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媚音最初排在衆玄者之末,但隨着塔層的越來越高,鎮守玄獸玄影越來越強大,其他玄者舉步維艱之時,水媚音的速度卻比之先前沒有太過明顯的縮緩,將一片又一片的人反超。

    最終,她第二十七個走出宙天塔。

    東神域四大神帝無不動容,封神臺亦是喧囂一片。水媚音以十五歲之齡進入封神之戰,創造了一個幾乎不可能打破的歷史。

    要不有云澈這個“毒瘤”,她還打破了以最低玄力進入封神之戰的歷史。

    水媚音從光幕中走出,絲毫沒有其他人驚險惡戰之後的心魂未定,而是巧笑倩兮,蝶兒般輕盈的來到姐姐身邊,看到雲澈,她一點都不驚訝,反而衝着他甜甜一笑。

    雲澈:“……”

    隨着時間的推移,封神之戰的剩餘名額越來越少。宙天塔中的玄者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競爭變得愈加激烈。

    “喝哈!”一陣大吼聲中,第三十一個人走出光幕。

    赫然是洛長生的兄長——洛長安。

    洛長安的玄力修爲是神靈境六級,這個修爲,本幾無可能進入封神之戰。但,他畢竟是底蘊實力極強雄厚的聖宇界出身,再加上強大的特殊玄功,硬是甩下一衆神靈境七級甚至八級的強者,跨入封神之戰。

    也是這時,宙天塔中響起了封神之戰還剩最後一個名額的宙天之音。

    這個宙天之音毫無疑問狠狠的刺激着所有玄者的神經,讓戰況更是激烈數倍,他們不再小心翼翼,而是步步搏命。

    死亡的人數頓時倍增,但亦有實力強者一路浴血,搏命而上。

    終於,又有人登上了第二百九十九層,而且,幾乎是六個人同時登上。

    第二百九十九層無疑是最艱難兇險的一層,鎮守的玄獸玄影太多,最好,或者說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逐個擊破,一旦引觸所有玄獸玄影的警覺羣起攻之,可以說除非擁有東域四神子這等層面的實力,否則必死無疑。

    進入第二百九十九層的六名玄者雖都心中焦急,但不得不極爲小心謹慎,過去許久,六人之中已是兩人斃命,其他四人的進度都是堪堪不到一半,而且各種險象環生。

    而就在這時,另一個影像,又一個人接近第二百九十九層的入口,他一身染血,就連整張面孔都被鮮血糊上,無法看清長相,顯然剛剛經歷過一場慘烈無比的廝殺。

    踏進第二百九十九層後,他沒有經過任何的調整調息,竟是直接一撲而上,如瘋了一般衝向前去。

    這個動作,無疑讓衆人爲之皺眉。

    “這傢伙……找死!”

    “雖說只能拼命一博……但他這不是白送嗎!”

    “唉,年輕人啊,就是容易失智魯莽。”

    他的舉動,毫無疑問直接驚動所有玄獸玄影,頓時咆哮四起,玄影疾掠,數十道可怕的氣息同時將他鎖定,在任何人看來,這已是直接判了他的死局。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聲嘶吼之淒厲,竟是壓過了所有玄獸的咆哮,讓封神臺的觀戰者都悚然一驚,就連雲澈也快速轉頭,看向嘶叫聲的來源。

    一個頭發、面孔、全身都被鮮血染滿的人,像是一頭絕望的野獸,撲向迎面而來的玄獸羣,隨之,一道血光炸開,整個影像都被赤血糊上……

    接下來的畫面,讓所有人面浮驚容。

    血色的人影所有的玄氣瘋了一般的涌動,竟完全不留一絲的護身玄力,手中一把七寸長的奇形短刃,精準無比的切斷着一隻又只玄獸的命脈,而他的身體亦連受重創……卻如釘死的磐石一般,不肯倒下。

    噗!!

