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讓我在意的,是軒轅問天剛才沒有問我們要去哪裡,也沒有問起我編造的那個『師父』,眼神也極不正常。」雲澈向茉莉低語道:「而且,之前在天劍山莊時,那個軒轅九鼎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同尋常。」

    雲澈身上最強大的,就是他的靈覺、洞察力和強烈到近乎可怕的直覺。

    「我在想,天威劍域很可能知道了些什麼。比如,因為某種原因,他們知道了我編造的『奪天老人』是假的。」雲澈沉下眉頭。

    「哼,有我在,你還怕自己死了不成?」茉莉嗤之以鼻。在天玄大陸的玄者眼中,軒轅問天是至高神一般的無敵存在。但在她的眼中,只是個頭稍微大一點的螞蟻而已。

    「……所以說,我在至尊海殿的這段時間,必須要依賴你的力量了。」雲澈無奈中透著不情願。他是個不習慣依賴他人的人,因為他無比清楚,依賴這種東西會極大程度上限制他的成長——茉莉也同樣知道,所以,之前的數年,她都一直維持著自身力量自封的假象。

    只是這一次,他為了找到幽冥婆羅花的一縷希望,不得不提前面對了過於強大的四大聖地,也就不得不選擇依賴茉莉的力量……否則,若茉莉依然是「力量自封」狀態,他絕不會選擇這個時機到來至尊海殿。

    「雲澈,你要小心軒轅問天這個人。」紫極看著臉色有些沉重的雲澈,忽然出聲:「軒轅問天此人是個真正的劍痴,對力量有著無比瘋狂的追求。雖然就綜合實力而言,天威劍域在四大聖地之中相對最弱,但軒轅問天的個人實力,卻是要稍稍超過海皇曲封憶和天君夜魅邪,縱然和聖帝皇極無欲相比,也相差無幾。」

    「若單單隻是劍痴也就罷了。但他表象溫文儒雅,頗有天下至尊之儀,但實則個性偏執極端,為追求力量而不擇手段,且城府極深。千年前的永夜王族,就是毀滅在他的喪心病狂之下,就連我們,也成了幫凶,還不得不為了維護聖地之名而將錯就錯。」

    「而你天資過於異常,身上又有著諸多讓人無法參透的秘密,若非你身後有一位道行通天的師父,他說不定早已對你下手……剛才他對你姿態曖昧,你可要留心一些才好。」

    紫極語調委婉,但眼神卻透著深深的警示之意。雲澈與軒轅問天今天才是初次見面,而紫極這個層面的人,對軒轅問天的了解要勝過雲澈不知多少倍。

    雲澈點點頭:「我明白了,謝紫前輩提醒……紫前輩,晚輩有一好奇之事,不知該不該問。」

    曲封憶……這是紫極剛才所說的海皇的名字。身為天玄四大聖主之一,她的名字卻並無霸氣,也沒有女性的柔婉,反而透著一股沉重的滄桑。

    皇極聖域的主宰,四大聖主之首,天玄第一人的聖帝,名為皇極無欲……

    無欲?

    據說聖帝無法有子嗣,只有幾個義子義女,該不會和這個「無欲」有關吧?

    ……男人若是無欲,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你可是想問我與海皇是何關係?」紫極似笑非笑的道。

    雲澈笑著道:「前輩果然慧眼如炬。當初在黑月商會,紫前輩能直接做主動用整整二十斤紫脈神晶,晚輩便確信前輩在至尊海殿的地位必然非同尋常。方才在海皇殿,那原本封存的紫脈神晶,居然也是在紫前輩身上。而且,海皇前輩極是威嚴,但對於紫前輩,卻和對大長老時全然不同。所以晚輩不由得萬分好奇紫前輩的身份。」

    紫極微微而笑:「那你不妨猜測一二。」

    雲澈心中本就已經有了還算清晰的猜測,直接回道:「晚輩之前聽元霸說起,至尊海殿的長老之上,還有七個極其強大的尊者,並以赤橙黃綠青藍紫為名,最末為赤尊者,而最強,在整個海殿之中實力僅次於海皇的,是紫尊者。而紫極前輩又恰好以紫為姓。若前輩為海殿一人之下的紫尊者,那麼或許可以勉強解釋。」

    「只是,紫前輩雖然玄力修為極高,但給晚輩的壓迫力,卻還要小於大長老陌塵風。所以,紫前輩絕無可能是尊者……因而,晚輩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就是……」

    「夫妻!」

    「……」紫極猛的一怔,隨之難得的仰頭大笑起來。

    「『慧眼如炬』這四個字,你才是更為擔得起。」紫極大笑著道,而他這句話,也顯然是承認了雲澈並沒有猜測:「就身份而言,我的確是海皇之夫。只是,我與她的夫妻名分,卻和你所認知的並不完全相同。」

