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千兩百萬!”

    “一千五百萬!在下來自北域折風盟,想必衆位對我折風盟的驚雲功都應該略有耳聞,若得此女,在下定受益匪淺,還請給個面子!”

    “呵,黑琊界修煉風系玄功者可不只有你折風盟,這裏是黑羽商會,從不講究身份人情,只看身家夠不夠厚!兩千萬!”

    轉眼之間,不過區區數人報價,便已直漲至兩千萬,也讓不少人在驚愕之餘,悻悻而坐。

    “兩千三百萬!”

    “兩千五百萬!”

    …………

    雲澈的眉頭一直在收緊,他神識掃了周圍一圈,發現對於這個“商品”,竟根本無人露出驚愕之態,顯然都是習以爲常。

    這個地下商會,遠比他預想到要骯髒的多。

    那個身負風陰之體的女子本是一宗門大小姐,卻被一夜滅門……現在又被封鎖於牢籠,當成商品被拍賣,無疑可憐到極點。若在下界,他不會坐視不理。但在這裏,他還沒傻到多管閒事。

    在此起彼伏的競價聲,這個女子最終被以四千三百萬紫玄石的價格,被一個坐於最前排的青年男子所得。

    那個青年男子上前,交付四千三百萬紫玄石後,直接親手解開玄陣,將那女子拉於懷中,回到了座位上。

    對這個可憐的女子而言,這是她命運的轉折點,出於深深的同情,雲澈只能祝她被買下她的人善待,結束這段殘酷的命運。否則,不過是從一個地獄,落到另一個地獄。

    “恭喜這位公子,”紀如顏露出無比迷人的微笑:“相信這位公子得此佳人,修爲定可一日千里。而奴家雖不懂雙修,但也曾聽聞,雙修之法的精髓不僅在於陰陽相融,若能心靈相通,更會有意想不到的奇效。所以,這位公子可要善待於她,不然,可能會稍稍浪費了她的風陰之體。”

    “那是自然。”對方淡笑着道。

    雲澈深深的看了紀如顏一眼,他看得出,紀如顏這句話倒是發自真心,目光瞥向那名風陰之體的女子時,眼下也會晃過憐憫……也算她沒有完全喪盡天良。

    “那麼,接下來……”

    “如顏姑娘!”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打斷了紀如顏的話,隨之,坐席前方正中,一個身材高大粗壯的男子站了起來,他沒有易容,一雙眼睛透着懾人的鋒芒,就連他的外衣,也毫無掩飾的印着宗門印記——一隻怒目傲視的黑色雄鷹。

    他的生命氣息極爲年輕,但身上蕩動的玄力氣息卻是格外雄厚,赫然已是神魂境的巔峯,距離神劫境,或許就只差最後的一線。

    他的忽然發聲和站起,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整個石室也頓時安靜了下來,不少人的目光也都帶上了不同程度的敬畏,很顯然,此人的出身絕非尋常。

    “他是黑琊界第三大宗門,黑鷹島島主最小的孫子應鈺山。”雲澈身邊,一個人小聲的念道:“據說,也是天賦最好的一個,將來很可能會繼承島主。”

    “原來是應公子。”紀如顏淺笑盈盈:“不知應公子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當,只不過……”應鈺山聲音平淡,但姿態間卻是凌然傲氣:“貴商會難得主動發起邀請,本少以爲定有難得奇物,於是不惜親自遠赴萬里,興沖沖而至。但可惜,貴商會呈出的東西,雖算不上是垃圾,但也毫無驚喜可言。”

    應鈺山擡首,傲然道:“再有兩年,便是玄神大會。而本少只差一線,便可得到參加玄神大會的資格,因而這兩年對本少而言無比重要,半刻都浪費不得。若貴商會這次有什麼好東西的話,那還是早早拿出來,堂堂黑羽商會還賣關子,就太無趣了。若召我們來就只是這類東西的話,那本少就不奉陪了!”

    應鈺山的話,讓更多人側目,那些年齡不到一甲子的人更是都露出了強烈的嫉妒和豔羨。以應鈺山的年齡和神魂境十級巔峯的修爲,兩年之後,會有極大的可能參加玄神大會。

    而整個黑琊界,能有資格參加玄神大會的,絕對不超過一百人!

    “咯咯咯咯……”紀如顏嬌笑了起來,一雙媚目如綻桃花:“不愧是應公子呢,真是了不起,居然可以參加玄神大會。唉,奴家這輩子若能去一遭宙天神界都算得上死而無憾了,玄神大會,根本想都不敢想呢。”

    “哼!這並不算什麼。”應鈺山聲音平淡,但臉上滿是壓抑不住的傲然和得意:“本少只想知道,貴商會這次給我們準備的驚喜是什麼?若所謂的驚喜就是剛纔那個風陰之體的女人的話,那本少,可要對你們黑羽商會失望透頂了。”

    紀如顏再次嬌笑,軟聲輕語:“衆位公子都是我們商會最重要的貴客,奴家就算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讓衆位公子失望。這次的驚喜,奴家本是準備留在最後,但既然應公子已經迫不及待,那奴家當然是要乖乖遵從。”

    聲音落下,她緩緩擡手,輕拍了四下。

    轟隆隆……

    輕微的轟鳴聲中,紀如顏的腳邊,又一個石臺從地下升起,石臺之上,是一個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封鎖玄陣。

    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的集中在石臺之上,翹首以待着這次的驚喜。

    顯然,這又是一個活物。紀如顏沒有說話,帶着神祕的微笑,手指輕輕點在玄陣之上。頓時,玄光盡散,變成半透明的玄陣之中,赫然是一個緊緊蜷縮在角落的……

    小孩子!?

