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千峯等人回到魂宗,他的六個兒子氣色也已全部恢復如常,雖然小傷元氣,但看上去並未重損,養上一段時間定可痊癒。

    魂宗壓抑許久的氣氛頓時熱烈了許多,雷千峯心神大鬆之餘,總是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又想不出是哪裏不對勁。但他也已沒空細想,此刻而他而言的頭等大事,當然是煉化來自“黑心毒聖”的神丹!

    神君之下無瓶頸,三千年萬毒不侵,單單這兩種功效,怕是神武界都拿不出來,更不要說還能讓他恢復人道。雖然花了五十億玄石的天價,但他卻是沒有半點覺得心疼,反而有一種天賜福緣的激動感。

    “接下來一段時間,本王要全力煉化神丹,你們繼續追查凌雲,若無天大的事,不得打擾。”

    雷千峯吩咐之後,便開始凝心煉化神丹。

    丹藥的煉化是一個漫長且帶有風險的過程,越是高等的丹藥越是如此,因而需要一個足夠安靜安全的環境。雖然雷千峯當着“黑心毒聖”的面將之早早服下,但這等高等丹藥,他自然不敢在回宗之前就迫不及待的煉化。

    周圍一片安靜,雷千峯平緩氣息和激動的心境,開始小心運轉玄氣,向體內的“赤仙靈丹”聚攏。他本是準備小心翼翼的試探、牽引藥力,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隨着他玄氣的牽引,本該是蘊含着極其雄厚、高等藥力的“赤仙靈丹”竟直接崩碎,一股精純無比的氣息快速逸散,蔓延全身,讓他全身上下如沐清泉,舒爽無比。

    但這種舒爽感才持續了短短數息,便全部消散無蹤,而雷千峯猛的睜開眼睛,臉色大變。

    一股可怕的氣息,像是一座在體內忽然爆發的火山,噴發出無數恐怖無比的火焰巨魔,隨着他用來牽引的玄氣,轉瞬間蔓延全身。

    而這股氣息他毫不陌生,分明就是他七個兒子所中的可怕劇毒!

    這股毒息之猛烈,比他七個兒子所中之毒加起來還要重上百倍,而且還是在他的身體內部直接爆發!

    “啊!!!”

    雷千峯一聲暴吼,所在的內殿頓時崩塌,但他憤怒之下的玄力釋放,卻讓他體內的虯龍之毒直接暴走,雷千峯臉色再變,連忙穩住氣息,將所有玄氣內斂,死死壓向體內爆竄的毒息。

    “宗主!”

    巨大的動靜,馬上引來了衆人。雷天罡和雷千渡等人走近,一眼看到雷千峯臉色異常,隨之便感受到了那股濃烈到極點的毒息,頓時面露駭然,驚聲道:“宗主,這是怎麼回事?!”

    “是凌雲……那個黑心毒聖……是凌雲!呃啊……”

    不過是發出聲音,稍稍的氣息外泄,便讓體內劇毒一陣崩亂。這種毒爆發在了自己身上,他才親身領教其恐怖,他全力的凝氣收心,但全身肌肉卻是瘋狂.抽搐着,臉色時而泛白,時而赤紅,冷汗瘋狂淋落,伴着快速升騰的灼熱水汽。

    “那顆藥裏……有那種劇毒!?”

    雷千峯的話,還有他此時痛苦的樣子,雷天罡和雷千渡哪還不明白什麼。

    毒死雷廣陌,再下毒他其他六個兒子,逼迫去找“剛好”現身黑琊界的黑心毒聖……原來他的目標根本不是雷千峯的兒子,而是雷千峯本人!

    雷天罡和雷千峯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對方瞳孔中的深深驚恐。那黑心毒聖竟是凌雲假扮?眼睜睜的看着雷千峯身中劇毒,他們卻是久久無法相信……詭異莫測的氣場、讓人心悸的氣息、難以直視的外貌,隨手解毒的可怕能力,帶着莫名威懾力的言行,以及他黑心到讓人髮指的手段……

    他們想不到任何的破綻,也沒有人看得到任何的破綻。

    甚至那顆“赤仙靈丹”,還是雷千峯夫婦主動索買。

    那竟然會是凌雲所扮!?

    他們更願意相信,那就是黑心毒聖,但不幸是凌雲的同夥!

    過了好一會兒,雷千峯的臉色才終於緩和了一些,他屏着氣,緩慢低聲道:“這毒……我應該……壓的住……千渡……你爲我……護法幾日……”

    雷千渡和雷天罡聽聞都是神色一鬆。雷天罡迅速揮手,讓其他人全部退下,看雷千峯的樣子,就算能夠將劇毒驅散,也絕不容易。這個過程中,他絕不可妄動玄力,就連情緒,也不能有太大波動。

    “宗主,凌雲那卑鄙小兒爲了能算計到你,先給六位公子解了毒,但他定然想不到宗主玄力通天,這毒再厲害也奈何不了你,所以,雖是被他暗算,但結果上看,反而是個好事,所以宗主不必氣憤,安心驅毒,待幾日後宗主安然無恙,怕是那凌雲要氣極吐血!”

