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伸手一指,情緒失控之下,聲音帶着嘶啞:“他在他自己的星球,就是至高無上的王,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威脅到他,他有他的親人,他的朋友,他的女人……他可以一世無災無憂!”

    “但……在這裏,他算什麼!你知道,他在這裏有多危險嗎!”

    茉莉越說越激動:“你可知道,他的身上有多少的祕密!?其中任何一個一旦暴露,都會吸引整個神界的貪婪!到時,他的自由,他的性命……他出身的星球,他所擁有的一切都將萬劫不復!”

    “能入宙天界的,都是一羣什麼人物!?對他,那是這個世上最危險,最不能靠近的地方!其中有任何一人,察覺他的任何一個祕密,他就…………你明白嗎!!”

    “我……我……”彩脂身兒緊縮。

    “不知有多少人在追查我消失的那些年身在何處,更沒有人忘記我曾經得到過邪神不滅之血……而如果我與他相見,被人稍稍察覺到端倪,你可知會是什麼後果!”

    “而我不能與他相見的原因,又何止於此!”

    茉莉的呼吸粗重,心魂像是被捲入了驚濤駭浪。

    “姐姐……我……我知道錯了……”彩脂已是淚眼朦朦:“我只是……想爲姐姐做一件事,想給姐姐一個驚喜……我不知道會那麼危險……我真的知道錯了……”

    “彩脂,你闖了那麼大的禍後,明明答應過我,再也不會隱瞞我什麼事,再也不會擅自做決定,爲什麼又……”

    “如果你在見到他後,能馬上告訴我,有那麼多的方法,可以讓他回到他出身的星球,再不踏足神界,至少不會發生今天的場面……可是現在,你讓我怎麼辦……”

    茉莉全身發顫。對她而言,如今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人,一爲彩脂,一爲雲澈。彩脂接受了天狼星神的傳承,已是讓她感覺天塌了一半,現在雲澈又……

    “姐姐,”彩脂小心翼翼的向前,淚朦朦的道:“我知道錯了,是我又不聽姐姐的話,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也許……也許姐姐擔心的事並不會發生,而且……我相信姐姐一定好想再見到他,姐姐那麼厲害,一定有很多辦法……和他相見又不被人發現的。”

    “你……不……懂。”茉莉緩緩的搖頭:“你不瞭解他……你還個小孩子,這個世上有很多很多的東西你都不懂,很多人,和你看到的不一樣,很多事,要比你以爲的殘酷千萬倍!”

    茉莉轉過身去,不讓彩脂看到眸中逐漸難以控制的溼痕:“彩脂,你現在馬上回你的星神殿,閉門反省……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離開半步!”

    彩脂脣瓣張了張,黯然的低下頭去,小聲道:“知道了……我……我會好好反省的,姐姐不要生氣了,好嗎……”

    離開少許,彩脂又忽然轉過身來,咬了咬脣瓣,輕輕說道:“姐姐,他……和你說的很像很像,是這個世上最傻的人。我故意戲弄他好幾次,而他,卻反而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險救我……”

    “只因爲……我用了姐姐的名字。”

    茉莉:“……”

    “神界的危險,他一定知道。他來到神界,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姐姐。爲了能見到姐姐,他真的……可以連命都不顧,他……”

    “不要再說了!”茉莉的背影在輕顫:“馬上回去……反省!”

    彩脂不敢再說話,螓首低垂,嫩白的手指緊緊的絞着裙帶,獨自一人乖乖的飛回向星神界。

    彩脂剛一離開,茉莉的臉頰之上,兩道淚痕緩緩而落,隨之,淚珠便如決堤之水,直漫雙頰。

    “雲澈……”

    “雲……澈……”

    “雲…………澈…………”

    她的身軀緩緩蜷下,一聲聲帶着哭泣的呼喚……或許,沒有人會相信,星神界的天殺星神竟會有如此脆弱的一面,竟會如一柔弱少女般悲聲哭泣……

    遙遠的距離,一道目光一直停留在茉莉的身上,從未離開。

    “天殺星神的心魂居然混亂到這麼久都沒有發現我,哼……看來這一趟,非但沒有白來,反而……有趣之極啊。”

    “雲澈……”千葉影兒回眸,輕唸了一聲這個先前完全不配她記住的名字:“這可要比九玄玲瓏體,都要有趣的多了。”

    ———————————————

    宙天塔的世界,所有進入其中的玄者都身處第零層。

    雖是“塔”,但塔層世界卻出乎意料的廣闊。第零層是一片荒蕪的山地,矮山起伏,有百里之寬,數裏之高。

    在一座矮山頂峯,便是通往第一層的通道,卻是一扇石門緊閉。

    所有玄者所在的場景、出現的位置,都是完全一樣。包括之後每一層的樣子,以及鎮守的玄獸玄影,也都一模一樣。

    可以說是絕對的公平。

    而這些影像,都被完整的投影在封神臺上,無論想看哪一人,都可一清二楚。

    很快,每個參戰玄者都來到了通往第一層的通道之前,等待着石門的開啓,準備第一時間衝入第一層,絕對的剎那必爭……縱然是洛長生,也是如此。

    但有一個唯一的例外。

    雲澈!

