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神宗那邊炎息動亂,看來雲澈這次有了大動作。」

    紫極目光遠眺,看向鳳凰神宗的方向。他的身側,一個全身藍衣的中年男子正跪拜在那裡,冷毅的臉上帶著深深的敬畏,他恭敬的道:「雲澈今日的確做了遠超預料的事。」

    「玄影石帶了么?」

    藍衣男子雙手捧起一塊周身閃動著水藍色光芒的奇異玉石:「幸不辱命,請主人過目。」

    將水藍玉石拿起,紫極手掌一拂,一個幻妙的玄陣在玄影石上方快速形成,隨著紫極手勢的輕微變動,玄陣之中,一幕幕影響清晰的顯現了出來。

    而影像中呈現的,分明是雲澈今日到來鳳凰神宗,直到他離開的畫面,而且無比的完整,赫然是將鳳凰神宗今日所發生的事,以一個神奇詭異的方式,清晰無比,毫無遺漏的呈現在紫極的眼前。

    紫極最初神色平靜,隨之眉頭開始下沉,在雲澈一劍轟殺三大鳳凰長老時,藍衣男子分明看到他的雙眉出現了一瞬間的劇烈跳動。

    紫極安靜的無聲的把玄影石中的畫面看完,目光沒有一瞬的偏移。在最後的一幕影像消失后,他轉過身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來,日月神宮說他有著媲美君玄境初期的實力……完全不是虛言。」

    「王玄境三級,媲美君玄境初期……無法理解,這根本不是『人』所能達到的天賦啊。」紫極的聲音中,透著極深的震驚。以他廣博無比的見聞,跨越千年的閱歷,不要說王玄境三級,就是霸玄境三級能堪比君玄境的,他都從未聽說過。也無比的確定在天玄歷史上從未有曾出現過。

    對於紫極的這個評價,身側的藍衣男子絲毫不覺得吃驚。他今日還是在場親眼目睹,心中因雲澈所產生的震驚還要遠遠超過紫極,說他是怪物,半點都不誇張。整整兩個大境界……還是兩個最頂尖境界的實力跨越,在天玄大陸絕對是前無古人,后也基本不可能有來者。難以想象,雲澈的玄力若是到了君玄境,又會強大到何種地步。

    紫極的話是驚嘆,卻不自知自己的話剛好點中了真相……因為雲澈的玄功、血脈、軀體甚至靈魂,都的確是超出了「人」的範疇。

    「他的身法,確是幻光雷極無疑。」紫極收起玄影石,眉頭微沉,陷入了沉思。

    藍衣男子又拿出了另外一枚玄影石,道:「主人,屬下另有一事。蒼風國那邊不惜動用了唯一的傳送玄陣,傳來了一枚玄影石,要屬下務必親自交到主人手中……請主人過目。」

    「哦?」

    傳送玄陣所傳送的距離越遠,鑄造所需要的耗費便越是巨大。因而這類傳送玄陣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輕易動用。蒼風國的黑月分會一共也只有一塊可以釋放一次傳送玄陣的玄石,且數百年從未動用過,此次卻忽然動用,顯然絕非尋常。

    紫極將藍衣男子手中的第二枚玄影石拿起,玄陣築起,玄影浮現……這次的影像,是在蒼風國,蒼風皇城之前。

    「這是……」看著前方的影像,紫極的眉心猛的一跳,兩束目光如最鋒利的劍芒,死死的凝在影像中那個有些模糊的人影身上……那個人影的身上狂風捲動,背後,似乎張開了一雙半透明的翅膀?而且……他身上所釋放的玄光,是一種很特殊的翠綠色……

    砰!!