    他的右胸和右腿被兩根冰刺同時貫穿。

    左臂,被兩道強橫的力量狠狠鎖住……他卻沒有去掙脫,而是迎着前方玄獸一刃刺去。

    一聲讓人心悸的裂帛聲中,他的左臂被生生撕下,灑下一片血雨,同一個剎那,一道染血的刃光兇狠無比的貫穿三隻玄獸……

    沒有發出任何的慘叫聲,甚至沒有去看一眼缺少了手臂的肩膀,他灑着血,像一個從地獄血池中爬出來的瘋子,衝向了剩下的玄獸和玄影。

    封神臺上,縱然那些經歷過無數風雨的絕世強者,也無不深深動容。

    wωω▪ ttκΛ n▪ ℃O

    “這小子……是誰?我怎麼毫無印象?”

    “不知道,嘶……小小年紀,居然能狠到這種程度,着實駭人。”

    “可以肯定,他不是出身上位星界的人。”

    ………………

    在衆人持續駭然的注目之下,他身邊最後一個玄獸也在哀聲中倒下。

    噗通……

    他重重的跪了下去,然後又重重的趴倒在地上。

    他沒有了左臂,全身上下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那觸目驚心的鮮血,讓人無法不懷疑是不是已經把全身的血液流乾。

    向着宙天塔第三百層的入口,他一點一點的挪動着,每一次殘臂的擡起,都無比的艱難,並帶着巨大的痛苦。

    雲澈緊皺眉頭,臉上動容……上一刻還強殺神靈玄獸,下一刻,便連站立都無法做到。無法想象,他剛纔是用什麼在戰鬥……

    從他的身上,他隱約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終於,他挪到了通往第三百層的入口,又艱難爬到了玄陣之前,他的身後,是一道觸目驚心的長長血痕。

    錚!!

    封神臺的光幕之中,一個人影走了出來。他的出現,引來了所有人的齊齊注目。

    這是一個身材中等的男子,能入玄神大會,年紀自然不大,但臉上卻刻滿着滄桑。最爲醒目的,是他一頭白色的頭髮……異樣的慘白色,如命若殘燭的老人。

    玄力氣息……神靈境六級。

    勝過一衆玄力在自己之上的強者,奪得了最後一個進入封神之戰的資格,本該是欣喜若狂,但,他的面孔卻是無比的僵硬淡漠,別說欣喜,根本連一丁點的感情波動都沒有。

    走出光幕的他一言不發,也沒有去看任何人,尤其一雙眼睛,冷淡的像是一頭沒有人類感情的孤狼。

    “這個人好可怕,簡直像瘋子一樣,看樣子應該是經歷過什麼……額?雲兄弟?”火破雲說完,卻發現雲澈竟是一臉呆愣,對他的話毫無反應。

    這個人……雲澈心中波瀾驟起。這個白髮男子的眼神,深深的觸動了雲澈的心魂。因爲他看到了曾經的自己——在滄雲大陸,失去了師父,又失去了苓兒後的他。

    對世間一切再無眷戀,唯有無窮無盡的恨。

    這個人必然經歷過真正的地獄……但他爲什麼會來參加玄神大會?而且如此拼命的要進入封神之戰?

    等等……這個氣息是?

    雲澈的眼神忽然一變,沉眉默然許久……難道,只是錯覺?

    隨着白髮男子走出光幕,封神臺上其他投影也在同一時間全部潰散。籠罩“天選之子”的玄光緩緩散去,未通過宙天塔之戰的“天選之子”意識復甦,各個臉色黯然。

    “很好。”面對一衆天選之子,祛穢尊者緩緩點頭:“有資格進入封神之戰的三十二人已經決出,而敗者,亦已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無需氣餒。離開封神臺後,你們可入專屬的觀戰席,亦可選擇至出身星界所在席位觀戰。”

    祛穢尊者目掃衆人,徐徐道:“結果既出,封神之戰,明日便會正式開啓。現在,由本尊來宣讀通過宙天塔考覈,亦是有資格進入封神之戰的勝者,你們也可藉此,好好認識一番你們接下來的強大對手!”