    「……前輩的意思是?」

    「我與她結為夫妻已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雙方都是父母之命,宗門之願。不過那時我做夢都想不到她竟會成為繼位海皇。她一心追求玄道,再加上天資極高,最終成為海殿第一人,而我,卻醉心商會,平時大部分的時間,也都在黑月商會之中,或遊走大陸各大分會,難得回海殿一次。我與海皇,平均數十年才會見上一面,雖是夫妻,感情卻很是淡薄。我們夫妻名分存在的意義,也大致是讓黑月商會與至尊海殿連為一體,而非獨立存在。」

    說這些的時候,紫極的語氣頗為平淡,連稍微的惆悵都沒有。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點頭:「紫前輩與海皇的夫妻之情是否單薄晚輩不敢妄言,但有一點晚輩很確信:海皇很信任紫前輩。或許,紫前輩是海皇在這世上唯一真正信任的人。」

    「呵呵。」紫極笑了一笑,伸手指向前方:「那裡。便是弒月魔窟的所在。」

    前方十里左右,一團幽暗的藍光遙遙閃動。那是一個近乎正圓的小島,小島之上,覆蓋著一個頗為龐大的半球狀結界。幽暗的藍光就是來自小島之上的結界。

    小島周圍區域的海面呈現著大幅度的凹陷,湧向的海水如同在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強行推開。

    「那層結界,就是封鎖弒月魔窟的結界。」紫極的速度緩了下來:「結界之中,便是弒月魔窟。」

    「這裡是在滄海之上,離岸三千多里,平日里不會有人靠近這裡,因而這裡從無海殿弟子把守,即使有人誤入,一旦碰觸結界,海皇也會馬上知曉。」

    四人落在了海島之上,頓時,一股無比強橫的排斥力迎面而來。四人的實力都處在天玄大陸的最高層次,卻都是瞬間胸口憋悶,難以喘息。

    「好強的結界!」夏元霸低呼道:「隔這麼遠都有如此強的排斥力……師父說過這個結界維持了萬年以上,堪稱天玄大陸的最強結界,無人可破,果然名不虛傳。」

    「單就隔絕能力而言,這個結界的確是天下無雙。」紫極點頭,臉上露出敬仰之色:「當年,為了築起這個結界,海殿眾先祖可是動用了當時天玄大陸超過一半的霸玄器,耗費的玄晶數量更為龐大無比。若無這層隔絕結界,任由那股可怕的陰氣蔓延萬年,後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我海殿鼎盛萬年,雖然也做過不少錯事。但維持了這個結界整整萬年,我海殿也自問從來都對得起『聖地』之名!」紫極平淡的聲音中透著傲然,他緩步向前,手裡,已拿起了藍光閃閃的海皇印。

    雲澈微吸一口氣,跟在了紫極身側。從茉莉提出要找到幽冥婆羅花到今天,已去過去了七年的時間。整整七年,他所尋到的唯一可能存在幽冥婆羅花的地方,就是眼前的結界中的弒月魔窟。

    如今,茉莉已擺脫魔毒,要重塑軀體最需要的所有條件,也只剩下一株幽冥婆羅花……雖然希望依舊無比渺茫,但他已然來到這裡,就只能祈求在弒月魔窟中短短百息的時間裡,可以看到綻放的奇迹之花!

    離結界越近,越是可以感受到這個結界是何其強大。他完全確信,自己就算是用出超越自身極限十倍的力量,也絕無可能撕開這個結界一絲一毫。

    站在結界前方,紫極抬起海皇印,猶豫一番后,轉身道:「雲澈,雖然已到這裡,我不該說潑冷水的話……只是,你自己也該清楚,其中存在著幽冥婆羅花,而且正值綻放的可能性是多麼的渺茫。而且,就算真的出現奇迹,你又該怎樣去拿到它?」

    「當年在其中見過幽冥婆羅花的數位海殿長老,全部都是君玄境的絕世強者,只是遠遠的看了幾眼,而後迅速遠離,都全部狠狠大病一場,難以想象靠近會是何種後果,更不要說採摘。而據我所知,天玄大陸歷史上,也從未有過它被採摘的記載。記載的,只有無數因它而死的冤魂和『極惡妖花』之名。」

    「我自有辦法。」雲澈頗為篤定的道。

    他說話的同時,腦海中也響起著茉莉的聲音:「若真的有幽冥婆羅花,你千萬不可靠近。你雖然有著龍神之魂,但靠近十丈之內,必會痛苦萬分,五丈之內就是找死!採摘幽冥婆羅花交給我即可,我會完整的將它帶到天毒珠之中。」

    「我知道。」雲澈應聲。當初在滄雲大陸,師父向他介紹幽冥婆羅花時,最著重說的一句話就是「千萬不可靠近」。

    紫極緩緩點頭,不再多言,將手中的海皇印重重拍在身前的結界上。

    頓時,海皇印與結界碰觸的位置泛起層層水波一般的漣漪,紫極沉下眉頭,肅然說道:「封印一旦打開缺口,就會有大量陰氣溢出。那股陰氣極為霸道,常人,或是稍微的玄者只是簡單碰觸,都會有性命之危。弒月魔窟之中的陰氣更是極為可怕,縱然是我們,進入其中,玄力也會被壓制近兩個大境界,同時還會加快生命的流失。你們現在就湧起全力護好自己,千萬不要小視弒月魔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