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越是潛心修煉,越是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神界的那些巔峯強者動不動閉關幾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是常有之事。被“封禁”在冥寒天池的雲澈時刻感受着自己力量的變化和增長,渾然不覺已距離玄神大會如此之近。

    沐玄音也始終沒有提醒過他,顯然,是不讓他有點分心。

    “這兩年間,四大王界分別在九百個星界設下了直接通往宙天神界的次元陣,最近的一個,就在我吟雪界南境,所以時間足夠,不必擔心。”

    “……是。”雲澈這才心跳一緩……白嚇出一身冷汗。

    連通整個東神域,整整九百個直往宙天神界的次元陣……以東神域的龐大,這是何等驚人的手筆。

    單就這一點,便可以看出四大王界對這場玄神大會的重視,以及其不同尋常。

    “你現已完成突破,有了進入宙天神界的資格。你既可作爲受邀觀戰者前往,亦可作爲參戰者。但,如今舉世皆知,這次的玄神大會的預選,將在宙天珠之內的世界進行。宙天珠作爲唯一現世的玄天至寶,其擁有着整個混沌空間最高層面的力量法則,能進入宙天珠內,沐浴宙天神息,必有極大裨益,這也是這次玄神大會引得無數星界和玄者癡狂的主因。”

    “如今你既已修成神劫,就沒有理由錯過這個機會。”

    “另外,我們吟雪界終究只是中位星界,到了宙天神界,也只會落於下席,想要主動接觸王界那個層面的人,幾乎毫無機會可言。而作爲參戰者,被天殺星神發現你的可能性反而要大的多。”

    “因而此次,你便以參賽者身份,隨冰雲渙之他們前往宙天神界,到了那邊會如何,便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但切記,你與天殺星神之事遠比你想象的要禁忌,絕不能有半絲暴露……包括所有天殺星神傳授你的東西。你們縱然相見,也不能被任何其他人知曉。”

    “若無緣相見,或者說她不肯見你,那最好不過。”沐玄音冰眸側過:“記住你曾說過的話,若一切未能如願,那便放下執念,再不執着此事,之後你是準備回藍極星,還是留在吟雪界,到時再論。”

    “……是。”雲澈點頭。

    但他迴應之前,持續了整整三息的遲疑。

    這時,雲澈才忽然從沐玄音的話中察覺到什麼,驚訝道:“師尊,你的意思……難道你不一起去宙天神界?”

    沐玄音看了他一眼,卻沒有回答,雪手輕拂,冥寒天池的結界緩緩向兩邊分開:“走吧。”

    結界打開,雲澈還未走出,便一眼看到一行人正整齊恭敬的等在外面。

    大長老沐渙之爲首,身側是沐冰雲,後方是八個冰凰長老和冰凰宮主,再向後,則是一衆年輕的冰凰弟子,一眼望去,大概有六七百人,看其裝束,赫然全部是冰凰神殿的弟子。

    這些神殿弟子的個個身負極重的冰寒氣息,修爲全部在神劫境。

    而這些人,是冰凰神宗這一代最頂尖的弟子,亦是冰凰神宗的未來。

    “恭迎宗主。”沐玄音身影走出的剎那,衆長老、宮主、弟子全部俯身跪下,頭部直觸雪中,沐玄音未發聲,他們一動不動。

    雲澈的眼前剎那恍惚。

    他想到了當年初入冥寒天池,宗主臨空的那一幕……全宗上下,上至長老,下至冰凰宮弟子,全部卑身跪拜,如敬神明。

    這些年,他一直跟在沐玄音身邊,每日都可以見到她,每日都要聆聽她的教誨和與她交手,不知不覺間,竟是有些遺忘了,自己的師尊,是那個如在天闕,全界無人不敬,無人不懼,無人敢逆,一言屠萬生,一怒燬炎神界十三個從屬星界的吟雪界王。

    而這兩年間,面對犯下大錯被抓回來的他,沐玄音從未要求他跪過……

    “起身吧。”沐玄音說話間,神識已從所有人身上掃過:“渙之,此次宙天神界之行,便以你爲主,無須過於爭勝,安然歸來即可,能有所收穫自然最好。”

    “……是。”沐渙之一愣,俯首回答,但馬上又猛的擡頭:“宗主,難道你不準備前往宙天神界?”

    “本王自有緣由。”沐玄音沒有解釋:“坦之、芸鵲、殘風……這些弟子是我宗未來的基石,護好他們的周全。”

    沐玄音交代完那些前往宙天神界的長老與宮主,目光忽然轉向沐冰雲,音調也變得重了三分:“冰雲,你看好雲澈,不可讓他闖禍!”

    雲澈:“……”

    異樣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全部集中向雲澈,帶領參戰弟子的長老宮主共有十人,其他九人照拂七百弟子,而無論實力、地位都最高的沐冰雲……沐玄音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她全力看好雲澈一個人!

