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就是吟雪界王?”

    “啊簡直像仙女一樣……唔!”一個金烏宗男弟子失神念道,然後全身猛一激靈,慌忙捂住了嘴巴。

    葬神火獄炎浪滔天,如降世的末日之劫。隨着沐玄音的現身,遠古虯龍全身火鱗豎起,氣息狂暴間,周圍千里火獄瘋狂炸開。

    沸騰的火獄之中,響起遠古虯龍無盡憤怒怨恨的咆哮:“果然又是你!你們這些卑劣貪婪的人類,總有一天,你們必受天譴!”

    “哼,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沐玄音無情冷語,身上藍光炸開,頃刻間,因爲遠古虯龍的憤怒而狂暴的火海完全安靜了下來,就連那些高高翻騰的滔天火浪都靜止在了半空,然後,一抹冰藍色從沐玄音的腳下以驚人的速度輻射而去,幾乎是一瞬之間,便覆沒了整個視野。

    譁

    牢牢盯着玄陣影像的炎神三宗頓時爆發出驚恐的呼喊聲,不止是年輕弟子,就連三宗的衆長老也都眼珠外凸,驚駭至極……玄陣中的影像,本是翻騰不休的血色火海,竟在沐玄音擡手之間,化作了靜寂幽藍的冰海!

    就連亙古赤紅的蒼穹,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藍色空洞。

    雲澈亦是嘴巴大張……差沒驚掉下巴。這可是火獄,而且是火焰能量高到極的葬神火獄,而不是普通的海域。居然都被一瞬冰封!

    這就是神主境的可怕,一出手,真真正正的天地變色。哪怕鬼神在側,估計都要心驚魂顫。

    炎神三宗的年輕弟子自然早就聽聞吟雪界王的強大,但絕沒想到竟會強大到如此地步。影像中所呈現的神主之力,是他們縱然做夢都幻想不出的力量。

    “嗷吼!!!!!”

    被同樣冰封的遠古虯龍一聲暴吼,被冰封的火獄頓時崩裂,掀起漫天的火焰碎片:“卑劣貪婪的人類,本尊今日必要將你永遠埋葬於此!!”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彷彿有萬千座火山在火獄之底同時爆發,千萬道火浪席捲而起,化作飛舞的火龍,帶着驚天的轟鳴聲卷向沐玄音,遠古虯龍亦是騰空而起,比身軀還長的巨大龍尾猛然砸下,並掃出一道萬丈龍炎。

    叮!!

    所有臨近沐玄音的火龍,任其再可怕狂暴,全部靜止在她百丈之外,面對當空砸下,足以粉碎一片大陸的龍尾,沐玄音卻是避也不避,而是輕描淡寫的伸出手掌。

    遠古虯龍雖然實力極端恐怖,但其連尾在內,身長也只有三十丈,在龍族之中只能是“嬌”,但那是在龍族之中,比之沐玄音毫無疑問是龐大的存在,龍尾砸下的剎那,陰影瞬間將沐玄音全身籠罩,在巨大的龍尾之下,沐玄音擡起的纖柔手臂,便如擋向崩塌山嶽的青木。

    但在相觸的剎那,卻發出了震天的轟鳴。

    轟

    “嗷吼!!”

    沐玄音的身體一動未動,遠古虯龍的巨尾卻猛然彈起,帶動整個龍軀從火獄中倒翻而起,伴隨着一聲震耳的痛吟,沐玄音身影一晃,以斷月拂影瞬身至遠古虯龍的前方,雪白的手掌按在了它的龍首之上,在她冷漠無情的眼神之下,一道藍光無聲閃耀。

    “嗚吼!!!!!!”

