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來到先前進入弒月魔窟的入口之處,在結界之前站定,兩股玄氣同時湧向左右手臂,在左手燃起烈焰,右手凝起寒冰。.┡M

    赤紅玄光與冰藍玄光在他的雙手間快凝聚放大,然後閉上眼眸,凝聚精神,邪神玄力運轉,將這兩道互克可斥的力量緩慢融合。

    三天前,他敢強行留在有著極強封鎖結界的弒月魔窟,便是想著自己的冰炎或許可以強行融開結界。雖然這個結界號稱天玄大6最強結界,縱然是四聖主聯手都無法轟開,但他的冰炎是忤逆天道,違逆秩序,堪稱逆天的存在!當年他的玄力還是天玄境時,就能以冰炎強行熔開太古玄舟的壁障,初入王玄時,日月長老夜石只是稍稍碰觸,便被焚成虛無。

    「茉莉,這個結界雖然號稱大6最強結界,但應該不至於比太古玄舟還堅韌吧!冰炎連太古玄舟都能造成損傷,也一定能破開這個結界。」雲澈頗為自信的說道。

    最初的時候,他手捧冰炎時,必須精神極度集中,玄脈身體也會承受著巨大的壓迫感,稍一放鬆,就有可能讓冰炎失控,並且傷及自身。但現在,他已經可以做到頗為隨意。

    「太古玄舟是上古之物,又豈是這個封鎖結界所能相比的。」茉莉不屑的道:「但你別忘了,你當初為了在玄舟牆壁上打開一個可以出去的缺口,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燃燒了近千次冰炎。」

    「而且,太古玄舟的牆壁並沒有自愈之力,而這個封鎖結界強度雖然遠弱於太古玄舟,但一旦被損傷,就會迅自愈!所以你想要出去,就必須一次轟出一個足夠大的缺口!」

    「這個我知道。」雲澈微微點頭:「那你覺得,我能成功嗎?」

    「不知道。」茉莉想也沒想,直接否決:「你手中的所謂『冰炎』根本就是違逆天道的東西!我以前連聽都沒有聽說過。而且我從來都感覺不到它的力量法則,威力也無從捉摸……亦或者,它根本就沒有『威力』這種概念,根本無法用常理和認知去預測它能揮出怎樣的作用。」

    「半年前在冰雲仙宮,日月神宮的那個長老只是沾到了冰炎,便毫無抵抗被燒的屍骨無存,那個結果便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今日,我自然也全然無法下定論,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

    「好,讓我來試試!」雲澈雙臂一收,然後輕輕前推,將冰炎推在了隔絕結界之上。

    冰炎的毀滅能力毫無疑問的恐怖,雲澈確認就是轟在四大聖主身上都必能讓他們重傷。但其生成時不但要聚精會神,還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控制時也需要小心翼翼,連丟出去都不敢用太大力氣,所以偶然暗算人或許可以,但幾乎不可能用於實戰。

    否則,若是冰炎可以和其他火焰一樣隨手燃起,全力轟出,他絕對可以腳踩聖地,橫行天玄。

    冰炎碰觸到結界,無聲燃開。

    冰炎的焚滅從來沒有聲音。這一次也不例外。借著殘光,雲澈清楚韌無比存在了整整萬年的隔絕結界在冰炎之下瞬間出現了一抹圓形的殘缺……

    就像是一塊布帛,被火焰灼燒出了一個洞。

    這處殘缺足有巴掌大小,隨著冰炎的吞噬,殘缺部位越來越深,直至半尺之深時,冰炎完全消散……但,依然沒有能將結界穿透。

    嘶!!

    一連串雷電般的嘶鳴響起,結界的殘缺之處藍光驟閃,澎湃的力量從四處湧來,在結界上盪起一圈圈水波般的漣漪。

    一息之後,漣漪平息,被冰炎焚出的缺口也已消失無蹤,連一絲殘缺的痕迹都沒有留下。

    雲澈:「……」

    結界之外。

    「雪児,你就跟父皇先回去吧……父皇馬上會派人每天十二個時辰守在這裡,一旦有任何動靜,都會馬上告訴你,好嗎?」

    鳳橫空心疼的己的女兒,苦苦的勸說著。這三天,他每天都會來一次,每一次,都會比昨日更憔悴一分。只是,任憑他如何勸說,鳳雪児都不為所動。

    以他對自己女兒的了解,她並不是一個固執的人,相反,無論對鳳神,還是對於她,一直都很是順從和聽話……

    但一到了關於雲澈的事上,她竟是如此的固執……甚至可以說決絕。

    曾經,雲澈是他最痛恨之人,恨不能親手讓他慘死……現在,他卻是滿心的祈禱雲澈千萬別死,最好一根頭都不要少。

    因為他害怕雲澈若是真的出事,會把他女兒一生的歡笑都給帶走。

    「父皇,你不用擔心我。雲哥哥他一定沒事,而且,他那麼疼我,一定不會捨得讓我等待太久的。」鳳雪児閉著眼睛,雙手依然放在胸前,輕輕的說著。

    「鳳凰宗主,你不用勸她了。明日就是魔劍大會,你定然有很多的事需要準備,雪児妹妹這邊,你不用擔心。」夏元霸出聲道。

    天色昏暗,繁星似錦,夜幕已經籠罩了蒼穹和滄海。而這層夜幕揭開之時,便是魔劍大會召開之期。算起來,還有不過五六個時辰。

    對於這場千年難遇,幾乎聚集了天玄所有頂級強者,號稱可以參悟「神玄之秘」的盛會,所有到來者無不抱有著極高的期待。

    「唉……」鳳橫空動了動嘴唇,但最終還是只能一聲嘆息。雲澈被封入弒月魔窟一事,早已傳遍至尊海殿,前來參加魔劍大會的全部都已知曉。最初,不斷有人來臨近打探雲澈是否真的能出來,到了第二天,來打探的人便已寥寥無幾。

