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本王,天助本王!!」

    弒月魔君一邊狂奔,一邊大笑,笑的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肆意張狂。E┡Ω『.幽冥婆羅花每二十四年綻放一次,也是他每二十四年間最為渴盼的一刻。而這一次,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動數倍!!

    因為吞食幽冥婆羅花,不但可以修復他破損不堪的魂源,還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恢復他的魂力、生命力、玄力,就連傷勢的恢復也會加快數倍!以往,這些對他毫無作用,但此刻,卻將完全扭曲他此刻,以及未來的命運!!

    這些天,他停留在幽冥婆羅花的上方,每時每刻都死死盯視著,等待著它完全綻放的那一刻。如今它終於完全綻放,就如蒼天恩賜一般,綻放在他最為需要的一刻。

    將這枚完全綻開的幽冥婆羅花吞食,只需短短二十息,他的黑暗玄力就能恢復大半!和雲澈的惡戰,他的局勢只是稍稍劣於雲澈,而這種程度的恢復,必會讓他反過來將雲澈完全碾壓!

    「千萬要追上他!!如果被他吞食了幽冥婆羅花,你必死無疑!!」茉莉的聲音無比沉重和憤恨……以她的力量,在其他任何地方,要滅掉弒月魔君,只需一瞬間!

    但偏偏在這裡,她不要說釋放力量,就連離開雲澈的身體都不能!

    雲澈玄力全開,牙齒幾乎咬碎,幻光雷極更是施展到極致。論玄力消耗,他和弒月魔君大致相近,但論傷勢,弒月魔君要比他重上一些,再加上他度本就強於弒月魔君,所以極限度之下,他與弒月魔君快拉近,轉眼之間,已是強行拉近到只有四五十丈之距。

    但由於本就內外皆傷,如今玄力又是極限釋放且全部集中於度,頓時讓他的傷勢非但沒有平緩,反而快惡化……但如此情境,他已是完全顧不得這些。

    應該……可以追上!!

    數息之間,已是沖至弒月魔窟深處,雲澈距離弒月魔君也只剩不到三十丈之距,耳邊來自幽冥婆羅花的哭笑聲也愈加清晰。

    茉莉忽然意識到了什麼,驚聲道:「等等!不要再追了!!」

    而這時,雲澈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抹夢幻一般的幽冥紫光。

    先前微攏的幽冥婆羅花終於盛開,九枚完全綻開的花瓣呈環狀均勻排列,釋放著深邃到極點的幽紫光芒。在黑暗之中,幽紫的光芒掩下了一切,看不到花托花蕊,也看不到了不斷搖曳的枝莖。九枚花瓣彷彿是獨立飄浮於在黑暗的世界里,釋放著神秘而危險的魅惑紫光。

    而落在雲澈瞳孔之中……他卻彷彿忽然看到了九隻惡魔的眼瞳!!

    弒月魔君已衝到了幽冥婆羅花的前方,口中出更加張狂的大笑,他察覺到了後方快迫近的雲澈,卻沒有回頭,沾血的嘴角斜起一抹冰冷的嘲笑。

    叮!

    雲澈眼前的世界忽然從點綴著紫光的黑暗,一下子變成了點綴著紫光的蒼白,就連耳邊也突然變得安靜起來……全奔行所帶起的風雷之音,消失的無影無蹤。

    惟獨只剩下幽冥婆羅花的鬼哭之音。

    整個世界,彷彿在一瞬間忽然變成了空白。

    蒼白的世界里,紫光的光芒在快的放大著,逐漸的要蔓延至整個世界。鬼哭之音也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甚至越來越悅耳動聽……從最初的陰森刺骨,逐漸悅耳的猶若天籟……

    紫色的世界,悅耳的聲響,勾織起一個讓人沉醉的夢幻之境。夢境之中,出現了一幅幅熟悉的畫面和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蒼月、鳳雪児、蕭泠汐、夏傾月、楚月嬋、小妖后……她們一個接一個的出現,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最溫暖美麗的笑顏,一雙比一雙美麗的瞳孔柔柔的注視著他,然後在紫色的世界中緩緩的遠去……

    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

    「雲澈!馬上後撤!!」

    一聲厲喝,忽然如驚雷一般在紫色的世界中響起。

    乒!!

