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自從雲澈拜沐玄音爲師後,這裏簡直成爲了他的私人天池,尤其他被沐玄音“抓”回來之後,七成以上時間都在冥寒天池之中。

    天池中心,雲澈閉目盤坐,他身上並無氣息,但周圍的天池之水卻被層層捲起,環繞他徐徐流動。

    被雲澈無聲影響的,並非是天池之水,而且其中所蘊的冰寒之力。

    雲澈身上所擁有的力量,無疑以金烏炎力最強,尤其在得到了完整的金烏焚實錄後實力更盛,完全勝過了鳳凰炎力,更不要說最弱,只有一滴神血支撐的冰凰之力。

    但沐玄音卻是強行要他從第一重開始,重修冰凰封神典。

    相比於當年在冰雲仙宮,自己面對“冰夷神功”的玄訣自行參悟,強行修成,此次有沐玄音在側,又身處有着極致純粹冰寒氣息的冥寒天池,他對冰凰封神典的感悟自然有了極大的不同,就連對寒冰法則的理解,也在無形中發生着質變。

    畢竟,沐玄音是何等層次,雲澈有邪神玄脈,對元素的親和能力天下無雙,但論對寒冰法則的理解和掌控,他和沐玄音差了何止十萬八千個境界。

    這時,七道寒光忽然憑空出現,向他後背射去。

    雲澈幾乎是瞬間反應,身體保持着不變的姿態瞬身而起,七道寒光直穿殘影而過。

    當初,雲澈初入神元境時,沐玄音不惜每日親自與他交手,來助他感悟“觸覺”的存在。

    神元境是神道的第一個境界,亦是極爲重要的奠基之境。這個境界是軀體從凡人到神道的質變,而最巔峯的質變,便是讓軀體的“觸覺”甦醒。但能做到者,萬中無一,甚至很多玄者到了神劫境甚至神靈境,都不曾真正感知到觸覺。

    而若能在神元境覺醒觸覺,達成最完美的神元境,那麼將會爲以後的神道進境打下一個無比完美的基礎。

    雲澈原本已臨近達成,卻因沐玄音的冰凰元陰而一步跨到了神魂境,玄力雖然暴增,卻導致了神元境的境界殘缺,以及對神魂境的懵懂,也自然就打下了一個極快的基礎。

    而沐玄音對雲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築基。

    雲澈畢竟無論玄脈、軀體都遠異於常人,因而雖然鑄成了極差的神道基礎,但重新築基的速度卻是很快,雖然回到吟雪界後的半年他的玄力依舊沒有任何進境,但對神道法則的理解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往一片迷霧,如今一片空明,對“觸覺”的存在逐漸清晰,在到了某個臨界點後,又變得越來越模糊,直至完全感知不到。

    但那之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軀體對世界的感知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

    在重新築基之後,沐玄音終於開始指引他修煉玄力,冰凰神宗所有最高等的靈藥,也全部被她毫不吝嗇的用在雲澈身上,雲澈的玄道境界也從那時以他絕不曾想象過的速度突飛猛進,簡直可謂一日千里,用了短短七日,便從神魂境二級直入神魂境三級,三個月後,便已步入神魂境四級……

    再到神魂境後期……直至神魂境巔峯。

    在這個被沐玄音強行隔絕,無法與外面任何人接觸的世界,雲澈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修煉,整個人也逐漸陷入了一種癡狂的境界,已完全感覺不到了時間的流逝,唯有感覺着自己的玄力不斷的變化,對神道的理解也越來越清晰通透。

    射向雲澈背後的七道寒光,毫無預兆,像是忽然從空間夾縫中射出,他的靈覺尚毫無所覺,身體卻已先於靈覺做出了反應。空中的雲澈迅速轉身,還未說話,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便已從天而降,將他強行拍入天池之中。

    “師尊。”雲澈暗呼一口氣,在天池中拜道。

    沐玄音臨空俯視,冰冷的目光掃過他的全身,似是自言自語道:“看來是時候了。”

    “坐下!”

    完全不給雲澈發問的機會,雲澈只得調整身姿,老老實實的坐回天池之中,

    沐玄音從空中落下,來到他的身前,右手輕挽,點點藍光閃現,每一次藍光的閃現,都伴隨着一股冰寒刺骨,卻又浩瀚如滄海的氣息。

    而這些藍光和氣息隨着沐玄音的玉指輕點,涌向了雲澈的眉心之中。

    這是……

    冰凰神血!!

    冰凰神血的氣息,雲澈並不陌生,在拜沐玄音爲師的那一天,他便被沐玄音賦予一滴,而這也是唯有沐玄音的親傳弟子纔會得到的恩賜。

    而今,沐玄音竟又賦予了他冰凰神血,而且……

    竟是整整六滴!

    冰凰血脈難以傳承,這是吟雪界遠弱於炎神界的最主要原因。而冰凰源血用一滴便會永遠少一滴,在冰凰神宗,每隔至少千年,纔會有一滴賦予宗主的親傳弟子。

    而云澈,竟是被沐玄音……賦予了七滴冰凰神血。

    這在整個吟雪界歷史上,都是從未有過之事。

    如果此事傳出,毫無疑問會舉宗震駭。

    “師尊……”

    “不得分心!”

