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說,我當初之所以能戰勝焚絕塵,也是因為紅兒?」雲澈驚訝道。E┡.

    「哼,不然呢?」

    「……」雲澈頓時滿腹鬱悶,他在戰勝焚絕塵后,一直以及自己的實力已經堪比君玄境六級之境,原來竟然是因為紅兒!

    怪不得,那日和焚絕塵交手時,他的氣場無比恐怖,卻現那黑暗玄力遠遠不如氣場所釋放的那般強大……他那時就覺得萬分奇怪,但全然沒想到紅兒身上,還以為是焚絕塵無法完全駕馭那股外來黑暗玄力所致。

    劫天誅魔劍釋放的朱紅光芒下,原本只有一片混沌黑暗的弒月魔窟變得無比清晰,就連角落的小石子都看的一清二楚,自然也看清了弒月魔君的全貌……身長近一丈五尺,身上黑光蔽體,裸露出的皮膚呈深灰之色。頭卻是蒼白一片,直垂至腳下。

    乍看之下,他除了體型巨大,膚色深灰,外貌竟是和人類基本毫無差別。經歷了百萬年的封印折磨和一萬年的不見天日,雲澈本以為他的外貌必定是無比醜惡,蒼老如鬼,但意外的,他此時的表情雖然痛苦猙獰,但面孔以人類的審美觀而言,卻是格外英俊,年齡看上去,也不過人類的三十來歲而已。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誅魔劍!」

    弒月魔君終於站起,但上身佝僂,捂著胸口傷痕的灰色手掌在抖,指縫之間,那道朱紅光芒毫無微弱的跡象。

    「劍靈神族……是第一個被滅絕的神族……這世上不可能還存在誅魔劍!」弒月魔君的聲音依然充斥著痛苦,這世上除了誅魔劍,或許沒有什麼能讓能憑一道半尺長的傷口讓一具真正的魔軀持續如此長久的折磨。

    「劍光……」弒月魔君的眼睛放大,暴吼道:「誅魔劍是白色的劍光……那不是誅魔劍!!你手裡的劍是什麼劍!是從哪裡來的?」

    茉莉:「……」

    「哼,你管我的劍是從哪裡來的,你只需要知道你會死在這把劍下……就足夠了!」雲澈將劫天劍橫在身前,臉上再也沒有了半分先前的忌憚的退怯,反而儘是無比自信,彷彿勝券在握的冷笑。

    雲澈的心理變化,茉莉自然感知的清清楚楚,她忽然說道:「你是不是自信過頭了?弒月魔君剛才的攻擊,最多用了一半力量,你能傷了他,也只是他猝不及防。雖然紅兒的力量對他的力量有著極強的剋制,絕不代表你就一定能勝了他!他的力量之雄厚,要遠遠的勝過你!完全足以彌補紅兒對他的剋制。」

    「我知道。」雲澈雙手攥緊劫天劍,聲音里居然帶上了些許的興奮:「我大致能感覺的到他的強大。他先前帶給我的,是完全不可能戰勝的可怕感覺。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喚出紅兒以後,這種感覺就完全消失了。現在非但沒有一丁點害怕,反而……簡直要比當初面對焚絕塵時還輕鬆和興奮。」

    茉莉:「……?」

    奇怪,神聖之力和惡魔之力是相互畏懼,相互克制。雲澈本身並非聖靈之軀,也沒有聖靈之力,所以會因紅兒的存在而單方面克制弒月魔君的魔軀和力量。

    但也只是魔軀和力量!而影響不到靈魂層面!

    無論生靈層面,靈魂層面,還是力量層面,弒月魔君都要全面凌駕於雲澈,所以不要說力量遠雲澈,就算是兩人力量持平,雲澈也必然受到壓制,尤其是靈魂層面的壓制……之前那種不可戰勝的恐懼,是再正常不過的表現。

    但為什麼雲澈的恐懼之態完全消失,氣勢凌然。反而是弒月魔君……如果是同一個級別的神手持誅魔劍,他或許會畏懼。但面對實力遠遠遜於他的雲澈,為什麼畏懼之態會這麼強烈?

    關於誅魔劍的記載和記憶,從未提到過它可以在靈魂層面對魔產生壓制。

    對了,紅兒並非是單純的誅魔劍!她所化之劍的形態、光芒,都和傳說中的誅魔劍完全不同……

    但是,能對魔產生如此大幅度,簡直越層面的靈魂壓制……世上,根本不應該存在這種東西才對!在所有關於上古時代的記載和記憶傳承中,也從來未有……以神與魔的層面,也根本不可能存在。

    除非……是高階層的魔或神,對低階層的魔或神……那種純粹的層面壓制!

