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極速之下,帶起的風暴將下方的樹木層層摧斷。

    他經歷過無數的險境和風雨,總能在第一時間恢復完全的冷靜,但這一次,內心的混亂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休止。

    靈魂,像是被什麼東西死死的抓鎖着,在痛苦不堪的戰慄着。

    沿着痕跡一路向東,終於,靈覺之中出現了屬於人類的氣息,而且不是一個人,雲澈精神一凝,靈覺最大程度釋放……就在他前方不到十里,赫然出現了十七個強大的氣息。

    以及……一個弱小的木靈氣息。

    禾霖!?

    雲澈速度斂下氣息,身體沉入下方密林,但速度依舊不慢,逐漸的逼近着前方的氣息,臨近之時,流光雷隱也已經完全施展,沒有被任何人察覺。

    十七個人,全部是一身黑衣,在黑衣的不同部位,都清晰可見黑蛇的印記。這些人中,十六個人身上釋放着神魂境的氣息,而最前方的那人,氣息赫然已是神劫境,不過應該只是步入神劫境不久,氣息強度要略遜色於昨夜被他重傷的黑衣中年人。

    雲澈的目光,死死鎖定在這些人中間那人身上……他手裏,緊緊的抓着一個少年木靈。

    禾霖!

    禾霖的玄力沒有被封鎖,身上,也沒有明顯的受傷痕跡。但,被抓在黑衣人手中的他卻是一動不動,雙目睜開着,卻看不到半點翠綠光彩,而是一片看不到瞳孔,如死人一般的灰白色。

    整個人,像是一個擁有着生命,卻被剝奪了靈魂的軀殼。

    “禾霖……”雲澈一聲低念。確認禾霖沒死,雲澈稍緩了一口氣,但碰觸到禾霖的眼睛,心魂卻又一下子沉重了數倍。

    “哈哈哈哈,”難聽的狂笑聲從抓着禾霖的那個黑衣人口中發出:“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意外之喜,嘖嘖,這下堂主不但不會再大發雷霆,一定還會好好的犒勞我們一番。”

    “就是可惜那羣木靈一個個硬氣的很,搶着自毀靈珠,這麼多木靈,才得了這麼幾顆木靈珠。”另一人道。

    “這已是這麼多年來最大的收穫了。從很多年前開始,這些木靈就都像商量好了一樣,一旦即將落入人類手裏,都會馬上自毀木靈珠,嘖嘖。倒是這個小木靈……哦,老大,這個小木靈到底什麼來頭,爲什麼一定要抓活的?堂主還因爲他大發雷霆。”

    最前方的領頭黑衣人向後斜了一眼,冷冷道:“不該問的不要多問,給我看好了。要是再讓他跑了,不止我們,堂主也要死!”

    這話讓所有人一驚,抓着禾霖那人手上一緊,驚聲道:“這……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他是宗主想要的東西?”

    “哼!”領頭黑衣人重哼一聲:“怕是要更加嚴重。昨夜堂主親自帶走在黑羽商會被重傷的那個人時,我隱約聽到了‘神武界’的名字。”

    “什麼!?神……神武界!?”

    “閉嘴!”領頭黑衣人一聲厲喝:“你們心裏知道就好,不許再說,也不許再問。不想死,就給我提起精神來,和堂主會合之後,必須馬上帶他返回宗門交給宗主,不得有半點疏漏。要是再把這小子丟了,我保證我們一個人都別想活!”

    “是。”衆人臉色皆變,連忙應聲。抓着禾霖那人道:“老大放心,在黑琊界,還沒人有能力和膽量敢……”

    轟!!!

