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域梵帝神女——梵天神帝唯一的女兒——千葉影兒!

    她直接穿過宙天界的禁制,來到了封神臺之外,目光穿過遙遠的空間,落在了封神臺之上,顯然,她是爲了這場玄神大會而來,卻並沒有要入封神臺觀戰的打算,而是就這麼避人遠觀。

    她的身側,是一個看上去格外蒼老的老者,他身長不足六尺,上身佝僂,全身乾枯的像是被在荒漠暴曬過的死屍,套着一身明顯過於寬大的灰衣,破舊的幾乎只能勉強蔽體。

    老者的頭深深垂下,無法看到他的目光,氣息呈現着一片詭異的渾濁,全身如僵化一般,一動不動。就連他那身破爛的灰袍也是完全靜止,絲毫不因風而動。

    身後,安靜的站立着兩個妙齡少女。她們穿着相同的銀色軟甲,右側少女身材纖巧,曲線玲瓏,左側少女則要豐腴許多,胸前銀甲高高鼓起,隨着她的呼吸上下顫動。

    兩個少女螓首低垂,畢恭畢敬,似乎連千葉影兒的背影都不敢擅自直視,如畏神明。

    而就是這個兩個看上去小心翼翼,明顯只是隨從侍女的女子,她們身上所釋放的玄道氣息,卻絕對足以讓封神臺上無數界王都悚然心驚。

    “看來,是有不請自來的客人到了。”千葉影子開口,那如抹了花汁的嬌美.脣瓣,卻發出着極爲冷漠無情的聲音。

    “一爲龍皇,一爲南域蒼釋天。”佝僂老者回答,聲音無比晦澀難聽,讓人都難以相信那竟是人類發出的聲音。

    千葉影兒的金眉稍稍而動:“連龍皇都來了?看來,也是爲了那所謂混沌之壁的裂痕。”

    “小姐可要前去拜見?”佝僂老者道。他說話之時,全身亦是一動不動……似乎連嘴脣都沒動過。

    “不必了。”千葉影兒沒有剎那猶豫:“這世上配讓我下拜的,唯有父王一人。”

    “古伯,你覺得這一趟,是否會有收穫?”

    “小姐自有天佑。”被稱作“古伯”的老人沙啞回答。

    “時間算來,也差不多該開始了。”千葉影兒一聲低念,目光定格在封神臺上:“九玄玲瓏體……就算掩飾的再好,也絕對不可能逃過古伯的眼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宙天珠內,玄神大會第二輪預選終於到了尾聲,宙天之音也準時的響起:

    “年輕的強者們,第二輪預選戰即將結束,誰會成爲那一千天選之子,你們已經給出了答案。”

    戰場在這一刻定格,所有的玄力在一瞬間全部消失,包括那些正在惡戰的玄者,也如被一瞬間抽空了玄脈,再也無法釋放半點力量。

    第二輪預選的結果,就此完全註定。

    戰場清靜了下來,人人都望着天空,等待着接下來的命運。有的欣喜若狂,有的平靜冷漠,有的嚎啕大哭,有的甚至歇斯底里……尤其是那些距離前一千位只有一線之格的人。

    雖是一線之隔,但命運卻將天差地別。

    第一千名和第一千零一名……前者,將進入宙天神境,後者,將被甩開三千年的神境修煉,天壤之別都不足以形容其距。

    “未能在這個戰場進入千名者,你們將被送離戰場,真身移送至宙天界外。希望這場玄神大會,可有幸助於你們有着無限未來和可能的修玄之道。”

    白光從天而降,宙天之音落下之時,所有名次未入千名的玄者投影亦全部消失。

    安靜的第二戰場頓時只餘千人,千人之中,包括雲澈。

    “年輕的天才們,你們成功的用實力和意志證明了自己,成爲這場玄神大會的‘天選之子’。”宙天之音高了數分,更加的震耳蕩魂:“你們將有資格進入宙天神境,在那裡,你們將重塑人生,亦有可能徹底更改自己的命運。”

    “但在那之前,你們的戰鬥依然沒有結束。”

    “接下來,你們的真身將被送入宙天神界封神臺,那裡,將會有更加殘酷的第三輪淘汰戰,以及……”

    “最終的封神之戰!”

    “一千天選之子,有資格參與封神之戰者,唯有三十二人!”

    “而最終可獲封神者,唯有四人!”

    所有人都認認真真的聽着,唯恐錯過一個字。唯有云澈閉上了眼睛,長長的舒着氣……

    “終於……終於……”

    什麼第三輪淘汰戰,什麼封神之戰,他半點都不關心。“將被送入宙天神界”,這一句話,對他而言已是完全足夠。

    這一路的波瀾起伏,真的太不容易……雖然,有武歸克這個無比強力的踏腳石,好像也不是很難?

    被送往宙天界,那個叫什麼封神臺的地方後,可能會面對怎樣的場面,他心中很有數,但他卻非但沒有擔心,反而早已迫不及待。

    “主宰東神域未來的年輕人,去封神臺繼續你們的戰鬥吧!”