    而到了第三天,所有人都認為,雲澈已是必死無疑。

    因為那是弒月魔窟!!

    四大聖主進去都絕無可能活過一天。

    「雪児,你相信雲澈那小子肯定能活著出來,父皇也相信……每天,父皇再來」

    輕拍了一下鳳雪児的香肩,鳳橫空暗中低嘆一聲,滿心壓抑的離開。

    他越覺得,鳳凰神宗招惹到雲澈這個人……簡直特么是五千年來最大的災難!!

    相比於鳳雪児,夏元霸心中的憂心要輕上許多。隨著霸皇神脈的覺醒,他的性情精神意志都受到影響,大腦也遠比以往冷醒的多,再加上對雲澈的信任,即使已經過去三天,他依然堅信既然雲澈敢於留在弒月魔窟,就一定有出來的足夠把握。

    「到底會有什麼辦法能把這個結界轟開呢……」夏元霸盯著結界,擰著眉頭,腦中不斷苦思著同一個問題。

    這時,鳳雪児的嬌軀猛的一顫,鳳眸睜開,激動的道:「大個子哥哥,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聲音?什麼聲音?」夏元霸一愣,他大部分時間都沉浸在思索中,並沒有聽到。

    「是從結界上傳來的聲音!」鳳雪児的身軀降下,無比激動的喊道:「雲哥哥,是你嗎……雲哥哥,一定是你對嗎!」

    弒月魔窟之中。

    「這個結界雖然要比我想的強上那麼一些,但果然還是可以被冰炎摧毀。」

    雖然失敗,但云澈的臉上卻並沒有多少失望之色。他後退兩步,雙臂再次伸出,左手烈焰,右手寒冰……而這次,他直接不顧傷勢,直接將玄力運轉到最大狀態,火焰在他左側劇烈燃燒,寒氣在他右邊瘋狂凝聚……整整凝聚了十幾息,依然沒有停止。

    「你要融合一個大型的冰炎?」意識到他要做什麼的茉莉聲音沉下:「你這是在犯完全沒有必要的險!我重塑身體最多不過一兩天時間,你連這點時間都等不了么!居然又……你如今傷勢未愈,玄脈半竭,強行融合這麼大的冰炎,完全就是搏命!」

    「不!」雲澈卻是滿臉自信的搖頭:「若是先前,的確是搏命。但現在,我卻有近乎十成的信心。」

    「十成信心?你哪來的自信?」茉莉質疑道:「你以前都從來沒有融合過如此巨大的冰炎,何況現在!」

    「我剛才醒來之後,就現我的精神非但沒有疲憊,反而極為清明,甚至感覺到精神力似乎有了極大提升。方才我燃燒第一朵冰炎時,我便知道那並不是錯覺。你難道沒有覺,我在身負重傷,玄力大損的情況下,剛才那朵冰炎融合的度反而要比以前快上一些么?」

    「……我也在奇怪,為什麼你在醒來之後,精神上居然毫無沉重感。」茉莉微微沉思,然後低聲自語:難道,承受了極其殘酷的離魂之力……他的靈魂層面竟然有了升華?還是……龍神之魂鳳凰之魂金烏之魂與他的靈魂有了更進一步的融合?

    抑或著……兩者都有!?

    「我以前每次想要嘗試融合更大的冰炎時,內心都會下意識的產生自我懷疑甚至危險感,讓我覺得自己沒有可能成功,強行嘗試的話可能會有嚴重後果。但這次,我明明有傷在身,這種感覺卻反而很淡。」

    雲澈深吸一口氣,雙臂收斂,兩股凝聚著極強火焰與寒冰之力的光芒緩緩的靠近融合……

    一刻鐘過去……

    兩刻鐘過去……

    第三刻鐘即將結束之時,雲澈睜開了眼睛,而他的手掌之中,正無聲的燃燒著一朵一尺半高的冰藍火焰!

    「竟然……」茉莉微吸一口氣:「幽冥婆羅花的離魂之力非但沒讓你魂力受損,反而有了這麼大的提升,你還真是個怪胎。」

    雲澈胸脯起伏,額頭上全是冷汗,但臉上卻布滿了興奮。

    一尺半高的火焰,這對於普通玄炎來說微不足道,但對於冰炎而言,卻是一個極端恐怖的概念。它雖然在雲澈手中無比安靜的燃燒,但只有雲澈知道,雖才剛剛生成,但他已經開始感覺有些控制不住了。

    「這次,一定可以把這個結界轟開!」雲澈低念一聲,雙手極為小心的向前一推。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