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動用這部分神晶會有違祖上禁令,但收益如此巨大,風險卻又如此小的交易,我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這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划算的交易,若是錯過,我都不配自稱為商人。」

    聲音落下,紫極的手中已是多了一枚紫光閃閃的戒指,他將紫晶戒指放到雲澈眼前:「這裡面,便是四十斤紫脈神晶。你現在反悔,尚可來得及。」

    雲澈沒有答話,手掌一推,二十枚霸皇丹飛向了紫極,同時,紫極手中的紫晶戒指也被他吸了過來,拿在了手中,隨意探視,裡面裝載著整整四十斤紫脈神晶,分毫不少,也半點都不多。

    「和紫前輩交易就是痛快。」雲澈把紫晶戒指收起:「只是還請紫前輩不要忘記,這二十顆寶丹只可用來拍賣,而不可私吞。」

    又是四十斤紫脈神晶入手,再加上天毒珠中已有的五十斤……如此一來,茉莉所需的七十斤紫脈神晶也已完成!

    兩枚玄丹也已入手,而且規格遠遠超出了茉莉當初所提的霸玄丹,而是高了整整一個層面的君玄丹。

    如今所缺少的,就只有幽冥婆羅花了!

    「呵呵,那是自然。」紫極的玄氣也從每一顆霸皇丹上掃過,然後小心收起,滿露微笑……這的確是他這輩子著手的最划算的交易。不費吹灰之力,卻得至少二十斤紫脈神晶,而且周期短到只有短短數天。

    兩人的交易「數額」巨大,卻是短短數言間便完成,而且雙方都極為滿意。

    身懷九十斤紫脈神晶,這個數量無論在幻妖界,還是天玄大陸,都是不折不扣的天文數字,絕對要超過任何一個聖地的存量!雲澈心知肚明,他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得到這麼多的紫脈神晶,靠的絕不是自己的實力,而是天毒珠那絕對逆天的能力。

    但單就存量而言,現在的雲澈卻也並非是天玄大陸之最……如今存有紫脈神晶最多的,卻是鳳凰神宗!

    鳳神已死,以及百斤紫脈神晶。這是兩個鳳凰神宗必須死守的秘密!泄露任何一個,都有可能招來巨大的災難。這也是為什麼當年鳳凰神宗不惜大費周章以對蒼風國發動殘酷戰爭來掩飾。

    「很好!」對於這個交易結果,海皇也顯然很是滿意,一直僵硬的面孔都有了些許的舒展:「雲宮主,你果然是個非同尋常的奇人。既然交易已成,紫極,你現在便帶雲澈去往弒月魔窟。」

    「不過,雲宮主,本皇還是要提醒你,弒月魔窟封印的開啟只會持續百息的時間!百息之後封印就會強行閉合,絕無強行打開的可能。所以,入了弒月魔窟后無論結果如何,百息之內必須離開,否則就會永遠被困死其中!而且由於弒月魔窟中陰氣極重,不但大幅度壓制玄力,也會極損壽元,不要說你如今的實力,縱然是本皇被封鎖其中,不到一天的時間也會非死即廢,要支撐到五百年後封印再次開啟后脫離完全是痴人說夢。」

    「你放心,到時我會隨同他一起進入魔窟之中。不需等到百息,一過五十息,我便會強行帶他離開。」紫極笑呵呵的道。

    「如此最好,你們去吧!」

    ……………………

    雲澈和紫極一起離開海皇殿,等在外面的鳳雪児快步來到雲澈身邊:「雲哥哥,你沒事吧?」

    「當然沒事。」雲澈笑著抓著鳳雪児的手,然後伸手示意向紫極:「這位是至尊海殿的紫極前輩。」

    「鳳凰神宗鳳雪児見過紫前輩。」

    紫極頷首微笑,眼神異樣:「雪公主之名貫耳已久,如今親見,也是大幸。」

    「雪児,我要和紫前輩去往弒月魔窟,你先去你父皇那裡,我很快就會回來。」雲澈向鳳雪児道。

    「現在就去?」鳳雪児知道雲澈這次來至尊海殿的主要目的就是去弒月魔窟,只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她想也不想的道:「那我當然和雲哥哥一起,我答應過師伯師叔她們,必須要時時刻刻保護雲哥哥。」

