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四處都是激烈無比的惡戰,爲了能奪得進入宙天神境的資格,哪怕這裏不是投影,不能復生,他們也會不惜豁出自己的命。

    而云澈則是裏面唯一的異類,還是個徹頭徹尾的異類。

    第一輪預選,他在主城掛機摸魚三十天。

    而這人人拿命在搏,關係到能否入宙天神境的第二輪預選,他依然沒和任何人交過手,而是全程處在匿影狀態。在斷月拂影強大無比的匿影能力下,他自始至終未被任何人察覺,自然也沒有人會對他出手。

    第二輪預選只有短短三天時間,雲澈一直默默計算着時間,不知不覺,便已臨近尾聲。

    雲澈用意念具現出排位榜單,第一時間,就差點被第一名那長達整整九位數的魂珠數驚瞎了眼。

    雖然第二輪預選時間、人數都少於第一輪,但由於進入這裏的人都是所有戰場的前十名,且繼承第一輪預選的所有魂珠,因而,掠奪魂珠的效率反而百倍的提升。

    強者大肆掠奪,每一次的成功擊殺,都會伴隨魂珠數量的暴漲,而中低層的弱者只能一次次淪爲獵物,魂珠數非但不會有增長,只會持續暴跌。

    在這種特殊的掠奪規則下,整個戰場的局面,呈極其殘酷的兩極分化。

    而手持一億多魂珠的第一名,依舊是洛長生。

    不過,誰是第一第二,雲澈根本毫不關心,他意念搜尋,先找到了火破雲。

    榜單排位第七十三位,和在第一輪預選時相差無幾。而距離這輪預選結束還只剩不到兩個時辰,這個時刻,別說前一千名,只要不是倒黴忽然栽了一次,進入前百都已是沒有懸念。

    心中頓安,他隨之搜尋武歸克的排名,最終,目光直直定格在了榜單第……十九名!

    雲澈驚了。

    什麼叫實力?這特麼就叫實力啊!

    在第一戰場被自己強行殺了一次,名次大落,居然在更加殘酷的第二戰場,憑自己的實力,生生又殺回了前二十位!

    手持五千多萬的魂珠,比之第一名洛長生,也只是少了一半而已。

    自己若是殺了武歸克,就可直接獲取一千五百多萬的魂珠,加上身上已有的近兩百萬……別說前一千名,前三百名都穩如老狗!

    “這武歸克,簡直十世善人轉世啊!”雲澈心中暗呼,加快速度,向三天前和武歸克說好的地方飛去。

    若是這次能和茉莉順利重逢,武歸克絕對功不可沒。雲澈都開始想着要不要乾脆把那兩枚玄影石交給他……算作報答。

    苦思三息……還是算了,如此善人,當然要牢牢把握手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派上大用場。

    雲澈掐着時間來到三天前找到武歸克的地方,遠遠便看到武歸克居然已等在那裏。

    顯然,他是真的怕。神武界大界王的兒子,一個被人陰一次都能重新爬回總榜前二十的真正天才,無與倫比的身份,無與倫比的天賦,無與倫比的光環,而這一切,只要雲澈願意,可以全部毀掉。

    他豈能不怕,豈能不乖乖就範。

    怕到了連遲到都不敢。

    在一枚巨石之後解除匿影,雲澈不緊不慢的來到了武歸克身前。

    武歸克臉色漆黑,看到雲澈,嘴脣一陣狠狠的哆嗦,卻愣是沒有怒罵出聲,反而主動道:“趕緊出手,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三天發泄,武歸克明顯平靜了許多,自知在那個根本無法接受的後果之下,全然無法逃脫雲澈的魔掌。要永絕後患,只能等出了宙天界之後,而在這裏,唯有就範。

    而且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自然就更加容易接受,連屈辱感都少了數分。

    雲澈更不想廢話,一個閃身,來到了武歸克身後。與此同時,武歸克全身玄力也已卸下,他沒有轉身,目若毒蛇,陰沉無比的道:“這是最後一次,你若再敢拿玄影石威脅我……那就大不了魚死網破!我不過是身敗名裂,而你……不止你,所有與你有關之人,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武歸克的威脅對雲澈而言就是個屁,冷笑一聲,懶得說話,對着武歸克就是一掌轟出。

    轟隆!!

    武歸克再次像塊腐木一樣攔腰而斷,上半身落地……依然沒死,一張在痛苦中扭曲的臉忽然陰險的笑了起來:“別怪我……沒提醒你……你這種……垃圾……晉入千名……只會淪爲……笑柄!入宙天神境……只是做夢……你等着……被宙天界……制裁吧……嘿……嘿嘿……”

    “這就不勞你擔心了。”武歸克的話,雲澈卻是毫無反應,又是一掌轟出,將武歸克的上半身毀的稀爛。

    白光一閃,武歸克的屍體消失,而云澈的身上,魂珠的數量陡然暴增,直漲一千五百萬。

    排名亦逆流而上,從排位榜單之末,直竄榜單前列,最終,定格在了第二百五十三位。

    雲澈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安心的感覺頓時取代了所有的不安彷徨。

    兩次,連續兩次,同樣的方法,同一個人,以全戰場最低的玄力,接連取得了晉級的資格。這絕非他的實力所得,而是毫無疑問的作弊,以他的性情,本會極度不屑和鄙夷這等卑劣之舉……但爲了能見到茉莉,他毫不猶豫。

    安心之餘,他絲毫沒有放鬆警惕,迅速匿影。

    距離預選結束,還有近一個時辰。身懷如此多的魂珠,絕不能被人盯上。

    選定一個方向,找了一個看上去應該比較安全的地方。雲澈一屁股坐下,窩在那裏,安靜的等待着第二輪預選的結束。

    斷月拂影的強大,在雲澈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而這兩年間,在沐玄音調教他修煉的同時,他亦用自己的方式,向沐玄音傳達自己對斷月拂影“匿影”境界的理解與感悟。

    玄功玄技的突破和玄道突破不同,後者最重要的是理解與積累,而前者的境界突破,往往需要的只是剎那明悟。

    雲澈早已有了一個隱隱的感覺,師尊沐玄音……應該也已經可以施展“匿影”之境,雖然她從未表露過。

    時間流逝,再有差不多半刻鐘,第二輪預選就會終結,這時,雲澈的視線之中,忽然出現了兩個女子身影。

    “姐姐,應該馬上就要結束了,還要繼續嗎?”

