走!”

    火如烈直接抓起雲澈和火破雲,如雷霆般直奔火獄而去。

    本就亙古翻騰的葬神火獄如颳起了風暴,火浪翻騰的更加狂暴,道道火柱沖天而起,直燃蒼穹。

    火獄邊緣,已站了數十個三大炎神宗門的長老級強者,他們各個面色肅重,一身紅衣被玄氣高高鼓起,以強大的力量阻隔着來自葬神火獄的灼熱,以防後方的年輕弟子難以長久承受。亦是防止交戰時戰場北移,被力量餘波掃至此處。

    三大炎神宗門所有在此的人都已到來,雖然數量不多,但也有近千人,雖然宗門各異,但全部聚集到了一處,人羣最邊緣,距離葬神火獄只有不到百步之遙。

    “爲什麼會都聚集在一起?”雲澈驚異的問道。

    “哈哈,過會兒你就知道了。”火如烈大笑一聲,帶着兩人快速降下,落在了人羣最前方。

    朱雀宗主焱萬蒼和鳳凰宗主炎絕海正並肩站在那裏,身後,便是雲澈之前在吟雪界見過的焱卓和炎明軒。後方,各大長老、弟子井然有序,各個面色激動,尤其是那些年輕弟子,都是第一次即將親見傳說中的遠古虯龍。

    “你們來了。”焱萬蒼轉過身來,向着三人緩緩點頭。

    “焱宗主,吟雪界王想必已經在接近遠古虯龍,開始吧。”炎絕海道。

    焱萬蒼點了點頭,腳步向前,身上朱雀炎無聲燃起,隨之一道朱雀炎忽然從他腳下燃出,然後向着葬神火獄的方向快速蔓延,很快沒入了葬神火獄之中,和火獄之火連接在了一起。

    焱萬蒼的身體和葬神火獄之間,頓時連接起了一道細長的火線。

    而焱萬蒼則在這時閉上了眼睛,幾乎同一時間,周圍的聲音一下子小了下去,一些年輕弟子的呼吸都屏了起來。

    他在做什麼?雲澈心中驚疑,而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緊盯在焱萬蒼身上。

    這種安靜持續了很久,足足半刻鐘過去,焱萬蒼才忽然睜開了眼睛,左臂向上揮出,掌心所向,斜上方的天空之上,忽然亮起了一個巨大的玄陣,玄陣之中覆着密集的火焰。

    焱萬蒼手勢再變,頓時,玄陣中的火焰一瞬間退散,玄陣之中,清晰了映出了龐大的火海影像。

    影像的中心,是一隻浮於火海,遍體火鱗的巨獸!

    其首巨大,頭頂三叉長角燃燒着沖天的火焰,雖然面相兇惡凶煞,但一眼可識那是龍首!其身粗壯,其爪遠比雲澈見過的炎龍粗長,尾似巨蟒,長逾其軀。其身覆滿赤鱗,每一鱗片都反射着灼目的炎光。

    一股讓人驚悸的氣息,從玄陣影像中的巨獸身上傳來,讓衆年輕弟子都驚的駭然失色。

    “這就是……遠古虯龍!”火破雲眼睛瞪大,口中低念:“果然和師尊所描述的一樣。只是看起來,要可怕的多。”

    這隻巨獸,赫然就是遠古虯龍,更準確的是……是此刻的遠古虯龍!

    雲澈心中無比震撼,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靈覺折射?焱萬蒼的玄力是神君境,的確是強大無比,但這隻遠古虯龍相隔整整七千裏,再怎麼強大,靈覺延伸到七千裏之外,也太誇張了吧……更不要說還能具現到如此程度。

    “焱宗主的靈覺,竟然強大到這等地步?”雲澈不自禁的低語到。

    火破雲回過頭來,搖頭解釋道:“並非如此。雲兄弟可能有所不知,這其實是焱宗主以朱雀炎力而施展的特殊意志投影。”

    “特殊……意志投影?”雲澈更是不解。

    “這是擁有朱雀炎力,和朱雀之魂的人才會擁有的一種特殊靈魂能力,可將自己的‘朱雀意志’通過火焰,傳遞至任何角落,只要火焰不絕,意志便可無處不至。”

    火破雲伸手指向那道連接焱萬蒼與葬神火獄的火焰:“雲兄弟你看那道火焰,焱宗主的‘朱雀意志’,便是通過這道火焰,傳遞至葬神火獄,再通過葬神火獄的火焰傳遞至虯龍所在,從而可以投影出那片區域的一切。不但是影像,就連聲音,甚至大致的氣息都能投影出來。”

    “……”雲澈思索一會兒,微微點了點頭,總算是有些明瞭。簡單而言,就是將“朱雀意志”通過火焰“傳導”,火焰不絕,便可一直傳導……性質上,倒是和雷電傳導一般。

    而葬神火獄盡是火焰,那麼只要精神力最夠強大,便可“傳導”至隨意一個角落。

    “只可惜,葬神火獄的深處實在太可怕,以焱宗主那麼強大的實力,他的力量和精神力到了千丈以下,都會被馬上焚滅。否則,不但能早些探知到遠古虯龍的所在,連火獄之底的祕密都能知曉。”火破雲有些遺憾的嘆聲道。

    雲澈的眉頭動了動……朱雀意志投影,朱雀炎特有的能力,而這個能力單單一想就極爲可怕。戰鬥之時若是爆開一個龐大火海,朱雀意志施展之下,那麼無論面對多少敵人,只要身處火海之中,他們的位置、氣息變動、一舉一動都將清清楚楚,瞭如指掌。

    完全相當於整個火海區域都是自己的眼睛!

    朱雀炎……

    “聽師尊說,這種能力會頗爲消耗精神力,又相隔這麼遠,精神力消耗必定無比巨大,就算是焱宗主,應該也堅持不了多久。”火破雲小聲道。

    就在這時,氣息陡變。

    朱雀投影之中,遠古虯龍上方的天空忽然撕開了一道蒼藍色的空間裂痕,一抹白影夢幻而現。

    “師尊!”感受到氣息的雲澈連忙擡頭,低喊聲脫口而出。

    沐玄音冰眸俯視,在遠古虯龍面前,她的身影顯得格外嬌小,但她現身的剎那,一股遮天寒威瞬間將虯龍的恐怖的凶煞之氣完全壓下,周圍原本翻騰不休的火海如被蒼天壓覆,竟硬生生的平靜了下去,再無一絲波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