    紫色的夢境世界瞬間分崩離析,所有的幻象消失,而巨大的痛苦,也如萬千鋼針一般刺向雲澈的心魂,讓他一下子抱住頭,口中出痛苦的嘶叫。

    他感覺到彷彿有無數只黑暗的手掌在撕扯著他的靈魂,想要將他的所有記憶、意志、信念……活生生的從他的軀體里撕扯出來!

    靈魂的攻擊和對撞,他經歷過太多次,但沒有一次,如此刻這般恐怖和殘酷。那種靈魂被撕扯、撕裂的感覺比刀刃切入身體還要冰冷和清晰……他從不知道,也從未想過,靈魂攻擊竟然可以恐怖到如此程度!!

    靈魂的痛苦與掙扎之下,他幾乎完全失去了對力量,以及身體的控制,整個人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全身瘋狂的顫抖著,額頭上一瞬間便已冷汗遍布。

    而此刻,他距離幽冥婆羅花,還有整整二十丈的距離!!

    「快後退!!」

    茉莉如霹靂般的聲音再次響起,也讓雲澈的靈魂在劇烈的掙扎中恢復了更多的清明,他猛的大吼一聲,傾盡所有意志凝聚起一股力量,以一個極其扭曲的姿勢竭力向後躍去。

    砰!!

    雲澈的頭部狠狠撞地,又連續翻滾幾周后才終於停住。這一躍,他回翻了二三十丈的距離,靈魂被撕扯的感覺依然存在,但已減弱到他完全可以輕鬆應對的程度。

    雲澈雙手撐地,大口喘息,額頭上冷汗成排而下,瞳孔之中,也凝聚起極少出現的驚恐。

    那就是……幽冥婆羅花剝奪靈魂的能力!?

    居然會這麼可怕……為什麼會這麼可怕!!

    剛才還離的那麼遠,便已恐怖如斯!若是近到可以採摘的距離……根本無法想象!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東西存在!

    「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嗎?」茉莉滿臉沉重的說道:「幽冥婆羅花一旦完全綻開,攝魂能力之可怕將遠遠出你想象!絕不是你這個層面的人所能碰觸的!!」

    雲澈沒有回應茉莉的話,而是猛的抬頭……前方,弒月魔君已經站在了幽冥婆羅花的前方,那張灰白的面孔上布滿著得意、嘲諷的獰笑。他貪婪的看著九枚幽紫的花瓣,陶醉著它釋放出的幽冥氣息,還不忘記向狼狽的雲澈出肆意的嘲笑:「愚蠢卑賤的人類!就憑你也妄想和本王搶奪幽冥婆羅花……哈哈哈哈哈……」

    狂笑聲忽然戛然而止,弒月魔君的面孔、聲音都帶上了刻骨的憤怒與仇恨:「就是你……害的本王強行變身,命源大損!你這卑賤的性命就是死上一萬次,都難抵本王之恨!待本王吞下這幽冥婆羅花……必讓你嘗盡我魔族所有的酷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你永生永世都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他轉過頭,目光完全集中在近在咫尺的幽冥婆羅花上,先前的戾氣頓時化作激動和陶醉,伸出兩隻魔爪,魔爪之上黑光籠罩,緩慢的伸向幽冥婆羅花……動作輕緩的彷彿在碰觸他畢生最珍視的至寶。

    「嘶——」雲澈牙齒欲碎。幽冥婆羅花的可怕讓他稍稍回想便全身冷。短短几十丈的距離,卻成了他根本無法跨越的天塹!

    不行!無論如何都必須阻止他……

    我到來這裡,冒險留下,就是為了幽冥婆羅花!若是被弒月魔君吞服,不但將得不到這極有可能是世間唯一的幽冥婆羅花,連自己的命,以及茉莉和紅兒的命都會永遠留在這裡!

    無論如何都要阻止!

    無論如何!!

