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浩瀚東神域,星神界。

    茉莉靜靜的看着鏡中的自己。

    繼承了天殺星神的力量之後,她的年齡也似乎因之而定格,這麼多年過去,一如雲澈初見時那般,外表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只是,那雙猩紅的眼瞳之中,折射着與表象年齡全然不符的冷漠與冰寒。

    瞳眸中的血色,還有如被鮮血染紅的長髮,都似乎變得更加的濃郁。

    任何人接觸到她的眸光,都會全身冰冷,如被一把沾滿着鮮血的利刃抵住喉嚨。

    鏡中的容顏完美精緻的幾近夢幻,十三四歲的面孔,卻毫無稚嫩感,而是一種無比危險,卻更加勾魂攝魄的妖異。

    她安靜無聲的面對着鏡中的自己,已經很久很久,無人知道她在想着什麼。

    “咚咚!”

    安靜的星神殿,忽然響起了敲門聲。敲門聲只響了兩次,而且很是輕微,顯然對方是頗爲小心翼翼,隨之,一個優雅的男子聲音傳來:“王妹,我可以進……”

    “滾!”

    冰冷淡漠的一個字,沒有任何的溫度,沒有任何的餘地。

    “……王妹,我畢竟是你的兄長,有很重要的事……”

    “本公主只有一個兄長,他已經死了。”聲音陡寒,殺氣凜然:“你也想死嗎!”

    “砰”的一聲,殿外的人似乎被驚得一個踉蹌,聲音再次響起時,已是帶上了輕微的哆嗦:“王妹……真是……愛開玩笑……”

    話未說完,聲音的主人已是慌不迭的遠去。

    星神殿再次恢復平靜,但很快,便被一個有些焦急的少女聲音打破。

    “姐姐……姐姐!”

    殿門直接被推開,一個穿着七彩霞裙,眸若星月的女孩急急的跑了進來,一直來到茉莉的身前。

    整個星神界,敢在星神界如此隨意的,就只有一個人……

    彩脂公主!

    除她之外,連星神界王都絕對不能。

    比之兩年前,彩脂沒有任何的變化,茉莉稍稍皺眉,她很少見過她這麼焦急的樣子:“彩脂,發生什麼事了?”

    彩脂拉過茉莉的手,奶白的臉兒微微泛紅,聲音急急:“姐姐,玄神大會的第二輪預選馬上就要結束了,然後就是封神臺的大戰,我想去看,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就爲這個?”茉莉並不相信,盯視着彩脂明顯藏着異光的星眸:“你不可能會對玄神大會感興趣,你要做什麼?”

    以她和彩脂的力量,玄神大會對她們而言就如嬰兒打架,豈會有半點興趣。

    “人家……就是想看玄神大會嘛!畢竟,以前從來都沒有看過,姐姐也是……據說那是東神域最厲害的一千人哦,一定很精彩的,陪我去好不好?”彩脂撅着脣瓣,甩着茉莉的手,撒着嬌央求道。

    “你若想看,自己去便是。”茉莉毫不猶豫的拒絕。

    “不,我就要姐姐陪我一起去,姐姐……”

    “彩脂!”茉莉的眼神忽然一凝,臉兒也肅下:“你是我看着長大的,不可能騙得了我……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彩脂悄悄的咬了咬嘴脣,聲音也弱了下去:“就是……想看玄神大會嘛。”

    “不說實話,那就別想我陪你一起去。”茉莉毫無妥協餘地的移開目光。

    “我……我我……”其實彩脂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再怎麼也不可能騙過姐姐,但是,真正的理由,她又一定不能說出來。因爲她太瞭解姐姐的性情,就像姐姐最爲了解她一樣。

    “我……是有其他的理由啦,但是……不可以說。姐姐,你就陪我去嘛,好不好,好不好!”彩脂眸光朦朦,如一隻貓兒般可憐兮兮的央求着。

    這些天對她而言,心情也是各種跌宕起伏。

    玄神大會第一輪預選開啓之時,她就通過星辰之碑,找到了雲澈的名字……吟雪界,雲澈,神劫境一級。

    那時,她雖然欣喜,但並不着急,因爲第一輪預選還要持續一個月。

    但隨後,她卻是忽然知曉參加玄神大會的人並不會全部在賽後留在宙天神界,被淘汰者將被全部斥出。她就知道情形有變,不得不改變“計劃”,沒有拉着茉莉去往宙天神界,而是在第一輪預選後,偷偷一個人的來到宙天界外,想要試着找到被斥出的雲澈,然後再想其他方法。

    結果卻沒有找到,反而意外在參加第二輪預選的人中,找到了雲澈的名字。

    第二輪預選淘汰者,同樣會被斥出,情況依舊毫無變化。但,就在方纔,距離第二輪預選結束還剩不到一個時辰,她只是用星辰之碑隨意瞄了一眼雲澈的狀況……

    卻發現他居然身在前三百名之內!

    完全想不出來雲澈是怎麼做到的,彩脂唯有心急火燎的跑來茉莉這裡。

    “不可以說?”茉莉皺了皺眉:“爲什麼不可以說?我不是已經反覆說過,以後再有什麼大事,絕對不能私自做決定,你現在又有什麼事瞞着我?”

