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百帝君、六千霸皇在同一時間全力轟擊,這番景象在天玄大陸亘古未有。單單是爆發的玄光便映的周圍百里煞白一片。

    在這股驚天駭地的力量之下,下方的無極乾坤陣如一頭從沉睡中驚醒的猛獸,陡然釋放出遮天的玄光,然後瘋狂的轉動起來。

    「好厲害的玄陣!」

    雲澈的眼睛被耀的幾乎無法睜開。五百帝君、六千霸皇的合力轟擊,這股力量足以讓數百里區域寸草不生。他原本還擔心著那些霸皇和低級帝君會不會因此遭難,但意外的是,如此龐大的力量,竟被無極乾坤陣近乎完美的吸納,離的極近的雲澈都並沒有感覺到太重的衝擊。下方的海神台也僅僅是持續顫盪,絲毫沒有被摧毀崩裂的跡象。

    「四大聖地聯合起來,都籌備了整整半年,當然非同一般。否則,海皇也不會放心的讓這場魔劍大會在這裡進行。」夏元霸鄭重的道。

    不過顯然,這個無極乾坤陣就算再強大,能承受的力量也有著界限。力量的轟擊持續短短三息之後,無極乾坤陣的光芒也已盛到了極致,海神台的顫盪也開始不正常起來。這時,軒轅問天一聲大吼:「收!退開!!」

    軒轅問天的玄力雄厚無比,他的聲音如在所有人耳邊響起一個驚雷。所有的力量幾乎在同一時間完全收起,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向四周四散而去。

    無極乾坤陣在極速旋轉,所釋放的玄光直入蒼穹。

    而最終,這些力量隨著玄陣的極速旋轉,全部集中向了中心點——天罪神劍的所在!

    轟————————

    錚!!!!!!!

    一聲天塌地陷般的巨響,一束白光衝天而起,遠遠看去,就如一把巨大的光劍刺入了無盡的虛空之中。其中,還夾雜著一陣幾乎將耳膜撕裂的錚鳴聲。

    耗費了四大聖地大量心血的無極乾坤陣就此崩潰,海神台也在劇烈的顫抖中崩裂,雖然沒有就此塌陷,但在短短几息之間裂開了千百道縱橫交錯的裂痕。

    就連海神台中心的天罪神劍,也已消失不見。

    四大聖主分別退離到了海神台相對的四個方位,他們沒有去管潰散的玄陣和崩裂的海神台,而是都抬著頭,凝視著上空,滿臉的凝重和冷峻。

    眾人也都隨著四聖主的目光,看向了上空。

    在剛才那道凝聚著所有人力量的玄光之下,天罪神劍被衝擊到了萬丈高空之上!隨著那道玄光在蒼穹的盡頭終於熄滅,天罪神劍也終於從萬丈高空開始墜下。

    整個至尊海殿一片靜寂,每個人都神色緊張,等待著今日的最終成果。

    天空依然昏暗,但不再是完全漆黑。沉悶的天地之間。唯有一束由遠及近的尖銳嘶鳴聲。

    一直如雕塑般坐在那裡的焚絕塵在這時終於動了,他盯著天罪神劍墜下的方向,雙手死死攥起,染著黑氣的雙目放射出瘋狂的光芒。

    他的這個動作瞬間被雲澈察覺,他迅速傳音道:「焚絕塵,你想死嗎!」

    雲澈的話讓焚絕塵緊繃的身體猛的一僵,他側過臉來,恨恨的道:「要你管!」

    「你承受那麼的折磨和痛苦,才擁有了現在的力量……就是為了單純去送死嗎?」雲澈沉聲道:「不要說這裡這麼多人,就算只有一個軒轅問天,你想要搶奪天罪神劍,也根本是痴心妄想!只會把你的一切都暴露!」

    「閉嘴!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管!」焚絕塵胸腔劇烈起伏,攥起的手掌之中都溢出了絲絲黑氣。但,或許是雲澈的警告起到了作用,他雖是幾乎把滿口牙齒都咬碎,卻是一點點的,又坐了回去,唯有身體依然在巨大的忍耐煎熬中不斷的戰慄。

    當!!