    影像消失,玄影石也被紫極猛然的捏碎。

    藍衣男子抬頭:「主人?」

    「告知蒼風那邊的人,關於這枚玄影石上的事,半個字都不許對任何人提起,是任何人!」紫極臉色沉重,聲音更是字字千鈞。

    藍衣男子全身一凜,連忙垂首道:「是……屬下這就去吩咐。」

    站在窗前,紫極雙眉緊鎖,長久沉思,不知在想著什麼。

    他這一次靜立,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不知不覺,烈日已懸於中天,紫極終於有了動作,他微微抬頭,看向了被耀的蒼白的蒼穹,低低的道:「幻妖界所傳來的消息中提到的那個人……難道竟然是……」

    ——————————————

    雲澈飛離鳳凰神宗后,一路向南,臉上的冷笑也逐漸的沉寂了下來。

    這些天,他在鳳凰神宗造下了一次比一次大的動靜,但整個過程中,他一直在刻意的控制聲響不至於傳到棲鳳谷那邊,以免驚擾到鳳雪児。

    「殺死了她的四個哥哥……」雲澈幽幽的一嘆,自言自語:「無論換做誰,都不可能原諒的吧……」

    「你知道什麼是玄影石嗎?」茉莉冷不丁的出聲道。

    「玄影石?」雲澈道:「倒是聽說過。據說是一種刻印了某種奇妙玄陣的玄玉,將其中的玄陣釋放出來時,可以納入一定時間、一定範圍內的影像,再以另一種玄陣引導,便可將玄影石所納入的影響回放出來。不過,據說玄影石對玄玉的要求極高,能記錄影像的玄陣也複雜無比,極難成功,能製作玄影石的勢力整個大陸都屈指可數。所以我雖然聽說過,但從未見過。為什麼忽然問這個?」

    「你今日在鳳凰神宗做的一切,都被人用玄影石記錄下來了。而且那個人的氣息並非是鳳凰神宗的人。」茉莉淡淡的道。

    「哦?」雲澈微微一愣,隨之無所謂的道:「那必定是黑月商會無疑了。居然在我身上浪費一顆玄影石,還真是捨得。」

    雲澈直到現在都未曾見過玄影石的樣子,只是偶有聽說,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那是何等珍貴稀少的東西……或許整個天玄大陸也就只有黑月商會和四大聖地拿的出來。

    「哼,你還是小心為好。萬一露出什麼破綻,不等你報復完鳳凰神宗,日月神宮會第一時間來殺你!」茉莉沒好氣的道,隨之話音淡淡而轉:「至少接下來大概三個月,你不要有什麼找死的行為……待三個月後我身上魔毒全清,你大可以為所欲為。到時候除非我想讓你死……否則你就算想死都不能。」

    雲澈嘿嘿笑道:「你才不可能捨得我死。」

    茉莉聲音低沉了下來,冷笑道:「你要試試嗎?」

    「好啊!」雲澈沒有半點猶豫的答應,笑眯眯的道:「那我們打個賭好不好?你在完全恢復后要是捨得殺我的話呢,就讓我下輩子還遇到你,如果你不捨得殺我的話……就讓我親你一下,敢不敢?」

    「你……找死!哼!!」

    茉莉重重的一哼,不再理他。

    雲澈破空而行,幻光雷極之下,很快就脫離了神凰城的範圍。這時,下方忽然一道尖嘯聲響起,一個人影以驚人的速度向他追來,雲澈剛要回首,在感覺到對方的氣息時,他眉角一動,速度減緩,很快就完全停滯了下來。

    雲澈轉過身,微笑著看向了迎面而來的瘦小身影。他一身平民裝扮,油頭垢面,但云澈一眼便分辨的出他是易容狀態,而且是雙重易容,他的身份,更是清晰無比的現於雲澈的腦中:「花洺海,好久不見。」

    追來的人在雲澈前方停下,氣息因激動而微微有些紊亂:「大哥……我終於又見到你了!我果然沒有在這裡白等!呼!我就知道大哥這麼好的人,一定不會就那麼白白的死了……老天保佑!」

    這些天,不僅僅是神凰城,基本全大陸都知道雲澈活著回來了,而且短短几天,愣是一個人把鳳凰神宗攪的雞飛狗跳。花洺海原本不在神凰城中,在聽聞雲澈沒死,而且到來神凰城后,他便連夜趕來,以期再見……他是個極重情義之人,三年前的大恩,他至死難忘。