    聲音未落,一道虛影從他下方不到兩丈之距的虛空中驟然閃現,驚雷般的玄氣爆發聲中,那抹虛影如乍現的流光,從他身前一閃而過。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般的瞬間,那人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手上便忽然一輕。

    將禾霖瞬間奪過的雲澈卻並沒有就此遠遁,而是在衝出之後驟然停住,然後轉過身來,一直死死收斂的玄氣與戾氣如甦醒的惡獸,從他的身上、瞳孔中瘋狂釋放,他左手護住禾霖,右手已單手抓緊劫天劍,劍身之上玄氣沸騰,煞氣驚天。

    忽至的異變讓所有黑衣人大驚失色,他們倉皇停滯,但……還沒容他們吼出半個字,雲澈身上的玄氣已再度爆發——竟是直接強開轟天,然後帶着赤紅的玄氣撲向了這些屠殺木靈的黑衣人。

    對付這些神魂境玄者,他在煉獄狀態下便可輕鬆碾壓,根本犯不着強開轟天。但……他沸騰到極致的不僅僅是玄力,還有斥滿他全身,急欲發泄的怒火與暴戾!

    縱然單手,轟天之下的劍威依舊可怕如夢魘。

    砰!!

    劍若驚雷,那個離他最近,連他的臉都沒來得及看清的黑衣人已被一劍生生轟斷。

    轟!!

    手臂帶着劍身翻轉,一道火焰劍芒震空轟出,將左側三個尚在驚魂中的黑衣人直接粉碎,碎肉殘肢帶着漫天血雨無情灑下,空氣中快速瀰漫起刺鼻之極的血腥味。

    一瞬間奪走木靈,又隨之忽然反身兩劍殘殺四人,一切只發生在短短不到半息之間。剩下的黑衣人才剛剛警覺,便已驚駭得魂飛魄散。

    鬼魅般出現,不發一言便忽然下如此狠手,他們一輩子都沒有過如此恐怖的遭遇。

    “你……”

    驚恐的吼聲纔剛剛出口,沸騰着血腥戾氣的劫天劍已再次轟下,那個黑衣人瞳孔放大,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舉起了武器……

    砰!!

    黑魂槍被直接摧斷,劫天劍碾過斷裂的黑魂槍,無情的轟擊在黑衣人的胸口,這個強大的神魂玄者,在劫天劍爆發的災難之力下,像是一塊脆弱的豆腐,直接碎成了漫天血沫肉渣。

    而云澈的身影已直接消失,閃現在了另一個黑衣人的後方,那人還沒來得及回身,整個軀體已攔腰而斷。

    砰!!

    砰!!

    轟——

    腳踩斷月拂影,手舞暴戾之劍,雲澈如一個完全釋放了嗜血本性的惡魔,每一次瞬身與出手,都會轟鳴震天,血雨飛灑,沒有一絲的餘地與不忍。他極限狀態下的力量,又豈是普通的神魂玄者所能承受。

    在他第九劍轟下時,十六個黑衣人便已在血雨中粉碎,別說全屍,就連殘屍都沒有留下。甚至沒有一個來得及發出橫死前的慘叫。

    時間,只過去了短短四息。

    帶頭的黑衣人瞳孔瑟縮,全身抖的像個篩子。

    就在數息之前,他們還志得意滿,因爲這次他們不但立了大功,還收穫了巨大的意外之喜。

    但,不過是轉眼之間,就像是忽然落入了地獄,他身後的所有人全部死無葬身之地,這些人大部分都是神魂境中後期,在黑琊界絕對屬於強者階層,但在這個忽然出現的魔鬼面前,就像是十六隻可憐的幼蟲,被轉眼碎成了粉末。

    當雲澈的目光陡然轉向他時,他全身一抖,臉色一下子煞白……對方的玄氣分明只有神魂境二級,要弱於他整整一個大境界,但在他的目光和氣勢之下,他竟是幾乎一瞬間被嚇破了膽。

    以單手數息之間殘殺他十六個同門……他就算是白癡,也不會天真到認爲自己可以勝過這個才神魂境初期的惡魔。

    “你……你……你是什麼人……”他一步步後退,口中發出這輩子最恐懼的聲音……但馬上,他忽然想到了對昨夜劫走木靈之人玄力和特徵的描述,驚聲道:“你是凌雲!!”

