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死了……嗎?」雲澈艱澀的說道。Ω』ΔE*.』

    「死了!魔魂潰散,用不了多久,屍體也會被金烏炎焚盡。」茉莉在心間默默的嘆息一聲:「你現在不要再分心任何事,全力療傷!你這次傷的實在太重,就算是你,再拖稍久一點都隨時可能斃命!」

    雲澈不再說話,努力調整到了一個還算正常的姿態,然後快摒除雜念,凝心運轉大道浮屠訣……他知道茉莉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縱然當初在太古玄舟,他都沒有重傷到連疼痛都感覺不到。

    這次內傷外傷都極重無比,縱觀整個天玄大6,傷到這種程度還能保持不死的,也唯有雲澈一人。再加之玄力也極度虧空,此番想要完全恢復,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重傷之下,雲澈的集中力也受到很大影響。整整半刻鐘過去,淡金色的浮屠塔才緩緩出現,湧入雲澈體內的天地之息也開始變得濃郁起來。

    弒月魔窟的盡頭,弒月魔君的殘碎屍體已基本被金烏炎焚燒殆盡。沒有了魔神之力的魔軀,也無力逃脫被焚成灰燼的命運……而層層黑灰之下,卻隱約投射出一絲異常的黑光。

    後方,是弒月魔窟最盡頭的那堵牆壁。雲澈開啟「轟天」之後的一劍轟中了弒月魔君,而更多的力量卻是衝擊在了這堵漆黑牆壁之上。只是,在那股將弒月魔君都轟滅的力量之下,這堵牆壁卻依然沒有崩碎。只是裂開了十幾道細長,但只能算得上微小的裂痕。

    裂痕之中,一縷縷不正常的黑氣從石壁之外悄然的溢入著。只是在完全的黑暗之下,絕非肉眼所能察覺。

    「喋嗚嗚嗚……喋哈哈……嗚嗚咿嗚……」

    一切塵埃落定,但陰森的哭笑聲依然在弒月魔窟回蕩著。幽冥婆羅花依然在無風搖曳,但只剩四片花瓣,無論是鬼哭之音,還是幽紫光芒,都衰弱了許多。

    ——————————————

    蒼風國,冰極雪域。

    東方休一路向北,日夜兼程,途中幾乎沒有片刻停歇。以他初入王玄的修為,硬是只用了不到十個時辰便從蒼風皇城趕至了冰雲仙宮。

    到達冰雲仙宮,說明來意之後,東方休已是玄力耗盡,一頭栽到雪地里,半天才勉強緩過來。

    「東方府主放心,宮主有冰雲仙魄在身,即使相隔三十萬里,也可隨時收到我們傳言。」

    蕭雲失蹤的消息也讓冰雲仙宮眾人深感驚然。雲澈曾親口說過蕭雲是他的結拜兄弟,數月前還曾帶他來過冰雲仙宮,並協助嚇退了日月神宮。

    慕容千雪等人來不及安頓東方休,合六人之力,迅築起一個冰雲仙宮獨有的傳音玄陣。藉助此玄陣,身具冰雲仙魄的雲澈只要未脫離天玄大6,必然可以收到傳音。

    傳音玄陣築成,慕容千雪居於陣中,凝心傳音,但馬上她便睜開眼睛,面露訝色。

    「師姐,怎麼了?」木藍依擔心的問道。

    「不行,無法傳音。」慕容千雪的月眉蹙起,凝重的搖頭。

    「怎麼會?」風寒月緊張的道:「宮主有冰雲仙魄,怎麼可能會收不到傳音。以前從來沒有生過這種事的。除非……除非宮主把身體里的冰雲仙魄除掉了。」

    「啊!」風寒雪驚喊一聲,緊張的瞬間美眸朦朦:「難道……難道宮主不要我們了嗎……」

    「不要亂說。」君憐妾馬上喝止:「宮主是這世上最重情重義的人,絕不可能忽然放棄我們冰雲仙宮。他若是真的除去了冰雲仙魄,我們六人也應該會有所感應。我猜想,至尊海殿是位於天玄極南三千里的海洋之上,位置上已是脫離了天玄大6的範疇,所以無法收到我們的傳音。也可能……那裡畢竟是聖地,應該存在著強大的守護結界,因而將傳音隔絕。」

