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児,你難道看不到他正在做什麼嗎!」鳳天威的臉色鐵青。之前面對雲澈帶來的危局,他始終面不改色,而鳳雪児到來之後出現的一幕幕讓他全身從內到外直哆嗦,他伸出手指,怒指雲澈:「你若不相信,可以自己問他!」

    「他們沒有騙你。」鳳天威聲音剛落,雲澈已經無比平靜的出聲:「這幾天的時間,我已經殺了你四個皇兄,殺了你很多的族人……包括我上空的這個火焰領域,也是為了毀掉鳳凰城。」

    「不,我還是不相信。」鳳雪児依然搖頭,她忽然轉向鳳橫空:「父皇,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是不是做了什麼傷害雲哥哥的事!」

    鳳雪児的話讓鳳橫空胸口一悶,又慌又痛的道:「雪児……你……你到底是被他灌了什麼**湯……他殺了你的兄長,還要毀我們全族,與我族之仇早已不共戴天……連他自己都已經承認!你為什麼……竟還要袒護他!!」

    「難道你寧願相信一個弒你兄長、要毀掉我們全族的仇人,也不願相信你的父皇嗎!」

    聽到雲澈的親口承認,鳳雪児卻沒有出現該有的驚懼,更沒有遠離雲澈半步,第一反應,卻反而是去質問她的親生父皇。這對鳳橫空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對鳳凰神宗的所有人都是巨大的打擊,讓他們無法置信,無法理解。

    「父皇是雪児最親的人,雪児當然永遠都會相信父皇的每一句話。」鳳雪児凄傷的搖頭:「只是,雪児同樣相信雲哥哥絕不是父皇口中的『瘋子』與『惡魔』。父皇難道忘記了,當年,是雲哥哥為了救雪児的命,把自己的命留在了太古玄舟之中。雲哥哥這麼善良,又如此愛惜雪児性命,又怎麼會故意殺雪児的兄長和族人。」

    「還有,雲哥哥和雪児一樣,不但繼承著鳳神的血脈,也繼承著鳳神的靈魂。而有著罪惡靈魂的人,是不可能得到鳳魂傳承的。雲哥哥會做出這樣的事,一定有很大的理由……否則,雲哥哥不可能……一定不可能這樣的!」

    「……」鳳橫空張了張嘴,久久無法出聲。雲澈如此對待鳳凰神宗的理由,他當然要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場所有鳳凰神宗,乃至神凰城的人,也都一清二楚。

    或許整個神凰國,如今也唯有鳳雪児不知道。

    雲澈的承認,沒有讓鳳雪児驚慌,而所有人忽然的沉默難言,卻讓她的心靈變得慌亂。她雙手緊緊抓著雲澈的手臂,雙眸中顫動著惶然失措的星光:「雲哥哥,雪児就算甘願相信世上所有的謊言,也絕對不會相信雲哥哥是惡人。我知道這一切一定有原因的……雲哥哥,到底發生了什麼,告訴雪児好嗎……」

    雲澈看著鳳雪児,面對她時,他的目光總是會下意識的柔和,無法控制,他緩緩一聲喘息,輕聲道:「我……終究還是無法戰勝自己的私心。」

    一聲自言自語,雲澈抬起手指,點向鳳雪児的眉心,他的這個動作,也讓鳳橫空猛的一驚,失聲道:「雲澈,你要做什麼!!」

    雲澈的手指落在了鳳雪児的眉心之上,他回到天玄大陸一直到今天的很大一部分記憶,被他傳入了鳳雪児的心魂之中。

    雲澈收回手掌,而鳳雪児整個人已經獃滯在了那裡,雲澈歸來之後所看到的畫面、所聽到的聲音一幕幕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無際的荒蕪與凄涼、被焚成灰燼的城池、如潮水般湧向蒼風皇城的神凰軍、鮮血積成的長流、看不到邊際的屍體……她還感受著雲澈那時所有的情緒……震驚、恐懼、暴怒、怨恨、誓仇……

    鳳雪児的嬌軀開始顫動起來,她的雙眸在一瞬間失去了焦距,全身變得無力,眼淚在從她的臉頰長長的滑下……整個人,如同一下子失去了靈魂。

    雲澈把手指點在鳳雪児眉心時,鳳橫空就心中大亂,此時看著鳳雪児的反應,他更是心神一怵:「雪児,你怎麼了……」

    「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鳳橫空的話音未逝,鳳雪児的聲音已如鋼針般落在他的心上。她的聲音很痛苦,甚至帶著從未有過的歇斯底里,以往從來都是歡笑的臉上,此刻全是淚痕……和之前遇到雲澈時驚喜激動的眼淚不同,她此時的每一顆淚珠,都帶著錐心的痛楚。

    「雪児,你不要生氣難過,父皇他是有原因的,他做的所有決定都是為了神凰國,還有我們全族啊!」鳳熙銘連忙道。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為什麼!!」

    連續五個「為什麼」,每一個字都痛的錐心刺魂。她堅信雲澈攻擊鳳凰神宗必定有原因,但她不會想到原因竟然是如此的殘酷。她更無法相信自己一向最為親近、敬重、依賴的父親,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

