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吧!!」

    焚絕塵的雙目已完全失去了眼白,漆黑一片。他手中黑劍從虛空中刺出,這一劍之下,數十根漆黑色的水柱從下方衝天而起,後方的黑暗漩渦也一聲撕裂般的錚鳴,如一頭吞天巨魔般撲向雲澈,似要將他吞噬入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

    「星神碎影!」

    撕裂空間的漆黑劍芒,從天而降的黑暗籠罩,無不帶著沉重到極點的危險氣息。雲澈身影一晃,向五個方位碎出五道實影,瞬間避開焚絕塵的漆黑劍芒,然後全身鳳炎燃燒,一記鳳翼天穹向後方橫衝而去。

    燃燒的鳳炎在黑暗瀰漫的世界顯然的格外灼烈刺目,鳳凰炎力衝擊之處,將龐大的黑暗領域硬生生撕出一道赤紅色的溝壑,

    身形停滯,雲澈已在三百丈之外,他伸出手臂,赫然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已是千瘡百孔!

    籠罩整個空間的黑暗絕不僅僅是吞噬了光明那麼簡單,黑暗籠罩下,每一息都在蠶食著他的軀體。更可怕的,則是對靈魂的沉重壓制。雲澈身具龍神之魂,這種壓制對他作用極小,而若換做一個哪怕是和焚絕塵玄力層面相同的人,也會在這黑暗籠罩下心神不寧,胸腔沉悶欲裂,時間久了,甚至會信念崩潰。

    雲澈身上鳳炎燃燒,沸騰的火焰包裹住了他的全身,也阻止了黑暗玄力對他身體的吞噬,而雙臂,也已不緊不慢的抱在了胸前,目光直接看都不看焚絕塵一眼,口中慢悠悠的道:「嘖嘖,這麼大個陣仗,還以為會是多麼驚天動地的攻擊,居然連我一根頭髮都沒傷到……廢物!」

    「呃呃啊啊啊啊!!」

    焚絕塵身後的漆黑漩渦忽然炸開,陰暗的玄力如暴走的潮水般狂涌而出,掀起了一片足有千丈的龐大海浪,一聲彷彿來自地獄的怒吼,也在海浪衝天的那一剎那響起。

    「夜魔葬天!」

    黑暗衝破了蒼穹,一時間,雲澈的視線之中幾乎再無一絲光明……彷彿整個蒼天真的已被黑暗徹底埋葬!

    真正的葬天之勢!!

    雲澈的瞳孔輕微收縮,他面色平靜如一,但心神自始至終都不敢有絲毫的鬆懈,眼前的黑暗如同整個蒼穹正在傾覆而下,空間,在黑暗的侵蝕下劇烈的扭曲著。他雙目瞪大,死死盯著黑暗的臨近,身體以幻光雷極極速後退,但依然逃不過足以埋葬蒼天的黑暗世界,在黑暗罩身的那一剎那,他目光一閃,邪神屏障瞬間開啟。

    「封雲鎖日!!」

    空間如脆弱的薄紙般被撕裂的粉碎,十幾個小島被頃刻間毀滅成虛無。變成漆黑色的海域下落了足足近千丈,數不清的海獸在剛嗅到死亡氣息的那一剎那便被完全湮滅。

    封雲鎖日之下,縱然是有著葬天之勢的黑暗依然無法真正將雲澈埋葬,邪神屏障在扭曲,但始終沒有崩潰。雲澈全力支撐著封雲鎖日,身上的鳳凰火焰也燃燒到了極致。他整個人猶如陷入了黑暗的沼澤,卻依然在以快猛絕倫的速度移動著……

    砰!!

    隨著一聲嘹亮的鳳鳴,黑暗的世界被一道火光狠狠的鑿開,脫離黑暗籠罩的那一剎那,邪神屏障也完全崩潰,但云澈全身上下卻是毫髮無傷,他遠遠遁開,發出一陣肆意的狂笑:「哈哈哈哈!焚絕塵,這該不會就是你的全力了吧?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哈!」

    雲澈口中在狂笑,心中卻是暗暗心驚。焚絕塵所用的玄功極其特殊,以他兩生的閱歷都從未見過接觸過。方才那遮天蔽日的黑暗吞噬,他確信若不是第一時間張開了封雲鎖日,必然會在短短几息之內全身重傷!

    甚至有可能連靈魂都受創!