    「另有可能,是宮主現在身處他先前數次提過的『弒月魔窟』之中。」楚月璃介面道:「宮主兩次說過,他此去至尊海殿,最主要的目的是進入『弒月魔窟』找一件東西。而那『弒月魔窟』既然是至尊海殿最大的禁地,必然有極強的結界隔絕,無法傳音再正常不過。」

    「總之,我們先不要妄自猜測。」慕容千雪走出玄陣,然後向東方休道:「東方府主,你暫且在此休息,並傳音蒼月女皇此事。宮主無法接到傳音必有緣由,但無需太過擔心。之後,我們會每隔一個時辰便嘗試傳音一次,相信宮主很快便會有回應。」

    「如此……有勞各位仙子。」東方休聲音無力的回道。

    慕容千雪等人如她們所言,之後每隔一個時辰,便會重築一次傳音玄陣來進行傳音,並且有意識的不斷增強玄力的力量……

    但整整兩天過去,都始終杳無迴音。

    這次,冰雲仙宮上下也開始慌亂了起來。

    即使她們誰都沒有說出口,但每個人心中都隱隱的感覺到……不僅僅是蕭雲,雲澈似乎也出事了。

    ——————————————————

    昏暗的世界,不知靜坐了多久的雲澈忽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聲音頗為急促的道:「我剛才入定了多久!?」

    「二十多個時辰。」茉莉淡淡的道。

    「什麼!?」雲澈驚聲站起,頓時扯動全身的傷勢,讓他臉色一搐,口中一聲痛吟。

    普通的傷,即使是常人眼中的重傷,近兩天的時辰,他也完全可以痊癒。但這次不同,他不但內外皆創,而且傷及根本,所以雖然二十多個時辰的安靜療傷,他的傷才僅僅好了一小半,玄力,也大致恢復了五成左右。

    「怎麼?你怕趕不及魔劍大會?」茉莉冷哼一聲:「哼,你還是先完全養好傷勢,然後再好好想想該怎麼出去!至於魔劍大會,根本不是你現在需要考慮的事。」

    「不!」雲澈卻是否認,然後快轉身。

    百丈之外,四點幽冥紫芒在緩緩搖曳,在雲澈看過去時,一陣陰森刺心的鬼哭之音也徐徐傳來。

    除了花瓣的殘缺,幽冥婆羅花一如雲澈初此看到它的那般毫無二致。就連僅剩四枚的花瓣也依然紫光瀲灧,沒有絲毫枯萎垂敗的跡象。

    即使在百丈之外,雲澈目光看向它時,依然清晰感覺到一種靈魂被觸動的感覺。

    「太好了。」雲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師父曾經說過,幽冥婆羅花只會開放三天,三天之後就會瞬間凋謝。」

    「雖然從它開放到現在,只過去了兩天的時間。但它被折損了五枚花瓣,力量大幅度衰弱,以我對奇草靈藥的認知,它一定會更早的凋謝!現在所剩的四枚花瓣還完好無損,可以說是大幸了!」

    雲澈心中不禁一陣后怕。他為了凝心療傷,封閉了六識。但入定之時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所以他強行留了一分意識以防自己入定太久。只是他先前傷的太重,意識本就極為衰弱,強行留下的一分意識很快便潰散……在他醒來的那一刻,便瞬間想到了幽冥婆羅花的花期,驚的他差點一身冷汗。

    好在,幽冥婆羅花最後的四枚花瓣依然存在。

    但他同時也無比清楚的知道——若是完好無損的幽冥婆羅花,距離凋謝還有整整一天的時間。

    但僅剩四枚花瓣的幽冥婆羅花,花期必定縮短,絕不可能持續到三天!如今又過了兩天的時間……它極有可能下一息便忽然凋謝!

