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糟了!!

    看著幽冥花瓣被弒月魔君一口吞下,一股涼氣從內到外蔓延至雲澈全身。

    最壞的情況,終於還是血淋淋的呈現在他眼前。

    不但他渴望拿到的幽冥婆羅花落空,弒月魔君的力量、傷勢也會快速恢復!而這裡是個絕對封閉的區域,縱然是太古玄舟都無法逃脫。偏偏茉莉在這裡根本無法現身!

    眼前,幾乎是雲澈所遭遇過的最殘酷的絕境。

    將幽冥婆羅花吞下的弒月魔君陶醉的張開雙臂,閉上眼睛,感受著幽冥花瓣的力量在體內擴散,一種無比舒適的感覺蔓延全身,直至靈魂深處,讓他全身的傷痛都幾乎消失無蹤。

    身上的黑暗氣息,也在以一個相當之快的速度回復著……雲澈,還有弒月魔君自己都感知的清清楚楚。他布滿全身的傷口上,也在這時泛起了微弱的紫光,隨之,這些傷口以快到肉眼可辨的驚人速度開始癒合。

    「哈哈哈哈!」弒月魔君狂笑著。每次吞食幽冥婆羅花,都是他最為陶醉的時刻,而這一次,他更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陶醉。想到雲澈奮力掙扎后卻只能面對絕望,他的心中,更是強烈的快意:「卑賤的人類!這一次,看你還如何在本王手中掙扎!!」

    「你馬上,就會知道徹底觸怒本王的下場!本王會讓你知道什麼是這世上最可怕的煉獄!!」

    「……」感受著弒月魔君快速提升的氣息,眼睜睜的看著他極速癒合的傷口,雲澈全身冰冷,內心下沉,但大腦卻在冰冷之中變得無比冷醒……

    越是在絕境,他往往會越為清醒!

    茉莉先前說過,以弒月魔君的狀態,吞食幽冥婆羅花后,只需短短百息,就能恢復大半的玄力和大半的傷勢!而他吞食入口的是五枚花瓣,而非完整一朵,所以這個時間應該會更長上一些。

    百息恢復大半,這個速度雖然驚世駭俗,但畢竟要百息……而不是直接絕望的瞬間!!

    幽冥婆羅花被吞食了五枚花瓣……但還留有四枚!!

    四枚幽冥花瓣的力量……說不定也足以幫助茉莉獲得新生!!就算不能,也定然會有很大的裨益。

    雲澈眉頭沉下,心念急轉……弒月魔君現在受傷極重,力量消耗也很大,在他依靠幽冥婆羅花恢復到足夠狀態之前,自己如果能殺了他……

    不!沒有如果!這是他唯一的選擇,唯一的希望……否則,弒月魔君一旦恢復起來,他必死無疑!!

    但是,弒月魔君的綜合實力和如今的狀態與他本就相距不遠,再加上他身具魔軀……先前惡戰數個時辰都沒能打掉他半條命!想在短短几十息之間將他擊斃,根本難如登天!

    但眼前的局面,已根本容不得雲澈猶豫和權衡。因為每過一息,弒月魔君的力量會就增長一分,傷勢就會恢復一分!!也就是說每過一息,本就渺茫如深淵螢火的希望就會更加渺茫數倍!或許二十息,甚至十息之後,便連絲微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另一方面,他就算用腳趾頭也想得到,弒月魔君接下來的動作絕不是和他交手,而是全力擺脫他再次衝到幽冥婆羅花旁邊!到時,不但剩下的四枚幽冥花瓣也會落入他的魔爪……他連靠近幽冥婆羅花都不能,更不要說最後的掙扎和希望!

    雲澈的雙目瞪到最大,放射出陰狠決絕的光芒,雙手死死抓緊劫天劍,幾乎要將其抓入肉中……在唯有的選擇面前,後果、代價已完全被他拋離心魂!

    「弒——月——魔——君!!」

    雲澈發出幾乎撕裂喉嚨的大吼,沖向弒月魔君的速度在剎那的減緩之後忽然暴增。

    「雲澈,你……」

    茉莉瞬間知道了雲澈的意圖,但她勸阻的話還未出口,便又被她咽下……因為眼下,這的確是他唯一的選擇!

    不得不用性命為賭注做出的選擇!

    雖然這麼做極大可能當場暴斃,但至少還能綻放一絲渺茫的希望!

    「邪神第四境——轟天!!」

    轟!!

    一聲沉悶無比的轟鳴聲從雲澈的玄脈中響起。所有玄關完全綻開,整個邪神玄脈一瞬間膨脹至平時兩倍大小……幾近炸裂!!

    與此同時,一股狂猛的氣浪從他身上爆發,將周圍的黑暗氣息都全部排開!這股氣浪之恐怖,讓狂笑中的弒月魔君如被重鎚轟擊,被狠狠撞飛出去,砸在洞窟最深處的石壁上。

    弒月魔君的狂笑一下子噎住,他連忙抬頭看向雲澈,上一息還蕩漾著得意和快意的眼瞳一下子涌滿了巨大的驚恐……

    正在沖向他的雲澈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全身染血,釋放著恐怖氣息的血人!他的頭髮根根豎起,周身火焰繚繞,所釋放的玄氣赫然是觸目驚心的赤紅色!他的雙目,更是如鮮血糊上了一般,腥紅一片!