    天罪神劍在尖銳的呼嘯聲中從空中落下,劍尖向下,刺入了海神台之中。位置,依然是海神台的正中心,幾乎絲毫未變。

    其外觀,從劍柄到劍身,也同樣是絲毫沒有變化。氣息,也依舊是死氣沉沉,毫無氣場。

    分佈於海神台周圍的天玄群雄俱都面面相覷。而這時,四聖主同時向前,落在了天罪神劍的周圍。

    上空,遮蔽一切光芒的黑痕開始緩慢的褪去,露出了烈日的一角,越來越明亮的光線照耀而下,消弭著天地之間的黑暗與沉悶。

    「看來,是成功了。」看著眼前靜寂無息的天罪神劍,皇極無欲淡淡的道。

    「的確,封印已解。」海皇曲封憶也微微點頭。

    兩人的聲音雖低,但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但讓他們不解的是,這場轟動天玄玄界的魔劍大會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解開天罪神劍的封印,而如今封印解開,但四大聖主的言語和神色之間,卻是毫無喜色。

    「看來,是白忙一場了。」夏元霸在雲澈耳邊說道,滿臉的幸災樂禍。聖帝和海皇親口說著封印已經解開,但一定是解開了。但解開封印的天罪神劍卻依然是死氣沉沉,和先前沒有半點不同……也就說明,這應該壓根就是把死劍,根本沒有他們所假想的「神玄之秘」。

    「皇極兄,就由你先行探視一番吧。」軒轅問天抬手道。

    皇極無欲道:「無極乾坤陣非我聖域一方之力,為顯公允,還是我們四人一起吧。」

    「如此最好!」夜魅邪和曲封憶點頭。

    四聖主同時向前一步,然後伸出手來,分別按在了天罪神劍的不同部位,四股來自天玄大陸最強者的玄氣湧入劍中,從整把劍內外的每一處細緻的掃過。

    須臾,四人收回手來,然後,又同時嘆息了一聲。

    「看起來,我們是白忙了一場。」皇極無欲雙手背到身後,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

    「罷了,本就有此覺悟,只是有些可惜而已。」曲封憶也頗為淡漠的道。

    「見所未見的堅實封印,封的卻只是一把死劍。只是可惜了如此長時間的籌備。」夜魅邪則沒皇極無欲和曲封憶那般淡然,眉宇之間微現慍怒。

    他橫眉看向軒轅問天:「軒轅劍主,你當初曾信誓旦旦的向我們保證其中必定隱藏著天大的秘密,就算不是神玄之秘,也一定有不菲的收穫。如今,卻只是得到了一把毫無用處的死劍!你是不是該給我們,還有這些遠道而來七國玄者們一些交代!?」

    夜魅邪這番話下,皇極無欲和曲封憶也同時看向了軒轅問天,雖然神情和目光依然平淡,但絲毫沒有緩和夜魅邪之言的意思,顯然,他們心中也是怨怒橫生……如果當初不是軒轅問天信誓旦旦的保證,他們又豈會甘願耗費如此長的時間、精力和資源來一起籌備這個魔劍大會。

    耗費如此巨大的代價,若解開封印后並未發現神玄之秘,他們尚可接受。但一絲一毫的收穫都沒有,解開的只是一把死劍,相當於一切的努力都只是白白打了個水漂……他們就算是聖地之主,也根本無法釋懷。

    他們的言語並未壓抑,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也都知道了這場轟動天玄,出動了四大聖地所有高手,號召了天玄七國所有頂尖玄者的盛會,到頭來竟只是一場空無……

    或者說,只是一場笑話!

    軒轅問天仰頭閉目,長嘆一聲:「如此結果,著實意外,也讓我無比愧然。當年永夜之王夜沐風的異變,三位也都親眼所見。所以我在得到天罪神劍之後,有十成十的把握認定其中必然隱藏著天大的隱秘。如此看來,是我太過天真了。」

    「或許,千年前的夜沐風之變並非是因為這把天罪神劍。也或者,天罪神劍中的秘密已在這千年之中被封印所噬滅……畢竟,那封印之可怕,三位也都親身領教過。」

    軒轅問天又嘆一聲,睜開眼睛,滿面誠懇的道:「唉,無論何種緣由,今日之果,皆因我的誤判,所以我定然會給三位一個交代……這樣如何,三十日之內,我軒轅問天定會親自登聖域、海殿、神宮之門,並攜十斤紫脈神晶以謝罪。」

