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皇極聖域入座的共有五百多人,雲澈快用靈覺掃了一下,雖然早有準備,但心中依然一陣驚詫。Ω.M這五百多人中,不算夏元霸在內,帝君竟然有整整一百六十三人!

    其餘近四百人,也都是七級以上的霸皇!

    這就是有著萬年底蘊,名列四聖地之的皇極聖域!!

    單單就這一個皇極聖域,估計都要幻妖界六七個守護家族聯合起來才能抗衡。

    坐席最前排,隨著古蒼真人的入座,剛好便是十二個人!

    這十二個人裝束相近,每人都是白白須,拂塵在手,身上的氣息,更是雄厚到極致……尤其是坐在正中的三人,雲澈的靈覺碰觸到他們的玄氣時,便如忽然陷入了無邊無際的汪洋,根本窺探不到邊際。

    那三個人……

    「最前排的十二人,就是我們聖域的十二真人。」注意到了雲澈目光動向,夏元霸在他耳邊低聲道:「正中的三人,便是我先前說過的苦痛真人九嘆真人絕心真人,皇極聖域除了聖帝大人之外的三個十級帝君!」

    雲澈微微點頭,道:「這等層次的強者,玄力要麼暴烈如雷,要麼強橫如岳。但皇極聖域,但似乎大有不同。」

    「那是因為皇極聖域玄功的核心便是『聖心』。玄力越強,玄功層次越高,就越是清心寡欲。」夏元霸回答道,然後又小聲跟了一句:「其實我在皇極聖域,算是個徹頭徹尾的異類了。」

    「清心寡欲?」雲澈想到百年前入侵幻妖界的勢力之中並沒有少了皇極聖域,很是清淡的一笑:「其他七情六慾或許是淡了,但玄道之欲怕是沒有半點淡薄,否則也不會傾巢出動來參加這魔劍大會。」

    他在探視皇極聖域十二真人之時,來自皇極聖域的幾百道玄氣也都從他身上掃過。但並無人上前搭話,前排的十二真人和聖域長老們也幾乎無一人回,他們的精力,全部集中於眼下的魔劍大會。

    「姐夫,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夏元霸小聲的問道:「你為什麼要把雪児妹妹支開呢?」

    他才不會相信雲澈是為了鳳凰神宗的顏面著想。

    雲澈呼吸一滯,微微合眸,向夏元霸凝玄傳音道:「蕭雲失蹤三天了。」

    「什……」夏元霸大吃一驚,險些暴跳而起,他連忙傳音道:「到底怎麼回事?是誰幹的?」

    「以蕭雲夫婦的實力,身邊還有天下第一保護,卻能無聲無息的將蕭雲擄走……天玄大6能做到這一點的,並沒有多少人。」

    夏元霸眉頭一沉:「四大聖地……難道,是天威劍域!?」

    他終於開始明白,為什麼先前雲澈對軒轅問道的態度會那麼剛硬。

    「十之**吧。」雲澈微吐一口氣:「我們去弒月魔窟的途中遇到軒轅問天時,他的眼神,還有說的那句話,在那時就讓我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豈有此理!」夏元霸雙拳一攥,額頭青筋直冒:「天威劍域好歹也是四聖地之一,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來……唉?不對,他們為什麼要抓走蕭雲?什麼理由?」

    「很有可能,我是幻妖界雲家之子的事已經暴露了。蕭雲的身份,他們也同樣知曉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雲澈低聲傳音道。

    這番話,讓夏元霸頓時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而且絕非一般的嚴重,他一把抓住雲澈的手臂,焦聲道:「既然很可能已經暴露,那你為什麼還留在這裡!你該知道幻妖界在天玄大6可是一個被妖魔化的地方。今天又是天下群雄齊聚,這件事萬一被公開,你被成為眾矢之的的!」

    「我知道,但我不能丟下蕭雲不管。」

    這一句話,讓夏元霸心中一空,頓時知道有這個理由在,自己再怎麼勸說也毫無作用。

    「元霸,你也無需太過擔心。」雲澈平靜的說道:「事態或許並沒有嚴重到那種程度,我有太古玄舟在身,只要太古玄舟沒有暴露,任何情況我都可以全身而退……暫且靜觀其變吧。」

    「不過,若事態真的到了最壞的那一步,元霸,你要記得和我劃清界限!別忘了,其他三聖地都對皇極聖域出了你這樣一個身具霸皇神脈的弟子暗中嫉恨,就連聖域之中,聖帝那些義子及他們的支持者也一定都視你為肉中之刺,若是我身份真的被當眾揭開,你又袒護我的話,會被他們趁機扣上『妖人』的帽子。所以到時候你千萬不要……」

    就在這時,雲澈忽然眉頭一凝,眼睛瞬間寒了下來……因為一股冰冷的殺機牢牢鎖定在他的身上。

    「雲澈小兒,拿命來!!」

    這忽然的爆喝如晴天霹靂,驚動了在場所有強者。聖域右側坐席處,一個青袍老者飛身而起,如大鷹般向雲澈這邊撲來。

    而這個人,雲澈從未見過。

    事突然,且沒有人料到竟有人敢在這魔劍大會的會場忽然難,再加之皇極聖域與其坐席臨近,幾乎是怒吼聲響起的那一剎那,青袍老者便已沖至雲澈身前,玄氣化劍,竟是準備直接下死手……他人就是想阻攔都有所不及。

    雲澈身形未動,夏元霸已是暴身而起,口中大吼,一拳砸去。

    轟!!