    “天罡說的沒錯!”雷千渡也寬慰道,然後一擺手:“天罡,宗主這邊有我在,定會萬無一失。外面就交給你了,千萬不要再讓哪位公子遭到暗算。”

    雷天罡點頭,便要離開。

    而就在這時,一個張狂無比的大笑聲忽然響起。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笑聲傳來的方向極爲遙遠,至少在數百里之外,但卻震耳如驚雷:“雷千峯,我是你的毒聖前輩,還是你的凌雲爺爺!我特別奉送的大禮,想必你已經收到了吧!”

    狂肆、蔑視、嘲諷,這個聲音加持着雲澈的所有玄力,隔着數百里之遙,傳至了魂宗的每一個角落。

    “凌……雲!”雷天罡和雷千渡猛的站起,雷千峯身體一晃,臉色微白。

    “天罡,馬上鎖定聲音方向,你親自去將他拿下!”雷千渡吼道。

    他聲音未落,雷天罡已飛身而出,直衝西方。

    “雷千峯,黑琊界的大界王,我當有多大的本事,原本卻只是頭蠢豬,被我一個無名小輩當傻子一樣耍的團團轉,六十億玄石買一顆毒藥……便宜死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唔!”雷千峯全身哆嗦,雙眉外凸,一張臉瞬間扭曲如惡鬼。

    “宗主,他分明是在故意激怒你!快封閉聽覺,不要着他的道!”雷千渡急聲道。

    “哦對了,有件事忘了提醒你。”似乎是察覺到了雷天罡的逼近,“凌雲”的聲音越來越遠,但其中的嘲諷卻是愈加濃烈:“你的六個兒子吃下的解毒丹,和你吃的那顆成分是一樣一樣的,你們父子七人,就好好享受這份六十億玄石換來的大禮吧,哈哈哈哈哈哈!”

    肆意的狂笑聲快速遠去,然後消失,而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緊接着傳來:“宗主,不好了!”

    一個魂宗弟子心急火燎的飛來,離的很遠,聲音已然傳至:“六位公子剛纔忽然全部毒發,宗主夫人她……”

    “給我滾出去!”雷千渡臉色驟變,一聲大吼,手臂一揚,隨着一聲重響,那個魂宗弟子便已被轟飛出去,生死不知。

    “宗主,事已至此,什麼都不要在想,萬萬不可動氣!”雷千渡極力想要寬慰,但自己全身上下卻是冰冷一片。他剛纔還在以爲凌雲爲引他們上套,特意解了雷千峯六個兒子的毒,沒想到居然……

    雷千峯雙目緊閉,身體在發顫,臉上的肌肉在劇烈抽搐,全身赤紅一片,本已被他勉強壓下的劇毒,隨着他失控的怒氣怨氣在他全身上下劇烈竄動,再難休止,雷千渡聲音落下之時,他的嘴角緩緩滲下一道赤黑色的血痕。

    對於虯龍之毒,雲澈最早從沐冰雲身上便已接觸,到了現在,也算是頗爲了解。

    由於只能下很小的量,雲澈並不認爲足以絕對毒殺雷千峯……但前提,是雷千峯在毒發之後第一時間壓制、平緩然後驅散。

    否則,若是讓虯龍之毒在他體內浸透的足夠,雷千峯就是再強,也必死無疑。

    強如神君境的沐冰雲,因當年中毒之時伴隨着重傷,之後又失去力量和記憶,來不及驅散,雖依仗神君之體強撐未死,但卻被虯龍之毒侵至心脈靈魂,之後縱然恢復力量,在加上沐玄音,乃至整個冰凰神宗的力量都回天無力。

    何況神王境的雷千峯!!

    雲澈字字如刀,直刺雷千峯心魂,他最後的一句話,更是讓雷千峯急怒攻心,心血逆流,足足數個時辰都未能完全平靜下去,一天下去,劇毒非但沒有壓下去,反而愈加暴烈。

    第二天,雷千峯的心境總算稍加緩和,驅毒終於算是稍微進入狀態時,雲澈灌滿全力的雷霆之音從遙遠的南方震耳傳至:

    “雷千峯!你凌雲爺爺在此!你不是一直想要將我碎屍萬段麼!我現在自己送上門來,你倒是來啊,不來就是我孫子!”