    弒月魔君的雙手已經捧在了幽冥婆羅花上,然後慢慢的收攏……他的動作緩慢中帶著顫抖,表情中甚至帶著狂熱和虔誠!作為遠古之魔,他從未有信仰,也沒有什麼有資格成為他的信仰。但這株有夢婆羅花對他而言卻是聖物一般的存在,如果沒有它,他早已魂飛魄散!而他能完全修復魂源,重見天日,也同樣要依賴於它!

    所以,每次採摘,他都小心到極點,唯恐損傷到它一絲一毫的枝莖。他從不將這裡的這裡氣息完全吸納殆盡,而是始終保留一定的濃郁程度,也同樣是為了維持幽冥婆羅花的存在。

    黑色的光華包裹住了幽冥婆羅花的九片花瓣,再下一息,他就可以將九片花瓣完美的採下……而就在這時,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忽然從後方襲來。

    雲澈躍身而起,重新喚出劫天劍和玄罡,幾乎是一瞬間便將全身玄力提升到極致,劍身和玄罡之上燃起淡金色的金烏之炎,然後轟然砸向前方。

    「鳳凰天狼斬!!」

    噗!!

    雲澈的雙臂再度血花四濺,巨大的反震力讓他狠狠后翻倒地。而兩道燃燒著火焰的天狼之影帶著劇烈如波濤般的空間漣漪砸向弒月魔君!

    弒月魔君完全沒想到明明玄力大耗的雲澈竟然還能轟出如此驚人的力量,而兩道天狼之影的度更是快到極致,再加上弒月魔君的集中力基本都在幽冥婆羅花的身上,等它察覺之時,兩道天狼之影已距離他只剩三尺之距。

    砰!!!

    兩道天狼炎影猛烈轟擊在了弒月魔君的後背,弒月魔君一聲慘叫,後背的黑色鱗甲頓時炸裂,黑血飈飛,露出了雖未斷裂,但已嚴重變形的脊骨。整個魔軀也如一枚炮彈般飛射出去,然後狠狠砸在百丈之外的石壁上,癱倒在地,半天沒有站起。

    「成……成功了!!」雲澈扶地起身,眼前頓時一黑,險些摔倒。剛才那記天狼斬可謂在信念之下出了他如今力量的極限,何況還要附加玄罡之力,損耗之大,讓他身體短暫虧空,差點連劫天劍都拿不穩。

    但他還沒來及多喘息幾口,瞳孔忽然猛的收縮。

    他剛才的攻擊很巧妙的避開了幽冥婆羅花。弒月魔君不想它有任何損傷,雲澈同樣不想。弒月魔君被轟開,幽冥婆羅花的枝莖毫無損。但,原本飄動在那裡的九枚紫芒……

    赫然只剩下了四枚!

    而弒月魔窟的盡頭,從弒月魔君倒下的魔軀上,卻亮起了五點幽暗的紫光!!

    「糟了!」茉莉沉聲道:「他被轟開的同時,也抓走了五枚花瓣!!」

    茉莉聲音未落,雲澈已如離弦之箭般沖了過去……他側向繞過幽冥婆羅花,如瘋了一般直取弒月魔君。

    「混蛋!!」弒月魔君掙扎著起身,後背劇痛的如被轟了一個透明窟窿。但被轟飛的過程中,他死死握緊了爪中的五枚幽冥花瓣……剛才若不是雲澈將它轟開,此時九枚花瓣已全部落入它的手中。

    看著向自己衝來的雲澈,弒月魔君暴怒的身體幾乎要炸開:「你這該死的混蛋!!你的掙扎,只會增加你馬上將要承受的痛苦!!!」

    憤怒的咆哮聲中,弒月魔君一把抓起五枚幽冥花瓣,快丟向自己的口中。

    雲澈駭然失色,嘶聲咆哮:「住口!!」

    咕嘟!!

    一個再簡直不過的吞食動作,雲澈的度就算再快上十倍也不可能來得及阻止。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五枚幽冥花瓣落入大張的魔口之中,被弒月魔君一口吞下。

    雲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