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靈祕地,悽風蕭瑟。

    雲澈將所有木靈的遺體聚到一起,禾霖跪在那裏,孤單的一一爲他們送行。然後,隨着雲澈手臂輕輕一推,將他們深埋於這片曾經只屬於他們的土地上。

    雖非他之意,更非他之願,但他卻是造成這場慘劇的主因,雲澈心中的愧疚無以言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膝跪地,重重九叩。

    伸出手來,掌心,是那枚用各色花草種子串起的手鍊,它不僅釋放着自然的氣息和木靈的靈氣,還蘊藏着初萌的少女之心。

    手掌撥開土地,將手鍊小心的埋下,雲澈擡起頭來,心海之中,盡是那個木靈女孩清澈的眸光與單純到連微風都不忍拂散的音語,他輕輕道:“清荷,我這個給你們一族帶來災厄的惡魔,沒有資格接受你如此美好的饋贈,願你來生……能被命運所善待。”

    禾霖一直跪在那裏,卻自始至終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甚至沒有太過強烈的情緒波動,這讓雲澈心中倍感壓抑和不安。

    “禾霖,”雲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後,我就跟在我的身邊吧,我會幫你再找到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你之前說過想要拜我爲師,雖然,我不認爲我能成爲一個像樣的師父,但如果你依然堅持的話,我不會再拒絕了。”

    他的追求和處境,絕不適合有一個會極爲牽絆自己的弟子——何況還是一個隨時可能帶來巨大災難的王族木靈,但……從未有過的巨大愧疚,讓他斷然不可能棄禾霖而不顧。

    禾霖沒有因此而興奮,亦沒有點頭或者搖頭,他轉過臉龐,向着雲澈露出一個很輕很淡的笑……眸光依舊如水晶般清澈透心,但卻帶着絕不該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悽傷。

    “雲澈哥哥,”他微笑着道:“你的生命,因爲某種原因而有過缺失……應該就在很短的時間以前,對嗎?”

    雲澈一怔,隨之緩緩點頭。

    面對遠古虯龍,他強行施展“月挽星迴”,這種違逆法則、違逆常理,亦違逆天道的力量,代價,便是生命的永久折損!

    那種生命被生生切離的感覺,是一種無法描繪,但難以承受到極點的痛苦感,雖然痛苦很短,但讓他此刻想起,都靈魂微顫。伴隨這種切離之痛的,還有另外一種模糊的預感……那就是如果他今後繼續施展月挽星迴,以他當下的生命力,最多四五次,他就會因生命虧盡而直接橫死。

    “果然呢,”禾霖依然微笑:“我們木靈,對生命氣息有着特殊的敏感,其實我在看到雲澈哥哥的第一眼,就感覺到這一點了,而且,是很嚴重的生命折損。如果不及時修補的話,會少活很多年的。雲澈哥哥這麼好的人,應該活的很久很久,纔是公平的。”

    “……你放心,我會想辦法的。”雲澈隨口道,他謹慎的掃了一眼周圍,道:“禾霖,我們先離開這裏吧。剛纔我殺了他們的人,那個叫黑魂神宗的宗門定然已經察覺,很快會有更多惡人到這裏來。”

    “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則,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雲澈堅定無比的道。

    “謝謝你,雲澈哥哥,有你這句話,我真的好開心。”禾霖笑的更深,注視着雲澈的眸光之中,也多了幾分異樣的光彩:“以前,我一直覺得命運很殘酷,但是,能在生命的最後遇到你,果然,是自然之神在眷顧着我呢。”

    雲澈搖了搖頭,心中五味雜陳,但馬上心中猛一個激靈……

    生命的最後!?

    而就在這一瞬間,他忽然感覺到,禾霖的生命氣息如同漏了氣的皮球,以極快的速度陡然消逝,他臉上依舊帶着微笑,但弱小的身軀,卻緩緩的向後倒去。

    “禾霖!!”

    雲澈駭然失色,倉皇向前一步將他扶住……他的身體一片鬆軟,體溫在緩慢下降着,而生命氣息持續的瘋狂流逝。

    “這……這是怎麼回事?”雲澈眼睛瞪大,隨之忽然想到了什麼,驚聲道:“你……你自毀了木靈珠?!”

    “禾霖!”雲澈狂吼着,雙手拼命的聚集天地靈氣,但,這些天地靈氣進入禾霖的身體之後,又會馬上流瀉:“禾霖!你……你在幹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會這樣……

    我早該發現不對勁的!

    “雲澈哥哥……”禾霖的聲音變得虛軟,他看着雲澈,輕輕的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丟下我不管,但是,我怎麼可以……青木伯伯說的很對,雲澈哥哥將來一定會成爲一個很偉大的人,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可以……成爲你的累贅……”

    雲澈靈魂如被重錘轟擊,全身都劇烈顫抖起來,他大吼道:“什麼累贅!你怎麼會是我的累贅!你……你不是想要拜我爲師,想要變得和我一樣強大來保護你的族人嗎!你趕緊好起來……你一定會好的,一定有辦法的!!”

    雲澈口中氣喘如牛,大道浮屠訣已運轉到了極致,但……禾霖的身上,依然只有讓雲澈近乎絕望的生命流逝。

    不……一定有辦法的!

