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小妖后!」明王手捂著胸口,全身無法控制的發抖……他強大、狂妄、目空一切,他不想在任何人面前露出恐懼,但他的身體,卻先於他的意志在瘋狂的顫抖著。

    因為他的身體,能更清晰的感覺到死亡的臨近。

    被明王一擊重傷的林歸雁看到小妖后的身影,顧不得口中正在溢血,慌忙跪拜在地,顫聲道:「恭迎小妖后!!」

    被種下奴印的他們,是小妖后絕對的忠狗。

    「恭迎小妖后。」

    所有人都齊齊下拜,慕飛煙快速向前,躬身道:「小妖后親臨,這次明王插翅難逃!」他目光轉向明王,一聲暴吼:「將這賊子速速拿下!!」

    他聲音未落,慕雨白、蘇項南和八大太長老已全部衝出,但就在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淡漠的響起:「退開,誰都不許出手。」

    慕雨白等人全身一凜,慌不迭的停住身體,然後又紛紛向後倒退。

    顯然,小妖后是要親手擊殺明王……以血幻妖皇族之恨。

    明王雖強,但以小妖后之力想要殺他,可謂易如反掌。

    方才還是如轟鳴煉獄般的世界,此刻竟是安靜的可怕,小妖后的目光凝視著明王,平淡的不摻雜一絲的情感,臉上更是無慍無怒,無喜無悲,但在場的所有人卻都是心神崩緊,難以喘息。

    「幻綵衣……」可怕的沉默讓明王的胸腔幾乎炸裂,他終於無法忍受,嘶啞著出聲:「本王……真是後悔這百年之中沒有強行殺了你!」

    「哼,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慕飛煙怒罵道。

    小妖后沒有言語,更沒有被明王激怒,只是緩緩的抬起了嬌小的手掌,嫩白的手心朝向了明王的所在。

    她這個簡單的動作讓明王瞳孔驟縮,猛的大吼一聲,雙手齊齊轟出,全身玄力如瘋了一般全部湧出,燃起漫天的墮落魔炎,嘶吼著轟向小妖后。

    密度極高的墮落魔炎,威力散開,足以在短時間內將一座城焚成灰燼。

    小妖后依然毫無表情,眉心金芒微閃,小手輕輕向前一推,瞬時,金色的光芒彌天耀起,金烏之炎在墮落魔炎之中快速燃燒起來,猙獰恐怖的墮落魔炎碰觸到金色的金烏之炎,便如碰觸到了聖光的惡魔,發出了尖銳的嘶鳴聲,在扭曲、逃竄中被快速的吞噬、淹沒……

    「哈哈哈哈哈……」而墮落魔炎的後方,卻響起了明王嘶啞的狂笑聲:「幻綵衣……就憑你也想殺了本王……痴人說夢!!」

    噗!!

    明王的口中猛然噴出一大口的血霧,血霧從天而落,澆淋到他的身上,而他的整個身體也在血霧之中緩緩變得透明……消失。

    「是血遁!!」慕雨白驚聲道。當初在妖皇城,明王就是要的這招奇異的血遁從小妖後手下逃離。

    明王全力轟出墮落魔炎只是為阻擋小妖后,真正要做的是故技重施,以血遁逃走……血遁需以精血為引,後果慘重,若非到了絕命時刻,他絕不會動用。而他兩次發動,都是在小妖後面前……因為他如果不承受這樣的代價,後果唯有慘死!

    「哼!」

    小妖后比皎月還要明媚的眼眸輕輕眯起,鼻間微微冷哼,身上炎光閃動,瞬間穿過層層墮落魔炎,手掌輕描淡寫的抓向了明王剛剛消失的位置。

    在淮王府的地下秘地搜出了記錄墮炎魔功的玉簡,其中,就記載了這禁忌的血遁之術。如此長的時間,小妖后早已通曉其中之理,明王想再以這血遁之術從小妖後面前逃脫,才是真正的痴人說夢。

    乒!!!

    炎光爆開,大片的空間轟然炸裂,爆散的空間碎片中,本已消失的明王身影在慘叫聲中飛出,狠狠的滾落在地,全身抽搐,他看著小妖后那冰冷的面孔,全身顫抖,臉上帶著如見鬼神般的驚恐。

    「你……不可能……不可能……」明王面孔、嘴唇慘白一片。以他強大的力量,若豁出全力和小妖后對抗,絕對可能支撐上一段時間。而他發動血遁時大損精血,不但天賦折損,而且在數天內將陷入重度虛弱狀態。

    此時不要說小妖后,就算是慕雨白,都能一個人輕鬆將他置於死地。

    第一次血遁,他成功逃脫。

    而這一次,他非但沒能逃脫,反而白白損了精血,還將自己置於更深的死地。

    小妖后眸若寒冰,手起,落下,一團金色火焰無情的轟入明王的丹田部位。

    轟!!

