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然是天威劍域乾的!這幫王八蛋!」夏元霸怒氣沖頂,就要橫衝上去。頂點.更新最快

    「別動!」雲澈一把拉住夏元霸,他的眼神、臉色陰沉到極致,心中的怒火更是幾近炸裂:「元霸,你聽著。從現在開始,你必須要和我劃清界限!過會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管我,也不要管蕭雲,最好一句話都不要多說。」

    「什麼?」夏元霸瞪大眼睛,堅決搖頭道:「姐夫,我這些年拚命修鍊,就是為了不拖你後腿,如果哪一天面對困境,至少能夠有資格和你共進退……我怎麼可能為了保全自己而棄姐夫不顧!如果要這樣,我還不如死在這裡。」

    「不,我不是為了保全你!」雲澈臉色越來越沉:「你仔細看蕭雲現在的狀態!」

    被軒轅孤星放開,蕭雲依舊站在那裡,沒有倒下,眼睛也是睜開著的,顯然力量和意識都在。只是,他睜開的雙眼毫無焦距,毫無色彩,整張面孔痴痴獃呆,如同沒有了魂魄。

    「他被下了蠱毒!」雲澈恨恨的道:「而下蠱毒的,必定就是旁邊那個黑衣人!」

    夏元霸:「蠱毒?」

    「到來海殿的第一天,我被大長老陌塵風帶去見海皇的途中,就見到過那個黑衣人,據陌塵風所言,他名號『鬼煞毒仙』,號稱天玄大陸用毒第一人,他之所以出現在至尊海殿,正是天威劍域邀請來的!」雲澈的牙齒已幾近咬碎:「我當時還好奇天威劍域為什麼要邀請這樣一個人來魔劍大會,原來竟然是為了……針對蕭雲,並用來對付我!」

    「你說的蠱毒是指什麼?是為了將蕭雲毒住,來逼你就範么?」夏元霸急急的道。

    「不!」雲澈搖頭:「若單純只是為了下毒威脅,天威劍域根本就用不到這個鬼煞毒仙。如果我沒有猜錯,蕭雲中的,應該是一種迷惑心智的蠱毒,讓他在蠱毒之下意志皆失,無論問他什麼,都會如實回答!」

    「什麼!?」夏元霸大吃一驚。對雲澈而言,這遠遠要比任何致命的毒都要可怕萬分。雲澈的「師父」是虛構的這件事暴露,頂多是遭受日月神宮的報復。但如果他幻妖借雲家少主的身份暴露,那必將成為四大聖地,乃至整個天玄大陸的眾矢之的!

    「所以,蕭雲知道的,軒轅問天應該已經全部知道!他現在把蕭雲帶上來,分明就是要在眾目睽睽之下,通過蕭雲之口,把我的全部底細抖落出來!」雲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事情,赫然向他預想的最壞方向發展。

    現在,他只能祈禱太古玄舟的事沒有暴露。那麼,他在某個時機通過星神碎影搶過蕭雲,再通過太古玄舟逃走還有那麼些微成功的希望……

    只是,茉莉還在重塑身體,自己不能離開她超過二十里之距太長時間。就算可以成功,把蕭雲送到安全地方后,他也必須再回這裡。

    「可是,軒轅問天為什麼要這麼做?姐夫和天威劍域又沒有什麼大的仇怨,難道就是因為軒轅絕的事嗎?」夏元霸不解的道。

    「哼,軒轅絕那點事,根本犯不著軒轅問天親自處心積慮的設下這樣一個局。」雲澈冷笑道:「他的目的,是為了奪取我的……」

    雲澈話未說完,忽然眉頭一動……等等!我身上值得軒轅問天如此處心積慮圖謀的,只有輪迴鏡。他既是為了輪迴鏡,為什麼不瞞著其他三聖地,暗中對我,或者我身邊的人下手,從而逼出輪迴鏡,反而要當眾揭開?

    一旦被其他三聖地也知道我身上有輪迴鏡,天威劍域再想「獨吞」就根本不可能了!

    他短暫疑惑,便來不及多想,沉聲道:「元霸,這次不同以往。我幻妖界的身份一旦被揭開,不要說你,就算是整個皇極聖域為了出面,都不可能保下我,只會單純的將你拖進來,根本毫無價值!而你和我劃清界限,就算軒轅問天有意要針對你,你只需咬定自己不知,再加上皇極聖域的袒護,一定不會被捲入其中……」

    「不行!!」夏元霸咬牙道。

    「那我萬一落入天威劍域手中,誰來救我!?」雲澈呵斥道。

    「啊?」夏元霸怔住。

    「放心,並不一定是死局,我有一定的把握通過太古玄舟逃走。」雲澈緩聲道:「若是不能,我落入軒轅問天之手后,你和雪児還能將我救出!若是你和雪児也被卷進來,那就一丁點希望都沒有了,明白嗎?」

    「……」夏元霸沒有說話,直把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軒轅劍主,此人是誰?」海皇曲封憶瞥了蕭雲一眼。年紀輕輕,卻已成就霸皇,天資絕然不俗。但這一定不是軒轅問天把他帶上來的原因。

    而且他的狀態,分明是被控制了心神。

    「此人今年不過二十來歲,玄力卻已步入霸玄之境,就算是在我聖地,都是上游之資。按理說,如此的年齡和修為,還不是出自我們聖地,應該早就名揚天下才對。然在座眾位玄道高手,應該都對這個長相頗為陌生,是不是有些奇怪呢?」軒轅問天笑眯眯的道。