    「那好吧。」雲澈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也沒有再勸她,他更用力的握了一下鳳雪児的小手,滿臉認真的道:「不過那裡面很可能存在著未知的危險,你到時候一定要聽我的話,千萬不能為了保護我自己去冒險。」

    「知道啦。我一直都最聽雲哥哥的話了。」鳳雪児笑嘻嘻的道。

    看著他們兩人的親密無間,紫極的心情頓時頗為複雜,抬手道:「弒月魔窟與我海殿極近。從這裡直線向南一百五十里,便是其所在。雲澈,若無其他需籌備之事,便現在出發吧。」

    「好!煩勞紫前輩引路!」

    三人剛浮空而起,一個人影便以極快的速度遠遠衝來,似乎頗為急切。雲澈的腳步一頓,低喊道:「元霸!你怎麼來了?」

    呼!

    夏元霸帶著一股狂風沖了過來,然後大喘一口氣道:「我師父那邊已經安頓下來了,我沒有其他什麼事就過來找姐夫了。唉?紫先生?你們……是要一起去什麼地方嗎?」

    數年前七國排位戰,古蒼帶著夏元霸來到神凰城后,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黑月商會,拜訪的便是紫極。所以夏元霸雖然未來過至尊海殿,紫極他卻認識。

    「去弒月魔窟。元霸,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雲澈知道夏元霸如此匆忙的衝過來是擔心他的安全。如今去往弒月魔窟,夏元霸鐵定會跟著他一起,趕都別想趕走。

    「啊?現在就去?當然要!我也很想看看那裡面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夏元霸頗為興奮起來。

    「唉。」紫極笑著搖頭,也不知在嘆息什麼:「走吧,到了那裡,務必要注意安全。」

    至尊海殿的存在,就是為了鎮守弒月魔窟,所以自然不會離的太遠。一百五十里,對於他們四人而言,不過是一段很短的距離。

    沒過多久,他們便已來到海殿的南部邊緣。

    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

    雖然還隔著有數里之遙,但云澈、鳳雪児、夏元霸,還有紫極的身形都同時放緩了下來,眼神也都同時微變。

    「那個人……好驚人的氣息!還隔著這麼遠,居然讓我都有些喘不動氣。」夏元霸輕吸一口氣,低聲道:「好像,要比我的師父還厲害!」

    隨著距離的拉近,那個人的身影也在視線中變得清晰。他一身簡單的青衣,身材頎長,黑髮束起,長及半腰。他浮於海面十丈之上,任由海風呼嘯,全身上下無論衣袂還是頭髮,竟是紋絲不動。就連他腳下的海面,都沒有半點的漣漪。

    彷彿他所在的那一處空間,已被完全封結。

    他整個人一動不動,身上沒有絲毫玄氣外放,但隨著雲澈等人的臨近,一股無聲的壓迫力就如越來越厚的鐵板,死死的壓在胸口。

    「紫前輩,這個人是誰?」雲澈低聲問道。這個人在無聲無息間所釋放的威壓,絕對要超過在金烏雷炎谷所面對的明王!

    紫極沒有回應,直接向前道:「軒轅劍主,今日為何如此有雅興,竟獨在此處觀海,莫非近日心有神悟。」

    軒轅劍主!

    這四個字,讓雲澈三人同時心中劇震。

    「他就是天威劍域的劍主……軒轅問天!?」夏元霸低呼一聲道。

    「……」雲澈的手掌攥起,緩慢收緊。過了好一會兒,才一點點的鬆開。

    天威劍域……害的他父母被廢,爺爺慘死的直接禍首!也是天威劍域,讓蕭雲的親生父親被害,母親殉情,讓蕭烈悲苦二十多年……

    當年,他和蕭雲兩家的悲劇,明王是背後的陰謀者,而天威劍域,就是造成一切的劊子手!!