    一邊是她的父親,一邊,是她的雲哥哥……從小一直在童話般的世界里長大的她,從未承受過如此殘酷扭曲的現實。

    「雪児,我……」

    「雲哥哥他用自己的命救了我的命……你為什麼卻要這樣做!」鳳雪児流淚嘶喊:「你才剛剛答應過我……會善待蒼風國,會善待和報答和雲哥哥有關的所有人……為什麼事實卻會是這樣……為什麼要殺蒼風國那麼多的人……為什麼要殺雲哥哥的父皇……為什麼……為什麼啊……」

    鳳雪児一聲比一聲凄厲,她聲音中的顫抖和痛苦,讓所有人心臟都死死揪緊,無法呼吸。

    鳳橫空全身都在發顫,內心如被千萬把鋼刀剜割一般劇痛。他好不容易抬起頭,卻依然不敢面對鳳雪児的目光,剛要說話,忽然看到……鳳雪児的唇邊,一道猩紅的血流在緩緩劃下,在她瓷玉般的臉上顯得無比觸目驚心。

    鳳橫空大驚失色:「雪児,你怎麼了!!」

    鳳天威、鳳熙銘……還有雲澈也在這時看到鳳雪児嘴邊的血痕,全部大吃一驚。雲澈連忙扶過鳳雪児的腰身,急聲道:「雪児……」

    一碰觸到鳳雪児的身體,才發現她全身氣息混亂到極點,內息更是一片大亂……足有數十道玄氣在混亂中攻入心脈。

    「雪児!!」鳳橫空驚急之下,再也顧不得其他,便要騰空而起。這時,空間忽然開始了不正常的震動,數十道疊加在一起的轟鳴聲也從上空和四面八方傳來,原本無比壓抑的空氣忽然開始了躁亂的捲動,大片玄力稍低的鳳凰弟子被直接沖翻在地。

    「不要靠近!!」鳳天威快速出手,一把將鳳橫空從空中拉下,他抬頭看向上空,全身青筋浮起……

    「糟了!!」鳳熙銘的臉上布滿了驚懼:「爺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空中的毀滅領域在動蕩,邊緣區域甚至在以相當之快的速度下陷……顯然,整個領域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

    如果落下,對鳳凰神宗而言,將是滅頂的開始。

    「雲哥哥……」對此時的鳳雪児而言,這世上沒有比雲澈的臂膀更溫暖的慰藉。只是,她惶然失措的內心,讓她已不敢去面對雲澈的注視。她伏在雲澈的肩膀,閉上眼睛,輕輕的道:「放過父皇他們這一次……好嗎……雪児自知無顏和雲哥哥說這些……但他們終究是我的父皇、族人……還有我將來要守護的地方……」

    「雪児向雲哥哥保證,一定會自己的一切去彌補雲哥哥和蒼風國……好嗎……」

    「好!!」雲澈幾乎沒有片刻猶豫的回答。

    鳳雪児抬起頭,淚珠之中凝結起世間最美麗的眸光。

    雲澈放開鳳雪児,雙手同時抬起,本已所剩無幾的玄力將金烏焚實錄的運轉法則釋放到極致……上空,黃泉灰燼領域的躁動在繼續,但已開始緩慢的向中間收攏起來。

    同樣的情形,同樣的狀態,換做他人,縱然和雲澈一樣的金烏血脈與玄功層面,也絕無可能用殘餘的玄力將這個全力撐起的龐大毀滅領域萬全收起,但云澈有邪神火種在身,對火焰有著強大無匹的駕馭之力,在他的駕馭之下,毀滅領域的躁動在收緩,那股滅世般的恐怖氣息,也在以很快的速度減弱著。

    空氣的溫度,也在快速下降。

    原本心臨深淵的鳳凰眾玄者在這一刻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毫無疑問,這個領域一旦收起,雲澈將不可能釋放出第二次,同時也因為釋放這個領域,他已是強弩之末,毫無威脅……如此一來,鳳凰神宗今日的危機已是徹底解除。

    同時……這也無疑是殺雲澈最好的時機!!

    因為現在的他,根本連逃跑之力都沒有了!

    火焰領域越來越小,空氣的溫度也下降的越來越快。不知不覺間,空氣盪動所帶起的風開始讓他們感覺到了些許的涼意……他們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早已被汗水完全打濕,從頭到腳,身上衣著的每一個角落,都是濕漉漉一片。

    鳳天威始終一動不動的看著上空,但他胸腔之中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甚至這一輩子都從未有此刻這般輕鬆過。因為這一次對鳳凰神宗而言,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劫後餘生。

    隨著火焰領域收攏到百丈之內,鳳天威的目光也從領域轉移到了雲澈身上,森然的殺機在瞳孔深處驟然閃動。

    「爺爺!」鳳熙銘壓低的聲音在鳳天威身後響起。

    「不必你多嘴!」鳳天威淡淡冷哼,手臂猛然揮出,一道火焰玄光從他指尖爆射而出,帶著撕裂空間的尖銳嘶鳴,直射依然在收攏火焰領域的雲澈。

    他無比確信,如今狀態的雲澈絕無任何可能躲過,更不要說他還在全力控制領域……這道玄光,足以將雲澈的腦袋從脖頸上完整的切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