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穹劍天宮,天威劍域最大的玄舟,足有數里之長。

    此時,這艘玄舟正以最快的速度飛回天威劍域,只是玄舟之內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壓抑。

    「劍主,你的傷沒事吧?」一個劍域長老憂心忡忡的道。三劍侍死,長老死了二十五個——其中包括七個排位前十的長老。如今,他這個原本排位第五的長老,竟成為天威劍域劍主之下的第一人,何等的悲慘悲哀。

    回想今日在至尊海殿的海神台上發生的一切,恍如最荒謬可怕的噩夢一般。

    「傷並無礙,她一開始就沒打算殺了我,連重手都沒下。」軒轅問天左手按著自己的右臂,說這些話時,他沒有半點的慶幸。因為對方這麼做,只是為了讓雲澈將來親手殺他,等同於隨意放過了一個將來還有用的工具。

    一個「她」字,讓眾劍域長老全部全身一抖,始終沒有消散的恐懼如靈魂深處被觸醒的惡魔一般,讓他們遍體發寒。

    「劍主,那個人……她究竟是什麼人?這個世界上,怎麼會存在這麼可怕的人。」軒轅絕驚懼萬分的道。他在魔劍大會前還暴怒出手,仗著自己知道雲澈的「底細」,欲當眾擊斃雲澈。此時想來,自己現在還能活著,簡直就是白撿了一條命。

    「不知道。」軒轅問天搖頭,臉上除了一片死灰色,沒有了半點平日里的傲氣與威凌:「但她……一定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這一點根本不重要。」軒轅問天沉眉看向軒轅問道:「問道,在海神台上,她在毀了我們北域之後,沒有再繼續追問我當年是誰在流雲城殺了蕭鷹……因為她已經知道是你,不需要再問。」

    「什……什……什麼!?」軒轅問道瞬間驚的面無人色。

    「哼!」軒轅問天切齒道:「當時她問出之後,你嚇的連站都站不穩。以她那恐怖的境界,怎麼會察覺不到!」

    「那……那怎麼辦……怎麼辦……」軒轅問道被嚇的全身酥軟,兩腿哆嗦。

    「哼!」軒轅問天沉下臉來:「這一切能怨得了誰!只能怪你當年愚蠢手軟,傲慢自大,見那蕭鷹嘴硬就隨手殺了了事,一沒搜魂,二沒滅其滿門。否則,就不會有今天的雲澈,也不會有今天的大禍。」

    「我……我……」軒轅問道驚恐的搖搖欲墜,說不出話來。

    「劍主,當年的事也不能完全怪少主。」軒轅絕小心道:「誰能想到小小流雲城一個小人物,竟然會是雲輕鴻的結拜兄弟。就算換成老朽,聽聞他和雲輕鴻有過接觸,也根本不會認為真的能從他身上得到有用的消息,就更不要說浪費力氣去搜魂和滅門了。何況少主畢竟還年輕……」

    「夠了!不用為他開脫了。」軒轅問道雙眉擰到近乎豎起:「問道,經歷了今日之事,你可是明白了為父這一生為什麼會不惜一切追求力量?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擁有絕對的力量,才能擁有絕對的權利,可以隨意決定別人的命運和生死……那個人,就因為她擁有絕對的力量,在她面前,就連我軒轅問天,都是一條可以被肆意踐踏的狗!」

    「父親,現在該怎麼辦……怎麼辦……難道,就只能……等死嗎……」軒轅問道徹底的六神無主,身為劍域少主,他從出生到昨日都從不知道什麼叫「危險」。而今,他的身上卻忽然降下了這世間最可怕的死亡威脅。

    「等死?為什麼要死?」軒轅問天的指間鮮血橫流,惡狠狠的道:「問道,從小到大,我對你的教誨你全都忘了么!你是我軒轅問天的兒子,你必須要活!什麼氣節,什麼傲骨,在活命面前都是狗屁!哪怕受盡屈辱、喪盡尊嚴,也要給我跪著活下去……因為只有活著,才會有一切的可能!」

    軒轅問道怔住,顫聲道:「父親,你的意思是……」

    軒轅問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十九天後,雪公主要和雲澈訂婚……到時,我們父子要親自到場,備上最大的禮,陪上所有的臉……你當年殺蕭鷹的事,哪怕要屈膝下跪……磕上幾萬響頭……讓蕭家那群想報仇的人把你當狗一樣凌虐踩踏……只要能讓雲澈不殺你,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忍!」

    「一個男人的強大,不在於他有多麼雄厚的資本,而在於他能承受多麼巨大的屈辱!如果這些你可以做到,到時候,為父都能馬上把天威劍域放心的交給你。」

    軒轅問天的話讓軒轅問道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劇烈,他眼神恍惚的點頭:「父親,我……我明白了……」

    「……九鼎,派人隨時留意焚絕塵的動向。」軒轅問天說完,疲憊的閉上眼睛。

    「是,劍主。」軒轅九鼎的回答黯然無力。

    —————————————

    至尊海殿。

    回到太尊雲閣,雲澈小心翼翼的把蕭雲放下,然後右掌按在他的額頭部位,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輸入大道浮屠訣聚納的天地靈氣。蕭雲的靈魂雖未受到重創,但損耗極大,如果不輔助恢復,會昏迷上很長一段時間。他要讓蕭雲早點醒過來,然後帶迴流雲城。

