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劍君帶少女移開,其他人自然不敢打擾,各自降下。

    “冰雲宮主,那個人是?”沐冰雲剛一回來,雲澈便馬上問道。

    “他叫君無名,是名震整個神界的絕頂人物,世稱‘劍君’。”沐冰雲徐徐道,平淡的語調中帶着一分敬仰。

    “劍君……難道是劍中君王之意?”

    軒轅問天曾經的稱號爲“劍主”,意爲劍道主宰。而他也的確是天玄大陸劍道第一人……但,那是天玄大陸。

    而這個“劍君”,卻是神界給予的名號……神界的劍中君王?

    那是截然不同,浩渺蒼穹與卑微沙塵之別!

    “不錯。”沐冰雲頷首,給了雲澈一個肯定的回答:“他是東神域公認的劍道第一人,其劍道修爲之高,據說已到了常人根本無法想象和認知的神話境界。在他手中,不但天地萬物可爲劍,意念可爲劍,空間可爲劍,甚至可以‘無’中化劍,就算是我,也全然無法理解那是怎樣的境界。”

    “……”雲澈嘴脣微張,心中震撼。萬物爲劍,已是至高境界,意念爲劍,已是匪夷所思,而空間化劍,他聞所未聞,“無”中化劍……他更是聽都聽不明白。

    “雲澈,你也是以劍爲武器,你可曾注意到劍君身側女孩所背的那把劍有何不同之處?”沐冰雲忽然問道。

    雲澈遙遙看了劍君身後的白衣少女一眼,稍加思索後道:“弟子見識淺薄,並沒有覺得那把劍有什麼不同之處,毫無鋒芒氣勢,只是……似乎給人一種蒼老感。”

    沒想到,沐冰雲卻是輕輕點了點頭:“劍道強者,修爲越強,便會伴隨着愈加強大的劍意和劍威,縱然站立不動,氣息內斂,亦會讓人感覺到萬千鋒芒。但劍君身上卻讓人察覺不到任何的鋒芒劍意,這便是傳說中極致之後的返璞歸真。他人如此,劍亦如此。”

    雲澈:“……”

    “女孩身上所背的那把劍,便是劍君之劍,劍名‘無名’。”

    “君無名,劍亦無名,這是神界修煉劍道的玄者無人不知的一句話,代表劍道的至高神話。只不過,無名劍應該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鞘了。因爲縱觀整個神界,能讓君無名重執無名劍的人都太少太少。”

    “或許這麼說,你更能明白君無名的強大……他的實力,還要遠勝你的師尊。”沐冰雲看了雲澈一眼,輕語道。

    “……”雲澈默然了好一會兒,卻並沒有表露出太重的驚訝:“能在神界被稱作‘劍君’的人,在這大千世界,就算稱之爲神都爲不過吧。”

    “君無名不僅劍道和玄力已臻化境,他的輩分之高,亦是東神域之最……他如今的壽元,已是超過了五萬年。”

    “五萬年?”雲澈再露驚色。

    “五萬壽命,已是人之極致,縱然是歷屆王界之主,都從未有人能超過這個界限。所以他的輩分之高,東神域無人可及,哪怕是我和你師尊的師祖輩,在他面前都只能居之小輩。”

    五萬壽元,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雲澈默然想到禾霖給予他的五萬年壽元,他是歷史上第一個被王族木靈舍卻存在,將王族木靈珠融於其身的人。那麼,只要不中途夭折,安然一生的話,他的壽命,可以像那些主宰神界的至高神主一樣,達到五萬多年……

    或許,這也是上位星界乃至王界都如此渴求王族木靈珠的原因之一。

    “活了五萬多年,必定有極多的後人傳人,他所掌控的星界,也一定極爲強大吧。”雲澈感嘆道。

    “不,”沐冰雲卻是搖頭:“君無名不屬任何星界,亦無後人。據說當年他爲修極致劍道,不想有任何雜念牽絆,因而捨棄星界和家人,遊離於各大神域,至今未有後人。”

    “至於傳人……那個身背無名劍的女孩,便是他唯一的傳人。”

    “唯一?那看來她的資質一定高到極點吧?”雲澈詫然看向那個靜立風雪的冷淡少女。

    “據說劍君爲了找到滿意的傳人,在無數年間踏遍了東神域半數以上的星界,直到十七年前,方纔有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的傳人。而‘劍君傳人’出現之事,在當年還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沐冰雲也深深看了那個少女一眼:“你可還記得我剛纔和你提及的‘東域四神子’?”

