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児,已經十天十夜了,父皇他在天之靈,早已感受到了你的真誠,他現在一定和我們一定都在心疼你,跟我回去吧。」

    無聲落在鳳雪児的身後,雲澈輕輕的說道,然後跪下身來,在陵前莊重一拜。

    鳳雪児美眸緩緩睜開,一枚晶瑩的晨露從她修長的眼睫上悄然滴落,她把身體靠向雲澈,幽幽說道:「我知道,這些,對雲哥哥的父皇,對支離破碎的蒼風國,連一丁點的彌補都算不上……女皇姐姐應該比任何人都恨我父皇,恨我神凰國才對……可是,她卻選擇了如此的寬容。」

    「女皇姐姐真的是一個好偉大的人,怪不得可以成為雲哥哥的妻子。」

    雲澈微笑了起來:「對月兒來說,她想在最短時間內把蒼風的災難驅散,然後獲得更為長久的安定,至於其他,她都可以努力的放下。你父皇回去之後,也在彌補蒼風上做了很大的努力,不但在短短五天內以便將五百億紫玄幣交予蒼風皇室,還附送了大量的紫晶與鎧甲,並且選擇的還是公開的形式,目的是為了幫助蒼風震懾其他五國……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懺悔與贖罪,這三年的災難歷史雖然無法被遺忘,但在兩國帝王的努力之下,或許會很快翻過去的。所以,雪児也不要總是壓在自己心上。你能安然快樂,才是你父皇最大的心愿。」

    「嗯……」鳳雪児依靠著雲澈的肩膀,臉上露出一抹絕美的淺笑。

    「我們回去吧……我帶你去見我的爺爺和小姑媽。」

    因為鳳雪児的關係,雲澈對於鳳橫空的徹骨恨意中稍微摻雜上了一些複雜的東西……他很清楚,鳳橫空之所以將鳳雪児就這麼留在蒼風國,最主要的原因絕不是保全神凰尊嚴,而是因為鳳雪児的意願。若是鳳雪児不願,哪怕要數倍的履行那五個殘酷條件,他也絕不會答應。

    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一個殺了自己四個兒子的切齒仇人……至少,對鳳雪児的溺愛,鳳橫空是強烈,而無一絲雜質的。胸襟,也要比雲澈之前用仇恨眼光所看到的要廣闊的多。

    和鳳雪児回到蒼風皇城,剛好看到夏元霸和天下第一正並肩走出皇宮。感覺到氣息波動,夏元霸抬起頭來,眼睛一亮,連忙飛向雲澈:「姐夫,雪児妹妹。」

    「天下大哥,元霸,我剛好要去找你們。我現在要帶雪児去流雲城,你們要不要一起回去?」雲澈向他們問道。

    「那個……姐夫,我也在找你,不過,我是來向你道別的。」從雲澈口中聽到「流雲城」三個字,夏元霸的眼神有了短暫的暗淡。那是他的故鄉,但那裡卻已經沒有了他的親人。父親遠在神凰,姐姐杳無音訊,而母親……

    「道別?你要回皇極聖域?」雲澈訝然道。

    「嗯,」夏元霸點頭:「蒼風這邊的戰亂已經結束了,我留在這裡也做不了什麼了。我先前從皇極聖域趕過來,用的是聖帝大人的天聖神舟,天聖神舟對於皇極聖域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東西,將它帶出來這麼久已經是有些不妥,師父已經向我傳音好多次催促我回去,還說這是聖帝大人的意思。」

    「另外還提到幾個月後要去至尊海殿參加……好像是魔劍大會,必須回去早做準備。雖然很捨不得姐夫和雪若師姐,但必須先回皇極聖域一趟了。回去的途中,我還想去黑月商會看看老爹。」

    「魔劍大會?」雲澈神色一動:「你師父說要帶你參加?那他有沒有提過關於魔劍大會的什麼細節?」

    「沒有,我問起時,師父只提到回去后再說。姐夫,你也知道魔劍大會的事?」

    「我也只是聽黑月商會的人提到這個名字,還有時間大概在五個月之後,其他的也一無所知。另外,不出意外的話,我到時候也會參加魔劍大會。」

    「啊?姐夫也會去?」夏元霸精神一震,也不問緣由,馬上點頭:「好!那我到時候一定隨師父去。」

    雲澈稍稍一想,道:「我到時候參加魔劍大會是次要,主要是有事要去一趟至尊海殿。元霸,你回去後向你師父多打探一些關於至尊海殿的事,我或許會用的上。」

    「嗯,我明白了,我到時候會想辦法傳音給你……那姐夫,我走了,至尊海殿再見。」夏元霸身體浮起,準備飛離。這些天,天聖神舟一直停在蒼風皇城的南方,醒目無比,但其強大的氣場讓人無法靠近,只能遠觀。