    “啊呸!收你這蠢豬當孫子簡直是對我的侮辱。看來,你不但是頭蠢豬,還是個縮頭烏龜啊!哦!順便再告訴你個你應該還不知道的好消息,你的六兒子已經死了,現在正有一大堆人在給他處理後事,而你這個當爹的不但把他活活害死,現在居然還坐在那裏屁股都不挪一下,你這爹當的真是可憐可悲啊!”

    “………”雷千峯身體搖晃,本已安靜了許久的身體再次劇烈顫蕩起來,周身浮動起越來越混亂的氣息。

    “宗主,封閉聽覺……千萬不要上他的當!”雷千渡驚恐的道。

    雷千峯沒有睜眼,也沒有說話,但他兩側的嘴角都開始緩緩滲血,身體的戰慄持續了半個時辰都沒有停止。

    第三天。

    “雷千峯,你身爲黑琊界王,卻禍害黑琊衆生,殘殺無數無辜生靈,做下無數滅門慘案,罪惡滔天,人神共憤!不但是黑琊之恥,更讓祖宗蒙羞!你所犯下的醜行,我不但會公之於黑琊界,還定會告知宙天王界,讓你爲萬生所唾棄!你要是還有點羞恥心,那就早早自我了斷,你多活一息,都是人族恥辱!”

    第四天。

    “雷千峯,恭喜你又死了一個兒子,你可知我把這消息不遺餘力的傳來後,黑琊界上下是多麼的興高采烈嗎?你這幾個兒子不但和你一樣蠢,醜惡的嘴臉的也是學的一個比一個像,就算你凌雲爺爺不幫黑琊界清理渣滓,早晚也要遭天打雷劈,而至於你嘛,也只配斷子絕孫!”

    第五天……

    第六天……

    從雷千峯中毒開始,雲澈每日必定在魂宗周圍出現,但每次出現的方位、距離都各不相同,而且都完美遠離了魂宗的蹲守,有時一天出現一兩次,有時三四次,每次都是震空傳音,數息之後便遁於無形,魂宗想追擊都找不影,一次次氣的哇哇亂叫。

    雲澈給雷千峯六個兒子的“解毒丹”非常之陰毒,六顆解毒丹中所深藏的虯龍之毒劑量全都不一樣。因而,六人雖然是同時毒發,但被毒死的時間各不相同。

    而後果顯而易見……他的六個兒子在虯龍之毒下循序依次橫死,每隔一兩天死一個,絕不結伴扎堆。

    第十天,他最後一個兒子也徹底毒發身亡。

    “雷千峯,你凌雲爺爺又來了!”

    雲澈的聲音,如噩夢們“照常”響徹魂宗:“先恭喜你成功的斷子絕孫,嘿嘿嘿……嘖嘖,真不愧是黑琊界有史以來最大的縮頭烏龜,兒子一個個都死在我的手上,都死到了斷子絕孫,你不但不找我拼命,就連屁都沒放一個,我真是佩服萬分啊,哈哈哈哈哈。”

    “哦對了,現在全黑琊界都知道你是個不能人道的可憐蟲,現在又斷子絕孫,着實可憐啊。不過更可憐的是你那些妻妾,要跟着你這麼個廢物守活寡,想想都可憐啊……哦不不不,說不定你的妻妾早就悄悄送了你幾十幾百頂綠油油的帽子,這也是人之常情嘛,哈哈哈哈……”

    任何男人都絕不可能忍受的羞辱之言,生生的響徹整個魂宗,所有宗門中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目瞪口呆。

    若是雷千峯凝心靜氣,並不大的毒量,五六天的時間,就足夠將體內劇毒全部驅散。但此刻已過去了整整十天,雷千峯體內劇毒非但沒有驅散半分,反而肆虐的更加猛烈。

    他的臉色如血,全身也赤紅的如烙鐵一般,他身體顫抖,口中、鼻孔中劇烈氣喘。在雲澈的狂笑聲中,他忽然睜開眼睛,沖天而起,“閉關”十日的地殿轟然崩碎,一聲帶着無盡痛苦與怨恨,如絕望野獸般的嘶吼響起在魂宗的上空。

    “凌……雲!我要把你……碎………屍…………萬……嗚啊啊……”

    “噗!!”

    隨着他怒氣和玄氣的雙重失控爆發,體內劇毒瞬間暴走,肝脾碎裂,雷千峯口中一道血箭狂噴,眼前一黑,從空中狠狠栽落。

    “宗主!!”

    雷千渡手忙腳亂的衝出,將雷千峯接住,手臂碰觸的剎那,又差點將他扔出去。

    雷千峯此時兩眼赤紅,雖然睜開,全是意識全無,全身灼熱如火,而瘋狂竄動的毒息,比他的玄氣還要猛烈。

    遙遠的北方,雲澈的身影緩緩消失在空氣之中,伴着一聲低念:“看來已經差不多了……再有兩三次,就該下地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