    錚——

    光芒耀下,所有投影全部如溶解一般緩緩消失。

    宙天界封神臺,宙天神帝也在這時站起身來,微笑道:“看來,最終的結果已出,讓我們來迎接這一千位由宙天珠親自擇選出來的‘天選之子’吧。”

    “祛穢,眼下的第三輪預選,和最終的封神之戰,便由你主持,務必公正嚴苛!”

    宙天神帝的後方,一個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站起,他有着一張讓人看一眼都會驟然心悸的臉,眉似寒劍,直入雙鬢,嘴脣薄而緊抿,似乎從未笑過。五官菱角分明,臉上的每一道肌膚紋路,都如刀劍雕刻,一雙眼睛如翔空餓鷹,銳利冰寒。

    “主上放心。”短短四個字,字字如刀。

    而他起身的剎那,封神臺的聲音一下子小了很多,無數界王級人物都是忽然緘口,心悸之餘,許久都不敢言語。

    “祛穢尊者……這次居然是他主持!”炎絕海低聲訝然道。

    “祛穢……尊者?”一個鳳凰弟子低念一聲,隨之忽然想起自己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一聲驚叫:“是那個……裁決者的……祛穢尊者!”

    “宙天界裁決者總首領,若論公正嚴苛,不論情面,東神域他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火如烈低聲道:“他居然會被委命主持封神之戰,看來,宙天界對這場玄神大會當真是重視的很。”

    “那是自然,畢竟關係着未來可能爆發的劫難啊……不是鬧着玩的。”炎絕海道。

    祛穢尊者之名,在東神域的名聲之大絕不亞於四大神帝。

    因爲他是宙天界裁決者總首領,他引領裁決者的這些年間,制裁過的玄道強者和星界不計其數,一旦被其確鑿惡行,無論是誰,無論何等出身,無論是哪個星界,都會給予極其嚴厲的制裁,絕不會手軟姑息。

    其名“祛穢”,便是祛除東域污穢之意。

    祛穢並非是其本名,而是在成爲裁決者統領後決意更改,可見其志之堅。

    他爲東神域無數玄者星界所敬畏,那些身負惡行者,無論何等地位,單單聽到他的名字都會瑟瑟發抖。

    宙天神界在東神域有着無與倫比的威望,與裁決者,與引領裁決者的祛穢尊者有着極大的關係。

    爲何雲澈手中的第一顆玄影石能讓武歸克縱忍屈辱也要乖乖就範……不得殘殺木靈,是東神域的重規之一,那枚玄影石中的東西公開後被裁決者獲知,神武界縱然是極強的上位星界,也絕對吃不了兜着走——搞不好還要在木靈依舊被各種暗中獵殺的現狀下被拿來殺雞儆猴。

    白光耀起,一個巨大的空間玄陣忽然出現在封神臺的中心,隨着玄陣的旋轉,一千道屬於年輕強者的氣息同時出現。

    隨着白光離散,這經過兩輪慘烈廝殺而決出的一千個“天選之子”全部呈現在衆人眼前。

    封神臺頓時一陣騷動,一大半的人都有些失控的站了起來。自第二輪預選開始,他們就在封神臺共議大事,而無法通過星辰之碑知曉戰場狀況,也就是說,他們反而是最晚知道結果的人。他們的子女、弟子等關注之人是否成爲了這一千個“天選之子”,這一刻才真正知曉。

    頓時,封神臺上大笑與哀聲並起,大量長者看着自己的後代出現在封神臺上,都難抑激動,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火如烈在第一時間就牢牢鎖定火破雲的氣息,雖然心中早已篤定自己的弟子千名之內已是板上釘釘,但雙目親見,依舊激動的滿臉通紅,熱血沸騰,已根本顧不上場合,放聲大吼:“好雲兒,幹得好!幹得好!你是我金烏宗,也是炎神界的驕傲,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聲中,火如烈都沒注意到,自己的臉上已是兩行熱淚滾落。因爲火破雲的成功不僅僅是一個名次,一個榮耀,更將改寫金烏宗在炎神界的地位,以及整個炎神界的未來。

    而這個人,是他的弟子。

    得徒如此,雖死無憾。所有的付出,都萬分值得。

    “火宗主,炎宗主,恭喜啊。看來,你們炎神這次是真的得到上天的眷顧了。”

    沐渙之向火如烈和炎絕海道,雖是真心恭賀,但心中也頗感吃味。而他剛說完,忽然目光一定,隨之一雙老眼如被針扎,劇烈放大,彷彿忽然看到了世界上最難以置信的畫面。

    一千個天選之子的中間,那個最不容易被注意到的位置,他看到了一個絕不該出現在那裡的人。

    “雲……呃……這這這這……”沐渙之張了張口,卻是怎麼都喊不出那個名字,重重的眨了數次眼睛,卻依舊不敢相信。

    “雲澈!?”而沐冰雲則是一下子站了起來,雪顏帶着深深的驚愕,和絲毫不下於沐渙之的無法相信。

    ------------------

    【複習一下神道境界:神元境(十級)-→神魂境(十級)-→神劫境(九級)-→神靈境(十級)-→神王境(十級)-→神君境(十級)-→神主境(十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