    「能有資格讓軒轅劍主親自把他『請』出來,看來此人的身份定然非常尋常啊。願聞其詳。」天君夜魅邪頗為感興趣的樣子。

    天威劍域中,不少人的眼睛瞥向雲澈,臉上露出了神秘莫測的冷笑。

    雲澈的雙手越攥越緊。其實,現在是他用太古玄舟逃走的最佳時機。但軒轅問天卻是沒有任何要將他先牽制住的舉動,顯然完全不擔心他會逃走……對於雲澈的性格,他也是了如指掌。

    軒轅問天淡笑著道:「此人名為蕭雲,目前就居於蒼風國東方一個名為流雲城的小城。流雲城這個名字,是不是有些耳熟呢?這個小城以往知曉的人很少,但因某個人,它在近年卻是名聲大噪。不錯,便是雲澈雲宮主出生和成長的那個流雲城。」

    「不過兩人的關聯可不僅僅只有一個流雲城。很多人都知道,雲澈在十六前,並不是姓雲,而是姓蕭,後知自己僅是養子而非親子,才改姓為雲。而這個蕭雲呢,他以前並不姓蕭,而是姓雲……名為雲蕭!嘖嘖,何等奇妙的巧合啊。」

    皇極無欲上下掃了蕭雲一眼,淡淡的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軒轅劍主還是直接言明吧。」

    軒轅問天依舊滿臉堆笑,向皇極無欲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賣關子了。這個人,他並非是天玄大陸的人,而是來自……幻妖界!」

    「什麼!?」軒轅問天此言一出,全場頓時一片嘩然。尤其是四大聖地的人,更是臉色齊變。

    夏元霸全身肌肉鼓脹,身上的玄氣隨時可能暴走。雲澈一隻手用力抓在他手臂上:「不要妄動!」

    「幻妖界的妖人?他是怎麼來到天玄大陸的?為什麼我們竟毫無察覺?」皇極無欲沉眉道。

    軒轅問天淡笑道:「皇極兄可還記得,二十六年前,幻妖界十二守護家族之首雲家的雲輕鴻夫婦曾用一種叫『斷空環』的空間禁器,悄然潛入我天玄大陸,且令我們毫無察覺。他們潛入的目的,就是為了救走百年前落在我們手中,並由我劍域看管的妖人云滄海。好在有人告知了我們雲輕鴻夫婦的行蹤,從而早有準備,在劍域,以及封鎖雲滄海的地方周圍都設下了埋伏,但他們夫婦二人也是頗為狡猾,有所察覺,未深入埋伏便突然撤離,最終被他們逃走。」

    雲澈沒有言語,臉色一片平靜。但全身上下幾乎每一個細胞都被冰冷和憤怒充斥……當年向天威劍域透露他父母行蹤的人,自然就是明王。

    「此後,我劍域連同神宮追殺了雲輕鴻夫婦整整三年,但最終還是讓他們逃回了幻妖界。而在這三年之中,他們夫婦竟然意外有了一個孩子,後期還是帶著剛出生的嬰兒逃亡……只是,我們那時萬萬沒有想到,雖然雲輕鴻夫婦逃回了幻妖界,但他們的孩子,卻是留在了天玄大陸。」

    軒轅問天說完這些話時,一束眸光落在了雲澈臉上,嘴角,帶著一抹看似人畜無害的淡笑。

    「你是說,這個蕭雲,就是雲輕鴻夫婦的兒子?」夜魅邪寒聲道。雲輕鴻之名,天玄大陸知之極少,但在四大聖地,卻是如雷貫耳。因為他可絕不是一般的「妖人」。

    他的兒子,當然也是非同一般的「妖人」。

    「不不不,」軒轅問天緩緩搖頭:「若僅僅是這樣,那麼這場大戲就太過無聊了。至於究竟如何,我們還是來問問他自己好了。」

    軒轅問天轉過身來,面向蕭云:「為了能獲知所有的真相,我特意邀請到了鬼煞國赫赫有名的鬼煞毒仙。鬼煞毒仙號稱天玄大陸用毒第一人,而毒中,又尤為擅長蠱毒。」

    「也就是說,此子現在的狀態,是被下了某種蠱毒?」皇極無欲微微動了動眉頭,似乎對蠱毒這種東西甚為不喜。

    「不錯。這種蠱毒是一種劫持心智的蠱毒。雖然方式上有欠光明,但這件事涉及幻妖界,並極有可能關係到我天玄大陸的安危,所以不得不如此。」軒轅問天目光一側:「鬼煞毒仙,你下的這種奪魂蠱真的可保萬無一失么?」

    「劍主大人請放一萬個心。」包裹在黑衣中的乾枯人影發出陰澀、難聽到極致的聲音:「老朽的無念奪魂蠱下,他已是神智盡失,心魂不會有任何的防備。此刻無論任何人問他什麼,他都會如實回答,絕不會有半個字的虛假與隱瞞。老朽玩弄蠱毒幾百年,若是如此簡單的蠱毒都能失手,又豈配鬼煞毒仙四個字,喋喋喋喋……」

    「很好。」軒轅問天緩緩點頭:「那就由本劍主親自來問話。相信從他口中問出的東西,定然會給眾位一個莫大的驚喜。」

    雲澈:「…………」

    蕭雲怔怔獃獃的站在那裡,雙目雖睜,卻如死魚眼般昏暗,就像一具沒有了魂魄的活死人。

    他此時的狀態,和被玄罡攝魂了一模一樣,失去了一切靈魂防備。

    但不同的是,玄罡攝魂時間久了會自解。而中了毒蠱,若不被下蠱者除去,終生都會如此,可謂歹毒至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