    火獄瘋了一般的炸裂,遠古虯龍被高高炸起,在痛苦的哀吼聲遠遠的橫飛出去,足足飛出了數百里才落回到火獄之中。

    “好!!”火如烈禁不住一聲大吼。

    “才短短千年,吟雪界王的玄力竟進步如此之多,一上來便將遠古虯龍如此壓制,這在以往是從未有過之事……着實可怕。”炎絕海臉上劇烈動容。

    百里之遙,對神主級別的至尊強者而言不過是剎那之距,沐玄音瞬間逼近,手中,已多了一把冰白的劍。

    劍身細長,最寬之處都不過寸,無光無澤,如雪堆徹。

    “雪姬劍!”一個朱雀長老低聲道。

    虯龍怒吼,天地震盪。它的力量與怒火徹底爆發,整個龍軀都籠罩在了沖天的火焰之中,火獄之火更是被它瘋狂調動,將沐玄音的身影完全吞沒其中。

    沐玄音手中雪姬劍輕舞,將漫天火焰悉數冰封、粉碎,冰凰之力帶着封世之威,無情罩向遠古虯龍。

    火融冰,冰封火,一人一龍,吟雪炎神兩界最強存在的惡戰終於就此展開,隨着兩大神主之力的碰撞,整整百萬裏葬神火獄風雲變色。

    轟隆……轟隆……

    火獄北岸狂風疾卷,火浪炸裂,引得衆炎神弟子發出驚恐的呼喊聲。若不是各大炎神長老守在邊線,以力量牢牢封鎖,他們必已被暴走的火浪所吞沒。

    交戰之地距離他們所在的位置整整七千裏之遙……卻竟是將力量波及到了這裏!

    神主級別的交戰……還是欲取對方之命的惡戰。縱是整個神界,都沒有多少玄者能有幸親見。而若不是有朱雀宗的意志投影,他們縱然知曉,也絕對無法眼見……因爲根本不可能靠近到視線可及的距離。

    朱雀影像中的蒼穹時而赤紅,時而冰藍,每一次力量的碰撞,都會偏移數十里之遙,簡直像是每一瞬都在穿梭空間。看着這宛如神話般的畫面,雲澈頓時想起了自己和師尊的一次次交手,頭皮一陣發麻。

    很顯然,和自己交手時,師尊連千萬分之一的力量都沒拿出來……否則,一百萬條命都不夠死的。

    雖然,這個層面的力量和交戰絕非他所能理解,但他亦能清楚的看得出來,沐玄音佔着上風……而且是相當大的上風。遠古虯龍基本都是在被壓着打。偶然的反擊,也被沐玄音輕易化解。

    但他同樣看到,遠古虯龍被沐玄音數十次重擊和冰爆……卻自始至終,連一滴血都未流出過。

    這就是公認的萬靈之中最強的龍之軀體!

    “好像有不太對勁啊。”炎絕海忽然道。

    焱萬蒼稍稍側目:“看來炎宗主也發現了。”

    雲澈:“???”

    炎絕海緩緩頭:“它的龍闕,竟毫無受傷的跡象……太奇怪了,若是其他部位重傷,恢復過來並不奇怪。但那是龍闕,才短短千年,怎麼會恢復到如此程度!”

    雲澈的目光一凝,牢牢盯着朱雀投影……隨着他精神的集中,很快,他在某一個剎那,捕捉到了遠古虯龍赤色的龍腹正中,一個顏色明顯深於周圍的部位。

    那就是虯龍的龍闕?!

    “啊?”火破雲驚然轉頭:“怎麼會?不是,千年根本不可能完全恢復的嗎?”

    千年前虯龍龍闕被傷,可是他們這一次屠龍成功的重要因素。

    但。此刻的虯龍龍闕……竟是完全癒合,根本沒有了半受傷的跡象!

    “這……”火如烈也是劇烈動容。

    “看來,我們失算了。”炎絕海嘆息一聲:“普通虯龍,被傷龍闕,的確不可能千年恢復。但,這隻虯龍非普通虯龍,它由葬神火獄而生,自然可以隨意藉助葬神火獄的力量來恢復龍闕,若是這樣的話,千年之中完全恢復,絕非不可能之事,我們之前竟一直忽視了這一。”

    這的確是唯一的解釋了。

    三大宗主的眉頭同時緊下,氣氛也變得有些壓抑起來。因爲虯龍龍闕恢復,將其成功獵殺的可能性也隨之暴跌。而能否將其獵殺,關係到火破雲的突破……亦關係到整個炎神界的未來!