    他站立在最初被傳送到的地方,一動不動,眼神似乎有些飄忽,不知在想着什麼。

    而云澈此舉,除了讓不少人嗤之以鼻,反而並不讓人覺得驚訝。因爲在這個只能依靠自身硬實力的戰場,他無論做什麼,都是完全一樣的結局。

    “東神域玄神大會第三輪預選戰,”宙天之音在宙天塔,還有封神臺響起:“開始!!”

    轟隆隆……

    一千個完全相同,又完全獨立的戰場,通往第一層的石門同時開啓。

    頓時,一衆蓄勢待發的玄者如離弦之箭,直衝宙天塔第一層!

    唯有云澈依舊置若罔聞,無動於衷……不過,卻也沒什麼人再屑於看他,而是牢牢的盯着自己星界的玄者,更多的,則是看着那些註定封神的真正強者。

    進入宙天塔第一層,猶如踏入了另一個世界。這裏不再是荒蕪之地,而是一片翠綠叢林,鳥語花香,萬木參天。但衆玄者還未來得及欣賞完眼前的風景,一道玄影帶着驚人的氣息從翠木中爆射而出。

    這道玄影手持雙刃,一身幾與周圍環境融合在一起的翠綠,其出手狠辣無比,直取要害,勢要一擊斃命。

    更爲驚人的,是其玄力氣息竟高達神靈境一級!

    這着實讓所有人吃了一驚。這纔是第一層,居然上來就是神靈境一級的玄影……後面有多可怕,簡直不可想象!

    之前還有人暗笑着猜測雲澈用卑劣手段混進來的渣渣頂多也就能過前面白送的幾層……這麼看來,他根本第一層都過不了!

    進入宙天塔的玄者個個都是絕頂高手,且進入後都是精神緊繃,因而都是雖驚不亂,巧妙避過,瞬時反擊。

    這些年輕玄者在同一瞬間展露的風采,讓東神域一衆強者都頗感驚豔,不約而同的點頭讚許。

    第一層只有一個神靈境一級的玄影,很好解決。衆玄者循着氣息,紛紛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衝向通往第二層的入口。

    第二層,是一片荒漠,鎮守着一隻神靈境一級的土系玄獸,因環境特殊,難度高上了些許,但對他們而言,依舊輕而易舉。隨後是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第十層……第十五層……第二十層……

    封神臺互相議論,互相吹捧,氛圍頗爲和諧,前面幾層,乃至幾十層都難以拉開太大的差距。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五十層之後,差距,終於開始一點一點的拉開。衆玄者登塔的速度也越來越慢……封神臺的氛圍,也逐漸的緊張起來。

    終於,第一個登上第一百層的人誕生……拉開了倒數第二名整整十七層!

    而這個人,依舊是……洛長生!

    一百層,看似已是很高。但誰都清楚,這依然只是剛剛開始。

    而云澈,亦是宙天塔之戰的倒數第一名,他依舊停留在原處,自始至終,一動不動。自從出現在宙天塔,他就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識一般。

    他的身體靜止,面孔毫無動盪,但內心無時不刻不再泛動着波瀾,默然想了很多很多。

    對神界,他有了與以往大不同的認知。尤其對宙天界,他的印象大改。

    以往,他對宙天神界的認知,都是源自他人之言,給予他的印象,是一個東神域最爲正道,最具威信,亦最受人敬重的王界。宙天界所引領的裁決者,專門裁決天下惡,絕對公正嚴苛。

    所以,面對宙天界的質問,他毫無擔心的站出。他的底氣,雖主要是因爲龍皇在場,但同時也源自對宙天界的一種好感與信任。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果然太天真了。

    同樣的話,同樣的理由,他說出來,就是冒犯宙天珠,非但被無視,還要罪上加罪。

    而由釋天神帝說出,卻可以讓宙天界啞口無言。

    就如當年沐玄音教他的第一件事: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公正,只有絕對的實力!

    只有擁有絕對的實力,纔會有絕對的公正!否則,你能得到的,就只有他人認爲、他人制定的公正!

    祛穢尊者被認爲是東神域最嚴苛、最公正無私之人,爲了將生命獻於裁決,他甚至不惜捨棄名字,更爲“祛穢”。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是張口直辱沐玄音……或許,他的確無比的公正嚴苛,但云澈看的更清楚的,卻是他身爲裁決者之首,將其他星界、其他界王、其他玄者都不放在眼中的狂傲。

    哪怕是一個成就神主的界王,也可理所當然的一言辱之。

    這才真正的現實,真正的神界。

    還有……茉莉。

    心中已經沒有了僥倖,雲澈不得不明白,茉莉……真的沒有到來宙天界。

    所有一切,皆成空幻。

    這個結果,他如何甘心。

    他真正不甘的,不是自己這些年的努力換來一場空,而是……整整三年了,已接近他答應綵衣她們的歸期,卻依舊沒能找到茉莉。

    “還沒有結束。”雲澈仰起頭,閉上眼睛,在內心自語着:“茉莉沒有來宙天界,看不到我……但……如果……我可以讓東神域都知道我的名字……”

    “眼下……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麼……”

    “神劫境一級進入玄神大會的封神之戰……呵呵,我的名字,一定會轟動吧……”

    “師尊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但是,剩下的時間已經很少,我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如果無法見到茉莉,會是我一生的遺憾……”

    睜開眼睛,雲澈的神情緩緩變得冷毅,瞳眸深處,閃過異樣的詭光。

    之前給師尊丟的臉……我要十倍的討回來!

    辱我師尊的祛穢老頭!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着……誰纔是真的瞎了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