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原來是古前輩。」

    四人剛剛騰空飛起,右方,一個頗為爽朗的聲音傳來。

    來者青年相貌,一身青衣,身材中等,長相很是平庸,可以說毫無特點,玄力氣息大致在霸皇境後期,但在這強者如雲的至尊海殿,他的臉上卻儘是狂放與傲然。

    他不緊不慢的飛身而至,來到古蒼真人身前,拱手道:「晚輩有禮了。」

    「原來是少劍主。」古蒼真人微微頷首,讚歎道:「短短十數年不見,少劍主修為竟是如此『精』進,想必尊父定然欣慰不已。」

    「少劍主」三個字讓雲澈和夏元霸都是眉頭一動。

    天威劍域的少主……軒轅問道!

    「哈哈哈哈,」青年男子卻是大笑一聲:「古蒼前輩的誇讚當真是讓晚輩羞煞萬分,和令徒夏師弟相比,晚輩這點修為簡直如皓月之熒光,根本不堪一提。」

    話語是在自謙自嘲,但音調卻是傲意滿滿。他的目光從雲澈、夏元霸、鳳雪児身上一一掃過,笑意更盛:「皇極聖域夏元霸,鳳凰神宗雪公主,冰雲仙宮雲澈,如今名震天玄,公認當世年輕一輩最強三人。在下天威劍域軒轅問道,對三位早就神往已久,沒想到今時竟能同時得見三位,真是有幸。」

    夏元霸稍稍向前,剛要開口隨意客套幾句,軒轅問道卻是彷彿沒看到他的舉動一般,一雙眼睛直視鳳雪児,自顧自的道:「尤其是聽聞雪公主不但天資驚世,容顏更是傾國傾城,有著『天玄第一美『女』』之稱。如此天賜容顏,若是被區區一層薄紗遮掩,光華盡斂,豈不甚為可惜。不知可否賞臉,讓在下一睹天玄第一美『女』的芳顏?」

    論玄力修為,雲澈三人中的任何一個都要遠勝軒轅問道。但軒轅問道在他們面前卻是毫無敬畏感,赫然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超然姿態。

    因為他是軒轅問天的兒子,天威劍域的少劍主,未來的聖地之主!

    若僅僅是傲然也就罷了,畢竟他身份在那裡。但他的姿態,還有向鳳雪児說的話,卻是赤『裸』『裸』的無禮!

    甚至還有蔑視與挑釁的意味。

    古蒼真人眉頭一動,側過身來,卻是沒有說話。皇極聖域之外,至尊海殿、日月神宮、天威劍域都立有少主,這三少主之中,便以軒轅問道最難琢磨,城府最深……就如他的父親軒轅問天。

    不過他確信以雲澈之能,完全可以輕鬆應對有著挑釁之意的軒轅問道。

    夏元霸眉頭一聳,幾『欲』動怒。若是身邊是其他人,這軒轅問道他懶得理會。但其針鋒相對的還有雲澈和鳳雪児,他的怒氣幾乎是瞬間就竄了上來……哪會管他是不是什麼劍域少主。

    鳳雪児輕柔平淡的道:「雪児不過是蒲柳之姿,難以入目,讓少劍主失望了。」

    「我的雪児當然有著傾國傾城之容。」鳳雪児聲音剛落,雲澈已是不咸不淡的開口,他雙手抱『胸』,雖是在和軒轅問道說話,卻是目光垂下,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如果你想看的話,那在下只能送你一個字。」

    「哦?」軒轅問道饒有興趣的道:「不知雲宮主是何見教?」

    雲澈依然目光低垂,嘴角似笑非笑,聲音冷淡如水:

    「滾!」

    這一個字出口,古蒼真人手中的拂塵明顯顫了一下,鳳雪児和夏元霸也都是嚇了一大跳。

    「哈哈哈哈……」軒轅問道先是一愣,卻沒有生氣,反而大笑了起來:「早就聽聞雲宮主傲氣衝天,天下無可懼之事,連我天威劍域也從未放在眼中,如今一見,傳聞果然不虛。也難怪我劍域兩位長老在雲宮主手上落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甚至還差點出手擊斃我劍域九長老之愛『女』。」

    「呵,」雲澈低低冷笑一聲:「既然知道,那你還不趕緊滾遠一點,我可不敢保證不會在這裡把你給斃了!」

    軒轅問道的臉『色』終於微變。

    他隱隱的感覺到,雲澈的這句話絕不是在單純的恐嚇或示威,而是真的有可能就在這裡出手把他給殺了!

    以雲澈的實力,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雖然軒轅問天告誡過他魔劍大會之前不要接觸雲澈,還儘可能的不讓他感覺到任何異常,但方才見到雲澈,他還是按捺不住的湊了過來展『露』他的少劍主威勢。一半是為了憐憫馬上就要成為他們手中玩物的雲澈,一半,則是想目睹一番「天玄第一美『女』」鳳雪児的真顏。

    卻是忘記了關於雲澈的諸多傳聞中,傳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瘋子」!

    殺天威劍域的少主……這件事沒人敢做,甚至沒人有膽量說出來,連想都不敢想。

    但云澈一定是個例外!

    他連一個人單挑整個鳳凰神宗都做的出!在這至尊海殿忽然出手殺他劍域少主……又有什麼理由做不出!