    「等等……」雲澈忽然出聲喊住夏元霸,他微微沉眉,慎重的道:「元霸,我聽聞皇極聖域的聖主並沒有子嗣,而是有數個義子,是真的嗎?」

    「的確是這樣。」夏元霸點了點頭:「聽師父說,好像是因為某次修鍊玄息動亂,傷及自身,讓聖主大人無法擁有後代,所以收了七個還是八個義子,據說下一代聖主之位,就是從聖主大人的義子中選擇,所以他們之間好像一直有很激烈的競爭。」

    雲澈繼續道:「那艘天聖神舟,據說從來都只有聖帝一人可駕馭,連他的義子都沒有資格碰觸,是這樣嗎?」

    「嗯,」夏元霸再次點頭:「所以聖主大人會把天聖神舟借給我,我也很意外。」

    雲澈短暫沉吟,臉色慎重:「回皇極聖域后,要小心聖帝的那些『義子』!」

    夏元霸神色一怔,馬上明白了雲澈的話中之意,認真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姐夫放心,我可不再是當年離開了姐夫的保護,就只能任人欺凌的夏元霸了!另外,我在聖域的時候都是獨立修鍊,和他們基本沒有什麼接觸,不過我會有所提防的。」

    「姐夫,我走了……五個月後,我一定會變得更強的!」

    夏元霸脫去了曾經所有的稚氣與躊躇,他向雲澈一揮手,洒脫的飛起,飛向了皇城南方。

    「夏兄弟天賦讓人嘆為觀止,心性卻又如此純良,將來,必是一方之帝。」看著夏元霸離去的方向,天下第一由衷的讚歎道。對於天玄大陸四大聖地,天下第一都有著極強的敵意甚至怨恨,但對於身屬皇極聖域的夏元霸,他卻是生不出一絲的反感。

    「嗯……不過你一定想象不到他當年的樣子。」雲澈微笑著道,轉過身來:「天下大哥,和我們一起迴流雲城如何?對了,有一件事還一直忘了和你說。」

    天下第一奇道:「哦?」

    「是喜事。七妹已經有了……嗯,半個月的身孕了。」雲澈笑著說道,他這些天每天都會回一趟流雲城,不用試脈,他單單目測就可以完全確定。笑話,那好歹是他親手配的「靈藥」,怎麼可能會失敗。

    「!!」天下第一明顯一驚:「這……怎麼會這麼快!蕭雲那小子……不行,我必須馬上帶老七回去,好生安養。」

    看天下第一的樣子,顯然已經是有些慌亂。雲澈擺手道:「還是不要了,如果回到家族,他們都會受到各方面的束縛和煩擾,而在流雲城,他們兩夫妻完全享受著自己的世界,每天瀟瀟洒灑,這對於已有身孕的七妹來說,才是最好不過的環境與狀態。現在就算你硬拽著他們回去,他們也肯定不會答應的。」

    當然,對雲澈來說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蕭烈。

    天下第一稍稍冷靜下來,想了一想,嘆了口氣:「或許的確如此吧。也好,雲兄弟,我便和你們一起迴流雲城吧。雖然那裡沒什麼危險,但老七現在這種狀況,不在她身邊守著,我實在難安。」

    「好!」雲澈點頭,伸出手來,召喚出了太古玄舟。

    自神凰開始退軍,流雲城的氛圍也每天都發生著不同的變化。而到了今天,流雲城周圍的神凰大軍已全部退離,全城上下洋溢著歡騰的氣息。

    一回到蕭門,見到蕭雲和天下第七,天下第一完全顧不得其他,直步沖了過去:「七妹,雲兄弟說你有身孕了,是真的嗎?」

    說完,還狠狠瞪了身側的蕭雲一眼。

    蕭雲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一下頭皮,天下第七則是一臉的得意:「當然嘍,雲大哥說的怎麼會有假。哼,虧你們六個還是當兄長的,這麼多年都沒讓老爹抱上孫子,還是我老七最了不起。」

    一番話說的天下第一面部直抽,鬱悶的道:「那你……可要好好保護好身體,有什麼問題的話一定要馬上告訴我。」

    「哈哈,天下大哥真是關心則亂,七妹有霸皇玄力和自然之力護身,就是每天繞著流雲城飛上幾百圈都不可能出半點事。」雲澈走過來,笑吟吟的說道。

    「啊……」看著雲澈身邊穿著赤金長裙的少女,本是沖向雲澈的蕭泠汐停住腳步,美眸睜大,口中一聲驚呼:「小澈,她……難道……就是……」

    任何初次見到鳳雪児的人,都會有一種彷彿墜入夢境的感覺,即使是女人也是如此。因為她的容顏、氣質完美到了虛幻。她雖為雪公主,但縱然是世間最美的雪花,也無法詮釋她的純美之萬一。