    進入宙天珠修煉三千年的機會是自古以來第一次,也極有可能是最後一次。若是錯過……再無將來。

    “不過,倒也不需要因此而悲觀。”短暫的沉默後,焱萬蒼緩聲道:“你們也看到了,吟雪界王的實力,比之千年前,又強大了一成不止!遠古虯龍顯然已是全力,卻被吟雪界王完全壓制,這在以前從未有過。”

    “千年前,亦是面對龍闕無損的遠古虯龍。若不是突發意外,加之它蛻鱗完成快速潛離,很可能已經成功。這一次……以吟雪界王如今的實力,沒有理由會敗。不定……不出十個時辰……”

    “不!應該會更短!”炎絕海也微笑了起來:“論力量之雄厚,人類斷然不能和龍相比,以往交戰,數個時辰後,吟雪界王的消耗遠大於虯龍,所以會逐漸勢弱。但,吟雪界王玄力精進至此,不定……那虯龍支撐不到後期,不但成功的可能性大增,時間也會大大縮短。”

    “得好!”火如烈重重頭,剛剛黯然下來的神色頓時又充滿了深深的希冀。

    同級之中,龍是絕對無敵的存在。想殺一隻龍,比殺一個同級別的人類要難上十倍不止。

    而以龍強大無比的軀體和生命力還是神主之龍,除非實力絕對碾壓,否則,以沐玄音所表現出的大優局面,真要將其獵殺,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而虯龍的蛻鱗期,只有十二個時辰。這十二個時辰,它無法長久沉入葬神火獄,否則會被火焰內焚,重至殞命。而一旦十二個時辰後蛻鱗完成,就可以安然逃脫。

    只是,就如炎絕海所,論玄力之雄厚,龍要遠勝於人。這隻遠古虯龍論力量強度雖不及沐玄音,但若論雄厚程度,絕對要勝過……還可能是遠遠勝過。因而,一旦超過六個時辰還未將其重創,那麼,將其獵殺的可能就會越來越低因爲那時,沐玄音的消耗必定超過七成,而遠古虯龍,不定一半都沒到。

    三大宗主的話,讓雲澈暗舒一口氣,至少心安了很多。

    他們三個都師尊的玄力遠勝千年前,目前已完全壓制遠古虯龍,那自然不會錯。

    無論最後會不會成功,至少,師尊不會有什麼危險。

    火海的翻騰沒有片刻的休止,就連腳下,都能清楚感覺到陣陣的顫動。所有的目光都牢牢盯在朱雀投影上,不敢有剎那的偏離。因爲這樣的畫面,他們很可能一生便只可見到這一次。

    半個時辰過去,火獄中的激戰非但沒有緩和,反而愈來愈烈。沐玄音眸光如初般冰寒,雪衣無塵。而遠古虯龍已是遍體劍傷,龍血遍染,龍鱗都斷了近三成。

    焱萬蒼、炎絕海、火如烈的臉上也已是遍佈了越來越重的喜色,雙手都是無比激動的攥緊。雖然,這對遠古虯龍而言,依舊只是輕傷……但,就在千年前,沐玄音用了整整一個時辰,纔將其傷到這種程度。

    這一次,居然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

    虯龍龍闕之傷恢復帶來的打擊此時已完全消失無蹤,遠古虯龍的遍體傷痕,讓他們已經無比清楚的看到了獵殺成功的希望。

    以往對於沐玄音的強大,他們最深的是驚懼和不甘,而此刻唯有慶幸。

    “雲兄弟,你的師尊真的……”火破雲用力嚥了一口口水:“真的太強了。這次,一定一定可以的。”

    “嘿嘿。”雲澈笑了笑,然後忽然道:“破雲兄……還有三位宗主,晚輩似乎有些……支撐不住了,可能需要暫離一會兒。”

    “哦?”

    雲澈的話讓三宗主同時轉首,他們之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朱雀投影上,這才發現,雲澈一張臉已是赤紅如火,全身大汗淋淋。

    他們這次想起,雲澈可是吟雪界的弟子,而且修爲才神元境,根本難以長久承受此處的火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