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音輕描淡寫,但足夠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但整個封神臺的人就像是被忽然施了魔咒,依然鴉雀無聲——除了不斷有下巴砸地的清脆響聲。

    “好!好!好!!”

    釋天神帝雙手重拍,口中連吼三個“好”字,眼中已是放着異光:“好小子!這等匿影神技,真是讓本王大開眼界!單憑剛纔這精彩絕倫的匿影神技,本王就沒白來東神域這一遭!”

    “可惜你小子是東神域的人,若是生在南神域,本王就算是搶,也要搶你當個弟子,哈哈哈哈!”

    釋天神帝放聲大笑,字字驚雷。

    “大開眼界”、“搶爲弟子”四個字,從南神域排行第二的神帝口中喊出,是何等沉重的概念?

    而先前祛穢尊者曾厲言辱及雲澈之師,這話此時從釋天神帝口中喊出,對祛穢尊者而言何止是打臉。

    他們也都清楚的看到,不止各大界王,東席上的五大神帝、星神、月神、守護者也無不是面露驚容。

    “匿影……神技?”

    “這不是傳說中的神道身法麼……真的有人能練成?還是個……才神劫境的年輕人?”

    “記載中有,但從未聽說有人修成。該不會是什麼……障眼之法吧?”

    “這可是釋天神帝親口所說,還會有假?”

    “這小子……好像遠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他這樣……算不算作弊?難道他就這樣……第一?不……不可能吧?”

    雲澈以神劫境一級的玄力通過兩輪預選,站在了封神臺上,衆人雖然也是驚訝,但之後更多的是可笑。而這一次,雲澈走的依然是“邪道”,至少完全背離了這個考覈的初衷,還是全程在他們注目之下完成。

    但給予他們的不是不屑可笑,而是久久無法平息的驚駭。

    “怎麼,又想說我作弊?”看着祛穢尊者那發僵的臉色,雲澈低笑一聲,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道:“唯一的規則就是最先登上三百層,其他沒有任何規則,這可是你親口喊出來的,難不成,號稱東神域最公正嚴苛的祛穢尊者,連自己的臉都要打?”

    祛穢尊者的面孔抽搐了一下,目光微陰,卻是依然沒有言語。

    身爲宙天裁決者之首,他又豈會不知傳說中身法極道的“匿影”,活了數萬載,今日纔是第一次親眼所見……卻是在這個被他無比輕視蔑視甚至厭惡的小輩身上。

    他的確親口……還爲了諷刺雲澈,着重喊出着“不限任何手段”、“沒有任何規則”這類的話,因爲他確信在互相獨立,步步危機,連逃都無處可逃的宙天塔,想作弊完全是癡人說夢。

    他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還可以用這種手段。

    而這種“手段”,別說他,就是五大神帝,都用不出來。

    祛穢尊者轉身,看向宙天神帝,兩人對視之後,宙天神帝向他微微點了點頭。

    “……”祛穢尊者回身,胸口微伏,肅聲道:“吟雪界雲澈,你已通過第三輪預選,有資格入最終的‘封神之戰’!暫留於此處,預選結束後方可離開!”

    譁——

    封神臺上頓時一片鬨然。

    匿影,的確讓人深爲震駭。但,雲澈的玄道修爲,畢竟只有神劫境一級,他第一個通過宙天塔之戰,依仗的根本不是實力,而僅僅是“匿影”,而要入最終的封神之戰,需要的,卻是真正的硬實力。

    神劫境一級入“天選之子”,已是一個巨大的笑話,引得宙天神帝都爲之動怒。

    而若是再入了“封神之戰”……毫無疑問,會引發東神域驚濤駭浪般的譁然,以及外神域的大肆嘲笑。

    但,這已是宙天界做下決定……也是不得不做的決定。

    周圍的反應,雲澈充耳不聞,安靜的站在那裏,心中波瀾起伏。

    封神之戰,歷屆玄神大會最終,也是最重頭的環節。聽說封神之戰的每一場,還將通過星辰之碑,傳達至東神域的各處。

    這一下,我算是徹底出名了吧……他心中自嘲着。

    茉莉,看到我,聽到我的名字,你一定會來找我的……你一定會的。

    這一路,我沒想到會是這麼的起伏艱辛,但是,我此刻感覺到的卻只有興奮,沒有哪怕一丁點的後悔……哪怕還要再付出十倍的代價,哪怕會引發更嚴重十倍的後果,我也不會。

    偶爾,我自己也會忽然迷茫,爲什麼我會決絕拋下藍極星的一切,隻身來到完全陌生的神界,什麼都不顧,只爲再見你一面……甚至有可能只是一面。

    而現在,心中瘋狂泛動的興奮感告訴了我答案……

    因爲你是茉莉。

    是給了我新生,更改我命運,讓我甘願付出我所有所有的一切,哪怕十生十世都萬劫不復的人。

    時間快速流逝,宙天塔之戰在繼續着,而且越來越激烈。

    人們的目光,也終於重回宙天塔,唯有云澈,靜立閉目,對宙天塔看也不看,這明明是個觀察“封神之戰”強大對手的好時機,他卻毫無興趣。

    因爲他的目的已經達成,“封神之戰”,與他毫無關係。

    且以他的實力,面對那些能入封神之戰的強者,碰到誰,都只會是必敗無疑。

    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茉莉找到他。今日之後,只要茉莉身在東神域,應該就沒有理由聽不到他的名字。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的聲音忽然沸騰了起來:“洛長生!是洛長生!他馬上登頂了!”

