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

    雲澈心中迅速警覺,心神一凝,頓時,那種如暗夜忽然沉降的虛幻感快速消失,視線中的一起都變得清晰,但他並未轉過目光,而是依然直直看着那個黑裙女孩的眼睛,不知是下意識的不想離開,還是在探究着什麼。

    空中的女孩發出輕輕的“咦”聲。

    “怎麼了?”她身邊的藍裙少女眸光轉過,疑惑道。

    “姐姐,我們下去。”

    在雲澈和火破雲驚訝的目光中,兩個女孩從天而降,如忽從雲端臨塵的仙女,來到了他們的身前。

    “原來如此。”藍衣少女一眼注意到了火破雲,算是有些明白爲什麼女孩會忽然拉她下來。這個全身泛動着強烈火焰氣息的男子玄力高得驚人,本該在神界有着盛名。自己卻對他毫無印象,也難怪黑裙女孩會好奇。

    至於他身邊的男子……神劫境一級,不堪看第二眼。

    但讓她萬分差異的是,女孩仰起臉兒,一雙如星夜般璀璨神祕的眼眸竟是在看着那個只有神劫境一級的男子,而且無比認真的看了他好一會兒。

    “???”藍衣女子秀眉蹙起深深的疑惑。

    “這位大哥哥,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女孩忽然發問,因身材過於嬌小,她需要翹着臉兒才能直視雲澈的眼睛。

    女孩淺笑盈盈,極是可愛,但云澈卻從中莫名感覺到一種朦朧的危險感,他亦從女孩身邊女子的臉上捕捉到一抹深深的訝色,顯然,她在驚詫於女孩會主動向自己說話。

    “雲澈。”雲澈直接回答,言簡意賅。

    對方忽然來到他們身前,身份、意圖未名,還讓他有一種隱約的危險感,他完全可以隨口編造一個假名。但……在這個女孩的注視之下,他心中陡生一種詭異的感覺:在她的面前說謊,會是一件極爲愚蠢的事。

    “雲澈……好怪的名字。”女孩將這個陌生的名字記在心中,黑漆漆的瞳眸依舊在很認真的看着他,似乎想要看穿他的一切:“你也是來參加玄神大會的嗎?”

    “當然。”雲澈回答,依舊無比簡單直白的兩個字。

    “那你要加油哦!”

    女孩說完,甜美的一笑,然後拉起身邊藍衣女子的手:“姐姐,我們走吧。”

    “……”藍衣女子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不發一言,拉起女孩的小手便要飛身離開。

    “等等!”這時,方纔一直莫名沉默的火破雲卻忽然出聲:“那個……你……小妹妹,在下炎神界火破雲,可否告知,你現在……多少歲?”

    火破雲聲音急躁,而且竟明顯帶着一些惶恐不安,讓雲澈心中驚訝不解。

    黑裙女孩回首,嫣然而笑:“雖然我看起來很小,但上個月,我就滿十五歲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這位破雲大哥哥,玄神大會,你也要加油哦。”

    “……”火破雲一下子呆在了那裏,像是忽遭電擊,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兩姐妹離開,雲澈站在原地,眉頭緊起,默默思索着什麼,過了好一會兒,他發現身邊的火破雲竟也是一動不動,一言不發,只有臉色在不斷的變幻着。

    “破雲兄,剛纔那兩姐妹,你是不是認識她們……或是猜到了他們的身份?”雲澈問道。火破雲對神界的瞭解,要比他多得多,可能會知道她們是誰,尤其他如此怪異的反應,說明她們的身份必定非同小可。

    火破雲甩了甩頭,忽然道:“剛纔那個藍衣女子,她帶給我的壓迫感,完全不下於之前見過的劍君傳人君惜淚。”

    “不下於君惜淚?”雲澈詫然道:“難道,她也是東域四神子之一?”

    “東域四神子**有兩名女性,一爲劍君傳人君惜淚,另一人,便是琉光界的界王之女‘映月仙子’,而她身上穿的,也很像師尊和我描述過的琉光界特有的琉光仙衣。她應該,就是位列東域四神子的水映月!”

    “原來如此。”雲澈微微點頭,然後笑笑道:“一天之中居然連續見到東域四神子之二,看來我們運氣是真的不錯,這是個好兆頭。”

    雲澈心中疑惑:火破雲先前見到君惜淚時,絕對沒有這麼誇張的反應,爲什麼見到同爲東域四神子的水映月會如此?

    “但……比起水映月,她身邊的那個人……”火破雲大喘了一口氣,語調變得激動起來:“就是那個小女孩,她……她的玄力居然是神靈境!”