    只是,這世上能有幸親眼目睹雪公主真顏的人實在太少。

    蕭雲和天下第七也在這時看向了鳳雪児,只一剎那,他們的目光便被完全定格,一陣失魂,無法移開。

    「鳳雪児見過蕭哥哥、第七姐姐,還有……小姑媽。」鳳雪児溫婉而禮,在面對蕭泠汐時更是甜美一笑。因為她知道,她就是陪著雲澈一起長大,對他來說最為重要的親人。

    「唔……啊……」蕭雲兩隻眼睛睜到了最大,久久懵然,口中發出意識里的低吟:「簡直……都可以比得上……小妖后……」

    天下第七猛的伸手捂住蕭雲的眼睛,氣鼓鼓的道:「在我面前居然敢這樣看其他的女孩子……不許再看!」一轉頭,她又滿臉堆笑:「雪児妹妹好,這些天我們都要求過雲大哥好多次把你帶過來。真的不愧是傳說中的天玄大陸第一美人哦,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最好看的人。」

    同時又默默在心裡加了一句:不過是之一,還有一個是小妖后……喔!如果她們兩個人站在一起的話,估計連月亮都會不敢出來。

    「天玄大陸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虛傳呢……」蕭泠汐怔然的看著鳳雪児連夏傾月都足以蓋過的絕世風華,似是自然自語的輕聲呢喃,一雙明眸隱隱盪動著一點點複雜。

    「雪児謝謝小姑媽和第七姐姐的誇獎。」鳳雪児輕輕欠身,微笑嫣然。她的一語一笑,都不像是神凰的公主……而像是童話中走出的精靈。

    「澈兒,你回來了?」

    蕭烈溫和的聲音響起,相比於之前的虛弱,這才過了半個月,蕭烈已是腳步健碩,面罩紅光,臉上的笑意發自心底。雲澈拉過鳳雪児的手:「雪児,這就是把我撫養長大的爺爺。」

    「雪児見過蕭爺爺。」鳳雪児向前一步,攏起袖擺,行了一個完完整整的晚輩禮。

    蕭烈打量著鳳雪児,深深的嘆道:「神凰雪公主之名,我雖在蒼風僻壤,依舊是如雷貫耳,沒想到竟能有幸親身相見,實在是三生有幸啊。」

    鳳雪児聲音柔柔的道:「能見到雲哥哥的爺爺,雪児才是真的開心。」

    「哈哈哈哈,真是好孩子。」蕭烈開懷大笑,驚嘆之中帶上了幾分喜愛,他想不到在一手遮天的神凰國都有著最尊貴身份的雪公主竟然會是這麼的溫婉可人,毫無架勢,甚至在向他行禮……

    蕭泠汐悄悄走到雲澈身側,伸出手來抓住他的右手手指,而且抓的有些緊,腮幫也分明有輕微的鼓起:「小澈,你老老實實交代,你和……哼,這個天玄第一美女的雪公主到底是怎麼回事?!三年前你就是為了她才出的事,現在居然被留在了你身邊,還……還叫的那麼親……哼。」

    最後的輕哼聲極其輕微,但云澈還是聽的清清楚楚。他小聲的道:「這個……說起來有一點點複雜,想知道的話,可以去問你的女皇姐姐……小姑媽,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就是吃醋!」蕭泠汐用手指甲狠狠的掐了雲澈一下,嘟著嘴唇轉過身去,一副不想再理會他的樣子。

    若雲澈身邊是其他女孩,她雖然會有些吃味,但不至於很強烈。但雪公主的一切都太過完美無瑕,足以壓下世間任何一個女子的光華,她對雲澈的親昵,她看著雲澈的眸光,都讓她心底不可遏制的出現從未有過的強烈危機感。

    雲澈嘴角勾起,握住蕭泠汐的小手不讓她掙開,剛要在她耳邊說話,忽然眉角猛然的一跳,瞬間轉頭,變得鋒利的目光直射北方。

    「小澈,怎麼了?」雲澈忽然變得僵硬的動作和猝然的反應讓蕭泠汐連忙回過身來,看著他擔心的問道。

    雲澈擰緊的眉頭在這時又緩緩舒展開,目光也跟著收回,忽然小聲問道:「小姑媽,焚絕塵這段時間有沒有出現過?」

    「焚絕塵?」蕭泠汐微怔,然後輕輕搖頭:「那天他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想到他們之間的約戰,她的臉上一下子掛滿了憂心:「還有兩個半月了,到時候,你真的要去嗎?」

    「嗯,我和他之間是一定要有一個結果的。不過小姑媽完全不需要擔心,別忘了,我可是有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逃生方法。」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蕭泠汐輕動嘴唇,欲言又止,最後化成一句輕輕的呢喃:「無論如何,你一定要平安。」