    同樣是君玄境六級,鳳天威的鳳凰炎,雲澈自信如今的自己可以硬抗!

    但焚絕塵的黑暗玄力……封雲鎖日之下都支撐的如此勉強,被直接捲入其中的後果可想而知!

    雲澈全身燃火,在被吞噬了光明的暗色世界中光華爍爍,焚絕塵不需動用神識,都可以瞬間找到他的位置。他眼睜睜的看著雲澈被「夜魔葬天」吞噬,又眼睜睜的看著他從黑暗之中脫離,全身上下,居然看不到一絲被黑暗噬傷的痕迹……

    雲澈的玄力氣息只有王玄境五級!

    而他,如今已是君玄境六級!勝他整整兩個大境界還要多!滅他,本該是不費吹灰之力!

    但讓他根本無法相信和接受……他分明是全力出手,居然連傷到對手都不能!得到的,反而是對方刺耳的蔑視與嘲笑。

    極度的震驚之下,焚絕塵的恨意和殺意再度瘋狂沸騰,整個人化作喋血誓仇的梟狼,手中漆黑之劍直刺雲澈。

    漆黑的劍弧在雲澈的身前劃過,空間如玻璃般碎裂,刺耳的空間撕裂聲之外,雲澈還隱約聽到了猶如惡鬼嚎哭般的聲音。

    海浪滔天,漆黑的劍芒如噩夢光華,瘋狂的掃向雲澈的身體,每一道,都在虛空留下了一片久久不散的黑痕。

    雲澈以星神碎影混合幻光雷極,在焚絕塵的攻擊下時而化作幻影,時而化作暴風,將焚絕塵的攻擊全部避過。但暗黑玄力的餘波依然一次次的掃在他的身上,讓他身體和精神都難受無比……到還好尚在可承受的範圍。畢竟,他雖然玄力等級低微,卻有著龍神的軀體,龍神的靈魂!

    同時,他的鳳凰炎力和金烏炎力,對這種黑暗玄力本就有著一定程度的剋制作用……只是雲澈自己現在尚不知曉而已。

    「死吧死吧死吧!!我要直接將你碎屍萬段!!」

    黑暗玄力在上空化作滾滾黑雲,在翻騰間釋放著一股末日來臨般的氣息。在焚絕塵嘶啞的咆哮聲中,整個黑暗領域的黑暗氣息都被瘋狂的牽引,如山崩海嘯一般席捲過來,化成恐怖的黑暗風暴……

    一瞬間,空間被輕易的刺穿、崩碎,肆意的空間之力澎湃而出,與黑暗風暴融為一體,化作一股恐怖至極的黑暗旋風,向雲澈席捲而去。

    這股黑暗旋風距離還有百丈之遙,雲澈卻已嗅到了濃濃的地獄氣息。他眼神一凝,迅速腳踏幻光雷極想要全速遁離,但,那股黑暗風暴所捲動的撕扯力恐怖到了極點,讓他的身體非但沒能遁去,反而被強行卷向了黑暗風暴。

    嘶啦!!

    雲澈全身的衣服化成了無數細碎的布條,他眼瞳劇烈一縮,再不遲疑,瞬間開啟「煉獄」境關,「封雲鎖日」也在同一個剎那再度開啟。

    哧!!!!!!!!!

    黑暗風暴撞擊在邪神屏障上,帶動著雲澈橫掃而去。只一瞬間,便已席捲至了數里之外……而空間的破碎扭曲,也持續了整整數里,一道漆黑的痕迹,更是橫亘在這道扭曲的空間之中,整整十幾息才緩慢消散。

    黑暗風暴停止肆虐的那一刻,封雲鎖日也徹底崩碎,雲澈全身氣血激蕩,他狠吸一口氣,將上涌的氣血強行壓下,然後再次向短暫瞠目中的焚絕塵伸出了手指:「繼續啊!這都過去快一刻鐘了,我只防禦不還手,你卻居然連在我身上留下點像樣的傷口都做不到。之前叫囂的那麼囂張,沒想到……嘖嘖嘖!」

    「呃啊啊啊!」焚絕塵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身化黑影,直衝雲澈,還未臨近,一隻漆黑大手已從天而降,向雲澈的頭頂狠狠抓去……