    「的確是很久沒見了。」看著花洺海眉宇間的色彩,雲澈微笑著道:「三年前剛見到你的時候,你滿臉的鬱結,現在完全沒有了,看來你的妻子這些年恢復的不錯。」

    花洺海用力的點頭:「我的小雅寒毒全清,三年前再未現過一絲一毫。而且有大哥贈予的龍血,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就已經痊癒。到了現在,小雅不但痊癒,而且體質、氣血也完全恢復,玄力也已經恢復了七八成……這些都是拜大哥所賜。大哥的恩情,我就算是……」

    「好了好了。」雲澈連忙打住他的話:「不用說這麼多道謝的話,我當年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而且對我來說,你的幻光雷極可是無數倍的償還了我的舉手之勞。若不是藉助幻光雷極,我絕對沒有能力在鳳凰神宗來去自如。」

    「啊?我的幻光雷極?什麼意思?我怎麼完全聽不懂……啊啊啊,對了,大哥你的身法玄技好厲害啊!而且和我們家族的幻光雷極好像,真是太巧了……對,太巧了,說不定是在很久之前同出一門的身法玄技呢……哈……哈哈……巧,真是太巧了,這一定是我和大哥的緣分啊,哈哈……哈哈……」

    花洺海抬頭望天,一臉神經病般的傻笑。

    「哈哈哈哈。」雲澈也大笑了起來:「它對我的幫助之大,要遠遠的超出了我當初的預期。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的違背族規……說起來,我三年前差點死在太古玄舟上,是因為日月神宮的夜星寒,我終於回來之後,他們更是不遠幾十萬里的來迎接我……我和日月神宮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雖然現在還沒有激發,但總會有徹底激發的那一天……而且用不了太久。」

    雲澈看著花洺海,緩緩的道:「日月神宮之中,你最想他死的人是誰?」

    花洺海的眼眸明顯的顫動起來:「大哥,你真的可以……」他的面部一陣變幻,然後猛一咬牙:「殺死我的父母,讓小雅身中寒毒的,是同一個人……日月神宮排位第十的長老夜玄歌!而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是日月神宮的天君——夜魅邪!他從數百年前,就想得到我們一族的幻光雷極,不知多少次的暗尋我們一族的行蹤。我先前和你說過我的一位先祖曾一進一出日月神宮,偷走他們一把霸皇刀,便是為了報復……在日月神宮不斷的迫害之下,到了今日,我們一族,凋零的只剩我一人。所以……所以……」

    「我明白了。」雲澈點了點頭:「夜魅邪,也剛好是我必殺之人。」

    「啊?」花洺海呆住。

    「因為夜星寒必須死。」想著夜星寒所做的一切,雲澈的聲音驟然轉冷:「而夜星寒是夜魅邪唯一的兒子,殺了夜星寒,自然也必須殺了夜魅邪……否則後患無窮。」

    雲澈必殺他們的另一個原因,或者說更重要的原因,自然是當年的父母之仇!

    雲澈身上玄氣升騰,幻光雷極加持在身:「我雖然沒有你們一族的血脈,但卻有了你們一族的核心傳承。所以,我勉勉強強也算是你們一族的半個傳人了,既然如此,也總要為你們一族做些什麼,哪怕是順便也好。」

    「大哥……」花洺海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

    「我走了,停留太久的話,我倒無所謂,但對你多少會有些危險。你最好馬上離開神凰城。以神凰對我蒼風犯下的惡行,接下來幾天,我無法保證不會做出禍及整個神凰城的事來。」

    雲澈說完,向花洺海一擺手,已身化雷霆,遠遠而去。

    「大哥,我的傳音印記未變,如果有什麼我能做到的……隨時喊我!」花洺海大喊道,目光一直追隨著雲澈遠去的身影,直至在視線中完全消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