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轉身道:「元霸,雪児,裡面極為危險,你們還是不要進去,等在外面就好。裡面無論有沒有我想要的東西,我都會馬上出來。」

    「不用說了姐夫。」夏元霸搖頭,全身的肌肉早已高高鼓起,周身環繞著霸道絕倫的玄力氣場:「都來到這裡了,怎麼能不進去看看。」

    「雲哥哥,如果不在你身邊保護你的話,師伯師叔她們會怪我的。」鳳雪児輕聲道,臉上完全沒有害怕的樣子。

    「好吧。」雲澈抓起鳳雪児的小手:「雪児,不要放開我的手。元霸,一定要小心!萬一出什麼意外,記得第一反應是要跑!」

    嘶啦!!

    一陣如雷電裂開般的聲音響起,結界和海皇印同時閃耀起刺目的藍光。下一瞬間,紫極抓緊海皇印,快步後退,而前方的結界之上,已現出了一個六尺見方的缺口。

    一股漆黑無比的煙霧從中瘋狂溢出。

    這是……

    「只有百息,快進去!」紫極快速收起海皇印,一抬手,便當先沖入了結界的缺口之中。

    「千萬小心!」雲澈也來不及多想,拉起鳳雪児,也快步沖了進去,夏元霸緊隨其後。

    踏入弒月魔窟,便如忽然踏入了絕地冰窟之中,軀體和靈魂都驟然一寒,全身的毛髮都是一瞬間全部倒豎。雲澈感覺到鳳雪児的雙手一下子將他牢牢抓緊,身體更是緊緊靠著他。

    南海之上光線充足,而一個六尺見方的缺口,投射入的光線本該足以照明洞窟之中很大一片空間。但,他們才向前走了三步,眼前便已是漆黑一片,幾乎看不到一絲的光明。

    轉過身來,出口,只剩下一片模糊的灰白。

    「外面的光線竟然進不來!?」夏元霸驚聲道。

    「是黑暗屬性的力量。」雲澈緊著眉頭道,先前焚絕塵和他交手時,所使用的就是相同屬性的玄力:「這種黑暗力量會吞噬光明,同時也會限制靈覺……甚至五感!」

    「不錯!」黑暗中傳來紫極的聲音:「這裡只是魔窟入口的位置,越是深入,黑暗氣息就越是濃郁,靈覺會被壓制到連平時的一成都沒有!五感也是如此!到了深處,連玄力,都會被壓制到只有王玄境界。」

    「我已經開始感覺到……玄力壓制了。」夏元霸抬起手臂,微微咬牙:「玄脈像是被什麼東西禁錮著,玄力流轉要比平時困難很多。」

    「……紫前輩,我們只有百息時間,馬上帶我們到曾經出現過幽冥婆羅花的位置。」雲澈鎮定道。

    「嗯!」紫極應聲。

    黑暗之中,鳳雪児抬起手臂,嫩白的掌心燃燒起一團赤紅色的鳳凰炎。她所燃燒的鳳凰炎比之雲澈的還要精純的多,所釋放的鳳凰炎光可耀出極遠,但在這弒月魔窟之中,卻只堪堪映照了不到十步的距離。

    而且,這還僅僅只是入口位置。

    借著鳳凰炎光,雲澈看到了縱然在赤紅炎光下依然呈現漆黑色的地面,卻看不到魔窟的牆壁和窟頂。顯然,這個洞窟要比他預想的寬敞的多。

    「放心,弒月魔窟只此一條通道,並無岔路分支,沿著這條通道走,就可以直接到洞窟盡頭。整個洞窟並不深,以現在的速度,大致三十息就可以靠近盡頭。」紫極走在前方,腳步絲毫不慢。雖然他也是第一次進入弒月魔窟,但海殿之中關於弒月魔窟的所有記載,他都耳熟能詳。

    「也就是說,一千三百年前在這裡所發現的那株幽冥婆羅花,就是在魔窟的盡頭位置?」雲澈問道。

    「不錯。」紫極頷首道:「萬年前,發現弒月魔窟的七位海殿先祖曾到達過最深處。他們的玄力全部在君玄境八級以上,但在魔窟最深處,他們的玄力被壓制到只有王玄境中期,生命力更是快速流失,后遭遇只有霸玄境初期的弒月魔君,被慘遭屠戮,唯有一位先祖僥倖逃出……之後,先祖便留下嚴令,除非確認弒月魔君已死,否則萬萬不可踏入魔窟深處。」

    紫極的速度在隱隱加快,但他身上所釋放的玄力氣場卻是越來越弱。

    鳳凰炎所照耀的範圍,也在快速減小。

    「弒月魔君是確認已死嗎?」雲澈慎重的問道。

    「它畢竟只是一隻霸玄獸。最頂級的君玄獸,也不過幾千年的壽元,再強的霸玄獸也絕無可能擁有超過萬年的壽元。雖然從未見到過它的屍體……但應該是化作黑暗中的塵埃了。」紫極回答道。

    「那這裡的陰氣來源,有沒有什麼頭緒?」雲澈凝眉看向前方,同時感應了一下自己的玄脈。

    前方的紫極、身側的鳳雪児、身後的夏元霸,幾乎每前進一步,他們身上的玄力氣息就會孱弱一分,其中紫極最快,鳳雪児次之,夏元霸稍慢。現在大致走到了弒月魔窟的中段,紫極的玄力氣息已下降到了霸玄境八級左右的強度。

    而鳳雪児和夏元霸都到了君玄境三級左右。

    而他之所以能清楚的感應到他們的玄力變化,是因為……

    他的玄脈竟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就連玄力的運轉,都沒有艱澀感。

    茉莉說的果然沒錯,邪神的玄脈,根本不是尋常力量可以壓制的。天威鎮魂陣不能,弒月魔窟也不能!