    炎光炸開,暴戾的金烏炎力瘋狂的湧入明王的玄脈之中,將他大損精血后極度虛弱的玄脈殘酷的焚燒、摧毀……明王的慘叫聲凄厲無比的響起,凄厲的幾乎要把喉嚨撕裂。而他修鍊近千年的玄力、玄功在金烏火焰殘酷的焚燒之下快速的逸散著……

    在場之人無不是面色抽搐,脊梁骨直泛涼氣……對他們這個層面的人而言,被廢了玄力,根本要比死還可怕。

    將明王的玄脈摧毀殆盡,金烏炎便已停止了燃燒。明王沒有失去知覺,但玄力盡失,他對疼痛的承受能力也數十倍的下降,面孔扭曲的如厲鬼一般,他蜷縮著身體,顫抖著嘴唇,發出無比虛弱,卻怨毒之極的聲音:「幻綵衣……本王……下了九幽黃泉……也不會……放過你!!」

    「只怕你沒有這個機會。」小妖后的聲音冷徹骨髓:「到了九幽黃泉,我幻妖皇族的列祖列宗不會放過你,眾守護家族的列祖列祖不會放過你。就連你自己的列祖列宗,也不會放過你!!」

    「啊啊啊啊!!」明王奮命的吼叫,如絕望的惡鬼。

    小妖后抬起手掌,手指一劃,四道炎光點在明王的雙手和雙腳之上,瞬間將他的雙手雙足焚成焦黑,而最後一道炎光,直轟入了他的口中,將他滿口的牙齒全部炸出口腔……還未落下,便已在空中被焚化成虛無。

    明王雙目外翻,全身僵挺,在極致的痛苦中直接昏死了過去。

    時至暖春,慕雨白等人卻都是遍體發寒。他們小心翼翼的靠近幾分……但明王的慘狀,卻激不起他們半點憐憫。

    他所犯下的重罪,天下最殘酷的懲罰都不足以贖還!

    「小妖后,為什麼不殺了他?」慕飛煙小心的問道。小妖后沒要了明王性命,只是廢了他的玄力。

    而毀他雙手雙腳和所有牙齒,是要讓他連自盡都不能。

    「他害我父皇,害我皇弟,害我妖皇一族險些斷絕,害得雲家險些萬劫不復,讓我幻妖陷入整整百年之亂……這等大罪,就這麼讓他死了,實在太過便宜他!」

    「本后非但不會讓他死,還要讓他好好的活著!活上整整百年!這百年,本后要他每一日,每一息,都承受最殘忍,最痛苦的折磨!」

    慕飛煙狠狠打了一個寒顫。

    其他人都是全身緊縮,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而且雲澈說過,活人,往往要比死人有用的多。」小妖后側過臉來,不再看明王一眼:「慕家主,雲家斷空環還要多長時間可以恢復?」

    慕飛煙連忙道:「老夫昨日方親自傳音雲輕鴻確認,十日之內,定可恢復。恢復之後,足以往返一次天玄大陸。」

    「十日?」小妖后微微沉下眉頭。

    「十日只是保守估計,目前雲家正全力恢復斷空環,諸王府也都全力相助,相信定會短於這個時間……敢問小妖后,斷空環恢復之後,老夫可否一同前往?」慕飛煙小心翼翼的道,對於雲澈,他也一直很是牽挂。

    「不必!」小妖后甩手轉身,浮空而起:「本后一人前往即可!」

    小妖後身若幽雲,卻是轉眼便已遠去。慕飛煙這才重重舒了一口氣,他看了地上的明王一眼,狠狠的啐了一口:「把這個惡賊拖上,回妖皇城!記住,要隨時留幾分玄氣穩住他的傷勢,千萬不要讓他死了。」

    「小妖后居然要一個人去往天玄大陸。」慕雨白走過來,面色怪異的道。

    「並不奇怪,對於我們幻妖界來說,那裡可是極度危險之地。多一個人就容易多一分麻煩和危險。小妖后自己一人去的話,反而更為安全,老子就不信以小妖后如今的實力,天玄大陸能有人可以對她造成威脅。」慕飛煙氣勢洶洶的道。

    「呵呵,」蘇項南淡笑著走過來,意味深長的道:「看起來,小妖后對於雲賢侄當真掛心的緊。每次遇到慕家主或雲老弟,都必問斷空環之事。如此看來,小妖后和雲賢侄之間,似乎並不是單純的『金烏聖神的旨意』。」

    「嘖嘖,澈兒這等人物,只有配不上他的女人,沒有他配不上的女人。小妖後會對他生情,簡直是再正常不過。也不看看是誰的外孫,哈哈哈哈哈!!」

    慕飛煙倒背雙手,大笑著走開。如今只要一想到、提到自己的外孫,他就會滿面紅光,雄氣洋洋。

    ————————————————

    天玄大陸,天香國。

    天香國,位於天玄大陸之南,也是最為臨近天玄南海,亦是最為靠近至尊海殿的國度。

    清晨,天剛亮起,雲澈便和鳳雪児乘坐太古玄舟,從冰雲仙宮瞬間來到了天香國之南。

    「我聽爺爺說過,天香國盛產一種名為『千香』的異草,會散發很幽遠綿長的芳香。在天香國四處都可以聞到,這可能就是天香國名字的由來。」

    雲澈不緩不急的向南海方向飛去,一邊搜刮著腦海中有限的關於天香國的信息說給鳳雪児聽。

    不直接到達南海區域,自然是為了防止暴露太古玄舟。

    「馬上就可以見到父皇了。離開鳳神大人後,還是第一次離開父皇這麼長時間,不知道他這一段時間過的好不好。」鳳雪児輕語道。

    天越來越亮,當東方的天空終於現出一輪完整的暖日時,一片無際的滄瀾海洋也出現在他們視線之中。

    天玄南海!

    天玄南海繼續向南三千里,便是四大聖地之一——至尊海殿的所在。

    ————————————————

    【感謝大家……】

    瀏覽閱讀地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