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吟雪界,冰凰神宗。

    自沐玄音前往炎神界後,連續數日。沐冰雲都是心神不寧,難以靜心。她平日裏都是清心寡慾,這種感覺極少有過。

    這一天,她用了近半個時辰,都未能完全入定,心臟忽然出現了一瞬針刺般的劇痛。

    她冰眸睜開,交代沐小藍一聲。飛離冰凰宮,直赴冰凰神殿。

    “大長老,前往炎神界的次元陣可還有能量?”找到沐渙之,沐冰雲直接問道,月眉凝重。

    “你要前往炎神界?發生什麼事了?”沐渙之連忙問道。

    沐冰雲蹙眉道:“自宗主前往炎神界後,我這幾日一直心中難安,昨夜更是驚夢。我擔心宗主在炎神界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沐渙之一愕,隨之笑道:“呵呵,放心好了,炎神界還沒有能威脅到宗主的東西。那隻遠古虯龍宗主已交手多次,縱然無法屠滅,也絕不會被其所傷,何況虯龍的龍闕千年前已被宗主所創,更加沒有威脅可言。”

    沐冰雲輕輕搖頭:“這種感覺,以往從未有過,且已持續數日。不行……我必須前往炎神界一趟。”

    沐渙之短暫思索,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不過,前往炎神界的次元陣已經近千年未曾啓動過,力量應該早已逸散,我馬上命人以玄晶重徹次元陣。”須臾,他又繼續道:“明日,我同你一起前往。”

    雖然他堅信以沐玄音的實力,在炎神界再怎麼也不可能出事。但沐冰雲與她是同父同母的姐妹,這種或許是靈魂感應的東西,也不可完全忽視。

    太古玄舟的內部世界。

    不知在沐玄音的身上發泄了多少次……準確的說,是不知道沐玄音纏在他身上發泄了多少次後,那雙明明無意識,卻媚光迷離的美眸之中,欲炎終於緩緩平息了下去。

    這個主宰浩大吟雪界,在整個神界都立於巔峯的至尊神主,此刻就如遭受了長久蹂躪的嬌弱少女,伏在雲澈的懷中顫喘欲死,直到媚眸閉合,慵懶的睡了過去。

    眼角,點綴着幾抹未完全乾去的淚痕。

    雲澈輕然的離開了沐玄音的身體,隨着理智的完全清醒,他整個人呆在那裏,完全的不知所謂。

    空氣中瀰漫着格外濃重的**氣息,周圍的枯草地一片狼藉,像是被狂風暴雨摧殘過。沐玄音的長髮徹底的凌亂,比神話仙姬還要絕美妖嬈的玉體上掛滿着盈盈汗珠,雪膚上清晰分佈着道道淺色的紅痕。

    雲澈呆呆的看着,心跳時而狂跳,時而驟停,完全亂做一團。

    事已至此……他是爲了救沐玄音的命,但此時,他卻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這麼做了。

    沐玄音是何等人物……神主境,人類最接近神的境界。而成就神主者,便已是位於整個混沌之巔,俯視大千世界所有生靈的人中之神。她一語可以決定吟雪界任何生靈的命運,彈指可葬滅一個皇朝,連炎神界的最強之人,在她面前都絕不敢造次。

    以她的實力,她所在的高度,不要說敢褻瀆她的人,連敢對她稍有不敬的人都幾乎不存在、

    而他,不過是來自被神界所根本不屑的下界星球,玄力也才初入神道,在浩大神界只是一粒微塵。

    他到來神界後最大的成就,就是成爲了她的親傳弟子。

    卻把沐玄音給……

    這絕對是他兩生以來做過的最瘋狂……最可怕的事。

    “這次徹底完了。”雲澈自言自語着:“師尊一定會殺了我……要是傳了出去,吟雪界任何人都會想要生吞活剝了我。”

    雲澈愣坐了好一會兒,剛要站起身來,忽然間,他的小腹部位一陣劇烈悸動,隨之一股強烈無比的寒氣猛烈爆發,一瞬間從內至外,蔓延了他的全身,然後又快速的聚攏向他的玄脈。

    雲澈還未反應過來,全身上下已升騰起濃郁的寒冰霧氣。

    這是……什麼?

    轟

    像是有無數股颶風在體內捲起,在流傳經脈後又全部瘋狂的涌向玄脈,邪神玄脈中的玄氣如被颶風捲起的渦流,極速的旋轉起來,並在旋轉中快速的膨脹。

    膨脹的幅度大到了讓雲澈先是驚訝,隨之是驚恐。

    這是……

    是師尊的冰凰元陰!!

    他剛剛醒悟,便一下子跪坐在地,隨之再沒有半點思索之機,拼命的收斂心神,傾盡全力試圖引導全身暴亂的冰寒氣息……但,這股氣息的層面卻高到了雲澈根本無法駕馭,明明是流竄於他體內的氣息,卻全然不受他所控,而是自發的涌流向玄脈。

    常理而言,被層面高到自身都無法理解的力量氣息入體,後果無疑是爆體而亡。但,這股寒氣卻彷彿是完全親和、相融於雲澈之身,雖然無比濃郁、可怕,卻沒有給雲澈帶來任何不適。

    而玄脈深處,卻彷彿捲起了滔天風暴。

    當風暴洶涌到某個臨界點時,一聲沉悶的轟鳴在玄脈中心響起,傳至他的意識深處。

    短短几十息,玄力竟直接突破!