    對於對方忽然喊出凌雲這個名字,雲澈沒有半點意外,洶涌的戾氣依舊在他胸腔中沸騰,他沒有半個字的迴應,一劍轟出。

    “啊!!”

    黑衣人面露驚恐,全身玄力瘋狂的涌上,不敢有哪怕一絲的保留,擎起的黑魂槍閃起漆黑色的雷電,奮命擋去。

    當!!

    若是煉獄狀態下的雲澈,他還能勉強抵擋,但轟天狀態下,即使只是單手,也絕非他能抵禦。一聲巨響,黑魂槍應聲而斷,黑衣人一聲悶哼,狠狠橫飛出去,在地上連滾幾十個跟頭才堪堪停住。

    噗……

    黑衣人連吐數口腥血,他拼命翻過身來,在恐懼中顫聲道:“等……等等!我們是黑魂神宗的人……你……你得罪我們不會有好下場的!還……還有!我們不但知道你叫凌雲,還知道你是來自淨月界!你……你現在放過我,然後把那個小木靈交給我們宗主……宗主一定……一定會既往不咎……哦不,還會給予你獎賞!”

    黑羽商會對地下交易對象的信息把控極爲嚴密嚴格,這個人喊出“凌雲”之名他毫無動容,喊出他來自炎神界,他也不會有半點意外……

    但,他喊出的卻是……“淨月界”?

    雲澈一言不發,他帶着自始至終毫無動靜的禾霖,拖着劫天劍,步步走近。

    雲澈每近一步,那可怕無比的氣息便讓他感覺自己離死亡深淵又近了一步。他連滾帶爬的後退,驚恐道:“不……不要過來!我們魂宗有……有神武界庇護,你得罪魂宗,就是得罪神武界!到時……到時你將再無容身之處,就算是你的星界都絕對保不住你……你……你現在住手還……嗚啊啊啊!”

    轟!!

    鳳凰炎從劍身中驟射而出,將黑衣人轟飛至空中,雲澈身影一晃,纏繞着濃烈血氣的劫天劍將全身燃火的黑衣人狠狠貫穿。

    砰!!

    劍氣爆發,一聲炸響,黑衣人整個身體轟然碎裂,腥血直飛濺至數裏之外。

    這些將無辜木靈殘忍屠殺的劊子手,已全部灰飛煙滅。

    呼……

    赤紅玄氣消失,雲澈的身體晃了一晃,隨之用了許久,才勉強壓下全身戾氣。他把禾霖放下,雙手扶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禾霖……你沒受傷吧?”

    禾霖搖頭,沒有激動,沒有眼淚,甚至看不到悲傷,眼神只有一片空洞,然後,竟然露出了一絲很淡的笑:“我沒事,謝謝你雲澈哥哥,你又救了我一命。”

    “……”雲澈呆呆的看着禾霖,他多麼希望禾霖在獲救之後,可以盡情釋放痛苦悲傷,哭得肝腸寸斷,哪怕哭昏過去……但,他非但沒有眼淚,反而在輕和的笑,反而……感謝他……

    雲澈抓在禾霖肩膀的雙手猛的一緊,內心涌起強烈無比的不安:“禾霖……對不起,是我……害了你的族人,如果不是我……”

    禾霖輕輕的搖頭:“不,這不是雲澈哥哥的錯,你是我的恩人……救命恩人,也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人。”

    雲澈:“……”

    禾霖轉過身,怔望着遠方……那是木靈祕地的方向:“雲澈哥哥,你……可以再帶我回家一次嗎?我……想好好的安葬他們。”

    “……好。”雲澈重重點頭,帶起禾霖,飛向了西方。

    雖然,那裏隨時可能降臨危險,在他殺了這十七個魂宗的人後,更是危險大增,絕不該久留……但他無法拒絕。

    ————————————

    【抱歉,本來想着過年期間頂多斷更三天的,但由於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好像斷了一個多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