    話外音基本是其他的可以什麼都不管……

    “是,請宗主放心。”沐冰雲輕輕頷首。

    “去吧。”

    沐玄音雪袖一拂,頓時風雪飛舞,所有人都被卷至高空早已停駐多時的玄舟之上。

    玄舟啓動,刺穿層層暴雪寒風,直飛吟雪南境。

    目視玄舟遠去,沐玄音瞳眸中的冰寒緩緩融開……

    “有天狼星神干涉,天殺星神必定會到場玄神大會。”自語之後,沐玄音輕輕一嘆:“希望,能如他所願吧。”

    ————————————

    “含玉,妃雪,此次玄神大會,要取得高名次,還是要依靠你們兩人。”

    玄舟之上,大長老沐渙之向所有弟子囑咐着。

    沐妃雪的外貌毫無變化,依然如冰雪畫卷中走出的神女,但似乎變得更加的清冷,縱然離她幾步之遙,也全然感覺不到她有任何的情感波動,唯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意。

    沐含玉是沐渙之親授的首席弟子,亦是所有參戰弟子中玄力修爲最高者,和沐妃雪一樣都是神劫境八級。但他的年齡卻幾乎是沐妃雪的兩倍,因而在天賦和未來上可謂相差極遠。

    沐妃雪毫無迴應。沐含玉躬身肅然道:“師尊放心,弟子定會全力以赴,絕不給宗門丟臉。”

    “不過,”沐渙之的神色有些複雜:“宗主剛纔倒也說了,此次也不必過分爭勝……總之,盡力而爲吧。這種機會,畢生只有一次,至少不要辜負自己的天賦和這些年的辛苦。”

    “是!”衆弟子整齊應聲。

    其他長老和宮主也都是神色複雜,然後目光都瞥向了雲澈。

    當年宙天之音傳遍東神域所有角落,這場註定非同尋常的玄神大會牽動了所有星界的神經。而進入宙天珠這個亙古未有的機會,註定會讓所有星界不惜一切的將盡可能多的弟子送入玄神大會。

    冰凰神宗也是如此,宙天之音不久後,冥寒天池便歷史首次大規模對年輕弟子開放,而這是沐玄音的親令,可見她對這次玄神大會的重視。

    冰凰神宗也無比緊促的進入了玄神大會的籌備之中,衆長老、宮主都曾確信,繼大開冥寒天池後,沐玄音必會將更多心力投入至玄神大會,甚至有可能親力指導神殿弟子。

    但讓他們無法理解的是,沐玄音那之後卻再未着手過玄神大會之事,尤其在這兩年間,還將一切事物都撇給了沐渙之和沐冰雲,對所有星界都重視到極點的玄神大會連一句過問都沒有。

    至於冥寒天池,再未對任何一個弟子開放過。

    而他們隱隱知道的,沐玄音並不是在閉關,而是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雲澈身上。

    這無疑是在清晰的告訴他們一件事,在沐玄音眼裏,雲澈一個人,要比全宗的玄神大會還要重要……

    當初雲澈直入天池千丈,拜師大典上大敗火破雲的景象,他們歷歷在目,雲澈的寒冰天賦在吟雪界堪稱曠古絕今,他們絕無懷疑,他會得到沐玄音的特殊對待,任何人都不覺得奇怪。

    就如冰凰弟子還要分神殿、冰凰宮、寒雪殿、落雪宮四個階層,越是天才的弟子,當然該享受更好的資源,更高的對待,這無論在什麼位面,都可以說是最基本的規則。

    但沐玄音對雲澈的重視,卻着實太誇張了一些。再加之沐玄音的性情和歷年的親傳弟子……幾乎都讓人有些無法理解。

    雖然從未有人敢如此說過,但冰凰神宗所有長老宮主都如此想,無一例外。

    “雲澈,你居然真的突破至神劫境了。”看着雲澈,沐渙之滿臉驚歎:“一個月前,我向宗主提及前往宙天神界一事時,宗主言你即將成就神劫,到時一同前往,當時我還有三分猶疑,如今看來,我居然質疑宗主之能,簡直愚鈍,哈哈哈。”

    “呵呵,宗主之能自然不必懷疑,而云澈的天資,亦是主因。”三長老沐坦之也嘆道:“這般進境,怕是比之當年的宗主,也不逞多讓。”

    沐冰雲輕語道:“三年時間,從君玄境踏入神劫境,宗主當年,也遠遠不及。”

    一句話,讓沐渙之和沐坦之同時面孔僵住,其他聽到此言的長老宮主也都是眼波動盪,心中震顫不休。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對時間的概念早已模糊。他們幾乎忘了,雲澈當年進入冰凰神宗時,玄力只有君玄境,連神道都未踏入。

    而那時距現在,只有短短三年。

    三年時間,橫跨神道這個天塹,連破三個大境界……

    “唉,可惜啊。”沐渙之一聲重嘆:“這玄神大會太早了,若是再晚上二三十萬年,我吟雪界或許又會有一人,像當年的宗主一樣在玄神大會上名動八方。”

    玄舟很大,衆神殿弟子大都端坐於地,閉目養神,期待着近在咫尺的玄神大會。但他們的目光和神識總是會不受控制的飄向雲澈所在的方向,驚訝、羨慕、嫉妒,還有些敬畏……

    同爲冰凰弟子,但他們無一敢近,也無一敢向前搭話。在所有人中,雲澈的玄力明明是最低的,卻讓他們感覺到一種天壤之別……每日陪伴宗主左右,還被宗主撇開宗門大事來全力栽培,這是他們身爲神殿弟子都做夢不敢想的待遇。

    “妃雪,你和雲澈也有兩年多沒見了吧。玄神大會之前,你們兩個不如……哎哎,妃雪!”