    心中衍生的驚悸之下,軒轅問道的氣勢迅速衰弱,原本滿滿的凌然傲氣被雲澈一個字加兩句話粉碎的『盪』然無存。他面容僵硬的淡笑一聲:「看來雲宮主並不歡迎在下,也罷,告辭!」

    軒轅問道明顯是慫了,面對雲澈如此言語和隱約的殺氣,平日里連四聖主都並不怎麼畏懼的他臨走前卻是沒敢說出一句狠話,唯恐刺『激』到了雲澈這個完全不循常理的「瘋子」。

    軒轅問道離去很遠之後,才又回過身來,淡淡的道:「雲宮主,還忘了恭喜你活著從弒月魔窟里出來,否則若是錯過了這魔劍大會,就太可惜了。相信這場魔劍大會,定會讓你終生難忘。」

    轉過臉去,軒轅問道的面孔瞬間猙獰,口中狠狠的低『吟』道:「本少主活了這麼多年,還從未見到如此狂妄的傢伙!」

    「雲澈……本少主原本對你還心存憐憫,既然你主動找死,那本少主會毫不吝嗇的親手賜予你應得的下場!」

    軒轅問道狼狽遠離。夏元霸驚訝的問道:「姐夫,你和他之間難道有什麼仇怨?」

    古蒼真人也側過臉來。

    「……」雲澈沉『吟』一番,然後緩緩搖頭:「我們先去海神台吧,這件事……你很快就會明白的。」

    「哦!」夏元霸點了點頭,然後嘆聲道:「姐夫,那人可是天威劍域的少主,未來的聖域之主啊。我估計普天之下對他說過那樣話的,就只有姐夫一個人……而且,我感覺姐夫剛才好像是真的想要出手殺了他。」

    「我們走吧。」古蒼真人道:「氣息來辨,天下群雄已到場十之**,此去已是有些遲了。」

    海神台,或者可以稱之為「海神島」。因為它漂浮於至尊海殿的中心,是浮空島嶼之上的浮空島。這裡,平常是海殿弟子比拼、測驗之地,今日則為魔劍大會舉行之地,且從數月之前便已開始籌備。

    海神台周圍陳列著數萬個坐席,這些坐席並非在其正上,而是漂浮於邊緣,雖是浮於虛空,卻如被看不見的支柱所支撐,全部紋絲不動。甚至,一個玄道強者想要將其摧毀都頗為不易。

    距離海神台越近,來自強者的氣場便越是駭人。無論雲澈、夏元霸,還是鳳雪児……乃至參加魔劍大會的任何一人,都是平生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頂尖強者齊聚一地。

    「好驚人的氣場!」雲澈驚嘆道。

    「那是自然。」古蒼真人的神『色』也透著驚嘆,他雖活了一千多年,但如此驚人場面,他也是畢生首次:「這次魔劍大會,彙集了天玄大陸五百帝君,六千霸皇,場面之巨,怕是亘古未有。」

    「啊?」鳳雪児一聲驚呼:「五百帝君……六千霸皇……」

    雲澈也是微吸一口涼氣,低聲道:「這怕是把天玄大陸所有的帝君和高等霸皇都匯聚於此了。」

    在他接觸帝君這個層面之前,絕對想不到,也不會相信象徵著天玄大陸最頂峰力量的帝君,居然有著五百之多!

    「沒錯的。」夏元霸點頭道:「我們皇極聖域出動了幾乎所有帝君和六級以上的霸皇,只餘三個排位靠後的長老留守聖域,其他聖地也是如此。鳳凰神宗也應該出動了所有帝君……連雪児妹妹的太爺爺都來了。」

    「太爺爺?」雲澈一臉訝『色』:「雪児,是你和我說過的鳳祖奎……前輩嗎?」

    「嗯!」鳳雪児輕輕點頭:「太爺爺平時都在秘地靜休,極少出現。沒想到這次連太爺爺也來了。」

    「呵呵,」古蒼真人淡淡而笑:「對帝君這個層面的玄者而言,『神玄之秘』四個字,是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哪怕知道這或許極有可能只是個幌子。」

    海神台已近在眼前,浮空坐席之上,已分佈著數千身影。而這其中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人,到了七國也都是驚世駭俗的強者!

    「雲小友,魔劍大會的坐席都是以勢力為安排,你是以冰雲仙宮之名來此,但卻只有孤身一人,隻身落座未免冷清。不妨入我聖域席位如何?」古蒼真人淡笑著道。

    雲澈微微思慮,欣然點頭:「那晚輩恭敬不如從命。」

    「雪児,我過會和元霸一起到皇極聖域的席位。你便去你父皇那裡吧。」雲澈轉而向鳳雪児說道,他的話讓夏元霸和古蒼真人同時面『露』驚訝。

    「啊?可是,我想和雲哥哥在一起。」鳳雪児不解的道。

    「我知道。」雲澈微微而笑:「可是,你畢竟是鳳凰神宗的人,還是鳳凰神宗最重要的雪公主。魔劍大會聚集了天玄大陸所有最強的玄者和勢力,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你卻坐在了其他勢力的坐席,一定會對鳳凰神宗的顏面有所折損,你父皇他們的心情也定會受到影響。所以……」

    雲澈的話句句在理,鳳雪児面『露』失落,但馬上又欣然而笑:「我聽雲哥哥的話。雲哥哥不但對雪児好,還為雪児的宗『門』著想。父皇他們知道的話,也一定會很感動的。」

    四人很快飛上了海神台,鳳雪児循著鳳凰氣息,很快找到了鳳凰神宗的所在,落座在了鳳橫空身側。

    雲澈則由古蒼真人引領,入了皇極聖域的坐席,和夏元霸並肩坐在了最後一排。

    毫無意外,他們三人的到來瞬間吸引了全場所有強者的視線……尤其是雲澈。全場注目之下,就連聲音都瞬間沉寂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