    「……」雲澈在情緒上劇烈到過於異常的表現,讓茉莉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很好!」弒月魔君的面孔憤怒的扭曲著,他緩緩直起身體,向雲澈走近:「那把劍是怎麼回事,對本王並不重要!因為結果都是一樣的!區區一個低等生物,竟然讓本王感覺到了疼痛……罪無可赦!」

    「本王先將你全身的骨頭化成粉末!!」

    聲音落下,弒月魔君全身黑氣升騰,距離雲澈,也只剩百步之遙。他本以為,自己一步步的靠近,對雲澈而言就如死神的步步近逼,會讓他恐懼到全身抖,心膽欲裂,然後向之前那樣轉身潰逃……但是這次,他看到的卻始終是雲澈滿臉的冷笑,隨著他的靠近,他的面孔非但沒有露出恐懼,反而目光越是興奮,就連玄力氣場也毫無混亂之態。

    反而是他,每靠近一步,心魂就彷彿被多壓上了一塊巨石,越來越沉重。尤其是雲澈手中之劍所釋放的光芒,讓他全身難受,始終不敢直視。而這被他視作自己命源魂源巨損之下對光明的排斥反應,直到他猛然凝目看向雲澈,也同時將那朱紅巨劍的光芒與外形完全的納入視線之中……

    那一瞬間,他的腳步停止,一雙瞳孔瞬間放大的幾欲炸裂。

    「劫……劫天魔神劍!!」

    茉莉:「……!!!?」

    噗通……

    弒月魔君身體顫盪間,竟是腳下一軟,一下子單膝跪到了地上,全身如同篩子一般劇烈抖著。猶如看到了世上最恐懼、最無法相信的場景。

    這所有的異常,比之之前喊出「誅魔劍」三個字時還要強烈百倍!

    「又是怎麼回事?」雲澈本已做好了全力轟擊的準備,沒想到弒月魔君忽然間像是被嚇掉了魂魄。他動了動眉頭,一臉迷惑的看著弒月魔君……這傢伙不會真的因太久的死寂而早已心神不正常了吧?

    「他剛才在喊……劫天魔神劍?嗯?」雲澈忽然道:「對了!紅兒所化的劍,除了『誅魔』二字之外,還刻印著『劫天』二字。他剛才喊了『誅魔劍』,現在又喊了『劫天魔神劍』,合起來的便和紅兒所化之劍很是契合。難道他知道紅兒的來歷?畢竟,他和紅兒一樣,都是來自上古時代!」

    「……現在沒必要管這些!」茉莉的聲音有些異樣,卻沒有回應雲澈的疑問:「記得我之前說的話,不要留任何餘力,不許一切代價和底牌,一定要殺了弒月魔君!現在,他的魔軀和力量都受紅兒克制,再加上他把武器丟到了天玄大6,因而在武器上,你也佔據絕對優勢……拚死一搏!一定有殺了他的可能!」

    「好!」雲澈迅收心,全身火焰爆燃,殺氣凜然。

    「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弒月魔君在狂亂的低吼,又似乎是自言自語:「外貌……一模一樣……還有這種魔威……不!不可能……絕不可能!顏色不一樣……就算真的是……又怎麼可能會有誅魔劍的氣息……」

    弒月魔君在這時猛的抬頭,向雲澈咆哮道:「那把劍……到底是什麼劍,是從哪裡來的!!」

    他剛才還喊過那把劍的來歷已經並不重要……此時,卻在向雲澈吼叫著之前吼過的話,而且吼叫的更加暴躁。

    「你廢話真多!」雲澈冷冷的回答,然後身影一晃,已是主動沖向弒月魔君:「你還是死了之後去問閻王吧!!」

    雲澈的話讓弒月魔君眼瞳之中魔光大盛,他竟在一個人類面前露出了恐懼和狼狽之態,更是讓他怒火爆炸:「待本王廢了你,再搜了你的魂!!」

    他已改變主意,暫不殺雲澈……顯然,他無比想知道雲澈手中的朱紅巨劍究竟是怎麼回事!

    弒月魔君全身魔氣澎湃,背上亮起了深灰色的魔紋,須臾,翻滾的黑暗魔氣他身後凝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虛影,這黑色虛影足有幾十丈高,分成九股,扭動間就如傳說中的惡獸九頭蛇!

    一股股暴虐、痛苦、瘋狂的氣息從中流散出來,帶動弒月魔窟中的氣息完全暴動,然後化作九股黑暗氣息直撲雲澈。

    「這是永夜幻魔典中的永夜九殤!帶有九種極端的負面神念,未傷敵,先摧心!」茉莉快提醒道。

    雲澈凌然不懼,嘴角一抹冷笑,全身骨節咔咔咔作響,近百萬斤的劫天劍橫空一揮,重劍之力席捲著金烏之炎,瞬間化作一道勢欲鋪天蓋地的火焰風暴,撞上了九道黑暗魔氣。

    黑暗魔氣被火焰風暴吞沒,一時間空間盡碎,風雲色變,震耳的氣爆聲與刺耳的吞噬聲久久不息,慘烈之極。

    就雲澈和弒月魔君的力量層面而言,弒月魔窟這個戰場雖然無比之堅韌,但卻實在太小,兩人力量的激撞之下,整個世界都在顫抖。雲澈身體衣衫鼓破,眼瞳放射著深邃的紅芒,劫天劍一次次轟出,每一次都引得天地錚鳴。

    轟轟轟……

    雲澈連轟十幾劍,將弒月魔君的九道魔氣阻在了十丈之外,沒有一絲近體。看到自己近七成力量的一擊竟眼看著要被完全轟散,弒月魔君身影爆射,一雙猶如來自深淵的黑手帶著深邃到極點的黑暗魔氣,直抓雲澈喉嚨。

    轟!!