    在沐渙之的叫喊聲中,沐妃雪的身影卻是逐漸遠去,站立於玄舟之翼,靜沐飛雪。

    “這孩子,和冰雲丫頭倒是越來越像了。”沐渙之一臉的尷尬。

    雲澈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沐妃雪的背影,許久的停駐後才緩緩移開。

    小仙女……

    每次想起楚月嬋,雲澈的心境都會出現許久的波動,他來到玄舟一側,看着吟雪界的無際蒼白,心緒才緩緩平息下來。

    馬上就可以到宙天神界。

    終於,可以離茉莉很近很近。

    如果,這一次依然沒能見到茉莉,我真的會甘心就此放下,不再執着嗎……

    金烏神靈說我五年之內見不到茉莉,今生就再也不可能見到她,究竟是什麼意思……

    爲了見到茉莉,我離開了藍極星,離開了父母,離開了綵衣、泠汐、月兒、苓兒……甚至沒有完成和雪児的婚事,三年了,我已經太過對不起他們,此次宙天界之行後,無論什麼結果,我真的還有任何理由留在這裏嗎……

    還有傾月,你到底去了哪裏,一直杳無音訊,茉莉說你擁有冰雪琉璃心,受天道庇佑,我也一直相信你平安無事……但你到底身在何處,我不在藍極星這三年,你是否已經歸來?

    “看來,你的心並不平靜。”

    一個輕柔的聲音響起在雲澈耳邊,沐冰雲來到他的身側,雪紗白裳,仙姿卓然。

    “冰雲宮主。”雲澈連忙側過身來:“這些年一直奢望着這一天,如今近在眼前,反而有些彷徨。”

    “因爲你在意,所以會如此。”沐冰雲柔然道:“你已盡全力,剩下的便是看天命了。無論結果如何,你都該坦然受之。而且那人畢竟是天殺星神……諸多禁忌,相信你師尊必定都交待你了。”

    雲澈輕輕點頭,然後忽然道:“冰雲宮主,師尊她……爲什麼不和我們一起前往宙天神界?”

    “……”沐冰雲短暫猶豫,終於還是道:“兩年前,你被你師尊帶回來時,可有注意到她實力上的變化?”

    雲澈微怔,隨之道:“難道說……”

    沐冰雲徐徐道:“你師尊體內有着冰凰先祖親賜的冰凰神魂,神魂之中還蘊着冰凰源力。以人之軀想要融合神之源力,哪怕微小的一絲,也要極其漫長的時間。你師尊用了足足萬年,也才覺醒三成,但葬神火獄重傷之後,卻是忽然覺醒至七成之多,玄力也自然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

    沐冰雲的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晃過雲澈的眸光復雜無比。

    “所以,師尊是怕引起他人注意?”雲澈有些瞭然。

    沐冰雲輕輕頷首:“到了你師尊那個層面,每一絲微小的進境都難如登天。哪怕千年毫無進境,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你師尊實力短時間內大漲,必定引人側目,會有可能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尤其,那可是玄神大會,東神域所有最恐怖的人物都會到場。”

    “你師尊因修爲和相貌,在東神域本就極負盛名,七百年前,亦曾到場過上一屆的玄神大會。對你師尊有異心者本就極多,短短七百年修爲卻有了很大變化,想不引人側目都難。她雖對你極不放心,但也不得不如此選擇。”

    “原來如此。”雲澈終於明瞭。當初他問及沐玄音爲什麼會那麼快傷勢、玄力痊癒,沐玄音告訴他的,也是神魂覺醒……但只有那麼簡單的一句。

    “那師尊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境界,提升真的很大嗎?”雲澈問道。

    “……我不知道。”沐冰雲輕語道:“不過,她如此記掛於你,卻做出如此選擇,應該提升很大吧。”

    “或許,還要超出我的預想。”

    彷彿無止無盡的飛雪中,玄舟穿過了小半個吟雪界,終於落在了一片茫茫雪原上。

    這裏,是吟雪界的南境,常年靜寂,唯有飛雪。而最近幾個月,這裏的雪層卻覆上了一層又一層的足跡。

    神界大部分的星界都是開放的,各大星界,包括來自下界的玄者也可自由進出。但如王界這般存在,卻基本都不會允許任何外界之人踏入——除了西神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