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百年不見日月,沒想到如今的黃毛小兒,居然都變得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微變的臉色迅速恢復平靜,鳳天諭沒有因雲澈的話惱怒,反而緩緩搖頭,一聲帶著憐憫的嘆息。

    「無知小輩,我神宗太宗主之名,又豈是你配叫的。」鳳天擎沉聲道。

    兩人的臉色歲都平靜如初,但心中無不是泛起波瀾……他們已反覆確認,雲澈身上的玄力氣息,的確只有王玄境三級而已。

    雖早已從鳳橫空口中得知,但親眼所見,他們依然是心中震驚。憑王玄之力,竟連殺他們數個皇子長老,逼的鳳凰神宗不得不讓太上一輩出手,這何止是匪夷所思。

    這世上,竟真的有這等人物存在!?

    「哦?這話我可就聽不懂了。」雲澈冷笑道:「養育出鳳橫空這麼一個豬狗不如,喪盡天良,該遭天打雷劈的兒子,我都替你們你們的太宗主鳳天威覺得恥辱和悲哀。我不配喊他的名字?嘿,我叫出他的全名都覺得有些髒了自己的嘴,呸!」

    「放肆!!」

    自鳳凰神宗存在至今五千年,有誰膽敢如此侮辱太宗主之名!縱然是四大聖地都絕不敢如此!鳳天諭和鳳天擎淬鍊了數百年的心境心魂,也因雲澈這番話而徹底勃然大怒——雲澈之狂妄,方才一見面他們便已見識到,卻絕沒想到他竟然狂妄肆意到如此程度!!

    「黃毛小兒,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辱我神宗太宗主!!」鳳天諭勃然大怒道。

    「太長老,不必和他動氣。」鳳橫空忽然沉聲道:「這個孽畜心境非同尋常,三年前他的玄力不過地玄境,卻在一個人面對我神宗時鎮定無比。此刻他雖是平靜,但絕無可能不畏懼二位太長老。他的話顯然是在刻意激怒二位太長老,然後趁二位太長老大怒時尋隙遁走!」

    「此子狡猾無比,各種詭計讓人難以防備。二位太長老完全沒必要和他浪費口舌……直接誅殺之!!」

    鳳橫空話音一落,鳳天諭已是破空而起,一隻火焰長戟橫空而現,直刺雲澈:「狂妄孽畜,受死!!」

    帝君出手,瞬間爆開的氣場讓下方整整數萬鳳凰弟子被衝擊的橫翻在地,數十里內風沙狂起。

    雲澈身形一晃,一個星神碎影輕描淡寫的避開,讓鳳天諭的一擊直接擊空,只橫穿了一個殘影。雲澈身上玄光乍現,幻光雷極之下,已如一道雷光般向東南方向而去。

    「鳳橫空,看來你今天依然不準備好好聽話,還叫出了兩個老不死。哈哈哈哈……你可千萬不要後悔!!」

    身為一個三級帝君,轟向一個王座的攻擊竟被完全避開,凝聚著帝君炎力的火焰長戟只刺中了一道殘影,鳳天諭頓時驚怒交加,迅速折身,全身鳳炎升騰,直追雲澈而去:「看你往哪裡逃!今日,老夫必親手將你焚成灰燼!!」

    鳳天擎騰空而起,剛要一起追去,鳳天諭的聲音已從遠處傳來:「天擎,你留在宗中,這個孽畜還沒資格讓我二人一同出手!」

    鳳天擎的玄氣頓時收起,他看著雲澈和鳳天諭遠去的方向,臉上一片驚色:「看來你們說的並無誇大。區區一個王座,竟能施展如此的速度!幾乎和天諭不相上下!」

    「他所使用的身法玄技,極有可能就是盜神一族的幻光雷極。幻光雷極可是公認的天玄大陸第一身法玄技。」鳳橫空恨恨的道。

    「不過他絕無可能逃出天諭的手掌心。」鳳天擎平淡的道:「他的速度雖然足以和天諭匹敵,但論玄力之渾厚,他與天諭可謂天壤之別。天諭或許短時間內難以追及,但時間稍長,雲澈的玄力必然速衰,到時,哼,看他還如何狂妄。」

    雲澈幻光雷極在身,一路破空而行,神凰城以極快的速度從他的下方掠過。後方兩里之處,鳳天諭鳳焰燃身,所到之處都會捲起一股酷熱的風浪。他雙目死死盯著雲澈的身影,心中卻是越來越驚……雖然視線中始終沒有丟失目標,但他已是用出全力,卻也無論如何都無法拉近和雲澈的距離,他追出許久,卻和雲澈依然隔著兩里之距。

    自己堂堂三級帝君,速度全開之下,居然追不上一個三級的王座!!

    若有人向他說起這樣的事,他必會當成一個天大的笑話。此時卻正發生在他的身上!