    雲澈心中一動:“難道她……”

    “她就是東域四神子之一,有着‘無淚劍姬’之名的君惜淚!”

    “亦可能,會是東神域下一個‘劍君’。”

    “……不愧是劍君找尋了五萬年的傳人。”雲澈心中由衷的驚歎,隨之笑着道:“神界如此龐大,卻能在這裏見到這等傳說中的人物,也是極佳的運氣了。希望到了宙天神界,也能如此幸運吧。”

    沐冰雲和雲澈交談間,卻忽然感覺到劍君君無名的目光竟掃向了這邊,然後落在了雲澈的身上,饒有興趣的打量着他。

    “此子,莫名就是玄音界王新收的親傳弟子?”君無名若有所思的問道。

    其他弟子皆在後,而云澈卻單獨在前,位置甚至和沐冰雲、沐渙之平齊,因而一眼便可看出。

    “正是。”沐冰雲微微躬身道。

    君無名的目光從雲澈身上移開,稍稍皺了皺眉頭:“此子修爲尚低,但能被玄音界王收爲親傳,定有過人之處。只是……恕老朽直言,玄音界王之後,吟雪怕是難有人後繼了,或許該試着另謀出路。”

    這句話,無疑狠狠戳到了冰凰神宗的痛處,衆弟子、長老無不是臉色一黯,沐冰雲心中一嘆,輕語道:“冰雲慚愧,謝前輩提點。”

    哧……哧啦!

    上空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隨之現出一道長長的空間裂痕,伴隨着一股足以冰封天地的冰寒氣息。

    “是宗主!”沐渙之等人慌忙轉身。

    空間裂痕分開,沐玄音從中緩步走出,絕代風華瞬間讓所有冰雪都黯然無色。

    沐玄音一雙冰眸看了冰凰衆人一眼,未有言語,足踏虛空,腳步無聲的來到君無名身前,微微附身而拜:“吟雪沐玄音,拜見劍君前輩萬安。多年不見,前輩風姿更盛。此番蒞臨吟雪,玄音卻未能遠迎,還望海涵。”

    沐玄音以晚輩之禮拜之,敬重之餘亦不失界王之儀。

    “唉,你有心了。”君無名頷首示意。

    “可惜再有三日便是玄神大會之期,否則玄音定要多留前輩幾日,讓玄音示敬之時,也讓吟雪盡沾前輩仙息。”

    君無名和聲道:“你有此心便可。倒是你這次不去往宙天神界,怕是要有很多人大失所望了,呵呵。”

    “淚兒,這位便是爲師向你提起過的吟雪界王。”

    沐玄音不僅容顏傾世,其氣場、威儀亦絕非火如烈等人可比,面對沐玄音,君惜淚也不復先前的冷淡隨意,深深一禮:“君惜淚見過吟雪界王。”

    “‘無淚劍姬’之名,本王早已如雷貫耳。”沐玄音向君惜淚微微頷首,冰眸轉向君無名:“還未恭賀劍君前輩得此天設傳人。”

    聽到沐玄音此言,君無名微笑了起來:“淚兒年紀尚輕,但確是未讓老朽失望過,平生得此一傳人,於願足矣。”

    看得出來,君無名對於這個傳人不但頗爲寵溺,而且滿意之極。“於願足矣”四個字從他口中說出,分量之重,不啻萬嶽。

    “不過,論及傳人一事,”君無名音調稍轉,道:“真正的傳人,一人足矣。老朽苦尋五萬載,方得淚兒。尋一真正良才傾心授之,將來未必不能達到你的高度。資質尚可便勉強收之,縱然千個萬個,也不過是枉費心力,難承衣鉢。”

    “寧可缺,而不可濫啊!”