    茉莉看他一眼,便別過臉頰,背對著他,也背對著一同進來,很是緊張的夏元霸與鳳雪児。

    夏元霸手掌時松時握,張了好幾次嘴巴,卻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稱呼茉莉。糾結不安了好一會兒,他忽然靈光一閃……雖然雲澈說她的年齡比自己還要小,但她畢竟是雲澈的師父,那就自然比雲澈高一輩,無關年齡。比雲澈高一輩,那也就是比他高一輩。

    夏元霸頓時心下一定,一開口,聲音依然滿是緊張:「前……前輩,晚輩夏……」

    「你們出去!」茉莉頭也不回,冷冷的道。

    「……」夏元霸和鳳雪児同時懵在那裡,可憐兮兮的向雲澈投去求助的目光。

    「雪児,你先回你父皇那裡吧,他一定有很多話要和你說。元霸,代我謝謝古蒼前輩……咳,我師父她有些不習慣見我之外的人,而且可能有些特別的事要對我說。」雲澈頗為頭疼的道。這些年茉莉的性格雖然一直在悄然變化,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傲氣。天玄大陸就從來沒有什麼能被她放在眼中……不要說人,即使說起龍神殘魂,金烏魂靈,她都分明是一副不屑的語氣。

    「啊……好,好。」夏元霸慌不迭的點頭:「雪児妹妹,我們先出去吧。」

    「嗯……」鳳雪児乖乖的應聲……早在海神台上,她就被茉莉的氣場和狠毒手段嚇的數次花容失色。

    夏元霸和鳳雪児滿心緊張的離開。雲澈滿臉幽怨的道:「茉莉,你就不能稍微溫柔一點點,元霸也就罷了,嚇壞我的雪児怎麼辦。」

    「哼,他們死活關我什麼事。」茉莉不屑道。

    雲澈一聳肩膀,上下打量著茉莉,兩眼放光道:「茉莉,你重塑的身體和你之前真的一模一樣,簡直一丁點變化都沒有,嗯……對了,讓我摸摸身體的觸感有沒有和以前不一樣。」

    「滾!」茉莉一巴掌將雲澈伸來的手打開,還頗為緊張的倒退了兩步,然後纖眉一翹,板著臉道:「由於你命脈異常,我這新軀體的完美程度的確要超過預期,時間上,也同樣要比預期的久,至少三十年不會有任何問題。只要在這三十年內再找到一株完整的幽冥婆羅花,就再無後患了。」

    「茉莉,有個問題,我想再問你一次,你的實力……究竟是什麼層次?」雲澈滿臉的認真,想起海神台上她驚天動地的舉動,他的眼睛都不自覺瞪大了幾分:「天威劍域距離這裡有七八萬里,你居然……居然能……」

    「那是因為這裡的空間太脆弱。」茉莉頗為不屑的道。

    「空間……太脆弱?」雲澈一臉不解。

    「這個星球的空間法則極為低等,別說跨越區區七萬里的空間挪移,就是瞬間橫穿百萬里空間,都是輕而易舉的事。」茉莉聲音毫無波瀾,彷彿只是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若是在我出生的那個世界,同樣的事,以我目前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做到。」

    茉莉轉過身來:「換個方式說,以你如今的力量,不需要使用全力,都可以一劍將大片空間轟至塌陷。但若是到了空間法則很高的世界——比如我所出生的世界,你的玄力就算再強上十倍,全力之下,別說讓空間塌陷,連一絲微小的扭曲都不會有。」

    「……」雲澈張了張嘴,心中驚然。同時他也注意到,茉莉說的是「以我目前的力量……」

    「那你……現在的力量大概是全盛時的多少?」

    茉莉看著一眼自己雪白如瓷玉的手掌,然後輕輕把手掌握起:「不到一成。」

    「!@#¥%……」雲澈默吸一口涼氣。才不到一成力量就已經這麼可怕,完整力量的茉莉,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她所在的那個世界,難道都是一群這樣的怪物?

    「不過,軀體重塑,力量也自然會快速恢復。以我目前的身體狀態,只需一年左右的時間,力量就可以完全恢復。」茉莉說這些時,輕描淡寫,鑽石般的眼瞳中毫無喜悅的色彩。

    「那……」

    只說出一個字,後面的話,雲澈便卡在喉中,無法說出。他想問茉莉如今重塑了身體,不用再被迫依附於他的生命,之後她會打算去哪裡?是回她已離開七年的家,還是……

    他不敢問。

    怕得到他害怕聽到的回答。

    「那……你為什麼說要在至尊多停留一天?」雲澈問出了另外一句話,但語調已變得格外不自然。

    茉莉緩緩轉眸,看向了南方,淡月雙眉微微的蹙起:「我要再去一趟弒月魔窟。」

    「如今我重塑新身,不再是單純的魂體,弒月魔窟的魔氣已對我毫無影響。我必須去看一看,能釋放出那麼高層面黑暗氣息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