    祛穢尊者手臂一揮,一個特殊的光幕便出現在他的身後,光幕下方,一個淡藍色玄陣緩緩映出,釋放着柔和的玄光。

    “這是來自宙天珠的裁決玄陣,封神之戰的賽程安排,以及最後的資格判定,皆由其完成,本尊喊到名字的人請站於玄陣之上,作爲有資格進入封神之戰的年輕強者,你們將被賦予特殊的權利。”

    特殊的權利?

    這幾個字頓時讓通過宙天塔之戰的人眼睛一亮,心中期待。

    祛穢尊者目光一掃,開始宣讀:“第三十二位,唯恨,用時六十九個時辰。”

    聲音落下,那個最後登上三百層,有着蒼白色頭髮的男子緩步走出,他的腳步異常的沉重,每一步都似乎踏着心跳,面孔和眼神呈現着似乎永不融化的僵硬冷漠。

    他站立於裁決玄陣之上,頓時,後方的光幕顯現出他的名字。

    唯恨:出身:未刻印。壽元:52,修爲:神靈境六級。

    唯恨……雲澈記下了這個名字。這個人沒有刻印出身,而且明顯連名字都是假的,全身上下,皆是謎團。

    等等,這個感覺……雲澈的瞳孔忽然微微一縮。

    不對!剛纔不是錯覺,這個人……他的玄氣……

    祛穢尊者看了唯恨一眼,裁決玄陣並無異常反應,他也就沒有追問什麼。繼續宣讀:

    “第三十一位,洛長安,用時六十九個時辰。”

    唯恨和洛長安,唯二修爲神靈境六級的人,卻是踩下一衆神靈境七級,和數個神靈境八級的強者進入封神之戰。

    “第三十位……”

    “第二十九位……”

    “……”

    “第二十七位,水媚音……”

    “……”

    “第二十五位,火破雲……”

    “……”

    “第十六位,武歸克……”

    “……”

    “第五位,陸冷川,用時四十一個時辰。”

    隨着祛穢尊者對排位名次的宣讀,在場一衆“天選之子”都開始隱約感覺到了不對勁,而當宣讀到陸冷川時,所有人都終於明白不對勁在哪裏……

    這名次好像不對啊!

    尤其是排位靠前的數人,就連洛長生,眉頭也微微動了一下,然後若有所思的斜了雲澈一眼。

    “第四位,水映月,用時三十九個時辰。”

    “第三位,君惜淚,用時三十九個時辰。”

    “第二位……洛長生,用時三十六個時辰。”

    觀戰者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這些“天選之子”又豈會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且再給他們一萬個腦子,也絕對想象不到竟能有人視那如煉獄般艱難的宙天三百層如無人之境。

    當他們聽到陸冷川居然第五,水映月和君惜淚名列三四,已是面面相覷,而驟聞洛長生居然是第二,他們徹底傻眼。

    這是怎麼回事?什麼人竟能排在洛長生之前?而那些在東神域久負盛名的神子,也明明都已經宣讀過了。

    “第一位……”祛穢尊者聲音微頓,似乎並不想提及這個名字:“雲澈,用時二十七個時辰。”

    咣噹。

    那一瞬間,起碼有九百個下巴同時砸在地上。

    ——————————————

    【昨天共計180多頁……好了好了,知道你們家裏都有礦了,趕緊消停,這樣我壓力太大了。直白說,我這幾天的更新,只是勉強到了其他作者常規更新的速度而已,完全稱不上爆發,也實在不值得你們如此熱情,壓力實在太大太大了┮﹏┭,畢竟下個月……】

    【等哪一天,我能像其他作者一樣日常爆三更,時不時抽風來個四更五更……那時候我會理直氣壯主動求票求賞的,現在就別慣着了!呼……】

    【另外,疫苗事件,山東重災區,我家就在山東,我閨女纔不到兩歲,先前基本一個月一針疫苗,這破事一來,鬧心的要命,一萬個MMP不知道對誰講。】
最近更新小說