    聲音嬌脆柔婉,宛若天籟,聽在耳中,全身都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讓人無比渴望的想要一見聲音的主人。

    “當然,君惜淚與我只有一線之距,稍有鬆懈,便會被她反超。”

    這是一個頗爲柔和,但透着習慣性清冷的女子之音。而她所說的話,讓雲澈心中猛的一動……

    君惜淚與她……一線之距!?

    能讓劍君傳人與她一線之距,又是女子,那麼她的身份,只有一個可能。

    東域四神子之一——琉光界水映月!

    雲澈擡目看去,果然看到,正是水映月御空而至,一身藍衣飄飄,宛若不可褻瀆月宮神女,仙姿卓然。

    她的身邊,也赫然是那個穿着黑色裙裳,有着妖異黑瞳,讓火破雲駭然失色的十五歲少女……

    “是她們姐妹兩個。”雲澈心中低念一聲。水映月會在這個戰場,這是毫無疑問之事。讓他驚訝的,是這個黑裙少女居然也通過第一輪預選,進入了這個戰場!

    黑裙少女雖然天賦高的可謂極端可怕,但她畢竟太過年幼,神靈境一級的玄道修爲,在她這個年齡,用曠古絕今來形容半點都不誇張,但在聚集了五千萬頂尖強者的戰場,常理而言,根本沒有可能進入前一萬名。

    ……當然,他自己更不可能。

    黑裙少女聽着姐姐的話,很乖的點頭:“好。都是我拖累了姐姐,不然的話,姐姐早就把那位劍君傳人甩的很遠很遠了。”

    聽到這話,雲澈頓有所悟。

    難道說,這個天賦高的嚇人的小姑娘能進第二戰場,是依仗她的姐姐?

    也是,水映月何許人物,名列東域四神子,整個戰場最粗的大腿之一,她若要罩自己的妹妹通過預選,簡直不能太簡單。

    這麼說來,在第一輪預選的時候,這倆姐妹居然分到了同一戰場?

    雖然有些難以置信……因爲整整一千個戰場,概率着實太小了,但就黑裙少女已入第二戰場的事實看來,應該就是如此了。

    想到這裏,雲澈頓時找了些許平衡感……原來這裏作弊的不只有我一個人!

    比之蕭墨那純掛機等死毫無追求的傢伙,這纔是真正的同道中人啊。

    然而對方卻是琉光界界王之女,映月仙子之妹……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雲澈目光落在黑裙女孩身上很久,用戰場特有的探知規則,看到了這個女孩的名字。

    水媚音。

    黑精靈般的女孩,卻有着一個頗具撩人韻味的名字。

    就在雲澈準備移開目光時,忽然看到,水媚音竟緩緩轉身,雙眸移來,一雙眼眸如閃爍着星光的暗夜,最終落在了雲澈所在的位置。

    雲澈心中微微一突。

    她……難道發現了我?不!不可能!必定只是巧合。

    但,那道眸光卻就這麼定格在了雲澈的身上,許久都沒有移開。

    “媚音,怎麼了?”察覺到水媚音的異狀,水映月也轉過身來,靈覺瞬間釋放。

    頓時,雲澈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神意念迎面拂來,碰觸到他所在的位置時,卻未有絲毫停留,隨後又完全收回。

    很顯然,水映月並沒有發現他的存在,哪怕是在釋放神識的狀態下。

    但,水媚音的眸光卻依舊落在他的身上……而且,似乎是在直視着他的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斷月拂影加流光雷隱,堪稱完美的全方位隱匿。連水映月這等已是神靈境巔峯的強者都絲毫沒有發現他,爲什麼這個才神靈境一級的小女孩……

    心中依然不敢相信,雲澈全力維持着匿影狀態,試探着向右側移動。

    而隨着他的移位,水媚音的眸光也如影隨形,無論他左移還是右移,都直視着他的眼睛……甚至,還露出了一個很淺的微笑。

    這下,雲澈再怎麼覺得匪夷所思,也不得不信……水媚音是真的能夠看到他!

    這怎麼可能……她到底是怎麼發現我的?

    而且她最初是從背對的情況下忽然轉身,也就是說,她並不單單是眼睛可以看到我,連靈覺都……

    糟了!

    雲澈先是驚詫,隨後心中猛地一沉……自己可是身懷一千七百萬魂珠,在這兩姐妹的實力面前,簡直就是一隻隨手可宰的超級大肥羊,若是她們想要殺自己,絕對跑都跑不了!

    水嫩的脣瓣微微翹起,稚嫩的面孔,竟是綻開了一個分外嫵媚撩心的微笑:“沒有什麼啦,只是忽然想到了一個很有趣的人。”

    她回過眼眸,拉起姐姐的手:“姐姐,我們走吧。”

    水映月眸中閃過一抹疑色,但並沒有多問,帶起水媚音,很快遠去。

    遠遠的,雲澈看到水媚音驀然回首,對着他莞然一笑,粉嫩的脣瓣輕啓輕合,他的耳邊,也隨之響起了如同來自夢境的少女之音:

    “雲澈大哥哥,加油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