    「你要強行摘取幽冥婆羅花?」茉莉纖眉一撇,呵斥道:「你瘋了?!幽冥婆羅花的可怕你這麼快就忘了么!何況你現在滿身是傷,玄力也只恢復了一半,別說採摘,就算想靠近到三十丈之內都難如登天!強行靠近,還極有可能被幽冥攝魂,變成活死人!」

    雲澈長出一口氣,字字如鐵的道:「幽冥婆羅花的可怕我知道!但別忘了我是因為什麼才強行留在這裡!還莫名其妙遭遇了一個弒月魔君,險些葬身於此!」

    「什麼弒月魔君,什麼遠古之魔,什麼天下浩劫……這些我都沒有半點興趣!我只想要取到幽冥婆羅花!而我廢了這麼大力氣,冒這麼大風險,還差一丁點就搭上了性命,才終於保下這僅剩的四枚幽冥婆羅花瓣!要是不能把它們取走,我怎麼可能甘心!」

    說到後來,雲澈已是微微咬牙。進入弒月魔窟后的遭遇,著實是無數倍出他的預想。以他的性格,已然到了如此地步,縱然知道千難萬難,而且風險極大,也絕不會允許自己就這麼空手離開。

    茉莉重重的道:「哼,我知道你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拚命。但你也該有最起碼的自知之明!兩天前你親身領教了幽冥婆羅花的厲害——而且還是離的那麼遠!現在傷疤還沒好,就已經忘了疼了么!」

    「茉莉,你告訴我。」雲澈的聲音很是平靜:「只有四枚花瓣,而不是完整的幽冥婆羅花,能不能幫你重獲新生?」

    「……不能!當然不能!」短暫停頓,隨之茉莉斷然否決:「殘缺的幽冥婆羅花和完整的幽冥婆羅花根本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我重塑身體后想要身魂歸一,必須要一枚完完整整的幽冥婆羅花才可以做到!不要說殘缺五枚花瓣,就算只殘缺一枚,也不會有半點作用!你現在就算拼了命,真的能靠近並把它們採下來,也只是徒勞!」

    「何況你根本不可能活著做到!」

    茉莉的話沒有讓雲澈動容,反而看向幽冥婆羅花的眼神更加的凝實:「你在說謊!」

    「……說謊!?」茉莉的語氣變得冷了下來:「你現在連我的話都不相信了嗎?」

    「不,」雲澈輕輕的搖頭:「茉莉,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為相信的人。只要是你說出來的話,就算再匪夷所思,我也會毫無猶豫的相信。除了……你剛才的話。」

    茉莉:「你……」

    「茉莉……」雲澈的聲音變得格外輕緩:「我們相遇的那一年,我十六歲,你十三歲。你為我重鑄了玄脈,並讓我拜你為師,還用腳踩著我的頭強行給你叩……那之後,我們日日夜夜,時時刻刻都在一起。就連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楚感知到對方的存在。到了今天,已經七年多了。」

    「你……你想說什麼。」雲澈的話,讓茉莉的聲音變得有些異樣。

    「我想說,整整七年日夜不離。我和你在一起的時間,要比你的父母,比你最重要的哥哥,比這世上任何一個人都要長。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你——就如這世上,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

    茉莉:「……」

    「所以到了現在,你是不是說謊,我一下子就可以聽的出來。更何況,你根本就不喜歡說謊,也極不擅長說謊。平時,你想隱瞞我的事,都會直截了當的緘口,並且刻意讓我感覺到你不想告訴我。除了『自封玄力』那件事,從來沒有過胡謅謊言來欺騙我!」

    「這也是為什麼,你『自封玄力』能瞞我那麼久。因為那是你唯一的一次謊言!而剛才,是第二次!但我已經不是五年前的我了,這一次,我不會再上當了。無論如何……」

    「無論如何,你都一定要強行去採摘那四枚花瓣嗎!」茉莉的音調有了些微的變化,不知摻入了怎樣的複雜情緒:「好……我剛才,的確說了謊,但也不是完全說謊!只有四枚幽冥花瓣,雖然也可以幫助我身魂合一,但卻無法達成完美融合!最多,只可持續二三十年的時間!」

    「……二三十年後會怎麼樣?」雲澈一怔。

    「會很有可能身魂互斥,不得不恢復成現在的狀態!哼,我可不會白痴到去承受焚絕塵那樣的痛苦。」

    「原來如此!」雲澈重重的點頭:「也就是說,至少可以讓你擁有二十年的獨立存在和絕對自由。之後,最壞也不過是回歸到如今的狀態。」

    「那這四枚幽冥花瓣,就非拿到不可了!!」

    「你!!」茉莉頓時氣結,天毒珠中的她貝齒緊咬,惱氣的道:「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讓我看看你哪來的自信把那四枚幽冥花瓣採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