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光閃現,世界變幻,雲澈睜開眼睛,看向眼前這聚結了神界所有年輕天才的預選會場。

    大地枯黃,建築林立,雄偉古樸的同時,又大都破敗。身邊,冰凰弟子一個接一個的出現,他們看着自己所被傳入的世界,眼中的激動緊張逐漸轉爲詫異。

    這分明是一個古老古樸,又沉寂已久的古城,哪裏像是什麼“預選會場”。

    “這……好像是個廢棄的古城池?”雲澈看着周圍道。

    “聽師尊說,這次玄神大會由於有宙天珠,預選會被傳送到宙天珠的內部世界。”火破雲走過來道:“所以這裏很可能並不是預選賽場,而是賽前的一個臨時安置點。”

    這裏自然不只有他們,周圍不斷傳來着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因爲能被送入這裏,最少也要神劫境。也就意味着在這個世界,平日裏難得一見的神劫玄者,甚至神靈玄者,在這裏隨處可見。

    不過他們都並沒有四處探索,大都端坐原地,平心靜氣,進行着大戰之前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準備。

    “宙天珠內部,的確是很令人期待 。”雲澈笑着道:“還有不到三天了,破雲兄是否要調整狀態?”

    “不必。”火破雲自信滿滿:“宙天神界的氣息雖然和炎神界大有不同,但也不至於對我造成什麼影響。”

    他看着遠方,聲音忽然沉重了幾分:“這場玄神大會,我必須衝入千名之內……無論如何。”

    “相信破雲兄定能做到。”雲澈並沒有說“不需給自己太大壓力”之類的安慰之語,因爲火破雲身上所抗的重壓,如一個龐大星界般沉重,無法用任何安慰撫平。

    另一邊,冰凰弟子已被沐含玉的引領下聚集一處,他來到雲澈身前道:“雲澈師兄,我們剛找到一個安靜之處,你是否一起?”

    “不用了。”雲澈搖頭:“我想隨處走走,你們不必管我、”

    “也好。”沐含玉點頭,不再多言,轉身離開。

    “雲兄弟,”火破雲深深看了他一眼:“我感覺……你似乎對玄神大會似乎並沒有太深的渴望,反而有別的什麼心事?”

    “玄神大會,是屬於破雲兄這等曠世奇才的,如我這等修爲,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成績,所以也就難有太多的興致。”雲澈隨意的說道。

    “雲兄弟可千萬不要如此妄自菲薄。”火破雲搖頭道:“雲兄弟從神元境到神劫境,只用了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再加之你的寒冰天賦,如果這玄神大會晚上二十年,怕是這整個東神域都會從此無人不曉雲兄弟…之……名……名……”

    火破雲的聲音忽然弱了下來,整個人呆在了那裏,一雙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如忽然失了魂。

    “?”雲澈疑惑的回身,一眼看到了一抹絕美的雪影。

    她本是向這邊看來,但碰觸到了雲澈的目光,一雙寒晶般的美眸卻是轉開,只留給雲澈一個緩慢遠去的漠然背影。

    “妃雪?”雲澈不自覺的輕念一聲,心中泛起微微的複雜。

    “剛剛……那也是你們宗門……是雲兄弟的師妹?”火破雲已是回神,用盡可能平靜的言語掩飾自己方纔的失態。

    “也算……是吧。”雲澈對沐妃雪向來是師姐相稱,雖然就宗門規矩而言,沐妃雪的確是他的師妹,目光不着痕跡了掃了一番火破雲的神色,雲澈似笑非笑的道:“她是渙之大長老的孫女,沐妃雪。”

    “啊?”火破雲一怔,隨之有些激動的道:“原來她就是沐妃雪!我之前……居然一直沒注意到。”

    火破雲在三年前隨火破雲初次踏足吟雪界之前,就曾聽過冰凰神宗的沐寒逸、沐妃雪之名,但他修煉成癡,對玄道之外的事都並不關心,自然也不會去關注冰凰神宗的頂級弟子。

    方纔,纔是他第一次,第一眼見到沐妃雪,那一瞬間,像是有一朵無暇冰蓮在瞳孔中開放,讓瞳孔中的整個世界都如剎那夢幻般美奐絕倫,隨之,這種感覺如不可控的瘟疫一般蔓至他的全身,再侵入心魂,讓身體和靈魂中的火焰都自發的燃燒,混亂的沸騰,無法休止。

    這種感覺,平生從未有過,也無法用任何他所知道的言語去形容。

    “破雲兄,你沒事吧?”雲澈忽然冷不丁的問道:“你該不會是……”

    “不不不!絕無此意。”雲澈話未說完,話意未明,火破雲已如遭針扎,連忙否認:“早就聽聞沐妃雪如雪仙化人,剛纔一見,不但名不虛傳,還要更勝聞名,所以深感驚豔,纔會有些失態,絕……絕無他意。何況我立誓一生追求極致玄道,又豈會屑於男女之情。”

    “……我是想問,你該不會是第一次見妃雪師妹吧?我還以爲你早就見過她了。”雲澈似笑非笑的道。

    “……”火破雲面孔一僵,尷尬一笑,有些訕訕的道:“的確是……第一次。”

    論玄道修爲,雲澈與火破雲相差極遠,但論及男女之情,雲澈所涉獵的要比火破雲多得多。他會豈會不明白火破雲剛纔的反應意味着什麼,他看似隨意的道:“在追求玄道這一點上,妃雪師妹倒是和破雲兄很像。冰凰女子本就清心寡慾,而妃雪師妹又是冰凰血脈的直系傳承者,據說一生都不會有男女之情和男女之慾,更不可能嫁人,就像我師尊和冰雲宮主一樣,唉,也是可惜啊。”