    嘶……

    「十斤紫脈神晶」六個字,讓那些七國勢力無不目瞪口呆,暗吸冷氣,就連四大聖地中人也都是暗吃一驚。

    「劍主大人,這……」數個劍域長老同時失色,想要出言勸阻。每個聖地賠償十斤神晶,三個聖地就是三十斤……雖是賠罪,但這委實太過沉重。

    軒轅問道迅速向前阻攔,搖頭低聲道:「如此大費周章,卻是一場空幻。父親失望之餘,也定然極為自愧,就依父親之言吧,有什麼話,回劍域再說。」

    「軒轅劍主既然如此誠意,那此事,便就此而過吧,就當是召集我們天玄玄界共聚一堂,倒也算得上是一件難得的盛事。」夜魅邪淡笑一聲,似乎對這個結果很是滿意。

    這場魔劍大會的結果,已經在依然死寂的魔劍,以及四聖主的言語之下呈現在了所有人眼前。他們有的面面相覷,有的竊竊私語,有的失望,有的並無所謂……唯有雲澈,臉色卻是越來越陰沉沉重。

    不對!

    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的失望是真的。

    但軒轅問天的失望一定是假的!

    剛才那一瞬間的眼神……分明是得意!!

    到底怎麼回事?他在籌劃著什麼?他促成這場魔劍大會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麼?

    他那一閃而過的眼神,顯然是目的得逞……他得逞的究竟是什麼?

    雲澈的眉頭蹙起,牙齒緊咬……若是茉莉在這裡,一定可以給他答案,但偏偏……

    軒轅問天轉過身來,向周圍所有的玄者道:「眾位聖地和天玄七國的朋友,此次魔劍大會,本是為了得到魔劍之秘,然後天下共享之,造福我天玄玄界。但沒想到,魔劍的封印之下,竟是一片虛無,毫無所得。我軒轅問天,實在愧對遠道而來的眾位。」

    軒轅劍主說話,自然不敢有人發聲,在場之人,尤其是天玄七國的玄者都是無比驚詫……高高在上,天下無敵的劍域劍主,竟是個謙和、毫無架勢的人,居然在滿臉愧疚的向他們致歉!?

    「……」雲澈微微呼了一口氣,心中愈發不安。

    「不過,」軒轅問天忽然話音一轉,臉上露出了一抹神秘莫測的淡笑:「我軒轅問天好歹是聖地之主,豈能讓眾位白來一遭!既然魔劍大會最終成空,那麼,我便為大家呈上一場絕對精彩的好戲,以解眾位心中怨氣。」

    「好戲?」皇極無欲、曲封憶、夜魅邪都頗為訝異的看向軒轅問天。周圍玄者也都面露好奇。

    軒轅問天緩緩抬手,然後重重一拍,一聲悶響伴隨著他的聲音傳出極遠的距離:「把人帶上來吧。」

    軒轅問天的聲音傳開,一股玄氣立刻從下方以極快的速度直衝而上,顯然是一直都在下方的某個地方等待著。

    玄氣雄厚異常,速度更是快若閃電,聖地高手們全部面露驚容,因為這個玄力的主力……赫然是君玄境九級的修為!

    在天威劍域,君玄境十級的除了軒轅問天,還有無情劍侍、絕情劍侍、斷情劍侍三人,而君玄境九級一共兩人。分別是大長老軒轅孤星和二長老軒轅孤雲。

    魔劍大會,聖地高手皆至,天威劍域的三劍侍和二長老都在,卻一直並未見大長老軒轅孤星。

    所以這個人的身份顯而易見!

    嗖!!

    光影閃過,三個人影已如瞬移般出現在了軒轅問天的身側,為首者一身青袍,面相蒼老,目若天星,正是劍域大長老軒轅孤星。他現身之後,向軒轅問天重重頷首:「劍主大人。」

    軒轅孤星的左手和右手之中分別抓著一個人,左手抓的人無比粗矮,只有三尺之高,佝僂的身體蜷縮在一團皺巴巴的黑袍之下,整張臉也都蒙在其中,露在袍外的半隻手掌乾枯如黑柴,身上釋放著讓人極不舒服的氣息。

    「鬼煞毒仙!」來自黑煞國的玄者脫口喊出,語帶驚懼。

    而看清他右手中所抓的那個人,雲澈和夏元霸如觸電般站起……

    「蕭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