    很快,雲澈的身後,白光一閃,一個俊逸的身影從中緩步走出。

    聖宇界頓時歡呼震天……而如果不是雲澈這個異類的存在,歡呼聲必定還能更加高昂。

    洛長生向前數步,忽然看到雲澈,目光稍愕,但也只是一瞬,便將目光轉開,再不看他一眼。

    很顯然,在他的認知中,或者說在任何腦子正常的人看來,雲澈會先於他出現在這裏,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自行放棄了比賽。

    而他會直接放棄,簡直再正常不過。

    “做得好。”祛穢尊者向洛長生微微點頭,神色間多了一抹極爲難得的讚賞。

    雲澈也並未看洛長生一眼。這兩個最先回到封神臺的人,卻宛如處在兩個世界般毫無交流……也或者在他們心裏,自己和對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存在。

    繼洛長生後,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越來越多的人登上宙天塔三百層,返回到封神臺上。而這些最早完成宙天塔之戰的人,毫無疑問是整個東神域最最頂尖的存在,每一個人,在東神域都早就負有盛名。

    他們到來之後,看到雲澈的反應,和洛長生基本一模一樣。

    尤其君惜淚,轉過目光之時,臉上帶着極深的鄙夷和厭惡,心中深埋的屈辱和恨意,也會在每次看到雲澈時被狠狠激起。

    不知不覺間,返回封神臺的年輕玄者已有二十多人,封神之戰的剩餘名額也越來越少,這時,雲澈忽然聽到了一個他頗爲在意的名字。

    “那個小子……真的是炎神界的人?”

    “中位星界出身,怎麼會有這種程度!?”

    雲澈擡頭,目光很快鎖定了一個投影。整個投影的畫面都已被淡金色的火光充斥,他可以清楚的聽到火破雲的大吼,以及大量玄獸在金烏炎中痛苦絕望的咆哮。

    金炎沖天,似要將宙天塔灼穿。逐漸的,玄獸的咆哮沉寂了下去,漫天的火光之中,火破雲帶着滿身鮮血走出,步履緩慢,卻堅定如鐵,一雙燃燒着火焰的眼瞳看不到重傷之下的痛苦,唯有比火焰還要灼熱的堅毅。

    拖着長長的血跡,他踏進了宙天塔第三百層。

    成爲第二十五個進入封神之戰的人。

    “……真是了不起。”雲澈由衷的嘆道。

    從最初的兩百名之內,到後來的百名之內……現在,又是所有人中第二十五個通過宙天塔,進入封神之戰。

    也是第一個中位星界出身,卻進入封神之戰的年輕玄者。

    他一次又一次給予雲澈震撼,也一次又一次給予炎神界天大的驚喜。

    “封神之戰,封神之戰啊……”火如烈反覆的叨唸着,如沉夢中,不願醒來。

    “破雲竟能到如此地步,我們完完全全低估了他的火焰造詣,畢竟,他的身上……”炎絕海話說一半,臉上是深深的激動和期盼。

    宙天神帝的目光在火破雲身上停留許久,然後轉向炎神界,微笑道:“恭喜炎神兩位宗主,看來,再過不久,炎神便足以晉升爲上位星界了。”

    炎絕海和火如烈受寵若驚,慌忙回禮,心中更是激動萬千。

    火破雲從光幕中走出,臉上依舊帶着難抑的激動,他剛向火如烈所在的位置示意,一眼看到雲澈,愣了一下:“雲兄弟,你……”

    雲澈走過去,微笑道:“破雲兄,這下你想不名動天下都不行了。”

    “啊哈哈,你……”戰鬥時的火破雲兇狠異常,但平日裏卻又格外平和,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剛要問雲澈是不是自行退出,忽然想到這必然傷及雲澈自尊,連忙止口,壓低聲音,轉而道:“雲兄弟,你之前差點沒嚇死我……你居然敢和祛穢尊者頂撞……呼!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多麼強大的人物,千萬千萬不要再這麼做了。”

    “放心好了。”雲澈卻是無比淡定的一笑:“我比你們每一個人都安全的多。那祛穢尊者就算腦子崩了想直接出手殺我,我也有辦法讓他下不了手。”

    “呃?”火破雲愕然。雖然他很信任雲澈,但云澈這話,着實讓他不知該怎麼相信。

    “快看……琉光界的那個女娃娃,她是什麼時候追上來的!?”

    大半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同一個投影上。一個嬌俏玲瓏的女孩如黑蝴蝶般在其中飛行,她的身後,一大羣玄獸在追趕着,但逐漸的,這些玄獸的速度竟一點一點的慢了下來,最終停留在原地,呆滯的看着女孩遠去,再不追趕。

    水媚音!

    “啊?這是怎麼回事?”火破雲一臉驚訝不解:“宙天塔裏的玄獸全都是瘋狗一樣窮追不捨,爲什麼她的……竟然會不追趕?”

    “……應該是靈魂干涉,還是極強的那一種!”雲澈皺着眉頭,緩慢說道。

    這個小女孩,好恐怖的精神力,竟能一次干涉這麼多玄獸的感知。

    難道自己的匿影會被她輕易察覺……也是因爲她強大的過分的精神力?

    雲澈自身就有着極強的精神力,但他從未刻意修煉過精神力,因而強大之處完全集中在簡單粗暴的精神攻擊和極強的精神防禦。

    比如龍魂震懾,紅蝶焚魂。

    而水媚音所表現出來的,卻是比單純的精神攻擊要艱難和高級的多的精神干涉。

    足夠強大的干涉,則可以達到“控制”。

    ————————————————

    【那啥……我上午出於感激之情,提了一下昨天有多達16頁的打賞。然後……我剛纔翻了一下,今天到現在爲止,已經整整73頁…………】

    【不敢說話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