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道雷龍逆空而起,直衝雷千峯,紫黑色的雷光壓過赤紅火光,映着一張張驚恐到變形的面孔。

    嚓!!!!!

    遙遠的黑琊城,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生靈,都聽到了一陣來自東方,經久不息的雷鳴聲,他們下意識的擡頭看去,東方的一片天空竟成爲了混亂的蛛網狀,無數黑色雷電縱橫肆虐,將蒼穹毀得支離破碎。

    “哇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重疊在一起的驚吼和慘叫聲竟是壓過了轟雷之音,這是雷千峯在怒極之下,毫無保留的全力,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而雷千峯剛剛轟出雷龍,正值後力虧空,再加之毫無防備,當這股力量反轟至身前時,他在極度的驚恐中,只堪堪聚起了三成的力量。

    雷龍之力在雷千峯身前完全爆開,雷千峯被瞬間炸飛,臉色一白,內外皆傷。他身爲神王境的超然強者,而雷龍又是自己的力量,自然抵禦的住,但,與他同來的五大長老,有四人就站在他身邊不到十丈之距,同樣被捲入力量風暴的核心。

    他們身爲強大的神靈境,在黑琊界完全可以橫着走,但面對神王境的力量——還是憤怒之下的全力,他們縱然早有防備,也根本不可能抵禦,更不要說全然措手不及。

    雷千峯被轟開的剎那,四大魂宗神靈長老全部慘叫一聲,玄力防禦、軀體輕而易舉被雷霆貫穿,短短數息之間,便被撕毀成殘破的碎片。

    第五個長老和雷天罡正處在千丈外的高空之上整合散亂的六十四堂弟子,因而沒被捲入力量中心,但肆虐而至的雷霆之力依然如可怕的災難,讓他們大駭之下慌忙全力抵禦——響徹在他們耳邊的,是這輩子聽過的最恐怖的雷電嘶鳴,以及無數弟子絕望的慘叫聲。

    不知過了多久,雷電才終於彌散。雷天罡從驚懼中擡起頭來,全身劇痛無比,傷痕無數,但他完全來不及顧及,而是呆呆的看着前方,雙目久久瑟縮。

    在雲澈的金烏炎下本就死亡無數的魂宗弟子,此時竟又銳減了大半,許多弟子屍骨無存,還有無數焦黑的屍體正成片成片的向下墜落。而倖存的弟子,一眼望去,竟最多隻剩三四萬,而且全部帶傷。

    十幾萬弟子,轉眼之間,竟只剩不到三成……真的只是轉眼之間!

    而這些,還是魂宗最精英,全部成就神道的弟子!哪怕只是折損一個,都是很大的損失。

    目光向下,雷千峯臉色煞白,嘴角帶血,全身氣息混亂。而原本在他身邊的四大長老……完全不見了蹤影!

    這一眼,雷天罡驚得全身劇震,心臟險些跳出胸膛。魂宗八個神靈境長老,一下子折損了四個……這對魂宗而言,是根本不可想象的損失……不!是災難!

    “誰……是……是誰……”雷千峯身體一直在搖晃,他身上氣息狂亂到極點,口中發出的呢喃聲在顫……竟分明是驚懼。他連續狠狠吸了好幾口氣,極力發出不失威儀的大喊聲:“是哪位前輩高人在此,爲何要暗算我黑魂神宗?”

    所有人的呼吸死死屏住……他們每個人都親眼看到,方纔可怕災難的根源,竟是雷千峯欲毀滅黑魂山脈的力量被反轟了回來。

    將一個神王境的力量反轟回來,這比隨手將其完全接下要艱難上何止千萬倍。在黑琊界,雷千峯已是所有玄者眼中真神般的存在,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究竟是何等層面的力量,竟然可以將雷千峯的神王之力完全轟回。

    “月挽星迴”發動時無需玄力,也就不會有玄氣外溢。加之雷千峯剛剛釋放力量,便已驚駭欲絕,自然不可能察覺到雲澈的存在……但也絕不意味着雲澈危機解除。

    而就在雷千峯吼聲落下之時,一股蒼茫悠遠,彷彿來自遠古的氣息忽然瀰漫天際,讓雷千峯、雷天罡臉色驟變。

    這股氣息並不強大,但卻無比之沉重浩瀚,讓他們心魂如被壓在萬丈深淵之下,同時,他們的心底快速生出一種自慚形穢的渺小感,彷彿在這股氣息面前,他們便如脆弱螻蟻般卑微。

    “這……這是……”雷千峯面色驚變:“龍……龍威!”

    這股靈壓並不強大,似乎僅僅只是隨意釋放了一縷,但其層面之高,卻是雷千峯生平未見,身爲強大神王,卻是在這隻有微弱一縷的龍之靈壓下,靈魂不受控制的持續戰慄着。

    “卑劣的人類!”一個沉重的聲音從未知的遠方傳至,其中所蘊的威壓和憤怒,讓雷千峯都全身劇顫:“本尊偶經此地,稍加安憩,卻遭你們無故攻擊。本尊不過是略施懲戒,你們非但不感懷之心,卻反污本尊暗算!你們東神域的人類,難道都是如此卑劣無恥之徒!?”

    這個聲音之威凌,讓雷千峯竟是一動不敢動,而其所含慍怒,更是讓他心頭大驚。

    身爲黑琊界王,雷千峯自然有着極爲豐厚的閱歷。他在早些年到過西神域,還曾臨近過龍神界的邊界,見過很多爲萬靈所敬所畏,亦立於萬靈之巔的龍族,最強的,還是一個神君境的真龍。

    但縱然是那神君境真龍的龍之威壓,都不及此刻……還是遠遠不及。

    而他方纔話中分明提到“你們東神域的人類”,意味着對方並非來自東神域。

    難道,它竟是……來自西神域龍神界的龍神!?