    他的雙臂血肉外翻,全身炸開了無數道觸目驚心的裂痕,血流如一道道噴泉般向外涌灑。整個人就像是被千刀萬剮后又從血池中撈出,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到一絲完好的地方!

    這樣的外表足以將一個正常人嚇得面無人色,但絕不至於嚇到弒月魔君。讓弒月魔君驚恐的,是他身上所釋放的狂暴氣息!!

    如果說雲澈先前的氣息是一簇火焰……那麼眼前的血人,就如一座在猛烈噴發的煉獄火山!恐怖到了讓弒月魔君全身神經痙攣,正在被幽冥花瓣滋養中的靈魂更是一瞬間被極度的危險感所包攏。

    而他手中那把朱紅巨劍,又在證明著……這個血人赫然就是雲澈!!

    「你……」弒月魔君後背死死依著牆壁,再也無法笑出聲來。

    在開啟「轟天」境關的那一剎那,雲澈的神經便被無盡的劇痛所淹沒,他感覺一股無比可怕的力量在身體內爆開……而這股力量遠遠超出了他的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他感覺到自己的軀體、五臟也在玄力爆發的那一刻完全的炸裂……就連眼前的世界,都變得一片血紅。

    除了血紅色,再也看不到其他……

    唯有那一抹不肯熄滅的意志,依然牢牢鎖定著弒月魔君的氣息。

    他舉起幾乎已完全失去知覺的雙臂,用盡全部的信念,砸向了弒月魔君氣息所在的方位。

    弒月魔君的瞳孔一下子收縮至了針眼大小……百萬年前,這樣的力量對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但對於如今他的而言,卻是讓他無法停止驚恐的災難之力。

    循著眼角的紫色光芒,他想要衝向幽冥婆羅花所在的地方,但他魔軀剛向前一步,便被迎面而來的恐怖氣息強行壓回,後背如被釘死在牆壁上一般,別說前沖,連抬起腳步都變得無比艱難。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部分,都如被萬丈山嶽死死的鎮壓著。

    朱紅的劍芒越來越近,弒月魔君瞳孔中的驚恐也越來越大。他一聲大吼,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拚命的湧起,捲起一股比深淵還要幽暗萬倍的漆黑漩渦,嘶吼著轟向了前方。

    在漆黑漩渦轟出的那一刻,攜帶著「轟天」之力的朱紅劍芒也已傾覆而下。頓時,凝聚著弒月魔君所有殘力的漆黑漩渦停止了向前,然後被朱紅劍芒一點點的壓制、吞噬、吞沒……直至完全消逝。

    弒月魔君眼前的世界被無盡的硃紅色覆蓋,他放大到極致的炸開無數的血絲。驚天動地的轟鳴,夾雜著痛苦絕望的嘶吼,響徹了弒月魔窟的每一個角落……

    轟———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漆黑的石壁瘋狂的碎裂,無數的碎石滾滾而落。弒月魔窟在顫抖,整個天地都彷彿在顫抖,毀滅風暴在魔窟之中四處涌動,來回衝撞,湮滅著一切可以湮滅的東西。而魔窟的整個深處,被熊熊燃燒的淡金色火焰完全充斥,被瘋狂肆虐的災難風暴一樣久久不滅……

    這是雲澈第一次開啟「轟天」,也是他開啟「轟天」后轟出的第一劍。這一劍之後的結局是什麼,茉莉不知道。但她完全可以確定的是,「轟天」之力,是如今的雲澈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承受的!在雲澈強開「轟天」,玄力暴走的那一瞬間,茉莉就清楚看到了雲澈五臟俱裂,全身血液倒流,經脈寸斷,唯有傾注著龍神之髓的骨骼堪堪沒有碎裂。

    這僅僅是第一個剎那……之後每一個微小的瞬間,情況都會數倍惡化!!

    或許只需一兩息的時間,雲澈就會軀體爆裂而死,連全屍都別想留下。

    如此處境,已容不得茉莉有半點猶豫,在雲澈拼盡意志轟出那一劍的同時,茉莉的魂體也全速離開天毒珠,進入雲澈的身體,四點猩紅色的玄力光芒無比倉促的射出,刺穿雲澈數個臟器,直達玄脈,精準無比的點在了他的四個邪神境關之上。

    茉莉的力量何其霸道,四點猩紅光芒消失的剎那,雲澈的四個邪神境關也同時關閉,暴走的玄氣頓時快速的消逝。茉莉微舒一口氣,也馬上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她的魂體懼怕弒月魔窟中的魔氣,而雲澈畢竟是深處弒月魔窟之中,熏染之下,也會有小部分魔氣溢入體中。茉莉雖只在雲澈軀體停留了極短的時間,但回到天毒珠之後,依然泛起一股極其難受的感覺。

    茉莉迅速凝神歸心,過了好一會兒,這種難受感才終於消失。

    她重新睜開眼睛,看向外面的世界。

    瀏覽閱讀地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