    雲澈只能看到他的側面,這只是一個應該只有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身體有着極爲顯眼的特徵……那就是翠綠色的頭髮,以及像瓷玉一般白中帶光的皮膚。

    而兩個身體特徵讓雲澈目光猛的一凝……因爲這兩個特徵,完全符合記載中的木靈族!!

    難道,這個小孩子是一個木靈!?

    隨着玄光的散盡,小男孩下意識的稍稍回首,他露出的耳朵頗爲尖長,雙目中泛動的瞳光,也赫然是翠綠色!

    這些,也都完全符合記載中關於木靈族的描述!

    看着一雙雙可怕的眼睛,木靈男孩咬緊牙齒,身體在蜷縮中發抖,一雙綠水晶般的眼眸帶着深深的恐懼,但卻沒有一滴眼淚……恐懼之外,又分明帶着深深的憎恨。

    那個紀先生所說的特殊木靈珠……原來指的竟是一隻活的木靈!

    “木靈!?呵!”應鈺山卻是一聲淡笑:“木靈的確是越來越少,能捉到一隻活的木靈更是難得,但只要有足夠的玄石,有的是地方買的到!相比之下,反而是擁有風陰之體的人更少見的多!如顏姑娘的這個驚喜,莫不是在逗弄我們?”

    雲澈眉頭大皺,雙手也捏起了起來。他需要木靈珠。若只是一顆木靈珠,再大的代價他都會買下。但,眼前卻是一個活的木靈,還只是一個木靈中的孩子。要取其木靈珠,就必須要殺了他……

    “應公子不要着急嘛,若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木靈,奴家又怎麼會好意思特意邀請衆位公子前來呢。”

    她長腿邁動,來到封鎖木靈男孩的玄陣之側,修長的手指輕輕點入玄陣之中,笑眯眯的道:“衆位公子仔細看好了唷。”

    一道微弱的玄氣從紀如顏指尖飛出,點在了木靈男孩的眉心,木靈男孩全身一顫,卻是一聲不吭,但他的眉心之上,卻緩緩映出一枚翠綠色的光印。

    譁————

    這枚翠綠光印出現的剎那,瞬間爆發的驚呼聲如在沉悶的石室如投下了一枚驚雷。除了雲澈之外,所有人都一下子站了起來。就連之前滿臉傲慢的應鈺山,都是臉色劇變,目光呆滯。

    “木靈……王族!!”應鈺山失聲吼道!

    雲澈:“???”

    “不錯,正如衆位公子所見,這可不是一隻普通的木靈,而是……王族木靈哦!”

    紀如顏的手指離開,但木靈男孩眉心間的光印久久不散:“奴家敢保證衆位公子雖然都認識這枚象徵王族木靈的印記,但一定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王族木靈,因爲上一隻王族木靈的出現,可是在兩千多年前呢。”

    “不是說……王族木靈已經……滅絕了嗎?這……竟是真的?”應鈺山的言語中帶着無比強烈的激動。

    “畢竟已經兩千多年未曾出現過,會被認爲滅絕,也是理所當然。奴家之前也一直相信王族木靈已經滅絕,直到奴家找到了他。”

    石室之中頓時變得落針可聞,只有不斷響起的吞嚥聲。他們絕對相信黑羽商會的驚喜一定不會讓他們失望,否則也不會趕赴萬里而至,但誰都沒想到,這次的驚喜,竟是如此巨大。

    因爲普通的木靈,和王族木靈,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這隻被捕獲的王族木靈,縱然到了上位星界,都會引起巨大的震動。

    “王族木靈有着世上最精純的自然之力,這隻王族木靈雖還未長成,但他的‘妙用’之大,相信以衆位公子的見識,一定都清清楚楚。但還是容奴家再贅言一番。”

    “得一王族木靈,對環境要求再苛刻的奇花靈藥,都能輕鬆培育,而且成長速度會快至少十倍哦!當然,府中留存一個活的木靈畢竟是風險很高的事,相信大多數公子並不會願意冒這樣的風險,那麼,他身上的木靈珠,則是不得了的東西哦。”

    “王族木靈的木靈珠,可遠不是普通木靈的木靈珠可比。他就算是自我了斷,自毀靈珠,只要在百息之內取出,殘留的靈力哪怕只剩兩成,也依然要勝過完美保留十成靈力的普通木靈珠……這可是多少玄石,都換不到的頂級異寶!”

    雲澈神色劇烈一動。

    自己需要的,是至少保留七成靈力的木靈珠。而這等成色的木靈珠極其難尋,有價無市。

    而這個木靈男孩身上的木靈珠,就算是強行取下,就算取下之前他強行自毀,靈力也要勝過十成靈力的普通木靈珠!!完全符合……不,是超過他所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