    一念之下,雷千峯驚得肝膽欲裂,再無絲毫氣勢,惶聲道:“原來……尊者是來自遠方龍神界的前輩!晚輩……晚輩縱有天大的膽子,也絕不敢驚擾前輩,方纔只是無意……”

    “既然不敢,那還不快滾!”

    龍並不好戰,但絕不懼戰。

    龍輕易不動怒,但一動真怒,必定天翻地覆。

    而此時響起在他們耳邊的,卻是帶怒的龍神之音,字字如審判之錘,重震心魂。

    雷千峯心驚膽顫之餘,亦是如獲大赫,連忙道:“是……是!晚輩這就帶人離開。能得前輩蒞臨,是我黑琊界之幸,晚輩宗門就在山脈之東,前輩若有吩咐,雷千峯定萬死不辭。”

    以最快的速度說完,他再不敢停留半刻:“走,快走!”

    雷天罡等人早就被雷千峯口中的“龍神界前輩”驚得魂飛天外,一聽此言,哪敢有半分猶豫,連忙帶着還未從災變中回過神來的殘餘弟子匆匆東去,甚至都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

    隨着他們的遠去,彌天龍威也一下子消失,他們這才大緩一口氣,卻依舊不敢回頭,離開的速度也沒有減緩,反而更加之快。

    黑琊山中,雲澈重重的依在後面的枯樹上,遍體大汗淋淋。

    身受重創,黃泉灰燼導致傷勢更重,月挽星迴之下,更是讓元氣巨損。

    先前超大範圍的龍魂領域已是讓精神力大耗,方纔爲嚇走雷千峯,又強行釋放龍魂威壓,直至枯竭……

    危機已解,攻擊被折返加之來自太古蒼龍的龍威,雲澈確定雷千峯短時間內斷然不敢再靠近。但代價,是他軀體和精神的損耗,都到了極其之重的程度。

    小茉莉一直大張的脣瓣這才慢慢的合上,夜幕下的星眸閃動着灼灼奇光“姐夫,原來你這麼厲害,他們好像全都被嚇跑了。”

    “……”雲澈依在枯樹上的身體在緩緩的滑落,身體和大腦都重若千鈞,就連近在眼前的小茉莉都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彩影。他喘着粗氣,微微咬着牙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噗通。

    雲澈眼前黑下,歪倒在地,徹底昏迷了過去。

    “……”小茉莉蹲下身來,伸手戳了戳雲澈的鼻子,好一會兒後,發出了小聲的呢喃:“居然真的有這樣的大笨蛋……”

    ——————————

    雷千峯顧不得身上創傷,絲毫不停,直至離開了黑魂山區域,才總算稍緩,但胸口卻依舊起伏不休,顯然驚魂未定。

    “宗主,那個氣息……真的是西神域……那個龍神界?”雷天罡不敢相信的問道。

    “本王當年去過西神域,那是無上龍威,絕對不會錯。”雷千峯氣喘粗重:“而且那絕非一般的龍威,很可能……很可能是神主境的龍神!”

    “什……什麼!?”雷天罡,還有幸存的五長老失聲驚喊。

    雷千峯轉過身來,目光這才掃了一眼後方,道:“還有多少弟子?”

    “只剩……只剩三萬六千弟子,而且全部帶傷,其他的……”雷天罡嘴脣哆嗦,後面的話已是說不下去。

    一夜折損十萬精英弟子加四個長老,這比他做過的最可怕的噩夢還要殘酷。而這其中一大半,還是葬身於宗主雷千峯的力量。

    “老四他們……”五長老目光沉重。

    “居然會有龍神界的人在此,我們將其觸怒,還能活着回來,已是萬幸了。”雷千峯雙手緊攥,目光寒戾:“都是因爲凌雲……”

    “宗主!”一個堂主快速靠近,正是先前重創雲澈的黑魂堂主之一:“屬下有一事稟報。屬下懷疑,方纔的龍威,極有可能是凌雲耍的把戲!”

    雷千峯眉頭大皺:“凌雲的把戲?什麼意思?”

    “回宗主,屬下先前只差少許便可將凌雲擊斃,卻忽然遭精神重創,這才被凌雲趁機逃脫。而那時屬下所感受到的氣息,和方纔的龍威……似乎頗爲相似,所以……”

    “放屁!”雷千峯大怒出聲:“本王曾數度身赴西神域,那是否是真龍靈威,你難道還要比本王更清楚!?”

    “縱然那龍威是凌雲的把戲,那將本王的力量直接打回的,也是凌雲不成!?”

    那堂主頓時大汗淋淋,慌聲道:“宗主息怒,是屬下魯莽……”

    “退下吧。”雷天罡無力道,然而重嘆一口氣:“一夜折損十萬精靈弟子,二長老、四長老、六長老、七長老隕落……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我魂宗聲威必定一落千丈。宗主,自凌雲出現,我宗連番遭劫,卻至今未能將他誅殺。關於凌雲一事,不如……”

    雷天罡還未說完,卻見雷千峯忽然拿起了傳音玉,隨之臉色驟變:“你說……什麼!?”

    “啪!”

    傳音玉瞬間碎成粉末,雷千峯忽如瘋了一般向宗門衝去,雷天罡和五長老對視一眼,也連忙跟了上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