    聲音落下,他的目光瞥向了雲澈,迴轉之時,帶着一抹毫不掩飾的失望,口中亦是一聲很輕的嘆息。

    沐玄音的纖眉微不可察的動了一下,淡然道:“玄音心中自有思量,謝前輩提點。”

    錚!!

    蒼白的世界,一道更加蒼白的玄光忽然耀空而起,衆人等待許久的次元玄陣,在這一刻終於開啓。

    踏入其中,便可到達雲澈渴望已久的宙天神界。

    “玄陣已開,冰雲、渙之,帶衆弟子入陣。”沐玄音的目光落在雲澈身上,着重道:“澈兒,記牢爲師說過的話,不得有半分違背!”

    “是,師尊。”雲澈恭敬應聲。

    “入陣吧。”沐冰雲雪袖拂動,輕帶雲澈,向次元玄陣走去。

    但,他們剛踏出第一步,忽然間,一道尖銳無比的呼嘯聲從天而降,驟然射落在雲澈前方,一股並不強烈,卻格外霸道的氣息直襲而來,將雲澈瞬間震退半步,從前胸到雙腿如被刀切,一陣劇痛。

    一眼看去,射落而下的,赫然是一道玄氣化成的劍罡。雪層潰散,劍罡也隨之消失。

    最前方的雲澈、沐冰雲、沐渙之同時回首,後方,君惜淚緩緩收回自己的手指,冷淡無比的道:“退後,讓師尊先行。”

    雲澈眉頭一動,心中慍怒。但他人微言輕,這裏當然輪不到他說話,對方又是他師尊都要俯身的劍君和劍君傳人,他更沒有資格說什麼。

    沐渙之先是一愣,然後連忙退後一步,身軀讓開,擡手示意,笑着道:“應當如此,劍君前輩請。”

    “淚兒,不得失了禮數。”君無名出言喝止,但卻也並無太重的斥責之意,隨之又道:“也好,我們便先行一步吧。”

    “走吧。”君無名不再多言,帶起君惜淚,直飛玄陣而去。

    雖然此舉,無疑絲毫沒有給冰凰神宗顏面,但,那是劍君,而冰凰神宗只是一箇中位星界的宗門,哪怕一宗和他一人相比,層面都是天差地別,劍君先行,任誰都不會,也不敢有異議,甚至還會覺得理所當然。

    “等等!!”

    君無名和君惜淚即將落入次元玄陣之時,後方,一個冰冷威凌的聲音忽然響起,且直指君無名師徒,也讓他們的身形頓時一滯。

    “劍君前輩,此地是我吟雪之地,亦是我冰凰神宗先到。於情於理於道,皆該是我冰凰先行!請劍君前輩帶令徒退後,讓我冰凰弟子先行入陣!”

    沒有了絲毫先前面對君無名時的平和,言語間更沒有了敬重之意,字字冰冷刺心,怒意凜然。

    所有人都是一愣,隨之瞠目結舌,冰凰神宗上下俱是臉色大變,沐渙之慌聲道:“宗主,劍君前輩是前輩高人,讓劍君前輩先行,當……當無不可……”

    “閉嘴!”

    沐渙之話音未落,一聲怒斥驚得他心臟驟停,沐玄音眸若寒潭,怒聲道:“劍君到來,我冰凰神宗以禮待之,本王更是橫穿半個吟雪到此拜會,以示敬重。但劍君師徒方纔所爲,不但蔑我冰凰,還有辱我冰凰之意!你身爲宗門大長老,非但不拒,反而笑臉相對,唯唯諾諾,簡直丟盡我冰凰顏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