    沐玄音厲聲道:“這六滴神血,爲師不會給予任何幫助,你必須完全依靠自己煉化!冰凰神血中蘊含的至高寒冰法則,也唯有你自己煉化纔能有所感悟,這也是你突破至神劫境的最好機會!”

    耳邊的聲音逐漸變得飄渺,雲澈的意識也已完全內斂,完全集中在了六滴冰凰神血之上。

    新的神血緩緩融入他的血脈和玄脈,他體內的龍神之血、鳳凰神血、金烏神血也都有所感應,釋放出厚重的神息,卻並未出現絲毫怪該有的排異跡象。

    沐玄音沒有離開,默然看着雲澈,感知着他身上氣息的變化。以她跨越萬年,磅礴無比的認知,她完全確信,能這般神血、神息、神體完美共存的,整個神界,整個混沌空間,也唯有云澈。

    七日之後。

    冥寒天池之上,忽然風暴捲起,混亂的氣息從四面八方,甚至天池之中爭相向雲澈涌去。雲澈身上的氣息出現了剎那的消失,然後又在下一個剎那猛烈爆發,周圍的天池之水被直接斥開,捲起一個頗大的渦流。

    雲澈的眼睛緩緩睜開,也是這一瞬間,天池之上,所有的冰靈停止了優雅蔓舞,全部如瘋狂了一般涌向雲澈,在他的身邊爭相飛舞,並伴隨着陣陣興奮的微鳴,而且久久不散。

    雲澈緩緩的擡起手,感受着自己身上、玄脈中涌動的力量:“這是……神……劫……境……”

    沐玄音整整兩年拋卻其它,傾盡一切心力的指引,重新的築基,在封閉環境中不分日夜的苦修,吟雪界最頂級的靈藥,最頂級的環境,最後,又加以整整六滴冰凰神血……

    兩年,雲澈終於突破神魂境,成就神劫!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一刻。甚至,他以前從不認爲自己能夠依靠修煉做到,在他認知中唯一能幫他成就這一奢望的,唯有乾坤五瓊丹。

    但他此刻成就的神劫境,卻全然沒有依靠乾坤五瓊丹,而是靠修煉所成,這是他兩年前絕不曾想過的。

    他本該興奮、欣喜若狂,但此時的雲澈卻是一片平靜,心中唯有深深的滿足和平和的喜悅。

    曾經無比奢望,無比渴求的結果,在這一刻變得如此理所當然,順理成章。

    “終於……終於……”雲澈把雙手放在心中,一聲聲的呢喃着。

    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不僅玄力暴增,境界昇華,對世界的感知也會發生明顯的變化。但意外的,這一次,這種變化卻並不明顯,似有似無。

    漫天冰靈依舊在環繞他飛舞,雲澈的心情緩緩平靜,這才發現,沐玄音依舊在他的身側,似乎從未離開過。

    “很好,總算沒有讓爲師失望。”沐玄音緩緩頷首,整整兩年,這似乎是第一句首肯之語。

    “神元境軀體脫凡,神魂境靈魂蛻變,但神劫境卻不同,神劫境每個小境界的提升,就只有單純的玄力增長,而且它只有九個小境界,寓意着步步臨近九天之劫!”

    “神元境和神魂境,都屬神道的築基。而神劫境,則是一步步踏近真正的神道,但凡人修神,必遭天罰。待神劫境九級巔峯,再繼續踏前一步,便會降下雷劫。”

    “不過每個欲突破神劫境的玄者所遭遇的天劫不盡相同,天資越高,越遭天妒。九成以上的玄者在突破時會遭遇一重雷劫,但那些天資極高者,會遭遇兩重,甚至多重雷劫,且每增加一重,皆是倍增。”

    “雖然九成以上的玄者都只會遭遇一重雷劫,但依然有近六成的玄者在雷劫之下殞命,所以,神界之中,無數對性命珍惜大過玄道追求的玄者,會選擇將玄力強行壓制在神劫境,終生都不突破。”

    這些,在雲澈初臨神界時,沐冰雲都和他講述過,而且要詳細的多。雲澈依然認真的聽完。

    “關於神劫境,爲師以前也曾有所提及,此番爲師詳說這些,是要你牢記一件事。”

    沐玄音音調肅下:“在將來,你的玄力達到神劫境九級巔峯,臨近突破之時,必須馬上告知爲師,斷然不可自行踏出那一步!”

    “你的本質終究是人,但你身上卻混雜了太多堪稱逆世的東西。你的天資之高,你的心中也自該明瞭,到了那個時候,妄自踏出那一步,所降下的,必定是遠勝常人的天劫,你可明白?”

    “是。”雲澈重重點頭:“弟子會謹記師尊教誨。”

    他才初入神劫境,想要達到神劫境巔峯,就算以他的天賦,至少也是十年之後的事。

    “另外,你要記得,寒冰之威雖弱於火焰,但其諸多變幻,則遠非金烏炎鳳凰炎可比。如今你的冰凰封神典已然大成,該如何善用,只能靠你在與他們交手中自行領悟。”

    “是,弟子謹記。”雲澈恭敬應聲。

    “既然都記住了,那就稍做準備,然後去往宙天神界參加你一心所念的玄神大會。再有三天,便是玄神大會的召開之期。”

    沐玄音語調平淡之極,雲澈卻是如遭雷擊,一下子從天池中跳了起來:“什麼?三……三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