    快想辦法救他啊!!

    我明明害死了他身邊的所有族人,他怨我、恨我,哪怕要殺我都是應該的……爲什麼卻是這樣!!

    這裏其他的所有木靈都已因我而死,我怎麼能讓禾霖也……

    “雲澈哥哥,你可以……答應我一個任性的請求嗎?”禾霖輕輕呢喃道。

    “你說……無論什麼請求,我都會答應你。”雲澈不死心的運轉着荒神之力,毫不猶豫的吼道。

    “求你……代我……找到姐姐……”

    “好!”雲澈點頭,聲音字字發顫:“我會找到她……我一定會讓你們姐弟團聚的!”

    禾霖微弱的搖頭:“我知道,我的請求很過分,很自私……但是,我……沒有辦法,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

    眼淚,終於在這一刻瘋狂的流落,滴落在雲澈的身上,一股太深太深的痛苦與哀傷頃刻間蔓延了他的全身,禾霖的話語,也已字字帶淚:“我是全族最後的王族木靈,帶着全族最後的希望……但是,我卻是那麼的沒用……我保護不了姐姐,保護不了族人……我什麼都做不到……就算繼續苟活下去,也只會害了真心對我好的雲澈哥哥……沒用的我……找不到姐姐,更無法保護她……只能……自私的請求雲澈哥哥……”

    “不要再說了。”雲澈胸腔沉重的已無法呼吸,他沙啞着聲音道:“你放心,哪怕踏遍整個神界,我也一定會找到你的姐姐!我會保護她……誰要害她,我就殺誰!哪怕要豁出命,我也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我發誓……我發誓!!”

    盈淚的眼眸劇烈的顫蕩着,禾霖緩緩的擡起手臂:“謝謝你,雲澈哥哥,這是我……唯一……可以報答你的東西……”

    一直緊握的手掌緩緩打開,一抹純淨的翠綠光芒瞬間從雲澈的眼眸直透他的靈魂。

    木靈珠……

    這顆木靈珠比之雲澈剛剛得到的那一顆要小上一半,但在來自它的靈氣與光芒之下,雲澈彷彿忽然置身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他的眼睛、身體,甚至靈魂,都似在被純淨的流水緩慢而溫柔的洗劑着。

    翠綠的靈光映照下,雲澈一時呆在了那裏。

    這是禾霖的木靈珠。

    它不是普通的木靈珠,而是一枚王族木靈珠……是梵帝神界這等存在都夢寐以求的東西。

    還是一枚連梵帝神界都絕不會奢望,甚至在整個神界歷史都從未真正出現過的……完美王族木靈珠!

    “雖然……我很沒用……但……我的木靈珠,是很了不起的東西呢。”他託着自己的木靈珠,緩緩的靠近向雲澈的胸口:“它可以給予雲澈哥哥五萬年的壽元,以及我們木靈獨有的能力……”

    五萬年的壽元!?

    混沌之中,能擁有五萬年壽元的人類,怕是唯有至高無上的神主!

    “在我很小的時候……爹孃說過……我的木靈珠很特殊,它是一枚【奇蹟的種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可以……給雲澈哥哥帶來奇蹟的力量……”

    翠綠的光芒緩緩而近,在奇異的氣息之中長久發怔的雲澈終於如夢方醒,急聲吼道:“禾霖!我不需要你的木靈珠!馬上收回去……啊!”

    木靈珠碰觸到了雲澈的胸口……然後,就如輕輕落入安靜湖面的水滴,安靜無聲的融入到了雲澈的身體之中……

    明明是外來異物,但云澈的身體卻沒有出現哪怕一絲的排斥!

    一抹翠綠的光芒頓時以雲澈的心口爲源,快速的覆慢他全身。一瞬間,一股股純淨無比,卻又龐大到不可思議的生命氣息在他全身的每一個角落快速的滋生、流轉……

    蒼白的小手緩緩的落下,感受着雲澈生命氣息的異變,禾霖的小臉上露出滿足的輕笑,他的眼睛也在這時緩緩的閉合……

    “爹……娘……霖兒終於又可以……見到你們了……”

    聲音緩緩而逝,他最後的生命氣息,也隨着一縷殘酷輕風的拂過而消失殆盡……

    “禾……霖……”

    雲澈發出了這一生最乾枯的聲音,緩緩的跪倒在地。

    錚——

    他手上忽然一輕,懷中的禾霖耀起翠芒,然後忽如被風吹散的輕雪,化作了漫天飛舞的綠色光星,飛落向了那片埋葬逝去木靈的土地。

    頓時,株株翠草破土而出,快速生長,頃刻間已是碧綠一片,隨之百花盛開,覆滿了整片木靈安眠的土地。

    或許,這是禾霖給予族人最後的守護。

    “……”雲澈如化作了一具冰雕,一動不動的跪在那裏,直至依然在生長的翠草和盛放的花株遮過他的軀體。

    砰!!

    狠狠的一拳轟在了自己的心口,雲澈猛吐一大口血,雙臂一下子撐在了地上,卻又猛的擡頭,嘴角染血,一雙眼瞳卻透射着如煉獄閻羅般的恨光。

    “魂……宗……”

    “不將你們全宗血洗……我雲澈……誓不爲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