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火獄之底穿行了兩個時辰,他全速折返之下,只用了一個半時辰便已觸及火獄北岸。

    只是他躍出火獄的地點比之進入時偏離了三百多裏,雲澈心急火燎之下,迅速確定位置,半刻都沒有停留,拼盡餘力衝了過去。

    轟隆……轟……

    遙遠的南方不斷傳來轟鳴聲,沉悶如天塌地陷。火獄的翻騰沒有片刻的休止。

    沐玄音與遠古虯龍的惡戰已持續了四個多時辰,而對所有通過朱雀投影目睹這一切的人而言,這四個多時辰中的每一個剎那都是驚天動地。

    焱萬蒼已是滿頭汗珠,喘息急促,如此長距離、長時間的釋放朱雀意志,縱然他是炎神界第一強者,亦已是消耗過巨,疲憊不已,但他的一雙眼瞳,卻透着越來越深的興奮。

    炎絕海、火如烈,以及所有人都是如此……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興奮!

    朱雀投影中,沐玄音的氣息已弱了近半,但從她身上所散發的冰寒威凌卻沒有一絲的減弱,身上雪衣依舊如雪蓮版一塵不染。

    而遠古虯龍卻已是格外悽慘,遍體染血,它不斷的怒嚎、咆哮,但卻被完全罩死在冰凰神威下,每一息,都有無數的寒冰在它身上炸裂,已幾乎全無反擊之力。

    轟隆!!

    遠古虯龍震開冰封,身體捲起漫天的龍炎,將沐玄音瞬間吞沒,龍身已從火獄飛起,龍爪鎖定沐玄音的氣息橫空拍下,龍爪所至,火焰燎天,而火焰的中心呈現着讓人驚恐的漆黑色……赫然是被灼穿毀滅而成的空間黑洞。

    轟——————

    “哇啊啊啊啊啊啊!!”

    火獄北岸響起震天般的驚叫,朱雀投影頓時化作一片赤紅火海,再無其他。而這些驚恐的叫聲還未完全落下,每個人忽然看到,赤紅的畫面,竟忽然貫穿過一道冰藍之芒。

    如天墜流星,將遠古虯龍傾盡全力炸開的火焰煉獄瞬間切裂。然後射落在遠古虯龍的龍爪之上……短暫停滯後一穿而過,帶起漫天飄灑的龍血。

    龍血飛散的剎那,便已化作爆燃的龍炎。

    “嗷吼吼吼吼吼————”

    遠古虯龍痛苦哀吼,而它捲起的遮天龍炎,已在這時化作狂暴的暴風雨,將遠古虯龍步步逼入冰寒的深淵。

    “好!!”

    三大炎神宗主同時大吼。

    貫穿虯龍的龍爪……這分明意味着這隻遠古虯龍的護身龍力在被層層擊潰之下,已逐漸瀕臨完全崩潰的邊緣。

    “傳聞到了神主這等至高境界,再進哪怕微小的一步,都難如登天,即使天賦極高,也需要漫長的歲月。但吟雪界王每隔千年,實力都會大爲增長。而這一次……也不知這千年之中又有何境遇,竟強大到了如此地步。”炎絕海驚歎道。

    焱萬蒼盯視着朱雀投影,忽然徐徐說道:“吟雪界王如今的實力,怕是已經超越了一半以上的……上位界王。”

    這句話,將所有人驚撼的久久無聲。

    “東神域上位星界的主宰宗門,極大部分都是繼承的人神血脈,而我們這些繼承獸神血脈的,血脈與力量契合度上,終究無法和繼承人神力量的相比,所以基本都是中位與下位星界。吟雪界王同樣繼承獸神的血脈和力量,卻能達到如此高度,着實不得不嘆。”

    “千年前的恩怨,我們最終選擇忍下,果然是最正確的選擇啊。”炎絕海嘆道。

    “以前的事,管它呢!”火如烈卻是大氣的一揮手,臉色通紅,目露異光,興奮的直搓雙手:“本來那虯龍龍闕痊癒,我還把心臟都揪了起來,現在看來,這次獵殺這隻虯龍,已是板上釘釘,萬無一失!”

    “破雲!”火如烈忽然重重一拍火破雲的肩膀,先深深吸口氣平復下激動的內心,再滿臉肅重的道:“路,馬上就可以爲你鋪好了。但能走到哪一步,完全還要看你。神主境的強大,你今天已經看到了……而你,若是能闖入玄神大會前一千名,進入宙天珠修煉三千年,以你的天賦,只要不懈怠,絕對有成就神主境的可能!到時不止是你,我們炎神界未來的地位與命運,也將因你而變。”

    類似的話,火如烈已對火破雲說過多次,但這一次卻是極其之重,極其之肅……因爲先前只是期望,但現在卻是已在眼前。

    火破雲用力點頭,眼神堅毅:“師尊還有兩位宗主放心,破雲在此立誓,但有一息,絕不負炎神!”

    “好!”焱萬蒼頷首:“破雲,有你這句話,我們三個不要說只是折損力量和壽元,縱然必須以性命來成全你,也斷然無悔!”