    神元境三級!

    神道的突破極爲艱難,先前雲澈依靠冥寒天池之力,用了三個月突破至神元境二級,而這個速度在神界,已是極爲了不起。

    但在來自沐玄音的冰凰元陰下,他竟是短短几十息便直接突破……而且,這纔是剛剛開始。

    突破之後,玄脈中席捲的風暴卻非但沒有就此緩下,反而愈加暴烈,玄氣星雲在風暴之中快速的旋轉、濃郁、異變……

    神元境四級……

    神元境五級……

    神元境六級……

    …………

    …………

    神元境九級……

    神元境十級!!

    雲澈整個人大腦發懵,如在夢境。玄力瘋狂到不能再瘋狂的增幅讓他久久回不過神來。

    不到半個時辰前,他才只是神元境二級,還是剛剛突破沒幾天。居然一晃眼的工夫……已經到了神元境巔峯!

    什麼都沒做,直接跨越了八個小境界!

    然而,這依舊沒有結束,玄氣的增幅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

    雲澈的心魂劇烈顫蕩,他想起了自己當初強忍着沒有奪取沐妃雪的冰凰元陰後,沐玄音曾帶着嬌媚和戲謔告訴他,若是能取了她的冰凰元陰,可在一夕之間境。

    難道,師尊的話……竟然是真的?

    在他複雜無比的心境下,終於,某一個時刻,他的視覺、聽覺、嗅覺、靈覺……所有的感覺在一瞬間全部消失,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也感覺不到了自己的存在。

    唯有的感覺,是玄脈中的玄氣星雲在劇烈的收縮,再收縮……

    然後轟然暴裂。

    靈魂深處,也傳來一聲轟鳴,似乎是連靈魂也同時碎裂。

    意識完全潰散。

    不知是多了多久,他的意識快速的清醒了過來……而且,是無比的清醒。

    因傾盡全部魂力的龍魂領域,雖昏迷了一段時間,但醒來後意識依舊極度疲憊,之後又爲沐玄音解毒數個時辰,更是沉重無比。

    但此刻,卻是再沒有了半點的沉重疲憊,反而比任何一個時刻都要輕鬆清明。整個人像是沐浴在了和風陣陣的竹林之中,愜意的幾乎要飄起來。

    耳邊,來自世界的聲音更加的清晰,睜開眼睛,一眼之下便看到了幾十裏之外。靈覺沒有刻意釋放,但卻彷彿伸展至了空間的縫隙,感知着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靈魂的蛻變!

    神魂境!!

    玄脈之中,爆裂之後的玄力星雲已完成了重組,依然是星雲狀,卻多了無數道棉絮般的朦朧絲線。

    這是一種全新的玄道境界,一種雲澈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力量。

    “這就是……神魂境?”雲澈不敢相信的低念着。

    相對於神元境是軀體的蛻變,神魂境是靈魂蛻變。成就神魂境後,靈魂將從平凡蛻變至神道。這種蛻變對其他玄者而言極爲明顯,靈覺、精神力、感知力將極大幅度的暴增,而且進入神道的靈魂將極其難以被搜魂。

    但和神元境一樣,由於雲澈的靈魂本就早已超脫凡體,所以這種變化在他身上反而不大,只是單純讓精神力更加強大,不至於那種跨越層面的“蛻變”。

    在長久的呆愕後,他又驚然發現,沐玄音的元陰之氣依舊在他體內流轉,帶動着玄氣的快速增幅。

    還……還沒有結束!?

    初入神魂境的玄氣星雲在他的震驚中增幅着,只是,神魂境的突破,比之神元境自然要艱難的多,玄氣的增幅慢了數倍,但久久沒有停滯的跡象,緩緩的……再次碰觸到了一個界限。

    嗡

    神魂境二級!

    身上,冰寒氣息依舊存在,但玄氣終於安靜了下來。

    雲澈睜開眼睛,緩緩站起,呆望着自己的雙手,感受着宛若新生般的強大力量,久久失神。

    整個過程,或許都不到一個時辰,卻是讓他的玄力直接暴漲了十倍不止。

    神魂境……我竟然已是神魂境!!?

    這夢幻般的飛躍,來自沐玄音的冰凰元陰。

    而冰凰女子失去冰凰元陰的後果,將是天賦大減,今後的修爲進境會遠弱於先前。

    雖然,他是爲了救沐玄音之命而迫不得已……但卻是佔盡了天大的好處。而沐玄音卻……

    “神魂境……一下子,距離神劫境近了這麼大的一步。”雲澈自言自語着,曾經的奢望,在這一刻忽然拉近了萬里之遙。

    只是,那又有什麼用,沐玄音醒來之後,他一定不可能活命……即使她知道他是爲了救她。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原本,他應該是欣喜若狂。但現在,更多的卻是惶恐和心亂。

    “嚶……”

    一聲輕吟如輕風般傳至耳邊,卻把雲澈驚了一大跳,他連忙看向沐玄音,發現她的美眸竟已微微睜開,眸光水霧迷離,美不勝收,臉上,是一抹不正常的紅霞。

    雲澈連忙上前,伸手覆在她的胸前……手間頓時傳來一股綿軟的灼熱感,雖比之最初減弱了很多,但依然是不正常的溫度。

    “看來,還是沒有完全解掉。”雲澈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小聲自語道:“那就繼續努力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