    “……”雲澈一愣,隨之臉色肅起,心中震驚莫名。

    “十五歲的神靈境……這簡直……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就連師尊和我講述過的那些神界歷史上的天才人物,也從來沒有過能在二十歲前達到神靈境的!但剛纔……我卻親眼看到了,而且才十五歲,十五歲啊!”

    火破雲嘴角有些抽搐,隨之苦笑了起來:“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天才,從不認爲自己比任何人差,但是……十五歲的神靈境,我……根本連她相比的資格都沒有!”

    “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如果她真的只有十五歲,那根本……就是個怪物!”

    作爲一個尊嚴極重,內心孤傲的人,一個十五歲就修成神靈境的“怪物”,對他造成的震撼和打擊可想而知。而且這還不是聽自他人口中,而是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雲澈心中亦是泛起驚濤駭浪,那個黑髮黑裙。有着甜美容顏,妖異黑瞳的女孩,居然會是一個那麼恐怖的存在。

    十五歲……神靈境……

    遙想自己十五歲那年,還要小心處在爺爺和小姑媽的庇護之下。而她,已足以驚動整個神界。

    “破雲兄,既然都是個‘怪物’了,自然也就沒必要和她相比。而且她修爲這麼不正常,很可能用的也是一些不正常的方法……比如,像王界那樣的傳承之類。”

    雲澈這番話是在安慰火破雲,也有些安慰自己的成分……他拼死拼活,由一個至境神主親身調教,常年浸在冥寒天池,享受着吟雪界最頂級的資源,還冒死犯下大錯取了沐玄音的冰凰元陰,才勉勉強強到了神劫境,而且這還大大依賴於他遠超常人的玄脈和悟性。

    而一個才十五歲的小女孩居然特喵是神靈境……這還有沒有天理?

    “不可能的!”火破雲卻是斷然搖頭:“那種‘傳承’之法只有王界纔有,而且特別嚴苛,琉光界要是也有,早就成爲王界了。而且王界不被允許參加玄神大會,就是因爲特殊傳承的存在。如果那個小女孩的修爲是‘傳承’而來,肯定不會被允許參加玄神大會的。”

    “呼……十五歲神靈境,十年之後,二十年之後……豈不是會超越東域四神子?神界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怪物,而且師尊好像也從來沒有提到過。”火破雲晃着頭道,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從巨大的刺激之下緩和過來。

    “琉光界……”雲澈低吟道:“我好像記得,初到這裏,偶然看到琉光界的‘混沌鷹’時,你師尊說過‘混沌鷹’被琉光界王於一個月前,送給‘小女兒’作爲生辰禮物,你當時還問過‘小女兒’是否是‘映月仙子’,你師尊卻是搖頭否認。”

    火破雲一愣。

    “剛纔那個小女孩稱呼水映月爲姐姐,而她也親口說自己上個月剛滿十五歲,好像很吻合啊。這麼說來,她應該就是琉光界的小公主,而且琉光界王將最爲珍視,堪稱琉光界標誌物之一的‘混沌鷹’送給了她,而不是送給位列東域四神子的水映月,也可見她在琉光界和琉光界王眼中的地位,的確要在她姐姐之上。”

    “雲兄弟所說的,的確完全吻合。”火破雲輕輕點頭:“琉光界不但出了一個水映月,還出了這麼嚇人的一個小怪物。三大界一直以聖宇界最強,看來下一代,聖宇界很可能要被琉光界壓過了。”

    “看來,我該好好準備準備了。”火破雲道:“東神域如此龐大,必定還有很多很多我不知道的天縱奇才,這場玄神大會,看來一定會比我預想的要艱難的多……呼!”

    火破雲在這時忽然想到,火如烈顯然知道琉光界有這樣一個怪胎的存在,卻從未和他提及,先前在談及混沌鷹時也欲言又止,應該就是怕對他的信心和傲氣造成衝擊。因爲十五歲的神靈境……足以讓任何自詡天才的人自慚形穢。

    火破雲的心境有了不小的變化,他尋到一個安靜之處,遍身浴火,開始進入修煉狀態……哪怕距離預選戰的開幕,只有不到三天。

    而對玄神大會毫無追求的雲澈自然不會做同類的事,不過他並沒有在古城探索走動,大部分時間同樣是安靜的待在一處,但絕非修煉,而是不斷的思索着……

    思索着預選結束,進入宙天界後,該用什麼方式找到茉莉,或是引起她的注意,在見到茉莉之後,該說些什麼,問些什麼,做些什麼……

    如果成功……如果未能如願……如果她不願相見……如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