    一向淡薄,甚至不屑於男女之情的人一旦忽然對一個人生情,往往會強烈深刻到極致,甚至一生可能就這麼一次。對於火破雲面前沐妃雪的剎那失神,雲澈感覺到的不是好笑,而是有些沉重。

    這絕不是一個好兆頭……

    他能做的,就是試着讓火破雲自己逐漸抹去剛纔那一瞬間的悸動,但結果會如何,無人可預料。

    “嗯,這些,我好像也曾經從師尊那邊聽說過。”火破雲道,但言語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時不時的會飄向沐妃雪離去的方向。

    火破雲的樣子讓雲澈暗歎一口氣,心中念道:炎神界陽氣極重,男性居多,女性也大都偏男性化,火破雲在炎神界見的醜女過多,再一眼見到沐妃雪這般仙女級的女子……

    希望他真的只是一時驚豔吧。

    遠處,沐妃雪停住腳步,轉過身來,看向雲澈與火破雲所在的方向,幽幽自語:“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會生情……”

    沐冰雲說過,這屆玄神大會雖然極大的壓縮了規模,但依然會有數千萬玄者參加,因而這個破敗古城應該只是安置點之一。

    雖然這裏已經涌進了大量的參戰玄者,整個古城卻是異樣的安靜,或許是因爲自己可能處在宙天神界的管控之下而收斂言行,也或者是在全力凝心靜氣。而這個古城的沉寂,無疑渲染着大戰來臨前的極度壓抑。

    雲澈和火破雲交談着,前方忽然有一行人不緊不慢的走來。這是一羣裝束相近的年輕玄者,個個氣質非凡,氣息更是一個比一個強橫,而就是這樣一羣放在任何星界都足以名動一方的天才玄者,卻衆星捧月般的跟隨在一個人的身後。

    最前方,是一個身着金衣的年輕男子,樣貌俊美絕倫,高貴中又帶着幾分邪氣,一身金衣熠熠生輝,絕非凡物。一雙眼瞳帶着如天凌地般的傲然,即使在這個只有絕頂天才才能進入的世界也依舊如此。

    他看到了雲澈,但目光卻沒有剎那停留,一掃而過,像是掠過了一塊丟在路邊的石頭,看到火破雲時,卻是目光一定,眉毛也隱隱沉了沉,但最終卻沒有說話,從兩人面前傲然走過。

    看着他的背影,雲澈的眉頭稍稍沉了幾分。

    “雲兄弟,你認識他?”火破雲問道,但言語頗爲凝重。

    “神武界,武歸克!”雲澈道。

    他見過武歸克,但只是在玄影石刻印的玄影之中,這是他第一次真正見到他。

    神界如此龐大,當年黑琊界就差點碰上,如今又在這裏和他照面,倒還真是有緣分。

    “他就是武歸克?”火破雲深吸一口氣,有些沉重的道:“怪不得師尊會那麼誇讚他,他的玄力……絕對在我之上!”

    “在你之上?”雲澈回首,一臉驚愕。

    他在黑琊界時,就聽紀如顏說過武歸克是神武界王武三尊年輕子女中最爲優秀的一個,天賦極高,年紀輕輕就成就神靈境……但 他從未想過,他的玄力不僅是神靈境,還是大後期,竟然還要超過如今的火破雲。

    火破雲的修爲是神靈境七級,在火破雲之上……那豈不是至少也要同爲神靈境七級,甚至更高!

    “玄力超越我,不代表我會輸給他。”火破雲雙手緊攥,臉色也一點點繃緊,顯然,武歸克的出現,讓他本就一直重負在身的壓力再度倍增:“絕不能……辜負師尊和炎神界的期望!”

    火破雲幾乎咬牙說出的話語,還有他在緊攥中顫抖的雙手,都讓雲澈微微動了動眉頭。在這一刻,他忽然有所察覺,火破雲或許更多爲的不是炎神界的期望和未來,而是深印在他骨頭裏的執着與尊嚴。

    這時,雲澈似有所覺,幾乎是下意識的擡起頭來。

    那是一個看上去年紀很小,似乎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女,她一身黑色的長擺宮裙,黑髮飄飄,垂落腰間,直披腳踝。腰間繫着一根黑蝴蝶衣帶,緊束起嬌細的腰身。就連腳上的一雙玉鞋,也折射着黑水晶般的幽光。

    她就像是從暗夜中走出來的嬌小精靈,黑髮、黑裙,無不溢動着危險的神祕。皮膚卻又似玉瓷一般瑩白,讓她周身釋放着與年輕全然不符的魅惑。

    女孩並非孤身一人,她的身邊,還有一個看上去不足雙十年華的少女。她一身淡藍長裙,飛行間裙裳如水一般舞動,無意間勾勒着曼妙無比的身段,玉顏絕美,但透着清冷,更散發着一種神聖不可褻瀆氣息,讓人僅僅看上一眼,都會深感自慚形穢。

    在雲澈目光稍稍定格之時,黑裙女孩忽然向他看來,雲澈頓時碰觸到了一雙如初生嬰兒般明亮清澈的眼眸。

    這兩個女孩的身份定然非凡,貿然注視也是一種失禮。雲澈本該將目光收回,但,就像是被什麼不可抗拒的東西牢牢吸引,雲澈的目光就這麼直直的注視着女孩的眼眸,一瞬不瞬。

    無聲間,世界彷彿忽然定格,其他的一切都在悄然的淡化、消失,逐漸的,他的視野,他的世界裏,就只剩了這雙如星辰般眼眸。

    像是忽然墮入了無盡的暗夜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