    這樣的速度,也難怪將鳳橫空逼到如今的地步。

    上空的雲彩被兩道狂暴的氣浪粗暴的沖開,不多時,兩人已一前一後飛離了神凰城的範圍,直衝東南而去。

    而在遠離神凰城百里之距時,鳳天諭的眼神忽然猛的一凝,因為視線中雲澈的身影在逐漸的放大……兩人的距離已經在拉近,而且是以相當不慢的速度拉近。

    鳳天諭眉頭一動,面露喜色……雲澈雖然速度驚人,但在耐力之上又豈能和他相比。他身上火焰飆升,速度又隱約快了一分,剛要大喊,忽然看到前方雲澈的身影快速拉近……

    他竟然在半空停了下來,還轉身面向了他。

    「呵,放棄了么!」鳳天諭冷笑一聲,之前鳳橫空的話他並沒有無視,絲毫沒有要停下來戲弄獵物的打算,右臂伸出,身上的火焰瞬間膨脹,形成八道粗壯的火柱,直轟雲澈。

    這是來自一個帝君的吞噬之火。八道鳳炎衝來的那一瞬間,雲澈周圍的空間都扭曲成無數個漩渦,所有的元素、聲音、甚至光線,都被這帝君之火完全的噬滅。

    雲澈的面色沉寂,目光冰寒而平靜,他身體懸於空中,卻絲毫沒有要避開的意思,身上同樣燃燒鳳凰之火,雙臂交叉橫在胸前,然後猛然揮開。

    霎時,同樣的八道鳳凰炎從他的身上呼嘯飛出,帶著比之鳳天諭還要深邃熾熱的火光,沖向了迎面而來的八道鳳凰炎。

    十六道鳳凰炎,如同十六條猙獰舞動的火焰巨蟒,在空中撞擊到了一起。

    一聲轟響,大地瞬間崩裂出幾十道巨大的裂痕,滿地沙土如噴泉一般爆涌而起,揚起百丈之高。衝天而起的火光,竟是達到數百丈之高,直耀的整個蒼穹都持續了數息的赤紅色。

    火光散下,雲澈和鳳天諭下方原本還算平整的地面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空氣中四處是飛散的星火。看著毫髮無傷的雲澈,鳳天諭的臉色終於微變……這雖然只是他隨手揮出的鳳凰炎,但那可是帝君層面的玄力!雲澈就算真有鳳橫空描述的那麼厲害,也至少該被焚成重傷。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轟出的鳳凰炎,竟然被雲澈完全化解!

    鳳天諭沒有再繼續攻擊,一雙如雄鷹般的雙目直直的看了雲澈一眼:「宗主與老夫說你的玄力雖只有王玄境三級,但實力上,卻堪比半步帝君!老夫本是不信,如今看來,宗主的評價,似乎並不誇張。」

    「能以王玄玄力釋放出堪比半步帝君的威力,不要說老夫,怕是天玄大陸歷史上,都從未出現天資高到如此地步的人。就這等天賦而言,說你是天玄大陸古往今來第一人都毫不為過。」鳳天諭口中在稱讚,但目光的殺機卻是越來越重:「但你卻偏偏來我鳳凰神宗找死!!看來老夫今日是不得不殺手扼殺一個真正的天才了!」

    「哦,那真是有勞你親自出手了。」雲澈一臉諷刺的道。

    「你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字,也該大致知道老夫的實力。看來你也不算太蠢,知道再怎麼逃跑也不過是無謂的掙扎!」鳳天諭抬起手掌,一團深邃到極點的鳳凰火焰在掌心凝聚:「老夫自踏入帝君之境,就從未對三百歲之下的人出手過。以你的天資,能死在老夫的手上,也算不冤!」

    「可惜你比我預想的要愚蠢的多。」雲澈淡淡的笑了起來:「你真的以為我是在逃跑?嘿,我不過是把你引來一個適合當你墳場的地方來!我若真要逃跑,憑你的速度,連在我屁股後面吃灰的資格都不夠。」

    「死到臨頭,還在口出狂言。死!!」

    鳳天諭一聲暴吼,手掌一翻,一記「鳳凰箭」轟向雲澈。這一次,他足足用了五成玄力,轟出的鳳凰火焰捲起火焰風暴,帶起如奔雷般的轟鳴。

    雲澈的面色一片凝重……茉莉已經告訴他,鳳天諭的玄力是君玄境三級中期。除開在幻妖界硬撼淮王和平日與雲輕鴻的切磋,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面對一個帝君!且是要置他於死地的死敵!

    茉莉先前清楚的和他說過,他實力全開的話,大致可以達到君玄境三級的強度。但由於他的血脈、軀體、玄功還有殺招都非天玄大陸的任何玄者可比,所以同階層的力量,他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也就是說,他的玄力強度可達君玄境三級,但同為君玄境三級,將無人是他的對手。

    而鳳天諭又是使用的鳳凰炎,對他的威脅更是大打折扣!

    所以他自信沒有理由會敗給鳳天諭!

    「煉獄!!」

    一聲低吼,雲澈煉獄境關開啟,身上的玄光,還有雙目中的瞳光頓時帶上了赤紅的顏色。全身釋放的玄力氣息,更是在一瞬間,呈爆炸式的瘋狂膨脹。

    一股玄力風暴迎面撲來,猛烈的如同一口大鎚當面轟來。感受著雲澈身上的玄氣變化,鳳天諭的臉色驟然大變,一雙瞳孔收縮至針眼般大小:「什……什麼!!」

    因為,這是一股在強度上幾乎不亞於他的玄力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