    青衣男子緩緩轉身,露出一張略顯消瘦,平淡無奇的面孔,他的目光掃過四人,淡笑一聲:「原來是紫先生。」

    短短一句話后,他的目光,卻是直直落在了雲澈的身上。

    「若我沒有猜錯,紫先生右手邊這位,應該就是近日名震天玄的雲澈吧。」

    雲澈:「……」

    「呵呵,正是。沒想到,如軒轅劍主這等絕世人物也會如此留意一個後輩。」紫極淡淡而道。

    「那是自然。」軒轅問天平和的面孔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淡笑,目光依然是直視著雲澈:「作為當今年輕一輩最為傑出的人物,雲宮主,三日後的魔劍大會還請務必要到場,若是少了你,魔劍大會定然會失色不少。」

    雲澈:「……?」

    「看起來,紫先生和雲宮主是有要事要辦,我也不便多加耽擱,請吧。」

    軒轅問天臉上掛著神秘莫測的淡笑,身體緩緩升空,然後身影一晃,已然向至尊海殿的方向遠去,並沒有詢問他們要去做什麼……似乎毫無興趣。

    「他便是天威劍域的劍主——軒轅問天。沒想到竟會在這裡遇到他。」

    紫極的聲調頗為隨意,聲音落下,他已騰空而起,繼續向南飛去。

    雲澈的眉頭沉下,心魂也變得有些沉重起來。沉默一陣后,他在心中低念道:「茉莉,在至尊海殿的這段時間,很有可能要藉助你的力量……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

    「哼!」茉莉淡淡的冷哼一聲:「我若不想你死,一萬個軒轅問天都別想殺了你。我倒是更為好奇,你為什麼和至尊海殿做了一個這麼虧本的交易?」

    「因為自從到了這至尊海殿,就莫名的心神不寧。」雲澈聲音沉重的道:「我怕不早日拿到,會在魔劍大會期間有什麼變數。而且剛才軒轅問天看我的眼神……讓我有一種在他面前毫無秘密的感覺。」

    「希望是我想多了……但無論如何,我必須要小心一些了。」

    ……………………

    「父親,鬼煞毒仙已經到了。」

    說話的,是一個身著青衣,面色消瘦的青年男子。五官以及身材之上,都和軒轅問天頗為相似。

    而他面前所站的人,也正是剛剛回到海殿的軒轅問天。

    「很好。」軒轅問天淡淡點頭:「希望他種蠱毒的能力和傳說中的一樣。如果只是徒有虛名,毫無利用的價值,那也沒有留在這個世上的必要了。」

    「父親可要現在就去見他?」青年男子問道。

    軒轅問天沒有應允,而是忽然緩慢的說道:「那雲澈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已經在這海殿之中,我剛剛才見過他。」

    青年男子猛一抬頭,臉上露出危險的笑:「那真是太好了。」

    「這百年以來,我一直籌備著魔劍之事,本想著解封魔劍之後再度踏入幻妖界,奪取輪迴鏡。沒想到,它居然在這魔劍解封之期,自己送上門來,真是天助我也!」軒轅問天抬頭望天,無聲而笑。

    「那輪迴鏡,當真隱藏著『神玄之秘』嗎?」青年男子問道。

    「神玄之秘?」軒轅問天眼睛微眯,淡淡而笑:「那不過是幻妖界的明王為了利用我們,編造出來的而已。呵呵,那個明王估計現在還天真的以為自己聰明絕世,用編造出的輪迴鏡之秘成功利用了我們達成了他的野心,殊不知,若不是我當年推波助瀾,其他三聖地又豈會那麼容易就遂他心愿強入幻妖界。」

    「既然神玄之秘是假的,那為何父親還如此執著的想要得到輪迴鏡?」青年男子頗為謹慎的問道。

    「我當年曾問過魔劍輪迴鏡之事,它告訴我輪迴鏡是『玄天至寶』,是上古時代的神都想得到的東西。雖然不知道它究竟擁有何種能力,但連神都想得到的東西,必然要勝過所謂的『神玄之秘』千萬倍!」

    「它本是我解封魔劍后的必得之物,如今自己送上門來,我豈有不收之禮!!」

    「問道,這些事,都是只有我們父子才知道的秘密。」軒轅問天側目看向自己的兒子:「而這裡是海殿,並非是劍域,一個字,都不要再提及。」

    「孩兒明白!」

    ——————

    瀏覽閱讀地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