    「這幾天,我都會住在家裡,雪児也會和我一起留下。五天後,我就該帶著雪児回冰雲仙宮了。」雲澈看向北方,少見的露出失魂落魄的樣子。他必須護好冰雲仙宮,一小半是宮煜仙的臨終之託,一大半,是對楚月嬋的虧欠。

    已經整整五年杳無音訊,在黑月商會那裡得到的又是一個極差的結果,如今腦中每次晃過楚月嬋的身影,內心都會一陣刺痛。

    …………………………

    四天之後,神凰城。

    隨著空間的扭曲,雲澈再次回到了這裡,他換了一身毫不起眼的裝扮,收起太古玄舟,進入到黑月商會之中。

    「呵呵,你來了,算起來,也差不多應該是這兩天了。」

    一進入到黑月商會第七層,雲澈的耳邊便響起紫極的聲音。

    「雲公子,這邊請。」

    依然是之前的三個少女,依然是那個古亭石桌。不過這次,雲澈沒有在紫極面前坐下,而是開門見山的道:「紫前輩,十五天已過,晚輩此來的目的,相信前輩已然知曉。」

    紫極溫和的一笑,伸出手來,將三枚紫光閃閃的空間戒指推到了雲澈身前:「共是九萬斤煉獄岩、三百斤九十年以上的焚魔藤、六千株羅剎摧心棠、一萬兩千顆骷髏子、六千株枯魂草…………全部都在裡面,你且查驗一番吧。」

    四十九種材料,無論名稱、年份、規格、數量,紫極都說的分毫不差。雲澈拿過三枚空間戒指,看也不看就直接收起:「不用了,晚輩又豈會信不過紫前輩。」

    說完,雲澈拿出玄幣卡,支付了剩下的四百萬紫玄幣。

    千萬巨款,也在付完之後基本見底了。

    「雲澈,你竟已一人之力,將鳳凰神宗逼迫到如此地步,當真是老夫震驚不已。現在,縱然是四大聖地之中,也已無人不知你的名字。」紫極看著雲澈,一臉讚歎的道。

    「紫前輩謬讚了。」雲澈平淡的回應,不想和他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轉而道:「晚輩此來,還有一事需委託紫前輩。這件事,也唯有你們黑月商會能在最短時間內做到。」

    「請說。」紫極一臉淡笑,頗為客氣。

    「我需要三枚高等玄獸的玄丹。最好為君玄玄丹,若難以找尋,霸玄也可。」雲澈鄭重的說道。

    紫極放在石桌上的手指輕點兩下桌面,很是平靜的沉吟了一番,然後緩聲道:「這世間的君玄獸本就寥寥無幾,要獵殺更是難上加難。一枚君玄獸的完整玄丹是真正的無價之寶,縱然是我黑月商會,要找尋起來也是千難萬年……」

    雲澈伸出手掌,指間夾著三枚亮晶晶的霸皇丹:「若紫前輩能為晚輩找到三枚君玄獸的完整玄丹,晚輩願以這三枚寶丹作為交換。若只能找到霸玄獸的玄丹的話,那晚輩便只能玄幣或紫晶來交換了。」

    雲澈的話讓紫極的眼睛微亮,他無比清楚能多得一枚雲澈手中的寶丹,便可多培養出一個年輕一代的奇才。其意義,要遠比一枚君玄玄丹重大的多。他當下微笑點頭:「既如此,我黑月商會自然會全力以赴。不知這三枚君玄玄丹,你何時需要?」

    雲澈想了想,道:「若晚輩沒有猜錯的話,四個半月後的魔劍大會,紫前輩應該也會參加,紫前輩到時交予晚輩即可。」

    紫極微笑頷首,而他的點頭,也無疑是在默認自己的確會去參加魔劍大會:「說起魔劍大會,你欲委託給我黑月商會的十枚寶丹,便在魔劍大會之上拍賣如何?那裡將聚集大陸最巔峰的強者,聖地之主也會親臨,尊師所煉的神丹,以尋常方式拍賣簡直可謂褻瀆神物,而魔劍大會,倒是再合適不過。」

    「……」雲澈默默計算了一下時間,道:「既然如此,便依紫前輩之言吧。晚輩已無他事,告辭。」

    雲澈轉過身去,便要離開,他剛走出三步,背後,忽然傳來紫極意味深長的聲音:「雲澈,你可曾聽說過『幻妖界』,以及幻妖界的十二守護家族?」

    雲澈腳步停頓,側過頭來:「幻妖界當然聽說過,十二守護家族稍有耳聞,紫前輩為何問起這些?」

    「呵呵,隨意一問,並無他意。」紫極目光幽深,面容含笑的抿了一口茶水。

    「……晚輩告辭。」

    出了黑月商會,雲澈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站在原地一直默然了許久后,才喚出太古玄舟,回到了流雲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