    三大主宰宗門雖各爲一脈,平時互相競爭制衡,但涉及炎神界的榮譽和未來,他們絕對團結一致,毫無異心……哪怕火破雲非自己門下的弟子。

    “若是經過宙天珠後,我炎神界真的能出現一個神主,那的確是死而無憾了。”炎絕海笑着道,但又鄭重加了一句:“但這一切的前提,是要在玄神大會進入前一千位。破雲,在玄神大會之前你該如何做,相信……你不會讓我們失望。”

    火破雲再次重重點頭。過了一會兒,他的目光又開始飄向四周,然後忍不住道:“師尊,我還是去找找雲兄弟吧,他離開這麼久都沒回來,萬一出什麼意外……”

    “不用了,”火如烈無所謂的大手一揮:“這個地方除了我們,空蕩蕩的啥也沒有,能有什麼意外?就算真有,那小子老早就向我們呼救了。他修的冰系玄功,肯定不願忍受這裏的灼氣。而且虯龍他也看過了,能不能獵殺和他毫無關係,肯定也懶得關心,現在說不定躲得遠遠的睡覺呢。”

    “目前來看,”火如烈目光轉向朱雀投影:“爲師敢斷言,再有不出半個時辰,這隻虯龍絕對死翹翹,要是錯過了就虧大了,哈哈哈哈。”

    想到馬上可以得到遠古虯龍的屍身,火如烈興奮的一陣大笑,但馬上又眼睛一瞪,看向西方:“嗯?雲小子這不回來了……而且看樣子,像是被啥攆了一樣。”

    “焱宗主!!!”

    雲澈身影未至,吼到嘶啞的聲音已遙遙傳來,引得所有人轉過目光。

    呼!

    在巨大的呼嘯聲中,雲澈如暴風般從天砸落,因太過匆忙,腳下失力,重重栽倒,幾乎是翻滾到了焱萬蒼身前,還未來得及站起,已是瘋了一般的吼道:“焱宗主,你的朱雀意志可以延伸整個葬神火獄……是不是可以傳音到意志延伸的地方!?”

    焱萬蒼心中驚異,隨之點了點頭:“的確可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如此驚慌。”

    若是普通地域,以三大宗主的實力,單以玄力,就可以將聲音輕鬆傳到萬里之外。但葬神火獄區域,因極強火焰元素的阻滯,撐死也就傳到幾百裏。

    而要在葬神火獄區域將聲音傳到七千裏之外,的確就只有他的朱雀意志能做到。

    焱萬蒼的話讓雲澈大喜過望,快速起身道:“快!快傳音我師尊,讓她快跑……快!快啊!!”

    他在焦急驚恐之下,哪還顧得上什麼禮數,這些話完全是吼着出來,讓那些朱雀長老和衆弟子都面露不悅,好幾個差點忍不住發作。

    而他說出的話,則毫無疑問的讓所有人愣住,隨之都是面露怪異。焱萬蒼眉頭大皺:“這是爲何?你若是擔心你師尊安危的話,那大可不必。遠古虯龍現在已是龍力大減,遍體鱗傷,而你師尊雖消耗較大,但連外傷都沒有,用不了多久,絕對可以將這隻虯龍成功獵殺。”

    “雲小子,你這是發的什麼神經?”火如烈一臉不解。

    “不!不是這樣!情況沒這麼簡單!”雲澈快速瞥了一眼朱雀投影,內心更加急躁:“葬神火獄之中,並不只有那一隻虯龍,而是兩隻!如果另一隻出現的話,我師尊她就危險了!”

    雲澈這句話一出,驚的所有人眼睛圓瞪,馬上,火如烈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雲小子,你是不是睡了一覺把腦子睡懵了,葬神火獄自古以來就只有一隻虯龍,哪來的兩隻。”

    火如烈大笑之下,周圍衆人也都是鬨笑一片。

    “呵呵呵呵,”炎絕海搖頭而笑:“要是有兩隻就好了,可惜啊,葬神火獄能孕育出一隻,已是蒼天恩賜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葬神火獄中的遠古虯龍從來都是兩隻,它們的蛻鱗期根本不是一千年,而是兩千年!並且兩隻虯龍的蛻鱗期剛好錯開了一千年,再加上它們外形相同,每次又都是相隔千年出現,根本不可能從氣息上準確分辨,所以纔會一直造成只有一隻遠古虯龍的假象!”

    “千年前的虯龍龍闕被傷,而這隻卻完好無損……這就是證據!”

    一邊說着,雲澈已是氣喘吁吁:“焱宗主,請你一定要相信我!這種關係到師尊安危的大事,我絕對不敢開玩笑!另一隻應該就隱藏在附近……焱宗主,求你馬上傳音我師尊,讓她馬上離開,不然……就可能來不及了!”

    他的話落下,卻無一人露出震驚的表情,唯有怪異。

    這吟雪界的小輩……是不是腦子裏哪根筋被驢咬了?

    焱萬蒼眉頭大皺,但總算耐着性子道:“你忽然臆想到有兩隻遠古虯龍,就是因爲它們的龍闕?呵呵,剛纔已經說過了,它的龍闕會痊癒,最大可能是和它身處葬神火獄,能借助火獄之力有關。”

    “當然不是!!”雲澈用力一咬牙。現在能隔着如此遠距離給沐玄音傳音的,唯有焱萬蒼的朱雀意志,他別無選擇,只能一五一十的道:“晚輩先前離開的這幾個時辰,其實是潛入了火獄之中,並在火獄之底,發現了竟有兩個虯龍巢穴!兩個巢穴中殘留的龍息有細微……和可以肯定不同的差別!且兩隻虯龍都未在巢中!”

    “這些話絕沒有半個字虛假,否則讓我不得好死!!”

    雲澈的毒誓之語,讓衆人面面相覷,隨之齊齊發出震天般的大笑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