    一道環狀氣浪當空炸開,將上空一朵薄雲狠狠轟散,兩股君玄境的玄力隔空對撞,久僵不下,夏元霸神色陰狠,而青衣老者的臉上卻是浮現驚容,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力量竟被夏元霸一個小輩如此輕易的接下。

    「滾!!」

    夏元霸怒吼一聲,本就粗壯的手臂陡然又變粗了一倍,所轟出的力量瞬間從暴風轉化為颶風。

    砰!!

    青衣老者以玄氣化成的劍芒頓時崩碎,整個人也如被大鎚轟中,狠狠的后飛幾十丈,才死死停住身形,臉上也隨之浮上了一抹淡淡的蒼白。

    而夏元霸只是稍稍後退,眼神兇狠如前,身上爆的氣勢更是讓在場無數玄者一陣窒息……更有不少人和青衣老者一樣駭然色變。

    雲澈雖不識得這個青衣老者,但四大聖地之中,卻幾乎人人盡知。

    天威劍域的長老……還是排名前十的長老!

    玄力修為強至君玄境七級!

    竟是被夏元霸一拳轟開,穩落下風!

    無數帶著深深震驚的目光牢牢落在了夏元霸身上,有的人甚至直吸冷氣。能入這海神台,都是天玄大6最頂尖的強者,也自然早就聽聞皇極聖域出現了一個有著霸皇神脈的弟子,方才二十歲出頭,便已成就帝君。

    不過都只是聽聞,今日才是初見。

    但……這豈止是成就帝君!一拳轟退一個七級帝君,這實力分明已到了君玄境後期!

    縱然在四大聖地,都是最巔峰的領域!

    二十歲便已如此恐怖,百年之後,更是無法想象!相似年齡段中,其他三聖地……不要說相提並論,估計連一個配給他提鞋的人都找不出!

    皇極聖域十二真人已全部回,都是默默點頭,臉上毫無驚色,唯有淡淡的笑意和讚歎……讚歎於夏元霸的玄力在如此短時間內竟又有精進。

    古蒼真人緩緩起身,平淡的道:「軒轅絕,你身為劍域長老,何故對一個小輩忽然出手?」

    軒轅絕……這個名字讓雲澈眉頭一動:果然是他!

    天威劍域九長老軒轅絕!軒轅玉鳳的生父,凌雲和凌傑的外公!

    「哼!」被夏元霸一拳轟退,軒轅絕心中的震驚早已過怒意,但他若就此退卻,必然顏面盡失,他緊盯雲澈,怒罵道:「這雲澈小兒不但傷我劍域二位長老,還欲出手殺我愛女,今日若不將他千刀萬剮,我枉為人父!」

    雲澈依然端坐在那裡,一聲冷笑:「軒轅玉鳳心腸惡毒,下手陰毒!若不是因為她是凌傑的生母,我殺她十次都難解心頭之恨!我最終饒她一命,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居然還有臉在我面前狂吠!」

    「豎子找死!」雲澈的話無疑火上澆油,讓軒轅絕更是勃然大怒。

    「兩位息怒。」

    一個平和如水的聲音從至尊海殿的坐席處響起,紫極緩緩站起,面帶淡笑:「兩位之恩怨,外人本不便插手。但此番天下群雄齊聚於此,皆是為魔劍大會而來,不宜多生事端。即便不為魔劍大會,既是在我海殿之上,便為海殿貴客,我海殿自不願何貴客在此遭厄。還請兩位給老朽一個薄面,縱然天大恩怨,也請在離開海殿之後,再行解決。」

    被夏元霸一拳逼退,軒轅絕本就顏面盡失,騎虎難下,紫極的話無疑是給了他一個台階。軒轅絕長袖一甩,怒哼一聲:「好!先生的面子上,我暫且留這豎子多活幾日。雲澈小兒!聽說你那師父是早該化成灰的奪天老人,有著通天徹地之能……哈哈哈哈,別說他是什麼奪天老人,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會懼他!我倒要到時候怎麼從我的手下保住你的命!」

    雲澈:「……」

    「可笑!」夏元霸不屑的道:「你想動我姐夫,先要過了我這一關!可惜你連我一個後輩都打不過,還恬不知恥的向我姐夫的師父挑釁,也不怕讓人笑掉大牙!」

    「你!」軒轅絕眼睛一瞪,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元霸,不得無禮。」古蒼真人淡淡呵斥。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