    彩脂被嚇得心兒一跳,聲音一下子弱了下去:“我……我是答應過姐姐一定會聽話,但是……但是這次不一樣的,姐姐到了那邊,就會知道,現在不可以說。”

    “不行!一定要說!”茉莉依舊毫無餘地。

    “姐姐……”彩脂仰起臉兒:“就這一次,好不好?姐姐回來之後,我就一直很聽姐姐的話,從來沒有讓姐姐生氣。但這一次……姐姐就聽我的好不好,就這一次,真的就這一次……很重要很重要。只要姐姐答應我,以後我什麼都聽姐姐的,好不好……好不好……”

    她一邊說着,星眸中已聚起可憐怯怯的淚花。

    “你……到底……”很少見到彩脂如此倔強的樣子,茉莉心中大爲疑惑,話剛出口,但看着茉莉那近乎哀求的樣子,終究是心軟了下來:“好吧……但,我只容許你任性這一次,你要保證,以後什麼事都不許再瞞着我!”

    “嗯!”彩脂眸綻星芒,無比欣喜的應聲。

    茉莉會對彩脂如此嚴厲,當然不是沒有原因……因爲在她不在星神界的這些年,彩脂竟接受了天狼星神的傳承,這對他人而言,能有資格繼承星神之力,是做夢都不敢想的天賜。

    但這對茉莉而言,是絕對絕對不可接受的彌天大禍。

    也是她不得不馬上回到星神界的最大原因。

    ——————————————

    宙天神界,討論了近三天有關混沌之壁的大事,封神臺上依然籠罩着異樣的風雲。

    “時間算來,第二輪預選,也快要結束了。”

    宙天神帝目光投向宙天塔:“通過預選的一千個年輕人將會被送至此處,而他們便是這次玄神大會挑選出來的一千個‘天選之子’,若將來當真爆發災難,他們將是一股極強的助力。”

    “不過,在玄神大會完全結束之前,最好不要告訴他們此事。他們當下最重要的,是盡情展示他們的風姿,享受他們的玄神大會,也讓我們親眼見識一番當下年輕一輩的風采,而不需忽然揹負沉重的壓力。”

    封神臺衆人皆是點頭,深以爲然。

    “嘿,天選之子。”釋天神帝怪笑一聲:“那本王可以好好見識見識,可千萬不要讓我太失望纔好。”

    “呵,坐井觀天久了,可別嚇尿了褲子。”星神帝忽然冷笑一聲。

    王界之下,東神域當今年輕一輩的確是人才輩出,不僅是星神帝,其他神帝也都是頗有信心。

    “呵,那本王可真是迫不及待了。”釋天神帝皮笑肉不笑。

    這時,宙天神帝忽然神色一動,似笑非笑的看了梵天神帝一眼。

    梵天神帝也是目光一側,隨之微微苦笑道:“小女不懂禮數,擅自闖入,千葉汗顏,還望輕加責怪。”

    “哈哈哈哈,”宙天神帝難得的爽朗而笑:“令嬡親至,老朽高興還來不及,哪還會捨得責怪。”

    “唉,都擅闖進來了,卻只是遠遠看着,也不過來拜見幾位前輩,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梵天神帝苦笑着搖頭。

    兩人的交談聲,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瞬間無數人翹首以盼……

    梵天神帝之女……

    那個傳說中的“神女”來了!?

    但馬上,他們又聽到了梵天神帝的苦笑,話中之意,分明是神女雖至,卻並未來到封神臺,而是在……遠遠的看着?

    “這樣也好。”月神帝微笑道:“若是我們這東域神女真的到場,怕是這一衆男兒再無心思賞玄神大會了,呵呵呵。”

    “哈哈哈哈。”衆神帝皆笑了起來……除了星神帝。

    奇怪,影兒爲什麼會對這區區玄神大會感興趣——梵天神帝心中泛起疑惑。以他對自己女兒的瞭解,她沒有理由會出現在這裡。

    宙天神界上空,遙遠的雲端之上。

    一個金色的身影靜立雲端,她一身金衣,流光若夢,雖然只是稍稍貼身,卻勾勒着妖嬈到足以讓任何男人發狂的撩人線條,長髮呈現着耀目的金色,直垂落至挺翹的臀部。

    哪怕只是遠遠看一眼背影或側影,任誰也不會懷疑,這必定是一個絕美的女子。因爲她只是安靜的存在於那裡,卻連日芒、星光都在羞怯,悄然的黯淡,彷彿唯恐遮掩了她的風華。

    但無比遺憾的是,卻無人有幸能欣賞到她的真顏。

    一片狀如鳳凰之翼的金色眼罩遮住了她神秘的雙眸,但眼罩之下,脣瓣玉粉嬌嫩,如櫻紅花瓣,瀲灩生光,脖頸更似胭脂覆雪,瑩白如幻,讓人不敢相信這世上竟會真的存在這如無暇美玉一般的肌膚。

    在神界,曾見過她容顏的人極其之少,但卻幾乎無人不知其名。

    東域梵帝神女——梵天神帝唯一的女兒——千葉影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