    而鳳雪児受到的壓制弱於紫極,顯然是因為鳳凰血脈!

    至於夏元霸,則是霸皇神脈!

    「這正是弒月魔窟最大的未解之謎。」紫極長出一口氣,呼吸也稍稍變得急促起來:「我們海殿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這股可怕的陰氣究竟是從何而來,但整整萬年,都未能找到答案。或許其根源就在這魔窟的最深處,只是,深處的陰氣太過恐怖,會讓人玄力大降,五感模糊,或許就是海皇親至,也無法停留超過二十息的時間,想要探尋,難如登天。」

    玄力在下降,靈覺所能感應的範圍越來越小,呼吸越來越困難,五感也明顯變得越來越微弱,就連自己的腳步聲都已無法聽清。

    「在世上,竟還存在這樣的地方。嘶……」夏元霸牙齒咬緊,玄力和靈覺被壓制的感覺讓他難受無比,全身如同浸泡在濃稠的沼澤之中,連邁動腳步都比平時艱難的多。

    「茉莉,你有沒有想到這些陰氣的可能來源?」雲澈在心海中問道。有一點他很在意……在進入弒月魔窟之後到現在,茉莉一直沉默,一句話都未說過。

    「這裡的黑暗氣息……」茉莉的聲音竟是無比的凝重,而且似乎還帶著難以置信:「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澈的腳步頓了一下,快速問道:「難道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

    「豈止是不同尋常!」茉莉的聲音低沉的可怕:「單就強度而言,這裡的黑暗氣息並不強烈,甚至可以說很弱。但……但其層面,卻是高的可怕!!」

    「高的可怕」四個字,讓雲澈心中猛然一震。因為這四個字,是從茉莉的口中說出。

    「其黑暗法則的層面,高到了連我都不能理解的程度!」

    天毒珠之中,茉莉的臉色從未有過的沉重,微閃紅光的瞳孔中充斥著強烈的難以置信:「這個層面的黑暗氣息,不要說這個位面,就連我出生的那個位面,我都從未見過!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釋放出來的!!」

    「……」茉莉這簡短的幾句話,對雲澈造成的衝擊要比紫極對弒月魔窟的所有描述強烈千萬倍。

    「雲澈!馬上離開這裡!」茉莉忽然厲聲道:「這裡的狀況,完全超出了我的預期!能釋放出這樣的陰氣,這裡面一定隱藏著一個無比可怕的東西!馬上離開,不要再管幽冥婆羅花!因為就算……」

    「喋嘻嘻嘻……嚛嘿嘿哈哈……喋喋喋喋……唷嗚嗚嗚……」

    就在這時,一個無比陰森的笑聲忽然從前方的黑暗中傳來。隨著他們的深入,五感已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但這個如同來自魔鬼的恐怖聲音卻是無比清晰的傳入他們的耳中,似哭似笑,直滲心魂。

    「啊!!」四人同時停住腳步,鳳雪児更是驚叫一聲,全身撲倒在雲澈胸前:「什……什麼聲音……好可怕!」

    「里……裡面有人!?」夏元霸一個跨步,擋在了雲澈和鳳雪児前方,全身玄力毫無保留的湧起……只是,縱然他是夏元霸,在這一刻也是不受控制的毛骨悚然。

    夏元霸玄氣全力釋放,讓紫極頓時大吃一驚。到了這個位置,他的玄力已經被壓制到了王玄境後期,而夏元霸身上釋放的,赫然還是霸玄境後期的龐大威壓!

    紫極心中一片驚駭……這裡,已是臨近弒月魔窟的深處,自己的玄力已被壓制了近兩個大境界,而夏元霸,似乎只被壓制了一個大境界!

    雖然只是一個大境界之差,卻毫無疑問是天壤之別!正常狀態下,夏元霸的玄力要弱於紫極,但現在這個狀態,夏元霸想要殺他根本易如反掌。

    難道,這也是霸皇神脈的強大之處?

    「等等!這個聲音……」雲澈在短時間的悚然、戒備之後,臉上的表情忽然舒展開,瞳孔中甚至露出了狂喜的光彩,他放開鳳雪児,一個箭步向前,身體轉過了一處石壁。

    頓時,眼前的世界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出現了一抹亮紫色的光芒。

    在恐怖的黑暗陰氣中,鳳雪児的鳳凰炎都只能勉強照亮一丈距離。而視線中的紫光遠在三十丈之外,卻無比清晰的映現在雲澈的瞳孔之中,彷彿世間再極致的黑暗都無法吞噬這抹紫光。

    紫色的光芒在搖曳,而讓人毛骨悚然的魔鬼哭笑聲,就是從那抹紫光中傳來。

    雲澈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雙眼更是瞪大:那是……那是……

    「幽冥婆羅花!!」雲澈的身後,傳來紫極的驚呼聲。

    「啊?那個……就是雲哥哥要找到的東西!?」鳳雪児的聲音充滿著驚奇和歡喜。

    「沒錯!就是它……亮紫色的妖光,搖曳時會發出鬼哭一般的聲音,和師父描述的一模一樣!!」雲澈雙拳攥緊,激動無比的道。

    整整七年,未尋到幽冥婆羅花的一絲痕迹。如今,只是抱著大海撈針般的念想進入這弒月魔窟……竟然真的看到了奇迹的降臨!!

    「茉莉,找到了……我們找到了!!」過於強烈的驚喜和激動,讓雲澈有些不能自已。這時,他忽然感覺到了異樣,因為身後,忽然間沒有了聲音,就連呼吸聲都完全消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