    如果此時在天玄東海的上空遙遙下視,就會看到東海海域之中出現了大一片漆黑的陰影。陰影的邊緣,翻騰著沒有瞬息停止的滔天巨浪。

    「原來如此……」

    到了現在,茉莉已完全明了雲澈在實力劣勢下用來對付焚絕塵的方法是什麼。

    那就是在接下來很長時間內只守不攻,從而大量消耗焚絕塵的玄力,待焚絕塵力竭之時,再全力反擊。

    而這種「戰術」,若換做他人,別說是面對強過自己的敵人,就算是同級,甚至稍弱於自己的對手,都根本不能稱之為「戰術」。非但不會成功,反而活生生把自己直接壓入劣勢,將一上來就被對手壓制個徹徹底底,到時候想反擊都不可能。

    但惟獨在雲澈身上,卻可以實現。

    在面對焚絕塵這個人時,實現的成功率更是大幅度增加。

    因為雲澈有星神碎影和幻光雷極在身,雖然玄力上遠不及焚絕塵,但閃避和逃遁的能力卻要遠遠勝過,可以很容易讓焚絕塵的攻擊落空,白費力氣,在避無可避時,還可短時間張開封雲鎖日強行防禦。

    另一方面,焚絕塵有著極強的自尊心,也讓他個性極為自傲自大,同時也很容易被激怒!在雲澈不斷的言語刺激下,焚絕塵會持續怒火焚心,殺意蓬勃,每一次攻擊都會不惜一切的傾盡全力,只為在最短之間內擊潰,甚至直接滅殺雲澈。再加上他年紀太輕,縱然玄力暴漲,但對敵經驗、城府、心境上比之雲澈差了十萬八千里,他越是久攻不下,就會越是煩躁,就會更加的傾盡全力……

    這,就是雲澈所言……焚絕塵的「性格弱點」。

    而星神碎影和幻光雷極發動時的消耗很小,封雲鎖日雖然消耗巨大,但只在必要時開啟,綜合消耗上自然遠遠比不上一直全力攻擊的焚絕塵。

    除這些因素之外,還有最最重要的一點:

    雲澈的傷勢回復能力和玄力回復能力……要遠遠的勝過焚絕塵!

    有著荒神之力和龍神之軀,他的傷勢回復能力和玄力回復能力,至少是焚絕塵的五倍以上!!

    所以,只要雲澈不受太過嚴重的創傷,普通的傷勢都難以對他造成明顯的影響。

    而且隨著焚絕塵玄力消耗的加劇,攻擊能力會持續減弱,雲澈的壓力相對也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持續減輕……到了後期,說不定回復的速度還要超過消耗的速度!

    而那時,就是他反擊焚絕塵的時刻。

    這個「策略」基本不可能會被識破,因為不會有人想到一個玄力比自己還弱的人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回復能力,尋常玄者這麼做,那簡直和主動找死沒什麼區別。但同時也很難真正實現……因為只要對方停止攻擊就直接失敗。而且也很少有人會耿直到在消耗大量玄力攻擊無果后還繼續無間隙的全力攻擊。

    不過焚絕塵這個心傲到極點的人顯然是個例外。

    就如雲澈所預想的那樣,焚絕塵在被激怒之下,玄力全開,各種黑暗玄力瘋狂轟出,黑暗之手、漆黑之劍、永夜無光、夜魔葬天……幾乎每一次出手,都傾盡全部的力量、恨意和殺念,毫無保留。龐大的海域不但變得漆黑一片,更被攪的天翻地覆,但卻被雲澈一次次用詭異的身法和強橫無比的守護玄技避開或擋下。

    連番的全力攻擊之下,雲澈身上的黑衣已是破碎不堪,身體表面也出現了數十道帶著黑光的傷痕……卻始終沒有能造成足以大挫雲澈的重創。

    換來的,反而是雲澈一次次的輕蔑和大笑……嘲諷著他的自視過高和「不過如此」。

    從靈玄境到君玄境,玄力的空前暴漲,也自然伴隨著自信的空前暴漲。而如今,面對自己必殺之人,他膨脹了無數倍的信心和自傲被快速撕的粉碎,以他強至極點的自尊,他此時的感覺,甚至要比當初被雲澈踩在腳底時還要難受。

    更讓他難受的,是雲澈自始至終,就如他說的那樣……一次都沒有還手過!

    分明是根本不將他放在眼中!

    「死吧!!」

    焚絕塵嘶聲咆哮,數十裏海域被瞬間掀起,瀰漫蒼穹,滾雷般的轟鳴聲遙遙傳至了數百里之外的流雲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