    劍爪相接,赤紅的炎光與漆黑的魔息同時迸。雲澈軀體一震,上身彎折,心裡微微吃驚……這弒月魔君竟是以包裹著黑暗力量的手掌抵住了他的劫天劍!

    單憑這一點,若不是劫天劍在手,他斷然不可能是弒月魔君的對手。

    而弒月魔君心中更是比他震驚百倍!他震驚於自己身為高貴的魔,力量竟被一個低等的人類所抵擋!

    他更震驚於……自己的力量在轟到朱紅巨劍上時,竟是忽然減弱!如同被什麼東西憑空卸去了一般!

    啪啪啪……

    雲澈全身骨骼如爆裂了一般響動著,本就呈淡赤紅色的眼神凝滿了狂暴的殺氣,方才的力量餘波尚未完全散開,他已驟然翻身,一劍轟向弒月魔君。

    「卑賤的人類……就憑你也妄想和本王匹敵!!」

    弒月魔君怒極咆哮,雙爪齊出,漆黑的魔光瞬間暴漲至數十丈,勢要將劫天劍摧成碎片,噬成虛無。

    轟轟轟轟……

    炎光爆裂,暗光肆虐,數息之間,炎光與魔光便已連撞百次,這個狹小的空間頓時掀起了末日般的災難……若非是弒月魔窟,縱然是一個千里島嶼,此刻也已然被摧成虛無。

    ————————————

    蒼風國,蒼風皇城,皇宮主殿。

    鳳椅之上,蒼月月容微盈淡笑,神態恬靜平和,手裡正拿著一副玉簡翻閱。

    這時,從傳音玉上傳來輕微的玄力波動。

    蒼月放下玉簡,將傳音玉拿在手中,上面傳來的,是蕭泠汐的聲音……聲音急促,還隱隱帶著哭腔。

    「……什麼!」聽完蕭泠汐的傳音,蒼月猛的站起,月眉緊緊蹙在一起。

    快思慮一番,她拿起傳音玉,向蕭泠汐傳音道:「泠汐,你不要著急,先全力安撫好七妹的情緒,千萬不可動了胎氣!我馬上想辦法傳音給夫君。」

    放下傳音玉,蒼月緊蹙的鳳眉久久沒有舒展,她低語道:「夫君現在三十萬里之外的至尊海殿。最高等的傳音符也只能傳音十萬里之距……」

    「唯有冰雲仙宮!或許有辦法傳音給夫君!」

    「來人!傳東方府主和秦府主!!」蒼風急聲喊道。

    傳音符最高等的為十萬里傳音符,而且昂貴無比。但也絕無可能傳音到三十萬里之外的至尊海殿。冰雲仙宮是她所能想到的唯一希望……但偏偏,冰雲仙宮中她留有傳音印記的,只有雲澈、鳳雪児和夏傾月,但他們三人此刻都不在冰雲仙宮之中。

    須臾,東方休和秦無傷快步到來。

    「秦府主!」蒼月快迎上,來不及招呼,直接說道:「你立即傳音蒼風各大玄府,令各大玄府近三日之內放下一切他事,在所屬區域全力尋找蕭雲的蹤跡!」

    「蕭雲?」秦無傷和東方休同時一驚:「生什麼事了!?」

    「蕭雲在兩個時辰前失蹤了。」蒼月肅然說道:「其他人不見兩個時辰並不足怪,但蕭雲平日里極少離開他的妻子半步,此番忽然不見,絕非尋常!秦府主,時間緊迫,來不及過多解釋猜想,你知曉蕭雲的年齡樣貌,失蹤前所穿為一身素白長衣,腰纏白束……去通知各大玄府!但切記,要眾玄府隱秘搜尋,斷然不可聲張!若現蹤跡,第一時間傳音來報!」

    「是!」秦無傷深感事態嚴重,沒有再多言,領命快步而去。

    「可否要加派人手前往流雲城?」東方休道。

    蒼月緩緩搖頭:「蕭雲夫婦的玄力,縱然放在天劍山莊都無人可敵。對方卻可以把蕭雲無聲無息的擄走,若他們想對其他人下手,縱然再多的人手,也根本無濟於事。」

    「東方府主,夫……雲澈他現在至尊海殿,唯有冰雲仙宮有可能聯繫到他!我要你馬上出,日夜兼程,無論如何,也要在十二個時辰之內到達冰雲仙宮,告知她們此事!她們自然會知道怎麼做。」

    東風休微微頷,便已飛身而起,消失於大殿,直赴北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